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逆仙战皇 > 第224章 皇极桥边战妖族(四)

  熊妖军缩在桥上不敢下来,苏剑辰躲在桥对岸不敢上去,一时之间整个战场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寂静!

  这种诡异持续了近两个时辰才在雍岩的暴喝中打破:“苏帅,你看!”

  苏剑辰顺着雍岩的手指看去,这一看顿时心中一沉,瞳孔缩成了针孔状!

  只见河面的天空上无数妖禽飞翔,黑压压的一片给人一种乌云压城之感,粗略一看不下二十万!

  鹰妖,雀妖,鹄妖,还有许多苏剑辰叫不上名字的禽妖!

  妖族兵多!

  虽然苏剑辰对此早有准备,但亲眼看到那铺天盖地之势后还是感到万分震撼!

  “苏帅,你看!”雍岩再次大喊一声。

  “嘶!”苏剑辰一望之下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只见洛河之上河水翻滚,无数妖兽正御水扑来,这些水中妖兽主要以鳄族,蛇族,蛙族为主,一丈多长的鳄鱼,水桶粗细的长蛇,磨盘大小的蟾蜍比比皆是!

  终究还是小瞧了妖族。

  苏剑辰脸上露出一丝凝重,只感觉一股如山的压力席卷全身,看着铺天盖地而来的妖军,心中第一次泛起一丝后悔!

  托大了啊!

  但苏剑辰也是心智坚定之辈,刹那便将脑中的负面情绪摒弃,命令道:“立即开启全部大阵,炮营弩营准备,只要妖族进入射程范围就给我打!”

  随着苏剑辰一声令下,人族阵地上空顿时泛起一道道如水波般的涟漪。

  这些涟漪肉眼几不可见,但刚一出现所有人身上便感觉压了一座大山般,沉重的几乎喘不过气来。

  不但如此,随着时间推移,这种压力越来越强,有些实力低微的将士甚至承受不住压力直接跪在了地上!

  这涟漪正是苏剑辰此次对付飞禽妖军的杀手锏。

  重力禁空法阵!

  不管任何生灵,只要一入法阵便有无群的压力袭来,而且飞得越高压力越大!

  “激活玉符!”苏剑辰大喝一声,取出一枚寸许大小的白色玉符,然后咬破舌尖将一滴精血滴于其上!

  吸收了精血之后玉符上顿时泛起一道白色光芒,光芒迎风见长,眨眼间就化作一道白色光罩将苏剑辰包裹在了其中。

  光罩刚一覆盖全身,苏剑辰便感觉身体一轻,那种欲将他压垮的压力几乎瞬间离去。

  但如此,他全身上下竟有一种身轻如燕之感,就好像施了轻身符一般!

  苏剑辰欣喜的在原地弹跳了几下,然后望向对岸飞来的妖军眼中闪过一抹期待,仿佛已经看到了无数飞禽妖军下饺子的场景!

  回头一看,见所有将士身上都泛起了白色光罩,苏剑辰脸上的喜色更浓,就连骤见妖族大军的阴影也驱散了几分!

  这些玉符可是他花了大价钱从绿秋白手里买的,四万枚“避禁玉符”足足花了二十万灵晶,要不是有林安澜等六宗掌门支援,他非心疼死不可!

  不过从玉符的效果来看,这笔灵晶花的值!

  除了禁空涟漪外,人族四周还泛起了无数白雾,白雾围成一个不规则的圆形,将苏剑辰四万大军的左右后全部封死,只在前方留下一道只有里许长的缺口

  这就预示着,妖军想要进攻苏剑辰只能从正面突围。

  这些白雾不是别的,正是苏剑辰最拿手的。

  为了应付此次大战,苏剑辰足足打造了几百套阵盘,将三十多里范围全给覆盖了进去。

  这么多连在一起,就算百万妖军也装的下。

  这一招还是苏剑辰跟耿秉文学的。

  既然质量不够,那就用数量弥补!

  ……

  木樨以及一众妖军高层已经赶到了皇极桥上,站在距离皇极桥四五里的地方看着依稀可见的人族大军眼中充满了自信与轻蔑!

