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黎明之剑 > 第一百八十六章 入冬之后

  

  康德领的事件终于暂时告一段落,而它似乎也是这多事的一年中最后一次波澜——随着雾月的降临,南境的万物都随着气温降低而进入蛰伏,这个多灾多难的地方终于平静了。收藏本站

  但塞西尔领热火朝天的建设却刚刚展开,随着各种基础机器设备以及各类厂房的飞快完善,大量涌入这片土地的新人口都发现自己在这寒冷的冬季竟然也有大量工作可做——当然,迎接他们的不只有冬季的工作,还有在工厂食堂里供应的热饭菜,专门为工人定制的冬衣,还有家家户户的木炭补贴。

  对于往年里只要入冬便只能守着一点存粮在家中苦熬,数着筐里的粮食计算冬天还有多久才会结束的贫民而言,这是他们无法想象的优渥生活,与之相比,新增加的那一点工作量简直不值一提。

  按照高文的说法,直到冬季建设计划顺利展开的时候,领地的发展才算是真正走上正轨。

  一辆辆宽大而坚固的四轮马车行驶在碎石路上,车轮下发出吱吱嘎嘎的声响,枯黄的落叶撒遍道路两旁,入目之处皆是仅剩枝桠的落叶枫和巨人木,这萧瑟的景象难免令旅人心情沮丧,但琼的心中却只有一团温暖的力量。

  在最严酷的霜冻降临之前,她和她的弟弟找到了山林中的最后一个聚居点。

  她站在领头的马车上,站起身看着身后的整个车队,七辆马车承载着四十六名面黄肌瘦的无家可归者,而驾车的人皆是穿着奇特附魔铠甲、装备着魔导兵器的强大战士,这些塞西尔战斗兵严格遵守着那位领主的命令,在任何情况下都以保护她和她的弟弟,保护车队中的难民为己任,不管路上遇到的是猛兽还是强盗,这些士兵都没有让一个平民受到伤害——而在平日,也从未发生过士兵欺凌平民的情况。

  这在最初让她惊诧莫名,但到现在却变得习以为常。

  这真是一支不可思议的部队,而他们要前往的则是一个更加不可思议的地方。

  她从未相信过会有哪个贵族诚心诚意地庇护平民,更未曾想过无家可归者可以在陌生的土地上得到无偿的帮助,但她最最想不到的,是自己竟然会作为一名“使者”和“代表”,去促成、去实现这个过程。在过去的几十天里,她和她的弟弟走遍了白水河北部、康德领以南的山林旷野,他们和其他几队人马同时行动,在强大的塞西尔士兵的护卫下找到一个个濒临灭亡的难民聚居点,然后把那些挣扎在生死线上的父老乡亲接到安全的地方,这个过程简直像做梦一样。

  琼看向最后一辆马车,汤姆从马车里站起了身,此刻正冲着她使劲摆动胳膊,并挥舞手中旗帜比划出代表“一切正常”的怪异姿势——那姿势是他自创的,而且他还创造出了一大堆具有不同意义的“远程号令”,用挥舞旗帜和灯光的方式来在队伍中传递消息,他显然很乐在其中,而且深以为豪。

  “为领主做事”这几个字似乎极大地鼓舞了自己这位平素懦弱的弟弟,哪怕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职位和任命书函,汤姆也比曾经精神了十倍不止,琼一度觉得汤姆这过于莽撞的举动有可能会惹恼了随行的士兵,但现在的结果是汤姆所发明的“旗语”、“灯语”已经传到了领主的耳朵里,领主大大地褒奖了他,甚至还将那些号令规范化之后教给了领地上的士兵……

  琼笑着回应了汤姆的信号,随后转过身,继续看向前方。

  已经可以看到袅袅炊烟和领地的瞭望塔了。

  马车上的难民也注意到了前方的变化,一些人难免地紧张起来,有人从稻草和破棉絮中爬起身子,眺望着远方那座塔楼上站岗的士兵,有人则不安地看向琼:“琼小姐,我们真的……能在那里安家吗?”

  一个猎户之女竟然会被平民恭敬而紧张地称呼为“小姐”,这让琼感觉颇为怪异,她很快便带着微笑摇了摇头:“不要这么称呼我,我和你们一样都是平民。放心吧,苦日子已经结束了,前面就是塞西尔公爵的领地,我们会在那里安家,每一个人都会安顿下来。”

  马车驶过了渡桥,巨大的铜铃随即被摇响,“当当”的声音划破空气,哨兵在塔楼上高喊出这些日子以来时常会响起的呼号:“新-丁-入-境!”

  蜷缩在稻草与棉絮中浑浑噩噩的无家可归者们惊醒过来,一个接一个地趴在马车的护栏上,他们看到高大的闸门在自己眼前开启,马车驶上了一条用砖和奇特“岩石”铺设的大道,鳞次栉比的崭新房屋在大道的尽头展开,袅袅炊烟飘散在天上,马车在第一个路口驶向东侧,驶向一片河滩广场。

  “新-丁-入-境!”

