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上帝们那些事儿 > 章七 已识乾坤大,犹怜草木青

  “这就有问题了,任何的技术,都不是无条件的,必然会产生伴生的一些现象,甚至是弊端。比如说,使用工质火箭飞起来,那么,就必然会排放大量的二氧化碳等废气,那么,言出技随的方式,是否会出现这种伴生的‘非期然后果’?”

  “会出现。”我点点头,“当然会出现各种‘非期然后果’,但是,可以控制在普通人类的感知能力极限之外,比如,人类的肉眼很难看到0.1毫米以下的物体,那么,只要排放的尘埃颗粒小于这个数值,对于正常人来说,就相当于不存在的。除此之外,一些技术就算有非期然后果,但是如果这个后果出现的时间超过人类寿命的话,也相当于不存在。”

  “真是一个勉强的解释。”墨隆笑道。“事实上,我更好奇的是,为什么拥有灵元金丹的人,神会呈现出一些动物的特征。”

  “动物是一种性情的表现。”我说道,“所有的灵元金丹都来自于本命灵元金丹,如果说本命灵元金丹是母舰,那么其他的灵元金丹就是子船,但是每一艘子船的功能和特性都是不同的,这需要不同的驾驶员来架势才行。而不同的性格倾向的妖术师,可以开发出不同的妖术。不同的动物体态,是他们拥有不同性情的外显而已。自古便有忠犬、狐媚惑主、狼狈为奸、猫说九道等。不同的动物特征,只是为了通过表现不同的心性得到不同的妖术能力罢了。”

  “就像大型猫科动物有攻击性,狼类动物更为团结,不同的动物,的确有不同的性情,这也的确不错。灵元金丹一直在寻找合适的意志继承者,所以,获得灵元金丹的人,其心理特征,也会得到放大,甚至出现一些动物的特征来固化自己的性情。这……倒是的确可以理解。虽然我不是研究动物学的。”墨隆道。“食草动物有食草动物的性情,肉食动物也有肉食动物的性情啊。更别提人类这种复杂的杂食动物。”

  “这一块的研究还是交给你了。虽说,玉狐宗这数千年来的研究储备资料,也的确足够多。”我吩咐道。

  “不知道王队你现在的研究状况如何?”墨隆好奇地问道,“你现在是专门仔细研究仙侠世界的科技和更高世界的物理法则,追求更高的智慧,还是专注于世界的布局?虽然我没有打到你的层次,但是我可以想象,到了你那个层次,整个世界在你的眼里,都已经不再是原来的模样。人类……在你的眼里,怕是连蝼蚁……甚至连细菌都不如的渺小的存在了吧?”

  “墨隆,”我双手十指交叉在一起,然后定定地看着墨隆,道。

  “这段时间以来,我的确一直在追求更高的智慧,我一直在追求着更高的理性境界……但是现在,我知道,那是个无底洞。”

  我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道:

  “真理、智慧、理性,这一切,对我的诱惑非常之大,就像一个在无边冰地上饥寒交迫的旅人看到了一团篝火。我知道,我会忍不住抛下这个世界去追求那些。甚至……和你说话的这短短几秒钟时间里,来自无上智慧的诱惑次数,就可能超过百万次。但我想,我也想永远不会选择那条道路。”

  “哦?”墨隆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这可真是不容易啊。如果有人陷入你这样的情况,或许会无法抑制内心追求无限终极智慧的欲望,一直走下去吧。有的人,以智慧为目标,而有的人,以智慧为手段。而你,是后者。”

  我端着红茶,抵到了唇边,细细地吹了一口,只是闭上了眼睛,默默地享受着红茶扩散化开的清香。

  “你没有追求无限的真理,你还是回到了人身上。”墨隆欣慰地笑着说。“你用你的智慧来解决人类文明之中遇到的所有问题,你把你的智慧用到了文明进程中的每一个角落。”

  我微微睁开眼睛,笑着说:

  “或许……我嘴里的‘人类’和普遍意义上理解的‘人类’并不是一个统一的概念了。在我的眼里,人类只是拥有理性的生物的下限,却并不是上限。”

  说到了这里,我笑了笑,掏出了我最初接受到美夜子短信的手机,丢给了墨隆。

  墨隆会意地点开了手机屏幕,调出了我那条最初收到的美夜子邀请短信。

  “你想成为上帝吗?是,请回复任意键。否,请勿回。”

  而我的回复,则是——

  看着手机里的短信,墨隆轻轻念出了声来:

  “这个世界,没有上帝。”

  听着墨隆的念诵,我微微颔首,尔后道:

  “知道我最喜欢的一句话是什么吗?”

  墨隆的视线离开了手机,他抬起头来看着我,而我,也是放下了红茶杯,缓缓站起身来,轻轻地道;

  “已识乾坤大,犹怜草木青。”

  听完我的话,墨隆长长地叹息了一声,脸上仅存的一丝笑容,消失了。

  “如果有一天你失败了呢?”墨隆问道。“你所做的一切,都只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你追求的人道,一开始就是空想的死局呢?”

