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明铁卫 > 第二百五十章 攻门

  现在的蒙古骑兵已经不是当初的元朝铁骑了,只能打顺风仗,一见势头不对,勒住马头,转了个弯,调头就往回跑,也顾不得中军是否鸣金收兵了。倒是他们调头逃窜的时候,精湛的骑术展露无疑,几乎一百八十度的转弯,轻巧灵活,让人望尘莫及。

  蒙古人如风一般来,又如风一般走了,留下了两百多具尸体,前后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以至于墩堡中的守军一下反应不过来。

  等弄明白自己一轮射击就逼走了蒙古骑兵后,墩堡中相继响起了欢呼声,许多农兵自发地击掌庆祝。曾经骑在自己头上作威作福的鞑子,原来在火铳的面前如此不堪一击。

  张富贵兴高采烈地说:“原来鞑子也不过如此,大人,咱们是不是忒小心了?”

  陈雨却波澜不惊:“淡定,这只是鞑子的蒙古走狗,打不了硬仗,赶走他们不算什么,别高兴的太早。”

  各个射击孔前,在军官们的督促下,欢呼之后的农兵开始装填弹药,准备下一轮的战斗。

  马福塔脸色很难看。他关于墩堡内驻扎了弓箭手之类远程攻击兵种的判断是准确的,也弄清了这种墩堡对于大清军队的敌意——这就是针对大清攻击朝鲜而建造的——可是,怎么对付这种堡群战术,他没有好主意。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墩堡就是城池的变种,不过是将城池化整为零而已,可对于没有大炮的骑兵而言,仍然是难以逾越的天堑。皇太极当年攻打大凌河城,汇聚了整个后金的精锐部队,面对城墙尚未彻底完工的坚城,都只能依靠围城解决战斗,更何况马福塔带领的这支杂牌部队了。

  吃了瘪的蒙古骑兵此时已经撤了回来,为首的蒙人统领气急败坏地说:“承政大人,这些该死的墩堡很难啃,咱们是狗咬刺猬无从下手。他们只留了一些孔洞,像是罩了一层王八壳,能打到咱们,咱们却很难打到他们,光凭骑射是很难动摇的。”

  战斗的过程马福塔都看在眼里,他也不好斥责对方,只能安抚道:“知道了,你带人先到后方休整,等待命令。”

  然后对左右说:“你们有什么建议?”

  一个牛录额真迟疑地说:“咱们只是来搜集粮草的,这些突然冒出来的墩堡,并不是非打不可。要不然,咱们绕过这里,直接去京畿道和陛下的大军会合?”

  有人不服气地反驳:“大清的铁骑纵横天下,几乎没有对手,难道碰了点麻烦就灰溜溜地逃走?要是堕了大清的威风,被陛下知道了,咱们所有人都逃不过责罚。”

  马福塔也深以为然,这是皇太极称帝后的第一次御驾亲征,从战略目的来说,是要把朝鲜这个明国的忠犬彻底打趴下,一劳永逸地解决后顾之忧,如果在铁山遇到这些奇怪的墩堡却轻易放过,很难向上面交代。大清的军队进入朝鲜以后,所向披靡,朝鲜军民闻风丧胆,基本上没有像样的抵抗,不能在自己手里破例,让朝鲜人重新燃起与大清对抗的勇气。

  马福塔甩了一下马鞭,“噼啪”作响,大声说:“大清的勇士不能向朝鲜的懦夫服输。朝鲜人既然敢对抗大清铁骑,就得让他们知道这样做的后果。”

  清军的军纪非常严厉,既然主帅决定了要继续打,其他人也就不再提绕道二字。便有人积极地出谋划策。

  “既然这些朝鲜人躲在王八壳里放冷枪,不出来堂堂正正决战,咱们就想办法攻进去。”

  马福塔鼓励道:“说具体点,该怎么攻进去?”

  说这话的是一名拨什库,他见承政大人重视,颇受鼓舞,指着远处的墩堡比划道:“这些王八壳本来用炮轰是最好不过了,可惜红夷大炮都在陛下那边。不过也有笨办法:所有的墩堡都有一个可供出入的大门,而堡子的底层总共就六七丈宽,还要驻兵,腾挪的空间有限,不可能像城门一样用黄土砂石彻底堵死,咱们就掩护步军上去,用檑木把门撞开。只要能杀进去,对付里面的那些朝鲜人还不是手到擒来。”

  马福塔点点头:“虽然是个笨法子,可是未必不行。这些朝鲜人躲在孔洞里面放冷枪还行,近战肉搏就只能是我大清勇士的下酒菜。就按你说的办。马上让人就近砍伐粗壮树木作为攻门的檑木,速度要快。”

  作为一支劫掠部队,马福塔带的这些人都是轻装上阵,根本没有攻城的器械和武器。不过仅仅是撞门的檑木倒也难不住他们,一声令下,汉人包衣们匆匆忙忙奔向后方的树林,砍伐树木。

  墩堡内,邓范看到这一幕,对陈雨说:“大人,他们大概是想制作云梯、檑木之类的攻城器械。咱们这样的圆堡,云梯是不……不可能用得上,估计就是檑木了,用来撞门。”

  蒋邪冷笑一声:“想的倒是挺美。咱们的门确实只堆了若干沙包,放任不管的话,给他们一些时间,确实能撞开。可是墩堡成群、互相交错,无论他们攻哪一处,都会暴露在其他墩堡的火力之下,我倒想看看鞑子有多少人命来填?”

  陈雨满意地点点头:“既然咱们有应对之策,就不怕他们来攻。那就让他们放马过来吧!”

  清军的效率很高,极短的时间内就削制了上百根巨木,只等进攻了。

  马福塔大声下令:“传我命令:全军前进一里,马甲吸引火力,弓手掩护,步军上前撞开大门。”

  牛角声响起,七八千人的大军缓缓地向前移动,前进了大约一里左右,距离最近的墩堡只有两里左右。传令的马甲来回奔驰,把总攻的命令传达到各个牛录。

  邓范兴奋地说:“大人,鞑子已经进入了咱们山地炮的射……射程,是否开炮?”

  陈雨果断地说:“可以开炮,瞄准中军位置,朝帅旗的方向打。”

  命令被一层一层传到楼顶,养精蓄锐的炮手们打起精神,忙碌起来,调整炮口方向和角度,然后开始装填炮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