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本港风情画 > 528、一箭双雕

  坐上车,陈维云闭着眼睛回忆刚才接触的嘉宾,以及和他们交谈的内容。m.

  他早就制定收购大酒店的计划,但现在需要重新布置,这桩生意已经不是两间企业之间的比拼,嘉道理家族背后的任何一条人脉都不能无视,他必须把所有关联者都计算在内。

  “老板,怎么突然提前离场了?”

  林敬业跟着俐智与周惠敏到了车上。

  “我身体有点不舒服,你回去应酬,不用管我。”陈维云朝他摆摆手。

  “现场正在搞拍卖,我们还要不要出钱?”林敬业感觉不对劲,他判断是有人惹恼了老板。

  “出!李钊基与霍赢东出多少,我们也出多少。”宴会邀请很多左派媒体,他们都在等着宣传善举,另外陈维云提前离开,已经驳了几位富豪的面子,该出的钱一定不能缺。

  “还有一件事,刚才潘迪声找到我,他过几天与杨姿琼订婚,邀请我参加订婚宴,他是当面提出来,我随口答应他了。”林敬业猜不透是哪位富豪让老板发火,担心与潘家有关。

  “答应就参加喽。”陈维云说完想起两个人,又交代道,“但咱们的媒体不要报道。”

  潘迪声与杨姿琼遵照了原时空的轨迹,今年订婚,明年春节结婚。

  这是大喜事,陈维云理应在媒体上配合宣传,但他要顾及潘迪声的前妻杨珉德与岳父杨起龙的感受。

  这对父女是梦工厂的重要合作商,杨家的溢达集团是香江唯一一间集合棉花种植、纺纱、织布、染整、制衣、辅料、包装和零售的服装公司,他们在新僵投资了种植基地,在粤省建立纺织厂,目前在代工梦之队与鳄鱼恤的产品。

  杨起龙又是著名的爱国人士,在京城投资了香山饭店,在港担任着棉纺业的会长,陈维云有计划扩大与溢达的合作范围。

  无论是出于私交还是生意,杨起龙与杨珉德都比潘迪声更让陈维云重视,所以陈维云自己不会参加婚礼,也不会宣传他们夫妻的和和美美。

  等轿车开动,陈维云继续考虑大酒店的事情。

  俐智与周惠敏坐他两边,大眼瞪小眼,一时无话。

  不过她们都已经看出来,陈维云脸色很差劲,及时的关心非常有必要。

  “云哥,你哪里不舒服?”俐智抬起手,摁到陈维云头部,“我给你按摩。”

  这种亲昵举动展示的很自然。

  周惠敏马上明白过来,两人肯定存在非同一般的关系。

  她心里很抵触,这一幕让她有点不爽。

  按说她只是员工,老板的私生活影响不到她,但是最近陈维云对她呵护有加,前几天又一口气交给她四套别墅,她正在欢天喜地的装修,并期待陈维云过来参观。

  她是相当感性的靓女,陈维云对她工作生活的渗透无孔不入,她无法挣脱,已经被陈维云调动了投怀送抱的积极性,她知道自己很有可能被陈维云俘虏,被动进行一场带有缺陷的感情生活。

  可是俐智的出现打消了她心头的火热,她没有坚持的勇气。

  却也没有抗拒的决心。

  周靓女就是这种鸵鸟性格,对于未来,她多少有些听天由命。

  “老板,要不要饮口水?”周惠敏随手递了一个朔料瓶。

  陈维云接过来,看了看标签,牌子是‘可口可乐’,随即又还给她,

  “以后少喝碳酸饮料,对牙齿不好,还容易发胖。”

  “我偶尔才喝一瓶。”周惠敏小声嘀咕,赶紧抿住了嘴,她牙齿有点发黄,这是她容貌里的唯一缺点。

  正说着话,车厢里响起了手提电话的铃声,林在前座接听,回头说:

  “云哥,奥门的何生明早请你饮早茶。”

  “推掉,这几天的应酬都给我推了。”陈维云等着他说完,挂上话筒,开始给他布置任务,

  “晚上回去,你替我约太古集团的老板施雅迪,明早我请他在金钟道太古广场酒店吃早餐。”

  太古集团是香江最古老的英资企业之一,曾经与怡和、和记、会德丰并称为‘香江四大洋行’,大股东是施怀雅家族,1870年抵港,繁衍至今已经一百一十年,第一代创业者叫约翰.施怀雅,他的子孙为了融入华人区,改姓氏为‘施’,施雅迪是约翰.施怀雅的玄孙,属于第五代继承人,今年五十五岁,年初刚刚继任太古集团主席的职位。

  经过百年发展,目前的太古涉足四大行业,首先是地产,以香江为经营核心,其次是航空,他们联合创建了国泰航空公司,第三是饮料,他们早就取得美国可口可乐公司的经营权,属于战略合作伙伴,第四是船运,旗下开有太古轮船子公司,船队规模高达四十艘。

