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仙官 > 第二百一十一章 军府借兵

  

  全程傻眼的魏祥当下是点了点头,有些僵硬的走了出去。

  魏征是何等人物,当然看得出来是怎么回事。

  “楚大人有心了。”

  说完,楚弦是冲着魏征躬身一礼:“之前城中冲撞魏大人,是楚弦行事鲁莽,还望魏大人原谅。”

  这算是正式认错了。

  楚弦说到做到,有的官员,嘴上说认错,实际上就是说一些不痛不痒的话,就感觉是糊弄过去了,但楚弦不一样,说认错,那必然是态度诚恳,此刻魏征也是动容,赶忙上前扶起楚弦。

  “楚大人这是做什么,那等小事,不值一提。”

  楚弦表明态度之后,再加上有崔焕之这一层关系,两人几乎是立刻成了好友,而且魏振是真喜欢楚弦。

  早前楚弦考取榜生的时候,他还打算和崔焕之抢人来着,现在来看,楚弦当真是一个人才,毕竟不是谁都能被召入洞烛司,而且还能做到兵长佐官这个位置的。

  “刚才我还没谢你呢,我那儿子娇生惯养,我知道你是为他解围,不然,我这面子也没地方搁,少不了还得打他一个遍体鳞伤。”提到儿子,魏振是一脸无奈。

  旁边楚弦看了纪纹一眼,后者微笑不说话,没法子,楚弦只能道:“二公子品行不差,只是性格冲动,容易被人利用。”

  魏振精明,一听就知道这是话里有话,仔细一琢磨,便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我有一事请楚大人帮忙。”魏征说完,楚弦一愣,道:“魏大人有什么事,但说无妨。”

  魏征道:“我想将我二儿子魏祥,送入洞烛司锻炼一下,还请楚大人成全。”

  楚弦摇头:“洞烛司处置之事,皆是凶险万分,二公子若来,我怕他……”

  “怕什么?男儿在世,哪能处处一帆风顺,不经历凶险,如何成长,我这,也是为了他好。”魏征一脸正色,看向楚弦,就看楚弦答应不答应。

  如此,楚弦哪里能不答应,只能是点头:“此事,我应了,二公子可随时入洞烛司,暂时从内卫做起。”

  “多谢楚大人了。”魏征放心了,有楚弦这一层关系,至少自己的儿子不会出问题,毕竟是有人照拂,而且在洞烛司,只要做得好,将来晋升官位,那也是容易的很。

  楚弦这时候也是道出他的来意。

  “楚大人,要借兵?借多少?”魏征知道必然是有大事,所以仔细询问,在知道是要围剿追捕天佛门余孽之后,当下是点头:“此事宜早不宜迟,我这就调动兵符,借楚大人你三千精兵。”

  楚弦赶忙起身:“那就谢过魏大人了。”

  借兵的事情,顺利成事,楚弦也不耽搁时间,当下是告辞离去。等楚弦去城外兵营调集兵力时,正好看到魏祥一身甲胄,骑马追来。

  楚弦知道,肯定是魏振将魏祥打发来的,对于一个内卫的名额,楚弦还是能做得了主的,况且,魏祥的武艺不差,暂时就做自己的贴身内卫,能历练一段时日,便看看有没有机会提拔成校尉官。

  不到一天的时间,魏祥对楚弦就已经是佩服的五体投地,更是信服,不光是楚弦武道高深,还因为,楚弦帮他解了围,谁对他好,魏祥心里有谱儿,所以基本上,楚弦说什么,他就做什么,忠心是毋庸置疑。

  三千精兵当日集结,楚弦不耽搁时间,集结之后,立刻起兵赶往青丘山。

  青丘山距离安城有两百里,军中有懂得术法的军官,施展御风咒,清风缠绕双足马腿,行军速度更快,如此一来,连夜赶路,太阳初升时,已经是到青丘山地界。

  楚弦直接找了当地官府,又召集了上百熟悉地形的人,上山之后,找到出入青丘山的咽喉要道,设下重兵,如此,整个青丘山便如一个口袋,控制住出入口,里面无论是谁出入,都得经过盘查,藏海和尚只要是在里面,那必然逃不出来。

  再说,楚弦肯定藏海和尚就在青丘山里。

  不光是通过禄光和尚的供词,还因为,之前楚弦在周放身上种下的千里追踪符,其方位,也在青丘山内。

  这说明,周放也来青丘山了。

  那么,这就和楚弦之前的推测一样了,周放身上的气种,就是藏海和尚种下的,藏海和尚心狠手辣,老奸巨猾,将周放当成了一个人形炉鼎,用邪法取其精华,帮他养气,到时候杀鸡取卵,周放必死。

