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武侠世界氪金系统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夏夜中,逆流而上的刀光

第一百三十一章 夏夜中,逆流而上的刀光

  高亢清亮的雕鸣声,宛如沙漠中忽然喷涌出的一股清泉,令进入白热化的战局瞬间降温。因为挑战任务而属性爆种,化身为无敌BOSS的岳不群,眼看就要一剑刺中林克心脏,完成“屠杀男猪脚:1/1”这样的日常任务。但在听到这声雕鸣的同时,他却诡异地掉转剑锋,将目标锁定在那道随雕鸣声瞬息而至的模糊身影上。

  “有的人心比虎狼。可悲,可叹啊!”

  金铁交鸣的声响中,这句逼格十足的叹息,在无比浑厚的真力作用下,清晰地传入在场众人耳中。而当话音落下,岳不群和这携雕突入的神秘男子,也迅疾无伦地连拆了一十九招。待到两人手臂酸麻地各自后退,众人看向门外时,这才看清:来者是一名身穿黄袍、背后挂着只斗笠的短发蒙面男子。片刻后,一头金雕从天而降,停在这蒙面男子的左边肩膀上,冷冽犀利的目光,直勾勾锁住站立对面的岳不群。

  “骗人的吧?身份成迷的高大男子,嘴里说着丧到极点的骚话,而且肩膀还停着一头金雕?我了个擦,金庸的武侠世界里,真有这样的江湖老铁?......还有这样的大...小雕雕?郭巨侠的雕太白,杨过大佬的雕太宅,就算两边的雕看对眼搞了出婚外情啥子的,也生不出来这玩意儿啊?”到底是松了口气,林克虽然还是下意识挡在任盈盈和岳不群之间,但已经恢复了吐槽的心情。

  纵使是快意恩仇的江湖儿女,也同样有着多愁善感的一面。颖儿逼退攻到身前的华山弟子,退到林克身后,若有所思道:“这话说得真好!如今高高在上的那位,可不就是心比虎狼,可悲可叹么?”

  林克知道,这姑娘多半是想起了自家那位被迫害囚禁,关在西湖地牢中的老主人。但是,他毕竟是接受过网络世界轰炸的游戏宅,很宽便从眼前这神秘男子的打扮、丧系言语和肩头金雕上想起一位游戏中的江湖奇侠。

  回想起某款国产单机中排行14的塞外高手任天翔那飒爽风姿,林克不禁暗叹道:“是啊,可悲可叹!堂堂天龙教的八部天龙迦楼罗,却要沦落到来隔壁片场打零工蹭热度的下场!所以说啊,既然你任老哥家里没矿,那为什么要养只雕呢?”

  他一边想着,一边凑到颖儿耳边,小声说道:“我跟你港啊!这人其实是个辜负了两个痴心女子的渣男,活该丧到没朋友那种!”

  ”什么?你说向左使他!向左使他辜负了两个痴心女子?哼,我看啊,你说的人其实是你自己吧,对小师妹念念不忘的令狐大侠!“没想到,因为两人的闹回路不在同一频道上,颖儿的回答更加离奇。

  ”什么什么鬼?向左使,向问天和这事有个雕毛关系?怎么又扯到我身上了?“林克少见的出声抱怨道。

  颖儿的下巴朝门外一抬,指向再度交锋的两人:”呶,那个男子虽然蒙着脸,肩头还停着头我从没见过的金雕,但再怎么说,我......我家小姐自幼便和他相熟,又如何认他不出?“

  ”对哦,好像......向问天是用斩马弯刀来的,而那个蒙面人的手里,正好也拿着一柄弯刀,但是......“

  林克回忆起原文第十八章中,向问天登场时的相关描写,觉得自己实在无法将眼前这蒙面人,和那位”身穿白袍,身材高瘦,腰悬弯刀“,并且”容貌清癯,颏下疏疏郎郎一丛花白长须,垂在胸前“的白衣老者联系起来。嘛,就连两人的目光都有所不同。人家向问天的目光,那可是像冷电一样逼人眼球。眼前这人......与其说是冷电,倒不如说是冷饮更加贴切!冷是足够冷了,可就是一舔就化,不够硬气!