  我微微侧首,冲着墨隆勉强一笑,然后道:

  “那就……大道不可行,乘桴浮于海。长空送鸟印,留幻与人间。”

  墨隆微微点头,眼中含笑,却没有说什么。

  一切,都已在不言中。

  至此,他也没有什么想继续报告的了。他只是向着我鞠了个躬,然后转身离去,继续他着的职责。

  之后几天,尉文龙等人那边也陆续有了结果。

  尉文龙面无表情地咀嚼着红枣,道:

  “通过对历史上的狐仙和其他的妖术师进行操控,一次次打开仙侠世界的电子通道,我基本把灵元金丹和混元金丹内可利用的技术都开发出来了,甚至和你一起构建了‘云陆’。但问题是,绝大多数的技术,想要以人类的科技能力破解然后制造出相应的产品的话,需要数百年甚至数万年,乃至数百万的时间,那绝对是非常不现实的事。比如说,一些产品,就涉及到了DNA的半衰期问题,那是需要五百年才有可能成功的,因为DNA半衰期就是固定的。”

  “我需要的是能够立刻兑现的技术。”我说道。

  “目前主要还是集中在心术上。”尉文龙道,“因为心术的运用不需要太大的器械支持,而想要开发混元金丹内的科技,就需要大量的器械支持了。比如说圆照那样的宏观量子态的能力,那是需要庞大的能量和仪器支持的,非常不现实。但是如果是心术,则相对来说可以在短期内实现。”

  我笑道:

  “这和我预料的一样。大国进行科技博弈时,一般有两条路,一条是全面发展,进行全方面全领域的对抗,另一条路,则是抓住一个不可替代的关键技术,简单来说,就是‘全面对抗’和‘重点突破’。以目前的有限时间,全面开发金丹和仙侠世界的技术都不现实。重点突破是最佳选择。”

  尉文龙托着下巴,道:

  “那么……这需要做的,就是如何将心术运用到极致了。”

  我笑着道:

  “文龙,知道心术的本质是什么吗?”

  尉文龙缓缓地抬起了头,看着我,用沙哑而平静的声音道:

  “控制论。”

  “不错。心术能力的本质,是控制论。”我笑着说,“我们要大力发展的,是和控制论相关的技术。如果我能够用一根绣花针摧毁一艘太空母舰那小小的中央芯片,我又何必大费周章地用大量核武器炸毁它庞大的舰身?”

  “控制论……”说到了这里,尉文龙的唇角掀起了一丝淡淡的笑意。

  “是啊,控制论。”

  我和尉文龙相视一笑,我们定定地看着彼此,嘴角同时浮现出了浓浓的笑意。

  尉文龙的面色随即又平静了几分,道:

  “任何具有目的性的系统,必然是需要控制才能发挥效果。否则,就是一团混乱,没有任何指向性,目的性的存在。强大的力量和可控制性,是两回事。拥有再强大力量的对手,如果无法控制自己的力量,那么和没有力量的弱者,没有多少区别。”

  控制论。

  这是我和尉文龙想要开发的金丹中的技术的思路,就像尉文龙所说的,就算其他世界的队伍有着再强大的力量,如果他们无法实现对力量的有效控制,那么,他们和没有那份力量,是几乎没有什么区别的。就算是一座恒星级的战舰,如果中央系统的芯片损毁,整个系统失去了控制和平衡,那么,它也将彻底报废。这种战略思路和电子战类似,但是却更本质,因为控制论的对象不单单包括计算机或者机械系统,也包括任何具有意向性的功能系统,包括生物,包括人类,甚至是仿生生物,甚至是电脑病毒。任何具有目的性、意向性和功能性的系统,使用控制论的能力,都可以将控制的过程中断,在对方实现目的之前,就将对方彻底扼杀。就算对方拥有能够发射核弹的发射井,如果发射火箭的制导和控制系统被打断,那么火箭可能就会打不中目标,而如果在火箭发射之前就已经被破坏了发射系统,那么甚至连核弹也发射不了。

  控制论的核心包括信息的提取、传播、处理、存储和利用,其关系就像是一条因果联系紧密的传送链,其中的任何一个环节中断,整个系统,都将无法正常运行,甚至全面崩溃。

  在我和尉文龙这里,力量的概念已经被彻底抛弃,取而代之的,是“控制度”这个概念。一个对象是否强大,又或者是否有着极高的智力,全在于他的控制力的高低,除此之外,智力和能力这两个概念,都被丢进了历史的垃圾桶。

  至于控制度的衡量,在我的建议之下,尉文龙采用并且优化了“可能性空间”的概念。

  坐在我身旁的尉文龙的手指在空中随意地划动,最后,出现了一个大圆,而之后,尉文龙又在这个大圆之中画出了一个小圆。

  尉文龙道:

  “外面的大圆代表的是可能性空间M,内部的小圆代表的是可能性空间m,所谓的控制度强大与否,就看可能性空间的压缩程度,如果可能性空间M缩小为内部的小可能性空间m,那么个体的控制能力就是M/m,就算可能性空间是无限多的,我们依然可以利用面积的大小比例来表示它们,如果M/m的结果为一,那么就代表绝对控制,相当于诞生了一个能够控制一切的决定论上帝。比如说,一架飞机从北京到上海,中间的路线没有丝毫的偏差,飞机的每一个变量,每一个零件,中间每一道干扰的气流,都在控制范围内,那么可能性空间就会被压缩,当然,绝对控制是非常理想化的情况,那是一个虚设的上帝才有可能做到的,就算是世界之书的因果性操作,也只能无限逼近那个数值,无法完全达到。”

  我随手一挥,凌空取出了一袋红枣丢给了尉文龙,笑道:

  “这和我所说的理性是一样的,个体越是理性,自律度也就越高,事实上,本质就是自我控制能力和抗环境干扰能力的增强。”

  “鲁棒性。”我道。

  “稳定性。”尉文龙道。

  我和尉文龙同时开口,然后对视了一眼。

  尉文龙收回了视线,然后撕开了红枣的包装袋,道:

  “好吧,鲁棒性。你的内涵比我的更大。”

  我笑道:。

  “你的内涵也包括了两个内涵。”

  到此,我和尉文龙同时哑然失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