  此外楚弦觉得,藏海和尚用的人形炉鼎或许并不只是周放一人,但无论有多少,此刻都应该是已经进入青丘山,或者,正在赶往青丘山。

  就如同禄光和尚的招供,青丘山里,藏着一个魔宗遗迹,里面必然是有宝藏,藏海和尚来此,就是为了取得里面的一样东西,拿来对付自己。

  当然,禄光和尚的供词未必是真的,有可能对方说的假话,也有可能,他所掌握的消息本就是藏海和尚放出的烟雾弹。

  但有了周放千里追踪符的确定,楚弦基本可以确定,藏海和尚的确就在青丘山。

  三千兵卒,把守三个可以进出青丘山的出口,而楚弦也不能就这么一直等着对方,万一藏海和尚藏匿青丘山内不出来,也不可能一直等着对方。

  所以还是要主动出击的。

  楚弦这一次带了二十名洞烛内卫,但不能全带在身边,几个出入口都得安排一些,而且要入山,人手也不用带那么多。

  对付藏海和尚这种人,人不在多,精锐就行。

  戚成祥带着,甚至洛勇和洛妃,楚弦也带来了,就是以防不测,再带五名洞烛内卫,实际上他们几个足够了。

  只不过让楚弦意外的是,纪纹也执意要跟来。

  “我十六岁出窍,精通御风、山神之术,尤其擅长鹰眼术,你要找人,不带我会是你的损失。”纪纹一本正经的说道。

  楚弦实在拗不过她,只能带着,主要是,纪纹施展御风和山神之术,可加持在任何一个人身上,被加持术法之后,山林中,速度快若灵猿,山神之力,更能将本体力量加持一倍,的确是有大用。

  所以就如同纪纹所说,带着她,绝对不亏。

  于是众人暂做休息,之后立刻动身,只带着一名向导,进入青丘山。

  向导是当地的一位捕快,原本是猎户出身,就是青丘山本地人,所以对山中十分熟悉,按照这向导所言,青丘山实际上并不大,山中还有几个村落,他的家就在其中一个村子里。青丘山上还有一个寺庙,里面有正道佛门修士。

  除此之外,只有林木山石,水涧山泉。

  楚弦问那向导,有没有听说过青丘山的魔宗,那向导摇头,说是至少百年之内,肯定没有,从他爷爷那一辈算起,青丘山就只有青丘寺,从没有听说过什么魔宗。

  这一点,楚弦也想到了。

  如果那魔宗的存在谁都知道,怕是早就被各路术修和武者光顾了,哪里又能留下什么好东西,只能说明那魔宗销声匿迹至少超过两百年,否则当地人不可能不知道。

  圣朝存世五千年,而在圣朝存在之前,神佛统御天下也有万年之久,这么长时间里,各州地存在多少宗门简直不计其数,不断有消亡,不断有新的崛起,可想而知,各地存在的宗门遗迹有多少,随便发现一个,都可以掀起一阵血雨腥风。

  如果严格来说,圣朝本身可以看做一个最大的宗门,而且是存世超过五千年的超级宗门,天下任何宗门都无法相提并论。

  楚弦带路,就是朝着周放身上千里追踪符的所在而去,入山半日,楚弦已经是非常接近周放的位置了。

  现在楚弦可以确定的是,周放还没死,若是厉鬼咒被激活,楚弦会知道。

  日落前,楚弦看着前面山腰之间的那一座寺庙,神色凝重。

  周放的千里追踪符,就在那边,难道说,周放在那寺庙当中,藏海和尚呢?会不会也在。

  楚弦不知道,现在只能假设藏海和尚在里面。

  向导告诉楚弦,那寺庙,便是青丘寺,附近很有名气的一座古刹,寺中主持很是热心,听说术法修为极高。

  楚弦思考片刻,决定入寺看看,当然在此之前,纪纹先以鹰眼之术远距离观察,寺中看上去没什么异常,寺中的僧人扫地的扫地,念经的念经,习武的习武。楚弦问纪纹,有没有看到除了僧人之外的人,纪纹仔细观察之后,点头道:“大殿之内,一人跪在佛前,向一个老僧求签问解,还有一人,像是樵夫,在寺后林中砍柴。”

  楚弦知道,大殿当中的那个,必然是周放,千里追踪符就在那个方向。

  “一会儿,两个内卫,戚刀长,洛勇,你们随我入寺,洛妃,纪纹,其余三个内卫,留在寺外策应。”楚弦安排,纪纹这时候补充道:“劳烦洛妃妹妹驱使毒虫,先入寺内,以防不测。”

  楚弦点头,不得不说,纪纹考虑的十分周到。

  她这么安排,说明纪纹是怀疑,这寺里的修行僧人怕是也有问题,要不然,为何藏海和尚不去别处,偏偏要躲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