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校园小说 > 头条婚约 > 第444章:诚恳

  江奶奶被江母这么一说,也不多话了,只能站着。

  哪个母亲不护犊?

  江奶奶当然也能够理解,所以江母这么说之后,江奶奶也不说话了。

  “杜红,甜甜说话就那德行,她也没有恶意。”

  江父刚说话,就被江母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她扔了扫把,随后指着江父。

  “你你呀,那是你的女儿,你的女儿!听到别人这么诋毁自己的女儿,你怎么不说话?你就任由人这么说自己的孩子?这些闲言碎语你知道传出去之后会怎么样吗?会毁了兮兮的!”

  江父埋头,不吭声。

  江奶奶脸色不佳,往沙发一坐。

  “杜红啊,你这脾气是不是太大了点啊?你看看文强都给你训成什么样了?”江奶奶怒问。

  江父忙抬眼道:“妈,这是我没有做好,杜红也没有错。甜甜平时乱说别的也就罢了,今天这些话,传出去可不得了。就算不想别的,我们总要为江兮考虑。”

  江母冷哼着转过脸去,脸色特别难看。

  江奶奶沉着脸,没给多余的话。

  江母道再道:“以后那丫头要再乱说话,就直接赶出去。借住别人家还不收着点性子,全世界所有人都要顺着她来?都要围着她转?”

  江奶奶忍不住看过去:“你行了杜红,一点小事儿,你折腾到这会儿还在念叨,孩子都进屋去了,你还说什么呀?”

  “妈,江甜甜那丫头要不是你们惯着,今天会有那些毛病?”江母反问。

  江奶奶轻哼了声:“得了,快别说别人了。您弟媳妇是没做好,但你自己就做好了吗?你弟媳妇护犊,你对江兮不一样?大家都一样你也别说得你自己就没有半点错,你把江兮就教得多好吗?江兮那脾气性子,说白了还不都是你给养成的,你要是管教严格,哪里是今天那个臭脾气?”

  江母笑了:“我江兮脾气是不好,但那也只是面对对她不好的人。我们家江兮在外面,谁不夸?谁不称赞?”

  江奶奶轻哼了声:“你的女二好,你女儿再好,为什么会有那些乱七八糟的行为?”

  江母怒目看向老太太,“妈,您是长辈,背后说小辈是您当长辈的样子吗?”

  “得得得,这个家里啊,如今是你杜红说了算了,家里不管是谁,多说一句话,你不爱听了,就要扬言赶出去的,你是厉害了你。”江奶奶轻哼着,先回房间了。

  江母哪里管江奶奶,立马拖着江父回房间,房门一关,一锁,江母脸色瞬间垮下去。

  她坐回椅子上:“兮兮怀孕了?什么时候的事,她怎么告诉你了却没告诉我?”

  “哪有的事?”江父否认:“妈随便一句猜测的话,给江甜甜听了去,江甜甜以为江兮怀孕了,所以才开始那一通乱七八糟的猜测。江兮要是怀了,第一个自然是告诉你,哪里会背着你只告诉我?”

  江母左右看了眼江父,随后点点头:“是吗?”

  “那能不是吗?有孩子这么大的事儿,还能瞒着我们?再说了,盛家那边才大经历那些事情,江兮要是这个时候有了,一定会第一时间说出来,直接用孩子要求盛家,也不会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看着那孩子养在盛家了是不是?”

  江父这话很有道理,如果江兮这个时候有了,盛家必然会尊重江兮。

  至少那个孩子是免不了被送出去的命运。

  “我可怜的女儿啊……现在就等着她怀孕的消息出来,也不知道还要等多久才能等到她的好消息。”

  江父道:“别太紧张,女儿还年轻,当然会有的,就看她自己想不想要。”

  江母看了眼江父,又一声叹气。

  江父劝道:“别叹气了,不是什么坏事,至少从这件事能看得出来盛家待江兮的态度。真要是对江兮不管不顾,那就不是这个做法了,是不是?”

  江父这么一说,江母心里倒是好受一些了。

  “你这么说,那也是,至少盛家没有完全忽略兮兮。就盼着她不要受委屈就好。”

  江父道:“洗洗睡吧。”

  江母扫了眼江父,这人是从来不关心女儿的,也不知道他心里有没有女儿的存在。

  次日上午,盛嘉年找了过来,是请江家父母在外面谈的。

  江母脸色全程不好看,江父倒是稍微好一点。

  “这个事情,嘉年,只要你不要委屈到兮兮,只要兮兮能够接受,我们无话可说。”江父道。

  江母脸扭开一旁,轻声哽咽。

  “我就没想过我们女儿会遇到你这样的人,这样的事!你们俩才吵多久啊?一个月都不到,又闹出这个事情。嘉年,你们才刚结婚啊,刚结婚就闹出这些事情来,你还怎么让人相信以后?”

