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绝地求生之无敌系统 > 第306章:送给韩落月的礼物

  半天的课程结束后,小念又打来了电话,邀请他在学校食堂一起吃午餐。

  虽然说在学校花园里,开满鲜花的树下一起共进午餐会更有情调一些。

  但是实际上这种操作是不被允许的。

  用于观赏以及放松心情的地方,如果长期被学生当成午餐的地点,恐怕会被折腾的一团乱遭。

  小念做的菜,从口感上来说或许并没有那么让人满意,做菜初学者的青涩手法毕露无遗。

  比如说清淡口味的土豆丝,被小念切的大小不一,有些土豆丝被切成了牙签那么细,而有些却足有小指的一半宽。

  问其原因的时候,小念却很不好意思的说着‘因为这是给苏越哥哥做的第一顿饭,所以更想要亲手去完成,哪怕是切土豆丝这种小事。’

  当小念都说成这样了,苏越又怎么忍心责怪的起来。

  只能硬着头皮把半生不熟的土豆丝给吃了个干净。

  饭后的午休时间,小念本想陪着苏越坐一会的,但中途临时被音乐社团的部长给喊了去,说是要加紧彩排。

  苏越问了问,这才知道,原来再过两周就要举办一年一届的校庆活动了。

  而小念作为音乐部的钢琴手,这个节骨眼上自然要多加练习,以便把最柔美的一面呈现在校庆的舞台上。

  “加油。”苏越轻笑着,目送小念离开后,又坐在食堂的凳子上发了一会呆。

  脑海里,一张复杂的关系图交错横陈。

  有关于小念的事情,有关于韩落月的事情。

  小妖精背后的事情,苏越也是一知半解,如果以后她的父亲母亲真的找上门来,强硬的想要把她给带走,那么自己该以什么样的态度来面对这一切?

  比赛的日期也越发的逼近了。

  以及他最不敢去直面的,关于小丫头的那些小心思。

  种种事情犹如交织在一起的毛线团,令人光是想一想就头疼不已。

  苏越揉了揉有些发涨的太阳穴,暂时抛开了这些想法。

  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

  如果暂时没办法做出最正确的选择,那或许不做选择是最好的选择。

  下午没课,苏越上电竞社打了个转,发现咖啡他们都在很认真的训练着,来迎接即将到来的比赛。

  对此,苏越感到有些惭愧。

  江南大学的战队整体实力,有一说一,其实是很难在江南总决赛上杀出重围的。

  这点,江大的几名队员自己也心知肚明。

  可即便是这样,他们也没有以消极的态度,敷衍了事,而是很认真的训练着。

  但苏越细数自己,这段时间去战队基地的次数少之又少,完全就是放任着那三名队友自己训练。

  比赛到底是需要团队配合的。

  苏越以前也见过一些例子,在各位置上都非常出众的职业选手,凑到一起组建成了战队之后,反而却连PCPI都没能够杀进去,一直徘徊在次级联赛的边缘。

  由此可见,再出色的个人实力,也很难阻挡那些团队配合默契十足的队伍。

  看来,在接下来的这几天里,自己也要多去基地训练训练了。

  不过在此之前,还有一件事情需要完成。

  苏越跟电竞社一众打了个招呼后,折返回了家中。

  掏出钥匙悉悉索索的打开门,却发现韩小妞弓着腰,拿着拖把正在拖地。

  几缕青丝顺着耳鬓垂落,白净的额头上渗出了些许的汗珠。

  紧咬着嘴唇用力拖地的模样,看起来让人有些怜惜。

  “你怎么在拖地?今天不是小蝶打扫卫生吗?”

