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的老婆是女宗主 > 番外篇之归家(下)

  天泽圣地。

  历代先辈长眠之所的洞穴外。

  数十个人沉默地站着。

  一个白点从天边飞来,化作一个白衣飘飘的少女,正是天泽圣女萧半雪。

  萧半雪身影落在众人身前,看了一眼洞穴,暗暗松了一口气。

  强笑了一声,萧半雪看向张玲、徐英才等人道:“诸位一大早就在我师傅长眠之地做什么?”

  张玲美眸里浮现一丝哀伤道:“我要走了。爷爷年纪大了,我也要回去照顾他老人家。临走前,我想看看他。”

  萧半雪又看向徐英才等人。

  徐英才道:“大夏的军队已经进驻大荒,太子殿下没有食言,大夏对大荒一视同仁。我想向太子殿下感谢一番,然后回去了。这次大战,我也厌倦了。回到大荒之后,我想安安静静地做个普通人,打渔坎柴。”

  秦星文搀扶着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子走了上来,道:“如今大荒战事已平,我想和小师妹回秦地。”

  看着女子的肚子,秦星文脸上浮现一丝幸福的笑容道:“我要做阿爸了!离开前,我想和清寒兄说一下这喜讯,然后告别。”

  “你的话,大概是走不了了。皇城传来消息,陛下身体欠佳,皇长孙一人监国,经验缺乏,需要你留下来辅佐。”萧半雪从袖子里拿出一张纸条,递给秦星文道。

  秦星文疑惑地接过纸条道:“太子妃和清锋兄呢?”

  萧半雪苦笑道:“太子妃云游四海去了。二皇子殿下带着驸马和长公主的尸骨前往了郦都,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归期。”

  ......

  落日城,原琉璃宗遗址,如今野草丛生。

  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停在一干涸的河流前。

  正是慕含香和程慕凝两人。

  仰望着河流中央的中年男子雕塑,慕含香右手探了过去,轻轻抚摸着雕塑。

  “师傅——”

  两行眼泪滑落下来,慕含香看着中年男子雕塑许久,又转过身环顾着四周。

  昔日的一幕幕浮现在眼前。

  泪水像断线的珠子一般滑落下来。

  “娘亲,你别这样。”程慕凝见状,跟着哭道。

  突然,两女停止了哭声,只见远处也传来窸窸窣窣的哭声。

  慕含香擦干眼泪,朝着前方走去。

  不一会儿,只见一间房间里,一个女子正蹲在地上哭泣。

  当慕含香和程慕凝还没出现的时候,在她的身边,一头斑斓猛虎已经发出一阵阵低吟声。

  女子回过头,泪眼朦胧地看着外面。

  是李瑜姣。

  不一会儿,野草尽头,房间外面,慕含香和程慕凝走了出来。

  慕含香和李瑜姣都有些诧异地看着彼此。

  看着李瑜姣,慕含香眼前浮现白露菡的样子,眼睛一酸,抬起头,强忍着眼泪。

  走了过去,向李瑜姣递出一块手帕道:“跟我走吧,紫云宗在这次大战中已经不存在了,那师兄和师傅都罹难了。逍遥门的话,你是夫君的熟人,凭你现在的治疗之术,我可以给你一个七长老职位。”

  .......

  郦都郊区,长公主墓地。

  程清锋跪坐在一具白玉棺椁前,手里拿着一个葫芦,仰头大口大口地喝着烈酒。

  许久,将葫芦扔在地上,程清锋醉眼朦胧地哈哈大笑。

  “大姐,大姐夫,清锋好生羡慕你们。如今,你们和十三弟在黄泉下终于相聚了。”

  “我一直以为,我会是第二个随着大姐走的人,却没想到,我是最后一个。”

  “我是最后一个。”

  说着,说着,程清锋倒在地上,蜷缩在一起,声音渐渐低沉了下去,嘴里喃喃着:“驾!驾!大姐、大姐夫、十三弟、七妹,你们等等我,等等我!”

  ......

  郦都郊区,天机门,明秀皇后的雕塑前。

  七公主盘坐在它的前方,身前放着一本古朴的书籍。

  书籍已经摊开,露出里面一行行怪异的小字。

  她的身后,一名穿着银色战甲的女兵道:“公主,你已经看了三天三夜了,休息一会儿吧?”