  妖军军师狐族老头冷笑道:“一力降十慧,任你苏剑辰再智计百出又如何,你手里只有区区四万人马,难道还能挡得住我妖族不成?”

  木樨附和道:“军师说的不错,他苏剑辰若有四十万大军堵在皇极桥边我还真有点忌惮,可区区四万,他是来给我军送粮食的吗?”

  “哈哈……”周围顿时响起一阵肆无忌惮的笑声!

  五百万对四万,这个差距确实值得他们嘲弄。

  突然,木樨笑不出来了,指着对岸升起的白雾问道:“那是什么?”

  风希皱眉道:“该死,那是苏剑辰的拿手把戏,苏剑辰就是借此在谷东搅动风云,杀了我妖族不下十万儿郎。”

  “我妖族儿郎一旦困入阵中,能活着出来的百不足一!”

  木樨等人同时倒吸一口凉气,的大名他们自然听说过,一时之间望着人族大军方向眼中充满了杀机!

  “苏剑辰,你欺人太甚!”木樨咬牙切齿的骂道!

  狐族老者指着对岸道:“木帅请看,将人族阵地三面包围,只留下一个里许长的缺口,这就意味着我们只能正面强攻!”

  “我军虽然兵力众多,但在这么小的范围内一次投入的兵力有限,根本挡不住对面的炮火与箭弩啊!”

  “而且空中进攻也不行,像苏剑辰这样犀利的人族统帅,既然敢以四万人堵我们前进,对于空中肯定不会不做防范!”

  “该死的苏剑辰,这是要借此残杀我妖族儿郎啊!”

  木樨同样想到了这个结果,一时之间脸色难看的能拧出水来!

  这简直就是一个无解的乌龟壳。

  进攻,等于冒着魔晶炮与爆破床弩组团送死!

  不进攻,可苏剑辰就堵在自己的必经之路上,绕都绕不过去,五百万大军不可能一直在这耗着吧?

  再说了,最近军心不稳,木樨都快弹压不住了,一旦真的发生哗变,他木樨这辈子可就活到头了!

  一想到此,木樨就对苏剑辰恨得咬牙切齿,捏紧双拳恶狠狠的说:“那又如何,老子有五百万大军,就算用人命填也能填死他!”

  “五百万大军不够就一千万,一千万不够就五千万,老子还不信了,区区一个能困住多少人!”

  这句话说的霸气无比,一众属下听的热血沸腾,恨不得立刻冲下桥去将苏剑辰撕成粉碎!

  唯有狐族老者苦笑道:“话虽这么说,可这不正中苏剑辰下怀吗?”

  “苏剑辰曾经说过,对抗我军要以杀伤我军有生力量为主,不计较一城一地得失!”

  “南域六宗广袤无垠,我五百万大军看似很多,可潵到六宗广阔的土地上还真没多少!”

  “再者,人族六宗承平多年潜力无限,我们若不能尽快将其消灭,等六宗将自身的战争潜力挖掘出来,再想灭宗就难了!”

  “因此,我妖族的儿郎也耗不起啊!”

  狐族老者话刚说完身体便感到一丝寒意,扭头一看,只见木樨直勾勾的盯着他,眼中充满了杀机!

  狐族老者顿时明白过来,自己说的虽然是实情,但场合不对,这个时候跟木樨唱反调,不是找死吗!

  狐族老者一个激灵,急忙抱拳拜道:“老朽一时失言,请木帅海涵!”

  木樨语气森冷的说:“念你初犯,本座就不追究了,下次再敢扰乱军心,别怪本座拿你祭旗!”

  说完便扭过头去不再理会!

  感受着被冷汗打湿的后背,狐族老者抹了把额头缩在木樨身后再也不敢出言!

  经过这段时间的耽搁,飞禽妖军终于飞过河面,径直朝人族大军扑了过去。

  刚一踏入涟漪范围,飞禽妖军便身体一沉,不受控制的像地面砸了下去!

  木樨见此,脸色更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