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地产商的那些事 > 6.87: 麻烦

  张一哥打着哈欠地按太阳穴,见前面亮起绿灯,就开着自己的小汽车往他自己的公司开过去。

  在路上,他时不时地歪着脑壳,想着过往的事情,并时不时地出现许三多鬼影子,不由得苦笑着,并叹气地暗想:“还是稳定压倒一切地好!我不好随意大发脾气。”

  不久之后,他就回到了公司,稍微地喝了几口白开水,立即召开了一个连串的会议,是分头开的。

  之所以分头开,算是一道道防火墙,主要是规避所谓的鸟风险,是此类鬼子们常干的事,并不让其觉得麻烦。

  他稍微地休息下,就拿起座机,下达了财务上全力准备的指令后,就闭目养神半个小时了。

  之后,他觉得有些不够,打着喷嚏地站起身,摇头而往外面的走去,就特例去了一趟财务办公室。

  他现场要求各个财务人员:他们要好好地把账目和凭证及单据一一准备好。

  这主要怕有人带领财政、税务、审计等经济部部门人来突然袭击他公司财务资料。

  不久后,他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稍微闭目养神起来,却觉得那还不够,又再一次召集财务部门的主要人员,开了一个简短而又有力的会议。

  这个会议主要是两点:一是财务处理账务摆设的问题,这块主要牵涉到合理规避税务和支出不当的问题,支出不当的重点又是行贿问题;二是迎来送往所有红包问题。

  这两个问题,是互相勾连的。

  对于第一个问题,他只能讲讲大的方面,这主要靠财务技术解决,是财务人员的问题。

  在知道财务情况后,他再次召开重点部门负责人会议,这次问题主要是解决红包配置问题。

  毕竟,鸟为食亡,人为财死。

  钱能解决世界上所有的问题,要是不能解决的话,那只能说还没有找到用钱的落脚点而已。对于这些,他心里是非常清楚的呢。

  于是,他在会议室里在这个会议上发表讲话:“这次在红包配置上,在场的部门负责人,就是这次工作的重点检查与考评的对象,表明上是工作检查什么的,实质就是对人的考评,事是人做的嘛!”

  到了此时,他便停了下来,喝一喝茶水,看看在场的人几眼,接着说:“所以,你们各个部门负责人要沟通协调好,都要有全局观念,公司在这里才有大家的饭吃,包括我在内。我失去了这家公司,我会活不下去的。我想你们当中的人,会跟我有一样想法的吧。当然,也部分人回想,他们会活得很好,即便结果就如你们这样想的,你们这部分人也会有段难熬的时光的。你们都是各个领到塞进公司,也就是说,你们人人没有那么容易去另一家公司坐这样的位子的。对于这一点,我是可以肯定的,我是自信得很!你们心里清楚的!”

  说到这里时,他掏出香烟,一人一支发去。

  等了会儿,他稍微地吐着香烟,便笑说:“我们抽烟吧,缓和下紧张气氛。”

  房地产行业这是个资本技术密集行业,在他公司的这次会议就没有要女性参加。

  所以,这个办公室的人,在他带领下,使得这里的人都开始抽烟。

  于是,秘书连忙打开窗户。

  等了半支烟的功夫,张一哥说:“你们沟通好的数字,要即刻上报到秘书处,由秘书处负责收集整理,再即刻对我汇报。当然啊,在如今办事都有特殊情况的嘛,个别的情况,可以直接找我,特事特办。”

  说到这,他就把烟蒂在不锈钢烟灰缸中按灭,笑说:“你们接着抽烟。”说着,只见要按灭烟蒂的人,笑了下就继续抽烟。

  稍等少许时间,他笑说:“我会逐步改变我过去强悍地工作作风的。但是,工作就是工作。这次红包配置问题,我基本给财务部出了个数字,你们可以向财务部门相关人员咨询。那个数字是参考数字,你们各个部门要仔细斟酌的,不要多花一分钱,更不要少花一个子儿。”

  说到这些时,只见有人开始议论起来,他便压压手说:“你们先听我说嘛!”

  那些人也不是说话了,他等了四五秒钟说:“为什么呢?一是我毕竟没有参与实际操作,远离火线得来的信号难免疏漏,再就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的;二是,多花一分钱,你们部门就会在年终少得年终奖的,你们也是要少得,各个部门都是独立核算单位的呢;三是少花钱,事情就办不好。不管你们和某某领导是什么鸟关系,即便是亲父子关系,钱不到我们的事情,就是办不成的呢啊!办不成成事,你们是部门负责人就得罢免甚至是开除的呢!办不好事,我们会花更多的钱,来吃这个夹生饭。毕竟,这次是遇到了钉子户这个问题。就拿上次来说吧,要是我们决心一次陪那么多钱的话,我们公司就可以节约出五十万块钱啊。这五十万钱,我们好吃好喝一段时间,是没有问题的吧。”

  只见各个点头称善,等了一会儿,他挥挥手地打哈欠,就说:“你们各位大员快去准备,快去落实,那我们就此散会吧!”

  之后,这些部门负责人,就陆续离开了这间会议室。

  不一会儿,他拖着步子,就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等待秘书处人的汇报。

  没过多久,秘书进到他办公室汇报相关数据。

  之后,等秘书立刻之后,打了个内线电话给财务部门负责人,他就要他过来商量确认。

  不太久的时间,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才算落妥了。

  他就靠在老板椅子上闭目养神一番,就到沙发上睡去,等到那些主管这块相关单位领导的到来。

  不久之后,秘书按了几下门铃之后,就推门而入,笑吟吟地轻声呼喊张一哥:“张总,他们就要来了。”

  他伸了几个懒腰,打着哈欠,连忙从沙发上爬起来,打了好几个哈欠,伸了好几个懒腰,擦擦眼睛便说:“我知道了,你先去忙吧。”

  与此同时,秘书就应答:“好的!”说完,就转身离去,顺手轻轻地关上门。

  张一哥连忙到了洗手间方便之后,按下水箱按钮一下,在哗啦啦水声下刮着胡子,转动眼珠子。

  他心想:“事情真多,事情真是麻烦得很。”

  不一会儿功夫,他只见自己的胡须已经干干净净,漱口刷牙一番,就去了洗浴间沐浴。

  打滚求票票!求订阅!求打赏!求推荐!求收藏!求分享!求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