  七公主猛地睁开眼睛,两手抓着书籍,将它撕成了粉碎。

  一声声癫狂的大笑响起,笑着笑着,笑声又变成了呜咽声。

  “母后!你的预言为什么是假的!为什么是假的!”

  .......

  一年后。

  时间是把磨刀石,任何伤痛都会在它的刀下渐渐淡却了痕迹。

  一年前,无数的道者洒下了热血。

  而今天,整个大夏和大荒都陷入了欢歌载舞之中。

  大夏的皇城由酆都搬到了大荒前朝商的遗址。

  从此之后,大荒不再是那个大荒,而是大夏了!

  在迁都的同时,皇长孙程思远被册封为大夏太子,从此成为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

  皇城外,幼晴眺望着皇城的方向,轻叹了一口气。

  在她的身旁,一个长发垂地的女子脸上尽是感叹之色,灵溪。

  “你不后悔?”灵溪看向幼晴道,“陛下说了,你虽然是前朝商的公主,也会是大夏的公主。”

  幼晴笑着摇了摇头道:“够了,有这个承诺就够了,我已经不要求这么多了。我本是该死之人,如今兄弟姐妹的仇都已得报,我没有任何遗憾了。”

  “既然你做好了决定,那我就不说什么了。海神宫虽然清冷,却也没有任何纷争,的确适合我和你在那里终老。”灵溪道。

  “那走吧!”幼晴转过身,道,“缘起缘灭,从此世间不再有商,只有大夏,大夏国。”

  在整个大夏都在为迁都和太子册封之事欣喜若狂之时,北冥之地之地某处洞穴,传来一阵阵癫狂的笑声。

  是百草仙子!

  在百草仙子前方,数百个虎豹骑和数百具白骨白骨瘫倒在地上,一个个惊恐地看着她。

  这些虎豹骑此刻都躺在一个巨大的阵法之上!

  在他们的旁边,此时,一条不足十丈的苍龙一动不动,无数的绿光环绕着它的身边。

  终于,绿光停了下来,苍龙睁开眼睛,嘴里发出一声低吟。

  百草仙子又是一阵大笑,仰头看着苍龙,得意道:“从此之后,你就是妾身的宠物!是妾身用八具龙的骸骨提炼出龙血复活了你!”

  苍龙嘴里发出一阵阵低吟,两条龙须向着百草仙子探了出去。

  百草仙子握着龙须咯咯笑了一声,从储物戒取出一把匕首,看了一眼苍龙旁边一具盘坐的白骨,道:“太子殿下,妾身一向是恩怨分明的人。虽然你有时候和清卓那孩子一样讨人厌,但是,你的确帮助了妾身甚多。没有你,妾身无法突破成圣,更无法掌握九转还魂术等精妙的技能。虽然,妾身对进入英雄阁不屑一顾。”

  一匕首扎在苍龙心脏处,苍龙颤抖了一阵,金色的鲜血滴落在地,顺着阵法流向盘坐的白骨。

  眼看着这一幕,百草仙子脸上尽是得意之色,双手掐诀,按在阵法上。

  顿时,数百虎豹骑身上冒着绿光,一个个惨叫连连。

  看着金色的鲜血和绿光缓缓盘绕上白骨,白骨一点点长出肉末,百草仙子嘴角咧到了耳根。

  “生命真是一种奇妙的东西!”百草仙子赞道,“只要凝儿那丫头好好学,将来学到妾身的水平,嘿嘿,或者,妾身和凝儿都能永恒不灭,长生不死了!”

  许久,金色的鲜血耗尽。

  苍龙一动不动。

  数百虎豹骑也化作了累累白骨。

  而原先的白骨,则变成了一个俊美的白发青年。

  四周一片死寂。

  百草仙子几乎脸贴着脸盯着白发青年,呼吸急促了起来,嘴里喃喃道:“一定能成功的!李阙能够复活圣人,妾身复活区区一个上级道圣,绝对没问题!凝儿,永生不灭,一定会成功的!”

  许久,白发青年的眼睑突然动了动。

  “啊!”

  百草仙子惊呼了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

  又是许久,白发青年一直在颤动着的眼睑停了下来,眼皮子缓缓抬起,露出一双茫然而清澈的瞳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