  盛嘉年真诚道:“妈,我……希望您能再相信我一次,我对兮兮的感情绝对是真诚、真心的。至于这一次的事情,都在意料之外。这件事情我已经和兮兮达成了共识。我很感谢她不因为孩子的事情与我决裂,还愿意跟我一起往下走。爸,妈,我发誓我会好好待她,发誓今后一定给她幸福。”

  “嘉年,不是不相信你,现在你们结婚才多久啊?就闹出这些事情来,你这些事情在你们结婚之前,你都没有告诉兮兮。嘉年,说得严重一点,你这就是骗婚啊!”

  江母抹了眼泪,深吸气。

  江父觉得江母这话说得太过了,忍不住低声道:“没那么严重,别那么说。两孩子自由恋爱结的婚,这些都不是伤及根本的事情,发生了的事情就想办法解决,不至于弄得一家人心情都不好。”

  江母转头瞪过去:“女儿不是你生的,不是你养大的,你话倒是说得轻巧得很!”

  江父看着她,“那你想如何?”

  江母抹着眼泪:“我能想怎么样?我只是想我的女儿以后不要再手这些伤害,她那么善良,为什么要让她来承受这些?”

  “妈!”

  盛嘉年适时开口,“我给您保证,今后不会再让江兮受到伤害。我们俩一定会携手共进,希望爸妈你们能够相信我们,再给我一次机会。这一次,确实我也有问题,也确实是我当年犯下的错。爸妈,希望你们能给我机会,让我用余生来改错,用一辈子来呵护兮兮,让她过生幸福的生活。”

  江母看向盛嘉年,再度抹了眼泪。

  “我就是太相信你了,嘉年,你说我怎么就这么相信你呢?当初江兮把你带来我和她爸跟前的时候,我们心里就不同意的。你那么优秀,怎么可能真心守着我们家兮兮一辈子?今天看来,问当初的担心都是对的,这才结婚几天啊?你们之间就出了这么多事情,我真后悔当初没有好好劝下江兮,让她好好考虑,你这样的男人,她把控不住。”

  盛嘉年眸色略黑:“妈,您尽管放心,我一定不会再辜负江兮。这些事情,我知道后,就没有打算瞒着她过,我只是想好好的跟她生活,但是这些事情已经发生,已经出现,我们一起面对。爸、妈,我们是一家人啊。我有错,我希望你们能给我一次改过和弥补兮兮的机会。请你们再接受我一次!”

  盛嘉年说得这么诚恳,江父江母暂时无话可说。

  盛嘉年沉默的坐着,等着对方二老开口。

  江父很不忍心看着盛嘉年为难,但看看江母,有些话又忍了下去。

  “这样,嘉年,你有事情要忙,就先去忙你的事情去吧,这里有我我们有我呢,你放心的去。”

  江母那怒气还没结束呢,被江父这么一说,脸色瞬间就拉下去。

  “怎么,这才说了几句话,就要走啊?你这次不说清楚,你可能就是耽误咱们女儿的一生!”

  江父忍不住拉了下江母衣袖:“杜红,你平常说话挺客气,今天怎么这么尖酸刻薄?事情是女儿和女婿的事儿,我们女儿都不计较,都想要和嘉年好好再过下去,你在这里折腾什么啊?”

  江母目光冷冷的看向江父:“你怎么知道女儿心里就过去了,就不担心了?”

  “这件事是我与兮兮商量的在,她同意盛家的安排。她对家里的安排,也是感谢的。”盛嘉年当即出声道。

  江父看向江母,“是不是?女儿自己都不介意了,那我们何必要去介意?就不要为难嘉年,让他做事吧。”

  江母脸色难看,当即问:“你们晚上是还在这边吧?兮兮这段时间都没来家里,她是不是晚上很晚回来?”

  盛嘉年欲言又止,很显然他们已经搬出去没在这边住了,二老还不知道,并且暂时也不适合说这事。

  “妈,您是不是想要见兮兮?要不然,不在家里谈这个事情,我们就在外面谈?”盛嘉年问。

  江母看着盛嘉年:“你家里不是没人吗?家里谈和外面谈有什么区别?”

  盛嘉年低声道:“兮兮这段时间工作特别忙碌,所以我们暂时是住在广电附近的公寓酒店里……”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