  施怀雅家族与嘉道理家族相交莫逆,太古旗下的酒店管理基本都外包给了大酒店,数天前陈维云找过施雅迪,准备把美术馆的工程交给太古地产承建,但这并不足以切断双方的支援。

  陈维云决定增加一次筹码,把梦工厂的货运订单交给太古轮船公司。

  “然后联系汇丰银行的副主席浦伟士,明天晚上我设宴款待他。”

  陈维云在港的金团主要是远东与东亚银行,很少与汇丰有业务往来,但是这一次,他为了搞垮嘉道理家族,准备放开汇丰的金融服务,他会给汇丰提供一份无法拒绝的合作协议。

  浦伟士是英国佬,改了一个中文名字,下个月将取代沈壁成为汇丰的掌舵人,新官上任三把火,他会热情拥抱陈维云的臂膀。

  但合作只是暂时的,陈维云不会傻到全面开战,所谓远交近攻,拉一伙打一伙,这才是行之有效的策略,陈维云会温水煮青蛙,一个个清除他事业上的绊脚石。

  等他财势强大到不可撼动的时候,他会把曾经的合作商也逐一清理出梦工厂的董事局,包括邱得根与何洪森。

  太古与汇丰是嘉道理家族背后的两大强援,但是搞定这两路财团还不够,陈维云必须拿到当局的背书,否则他收购大酒店的行动会被官方否决掉。

  “再联系港督府,我要去拜访卫亦信与他夫人!见完这三个人,约上邵义夫,安排我们一块去大陆。”

  针对当局的游说,陈维云需要拿出真金白金的投资,让当局明白,他可以轻而易举取代嘉道理家族的地位。

  大陆很容易说服,但港府有可能和稀泥,担任和事佬化解双方的矛盾,陈维云不允许这种局面出现,他必须让卫亦信默认他收购大酒店的计划。

  驱车进了港岛,陈维云让林分了两辆车,送周惠敏回家。

  俐智跟着陈维云返回南湾道35号大屋。

  整个晚上,她没有询问周惠敏的事情,但情绪明显低落了很多,甚至在床上也提不起兴致,以前她总是热情逢迎陈维云,今晚实在是懒得动弹。

  陈维云让她去叫周惠敏,如同让小老婆见一见小老婆,她接受不了,下次再遇上这种事情,她决定对陈维云说不。

  这次就算了,陈维云有大生意要忙,她没敢提这些琐事。

  随后几天,陈维云频繁约见城中的显贵,并秘密前往大陆拜会高层,嘉道理家族当然也不会坐以待毙,双方都在蓄势待发。

  这场商业争斗已经不可避免,至于战火什么时候打响,无人可以预知,反正只要其中一方准备妥当,肯定会率先发难。

  转眼过去半个月。

  一件意外消息从大陆传到香江,中电集团与粤省核电投资有限公司组成的合营公司,于深镇市大桠湾兴建的核电站发生了工程事故,这座电站刚刚投入建设,事故一点不严重,不过是打地基的时候砸伤了一个工人,却被香江的境外势力利用起来,在媒体上大做文章。

  连续数天,香江各大报刊都拿此事做头条,漫威随了大流。

  “大桠湾距离香江太近,万一出现泄露事故,会危害到港人!”

  而且发起了签名运动,响应者不在少数。

  签名被送到了新华香江分社,负责人许嘉屯被吓到,着急上火往上报,建议把核电站迁址。

  这份报告被送呈到大陆大领导手上,训斥性批示,闹一下就迁址,将来再签名反对回归,是不是也要退让?

  这件事是雷声大,雨点小!不出两周就不了了之。

  但余波超级强,最直接的损失方是中电集团,他们持有核电站25%的股份,自从新闻在香江发酵,中电的股价连续暴跌,把嘉道理家族全都跌懵了。

  面对陈维云的大军压境,嘉道理家族出了一个致命昏招,他们追随许嘉屯的脚步,向大陆建议迁址。

  陈维云的机会随之到来。

  他记得明年大桠湾核电站才会出现事故,结果这个时空被提前,这是天赐良机。

  陈维云幸运得到一箭双雕的好机会。

  这天晚上,他把电话打到了邵义夫的别墅,

  “六叔,你要去一趟大陆,把我们准备的合资计划上交。”

  核电站刚刚开工建设,中电只注资,技术是从法国买过来,英国公司负责建设与管理,美国公司提供质量担保,更换股东没有任何影响。

  “阿云,半个月前咱们已经去过大陆,领导们想遵守信誉,不愿意和中电拆伙,再去有什么用?”邵义夫觉得有难度,但他不清楚大陆对迁址的反应。

  “你放心去,我保证这一次咱们可以顺利拿到合资协议!”陈维云相当乐观,嘉道理家族在原则性问题上犯了大错,大陆不会再信任他们。

  核电站事件让嘉道理家族自乱阵脚。

  接下来,陈维云会火上浇油。

  “大卫,明天把那份大酒店的财务文件刊登出去!”陈维云当机立断,开始打压大酒店的股价。

  中电与大酒店的股价同时跌,嘉道理家族想拿股份向银行拆借资金,将千难万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