  ”那个......他真的是向问天,不是任天翔?“

  ”任天翔?他是谁?我记得,我家小姐有个远房堂弟,倒是叫这个名字!“颖儿说完,林克转向任盈盈那边,发觉她也附和地点了点头。

  而就在这时,岳不群和这身份成谜的蒙面大汉拆过百余招,已经再次各自退开。只不过这一次,胜负的局面已经清晰了许多。岳不群虽然还能站住脚,但在他胸口及右臂上,分别出现一条猩红创口,淌出殷红色鲜血。相比于蒙面男子的气定神闲,岳不群的脸色却是异常苍白,显然除刀伤外,在内力上也吃了不小的亏!

  ”能在内力上血虐开了挂的岳不群,现在我反而有点相信,这家伙就是向问天了!“林克小声嘟囔着,激起了颖儿的好奇心。

  ”喂,令狐冲,什么叫开了挂的与岳不群啊?开了挂,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林克解释道:”你不知道,但凡是我接到的挑战任务,都有一个实力变态的BOSS,啊...也就是强悍到不要不要的敌人要消灭!就算这敌人本来不强,也会被这狗系统强行逆天改命,变成......哎呦我去!这回玩完了!“林克想到一件很严重的事情,忍不住喊出了声,惊得正在互放狠话的岳不群和蒙面男子一齐转过头来,好奇地看了他一眼。

  然后,岳不群扭回头,一脸正色道:”哼,想不到我华山派上下,还有金刀王老爷子一家,在场的这些个武林好汉,今日竟都要死在你这魔教妖人手中!“

  那蒙面人轻蔑一笑:”哼,岳老儿,你不用故意出言试探!我今天到此,本就是为了解救圣姑三人!其他人的死活,与我无关!......“

  屋门口,颖儿见林克不回答自己的话,推着他的胳膊问道:”喂,令狐冲,你倒是说话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什么叫玩完了?你不要总说这些奇怪的话好么?“嘛,来自网文女配的吐槽,了解一下。

  林克并不是故意装深沉,也不是被吓傻了。这时的他,正在查看着挑战任务的详细信息。因为前几个挑战任务,他都是杀死对方后才完成的,而他又没看过这次的任务内容,所以心中担忧,在任务要求中出现”杀死岳不群“这样的字眼,那可就糟糕透顶了!

  好在他担心的是并没发生,任务要求一栏里,明明白白改写着”脱离战斗亦可算作胜利“这句话,这对林克而言,无疑是最好的结果!

  或许是这小子的猪脚光环真的太亮,第二件好事竟然接踵而至。房门外的两人,其实有着极大的实力差距。岳不群知道,就算这里所有的人齐上,也未必能拦住这四个魔教妖人,所以当蒙面男子提出带走任盈盈四人时,他唯有装傻放几人离开。

  ”不行,令狐冲为了我不惜背叛师门,这里已无他的容身之处!要走的话,就要带上他一起!“关键时刻,任盈盈的一番话,让林克感动得痛哭流涕,心中身上,都在不停的点头,看得华山派众人一片默然。毕竟令狐冲平日里的威望仍在。自己这帮人的头头忽然要脱离组织跳槽外企,再怎么豁达的人,心里也难免会有疙瘩。

  蒙面人没有回答,反倒是看了颖儿一眼,而后,竟一言不发地别过头去,冷声警告:”在场各位,想死的话,尽管可以追上来!“此言一出,不但没人想追,反倒是不少人齐齐后退了一步。蒙面男子刚才的身为,已经彻底让这些人失去了与之对抗的信心。

  林克见岳灵珊只是背对着自己,心中暗自叹息,对这地方再没半点留恋,随着绿竹翁四人一道离开王家,一路走到了洛阳郊外的码头附近。

  其实夜色正浓,一弯残月破云而出,挥洒下淡淡清辉。虫鸣声中,林克只觉得终于逃出了那个牢笼,再加上挑战任务的奖励到账,心情舒爽至极,看那个蒙面人也是越发顺眼。他见蒙面人停住脚步,只道他在等候前来接应的船只。于是,这家伙笑着迎上,拱手道谢,然后笑问道:”这位壮士,难道你就是那位义薄云天的圣教左使,‘天王老子’向问天?“

  那高大壮汉取下面罩,露出一张英武不凡的方脸。听到林克的问话,他微微一笑,轻声道:”正是在下!“

  ”不要!“颖儿的尖叫声,打破了夏夜的宁静,却无法收起那道掠过林克身体的雪亮刀光。

  看着被自己的一刀砍倒的林克,向问天神情冰冷至极:”圣姑莫慌,下一个就轮到你了!“

  温热的鲜血,顺着刀尖流下,滴落到月光笼罩的土地上,散做一片漆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