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御天神皇 > 第470章:票选开始

  他们当中不少人也听过帝宫一些长老的讲堂,按说这些长老境界更胜于苏夜,讲出来的效果也会比苏夜强。

  可是对于之下,他们更愿意听苏夜的讲课。

  往往苏夜一句话,都可以让他们茅塞顿开,醒悟许多,知晓自己走了很多弯路。这是那些帝宫长老很难做到的事情。

  这也并非怪事。

  苏夜很清楚知道怎么回事。

  一来是年龄的代沟,这些帝宫长老讲授的是自己的心得,可却站在境界更高的点,很多时候这些天才根本意会不到。

  二来,这些帝宫的长老在剑道上发言,恐怕还真没几个可以和自己披靡。

  毕竟,剑宗的称号,在中州也是十分罕见的。

  所以从很多方面,让那些帝宫的长老讲课,与自己效果相比还真是天壤之别。

  这一趟讲课,秦凝和灵越圣女也听在耳中。

  待得听到差不多之时,灵越圣女深吸了口气:“宫主,这个苏夜你是从哪里找的!”

  她已经开始有些震撼起来。

  越是经验老道的人,越可以听得出苏夜在剑道上的见解到底是有多么的恐怖!

  就这样,一场讲堂从开始到落尾,苏夜,彻彻底底征服了每一个人。

  待得结束之后,苏夜并未提起明日选宫主的任何一点,从容来,从容离去。

  只留下这些还沉浸在讲堂内容的帝宫弟子们,甚至只当苏夜离开后,他们方才反应过来,苏夜竟然已经讲完了。

  内心之中,竟是有些失魂落魄,依依不舍。

  这些天才陆续回归,开始消化苏夜在讲堂上所诉,很快,就来到了新的一天。

  这一天,也正是宫主票选的一天。

  帝宫宫主寝宫,阴阳宫前,众多长老早已经就绪,今日注定成为帝宫最火热的一日。

  所有帝宫弟子都被召集到阴阳宫前,刚到正午时分,这里便已经人山人海。

  长老会,帝宫执事,有头有脸的人物全部到来,落座不同位置。

  而帝宫诸多天才,则是在阴阳宫前厅,排成如长龙般数排,场面不可谓不壮观。

  陈长老和叶修早已经就位。

  苏夜和叶忧莲,也是已经到来。

  灵越圣女和苏夜二人坐在一起,担忧的问道:“苏夜,今日票选,你到底有多少把握!”

  苏夜看着下方人群,坐在阁楼之上,平静从容的握着杯中茶水:“这些帝宫的天才,我的胜算几乎十拿九稳,唯一不稳的,还是长老会的人!”

  灵越圣女柳眉蹙起,想到长老会,也是担心的很。

  票选规则早已经订好,是按照帝宫以前票选宫主的规则订的。

  帝宫除了打杂弟子,任何一个弟子都有资格投票,一票则为一票。

  普通执事一票为十票,高阶长老一票抵得上一百票,至于长老会的长老,一票则抵得上一千票!

  所以苏夜担心长老会的长老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如果长老会的长老全部投给叶修,那么转眼就是上万票的规模!

  “是秦凝宫主!”

  这时,底下的人已经议论起来。

  只见秦凝来到了所有人的视线之中,高空行走,如履平地,从容镇定。

  她面色平静,站在高空之上,朗声说道:“所有人都今日的事情应当有一定的了解,我秦凝,极宇剑诀修炼不佳,所以没有能力担任宫主职位,将退出此代任权职。新的宫主,将由把极宇剑诀修炼到第三重的苏夜和,将极宇剑诀修炼到第二重的叶修两人之中选择出!”

  “苏夜把极宇剑诀修炼到了第三重?”

  “这是真的假的。”

  很多不知道此事的帝宫长老和天才无不是一惊,这事知道的人还真不多。

  “这个女人!”陈长老暴怒而起。

  秦凝定是故意的。

  苏夜也是笑了起来,秦凝还是很聪明的,这个时候耍了个小心思,却是恰到好处。

  如果是最开始和帝宫所有人说他极宇剑诀修炼到了第三重,没人信,就算有人信,效果也不会太好。

  可现在不一样了,这个节骨眼上说他的极宇剑诀修炼到了第三重,概念便完全不同起来。

  秦凝盈盈一笑:“现在,便请叶修和苏夜分别前来发言。待得发言结束后,各位帝宫的弟子们,便在自己所在的票选牌上写出自己要投票的对象即可!”

  话罢,秦凝温婉说道:“叶修,苏夜,你们二人谁先来发言?”

  “我先来!”叶修不想弱了声势,立刻站了出来。

  他起身负手,灵力汇聚嗓门,声音滚滚如雷:“各位帝宫的师兄弟们,我是叶修,也是你们所认识二十多年的叶修。我叶某人出生便在帝宫,每长一岁,每多一年,就会对帝宫拥有更深的感情。也曾内心发誓,要回报这个生我养我二十余年的地方。所以,我希望各位可以投我一票。”

  苏夜听到叶修的话,神色一凝。

  这个叶修还真是毒啊,是陈长老给其出的点子吗?

  这叶修的话看似是在深情流露,实际上是在暗示所有人有关时间的观念。

  其要强调的信息并非是其在帝宫二十多年有多么的牢靠,而是在暗示每一个人,他苏夜刚入帝宫不到两个月是多么的不可信。

  兵不血刃,甚至没有提他名字任何一个字。

  如果他处理不好,之前两个月的铺垫很可能付诸东流!

  “还真是够毒的一招!”苏夜喃喃道。

  “我的话结束了。”叶修嘴角上扬,转身离开。

  他倒是要看看,苏夜如何接下他这招,跟他做对比!

  苏夜神色严肃,站起身来。

  他的起身,自然也吸引到了每一个人的视线。

  无数双眼睛,放在了苏夜的身上!

  苏夜毫无波动,缓缓说道:“受人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

  “恩?”

  很多人不知道苏夜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没有太多的理由要来帝宫担任宫主职位!”苏夜神色凝重的道:“因为我非帝宫的人,也不是生于帝宫,长于帝宫。”

  陈长老眯了眯眼睛,嗤笑起来,这个苏夜怎么了,脑袋坏掉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