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小说 > 荒野巅峰 > 第二百四十八章 乱套了

  作为一个红光照耀下的四有新人,被动挨打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换句话说,若是不找到能够针对金陵的办法,江子涯连觉都睡不好,真真的寝食难安。

  安全感这种东西,全世界只有一个人能给你,那就是你自己。

  江子涯现在就迫切需要一份安全感。

  “速度快,力量大,皮糙肉厚,耳目嗅觉尽皆超人一等,这特么简直就是没有弱点啊!”

  “咦?不对,那货似乎不擅长贴身近摔,否则也不会被两个野人玩弄于鼓掌之上,它们之间的力量相差无几。”

  “哎!知道了也没用,我的力气,怕是不足以撼动他,毕竟我没有那俩野人的体重和凶猛的力量。”

  “太极拳?”

  江子涯就在他那卧牛之地的避身所内,走了一遍云手,不由得缓缓摇了摇头,太极拳的思路被他否定。

  绷,捋,挤,按,採,挒,肘,靠。

  这太极八母拳看似都是摔法,但是其中真正伤敌的,却是一挤一按一肘一靠。

  自己一个撩阴腿,也只把金陵踢的后退两三步,都没耽误人家之后办事,可见其抗打击能力,不是自己的力道所能伤到的。

  至于摔法,自己就算是能借着杠杆的力道,把他摔得满地滚,但是最终不能伤其根本,使其失去抵抗能力,那么最终会被熬死的肯定是自己。

  “小擒拿?”

  江子涯舍弃了太极的想法,立马想到了以巧取胜的少林七十二路小擒拿。

  别小瞧这个在武侠小说里的低级武功,其实小擒拿的威力是非常强大的。

  现在世界闻名的合气道,其实就是小擒拿的一个旁支。

  其中都是关节技和拿穴分筋。

  全是巧劲,招式阴损。

  掰手指头,拧手腕子,直角弯臂卸胳膊,踩脚卸胯,拧耳朵,插眼睛,钻喉咙,豁嘴角...以最小的力量,获取最大的伤害效果。

  总之,你能看到的泼妇流氓打架的招式,那里面全有,而且更加过之。

  “嗯!小擒拿或许可用,不过无法确保万无一失,他的力气太大了!”

  江子涯琢磨着,坐在自己用干松针铺的一层厚厚的床垫上,用手随意抓起一个松针剔牙。

  “嗯?哈哈!有办法了!嘿嘿!死金陵,下次遇见我,看我不弄死你!”

  他捻着手里的松针,笑得那叫一个得意。

  想好了制衡金陵的方法,这货这才面带着笑意,进入梦乡。

  这次的梦里,他追着金陵漫山遍野的跑。

  赛场外,江子涯的那些铁杆观众已经对着黑色的屏幕骂翻了天。

  当然,都是骂主办方的。

  “我擦,这都一天的时间了,怎么江扒皮的比赛直播还是黑屏?这是要弄啥?有黑幕吗?”

  “就是,这什么工作效率,不是说任何地方,出现任何事,都保准一个小时赶到现场吗?牛皮吹大了吧!”

  “你们听说了吗?包括那个最强壮的寇靖昊在内,现在已经有四名选手的比赛直播变成了黑屏,而且据小道消息说,这些黑屏的比赛选手,全都失踪了,主办方正在到处找人呢!”

  “我的天,不会吧?一共十个人,这一下没了小一半了!”

  “新消息,新消息,刚刚又有一名选手的比赛直播黑屏了,乱套了兄弟们!这是要出大事啊!”

  “不会吧!直接一半失踪了?”

  “现在还有谁的比赛直播正常?”

  “咱们晴儿的还在正常直播,楚安然楚先生的也在,那个劳什子花美男和楚柜柜也都在,还有...”

  观众聊天的光景,在大峡谷内,一片茂密的丛林里,楚柜柜一边穿好自己凌乱的衣裳,一边笑看着一个比赛选手,光着膀子,一脸迷茫的走到悬崖边,一下跳进汹涌的大江之中。

  也就在这同时,一名观众喊道:

  “别还有了,就剩下他们四个了,刚又黑屏了一个!”

  “就剩下四个人了?”

  “江扒皮也失踪了?我怎么总觉得难以相信,那么猥...伟大的一个家伙!”

  “红颜姐说印第安纳江没失踪,只是无人机出了故障,过一段时间就能连上,可是这都等了一小天了,还没连上。”

  “要我说,肯定是也出事了,这要是再出事一个,前三也不用比了,就剩下三个了!”

  江子涯黑色屏幕的弹幕聊得正欢,其它直播消失的选手平台下也是如此。

  主办方已经彻底乱了套,和没头苍蝇差不多。

  也正是因为选手一个接着一个的失踪,所以江子涯的无人机,到现在也没能到位。

  楚柜柜梳理了一下被跳江男人大手弄得有些不舒服的内衣,扭动着魔鬼身材,速度很快的到了几公里以外,重新打开自己的直播。

  她心里算计着:

  “搞定三人,金陵也搞定了三人,现在只剩下我,壬晴儿,金陵,和楚安然,那个文质彬彬的男人,就交个我吧!哈哈!”

  这一点,倒是和金陵的想法不谋而合。

  此时此刻的金陵,以为自己已经烧死了江子涯,现在满脑子都是壬晴儿的身影,以及自己把她压在身下驰骋的画面。

  他正在寻找她。

  与其他选手不同,金陵和楚柜柜,能够知道每一个开着直播的选手的位置,这是它给予他们俩的权限。

  在这段时间,不仅仅是中心国的赛区出事,在全世界的比赛地图上,都在上演着选手直播黑屏,选手失踪的事件。

  然而,比赛并没有像观众们判断的一样终止,而是仍旧在继续。

  各国的媒体辟谣,说是技术故障,选手大多并无大碍。

  有的地方,主办方甚至用那是选手自动退赛来遮掩。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在各国默许的情况下进行着。

  胡夫和胡图父子俩这段时间一直在那座神秘的山洞,方舟计划对于人类而言,实在是太过重要,他们一丝一毫也不敢马虎。

  胡夫手里拿着青花的茶杯,任里面的清茶由滚烫变成冰凉,也不曾喝上一口,而是看着各国选手失踪的大数据,默不作声。

  胡图倒是一口一杯的喝着,见他老爹半天一动不动,就说道:

  “爹,那影子已经明目张胆的动手动脚了,咱们也得想点办法啊!”

  胡夫沉吟片刻,沉声道:

  “动手?怎么动手?我们和它最大的区别是,它知道谁是它的人,而我们根本不知道谁才是可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