  再次有士兵雄浑的声音在空气中炸响,流民们的马车伴随着这声呼号进入广场,一排排木棚在广场边缘立着,登记人口的记录员和维持秩序的士兵则早已就位,一口巨大的锅灶被支在广场中央,锅灶下面炉火熊熊,大锅里则正飘出炖煮食物的香气。

  一个膀大腰圆的妇人站在锅灶旁,用一个长柄的大勺搅动着锅里炖煮的杂烩汤,这种营养丰富而且易于消化的浓汤是最适合饥民的食物,不但能飞快补充他们的体力,还能防止他们那因长期挨饿而变脆弱的肠胃受到伤害。

  在看到食物的一瞬间,七辆马车上四十六个面黄肌瘦的流民似乎瞬间便安心下来。

  琼能感受到这种突然安心的气息,因为在不久之前,她也是这马车上突然感到安心的一员。

  而在最后一批流民安然抵达领地的一天,也是高文一家终于离开各自的帐篷,住进新“城堡”的一天。

  借助瑞贝卡折腾出来的“异界水泥”,再加上赫蒂的魔法辅助以及尼古拉斯蛋对金属建材的控制力量,新宅邸以远比高文预计更快的速度完成了建设,一座崭新的三层大宅坐落在原本营帐附近的空地上——有史以来任何一位领主的城堡都没有这么快完工过,这自然应该归功于瑞贝卡研究出的建筑材料,但高文认为更重要的原因是他没有像那些传统贵族一样,执着地要用天然巨石来建筑城堡,而且还非得把城堡盖在山上。

  在平地上用砖瓦来盖一座大洋房,可要远比用石头在山顶上盖一座城堡容易多了。

  高文知道传统城堡的建筑要求是为了抵御敌人,与其说那是某种住宅,用“军事堡垒”来形容它们会更为恰当,但他并不打算在塞西尔领新建一座那样的城堡——第一是劳民伤财,第二是他也住不惯那种冰冷生硬的石头房子,第三则是因为他并不需要。

  真遇上紧急情况,山中的那座古代设施绝对比任何一种当代城堡要结实可靠的多。

  这座三层房屋应该是目前领地上最豪华的大型建筑,但若放在同时代的贵族宅邸里,恐怕就只能用“朴素过头”来形容它了,高文的亲自设计让它摆脱了传统贵族宅院种种奢华却不舒适的弊端,它的全部结构都本着务实有用的目标来安排,当高文终于搬进宽敞明亮而且有墙的书房之后,他顿时感觉自己之前绞尽脑汁的设计全都值了。

  虽然这里没有雕饰华丽的大理石窗台,没有闪闪发亮的水晶雕塑,没有北方诸国风格的穹顶彩绘和精巧立柱,但他有两个魔法实验室和一个机械工坊,还有眼前这个漂亮的大书房——这书房可是有墙的!

  琥珀也在书房中溜溜达达,半精灵小姐对这座宅子的满意程度似乎比高文还高,她检查了每一扇门上的锁具,又检查了书房中所有的柜子和抽屉,最后她打开那扇朝向“中央广场”的窗户,低头看着下面的院落,发自肺腑地赞叹了一句:“以后终于可以翻窗户进……”

  “发神经去隔壁,”高文把头从书本里抬起来,看了这个半精灵一眼,“记得走门。”

  “嘁,我就开个玩笑你这么较真干嘛,”琥珀晃晃悠悠来到高文的书桌前,“不过话说回来,你这家伙还真是奇怪的很,我寻思着你在帐篷里住那么久,是要盖多华丽一座堡垒或者宫殿呢,结果你就盖了这么个地方啊?”

  “在一个总人口只有几千的领地上盖一个宫殿?”高文笑了笑,“我还没奢靡到这种程度。”

  “我刚才听到河滩广场那边的动静,应该是最后一批流民终于到了,”琥珀的耳朵抖了抖,“这次你总能安心了吧……话说你一直低头看什么呢?”

  高文抬手扬了扬从刚才开始便一直在看的那本有着硬皮封面和烫金书名的大书:“在中部和南部地区颇为流行的一本书,据说百分之七十的读者是贵族夫人和小姐。”

  琥珀表情瞬间古怪起来:“夫人小姐爱看的书哦?你竟然爱看这种……妈呀?!”

  她一句话没说完就变成了惊呼,因为那本书的书名实在抓人眼球:。

  然后半精灵小姐的表情就更古怪了:“你这……你这爱好……”

  “什么爱好,我这是在研究自己的生平传记,”高文叹了口气,“当然能看到这种玩意儿就真的是个意外了……”

  高文心中叹气更加深沉:七百年后揭棺而起,看到了自己的本子,这成就真的无法复制。

  琥珀则立刻贱兮兮地凑了过来:“哎哎让我看看,让我看看……你这家伙原来还有这种故事流传呢啊?那帮写书的还真是……啧啧……”

  “人们普遍认为,给古代英雄安排一堆风.流韵事是一种褒奖和贴金,毕竟那些人都死了,也不会跳出来指摘错误和找他们麻烦,而且被贴金的英雄们多半还很乐意这样——他们这么想的时候肯定没想到我会爬出来,”高文撇撇嘴,“我还是有点佩服他们的,我总共就活了三十五年,一辈子就娶了一个老婆,他们竟然能在我这三十五年紧锣密鼓的人生里给安排了八十多个红颜知己,这TM名单是怎么塞进去的?”

  “骂娘了,骂娘了诶嘿!”

  “诶嘿你大爷!去把皮特曼招呼过来!”

  琥珀顿时一惊:“这本书是他的?那个老不正经……”

  “不是他的,”高文斜了琥珀一眼,“我是要找他咨询一下,这书上提到的‘海妖’是个什么种族——这是好几本传记中唯一一本提到我有出海经历的,但在那次经历中,它提起了一个我完全不认识的物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