  “闲着也是闲着,所以想着说不定能帮家里做些什么。”韩落月直起身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渍,但视线似乎一直在苏越的身上来回打量着。

  尤其是看到他那一双空空如也的手之后,韩落月的表情微微有些黯淡。

  “怎么了?我身上哪里有脏东西吗?”见韩小妞一直在打量着他,苏越奇怪道。

  “没什么……”韩落月摇摇头,心中微微叹息着。

  他可能已经忘记了也说不定吧……

  虽然说早上出门前,的确说过要给自己带一份礼物回来。

  也的确让自己有好好的期待了一小会。

  不过,就算他什么东西都不送,自己也不应该失望才对的……

  毕竟已经帮助自己很多了。

  再者说,两个人又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凭什么要求他一定要送自己礼物呢?

  过份的人是自己吧?

  就在韩小妞心里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感觉手腕上传来了一抹温热感。

  抬起头来,却发现苏越轻握住了她的手腕,“来,到我房间里来。”

  闻言,韩落月心中莫名紧张了起来。

  现在家里就他们两个人。

  就算有什么话要说,也大可以在客厅里说。

  为什么还要拉着她去房间?

  难道说他终于已经忍耐不住,打算要做一些禽兽般的举动了吗?

  一时之间,韩落月的心跳加快了不少。

  因为她不清楚等会将要发生什么。

  而如果就算苏越真的对她提出那种非分的要求来。

  韩落月却又觉得自己压根没有拒绝他的理由。

  毕竟一口气填满芸芸医药费的人是他。

  可就这样不清不楚的被他推了,又让韩落月有些心不甘,情不愿。

  这次与上次不一样,上次是韩落月自己已经做好了贡献身子的思想准备,以此来作为答谢。

  但是苏越没接受。

  而等事情过去了之后,他又再重新提起的话,总让韩落月有一种被戏弄了感情的想法在里面。

  有时候,就连韩落月自己都不得不认为,女人的确是个很奇怪的生物。

  明明之前被他做什么事情,都心甘情愿的。

  可只不过过去了短短几天,现在到头来又有些想要反悔了。

  或许,这只是内心深处,不想要这样不清不楚的就被他给睡了吧。

  哪个女人不喜欢浪漫,尤其是第一次的过程,如果连身心的戒备都无法放下,浪漫又谈何而起?

  “好了,你坐在这里。”就在韩落月心乱如麻的时候,耳边响起了苏越的声音。

  韩落月茫然的看了苏越一眼,又看了看近在咫尺的那台电脑,以及一旁的麦克风,音响等配套的直播设备。

  咦?

  这是什么情况?

  难不成,苏越是个终极大变态?

  其他变态最多也就睡睡妞,拍个小视频什么的。

  而他想边睡边开直播?

  “你……该不会是个变态吧……”韩落月咬了咬薄唇,有些担忧的望着苏越。

  “不是,为什么我一回到家就非要顶着一个变态的名头不可啊……”苏越嘴角一抽,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你难道不是想趁着现在家里没人,跟我做那……那种事情,然后再直播出来吗……”

  “啪!”苏越不分由说的在韩落月脑袋上敲了一个爆栗。

  疼的韩小妞嘴角微微一咧,伸手揉了揉被苏越敲过的地方。

  “你是不是跟一群未成年少女接触太多了,导致你也成为未成年少女的心智了?我像是那么变态的人吗?”苏越没好气的说道。

  良久的沉默过后,韩落月望向苏越,轻轻点了点头。

  “像。”

  “……”苏越一巴掌盖在了脑门上,“我让你坐在这里的意思是,以后我的直播间让你给来开,我不是说要送给你一个礼物吗?这个礼物,就是一个人气还算可以的直播间,不知道你还满不满意?”

  望着苏越柔声轻笑的模样,韩落月只感觉鼻头泛酸,脸颊就已经挂满了湿热的泪珠。

  “为什么……要做到这种地步……是因为同情我的处境吗……”

  “不,不是同情,我相信你要的并不是同情……至于为什么我要做到这个地步。”苏越认真而坚定的望着韩落月那明暗交杂的眼眸,“我想看到你笑起来,哪怕一次也好,无论如何,也想看到你笑起来。”

  “如果,把你身边所有的顾虑全部排除的话,你是不是就可以微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