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二五一章:安全了

  接下来几天,陈守义每天大部分时间都放在修炼中。

  生活规律而又枯燥,但陈守义却乐在其中,这种几乎每天都能看得到的强大,让他深深着迷。

  不只他的身体素质在与日增强,身体的防御更是越发变态。

  这几日来,他的皮肤逐渐变得厚实,也更加致密光滑,像是一层坚硬的橡胶,看似细嫩,但普通人光凭手劲,不要说揪起,连变形都艰难。

  好在他能感觉到,皮肤的触觉并没有因此变得麻木钝化,依然相当敏感。

  ……

  中午,刺眼的阳光暴晒。

  时间到了六月份,河东市气温就直线上升,每天的温度都已经有三十五度以上。

  小山后侧,一个废弃的采石场。

  陈守义身影如电,瞬息间越过三四十米远,下一刻,背部就重重撞在一块四五米多高的巨岩上。

  “轰!”

  以他一百公斤的体重,每秒百多米的速度,进行这样的撞击,爆发的能量,完全不亚于一辆轿车以一百码的速度正面撞击,单面面积的冲击力更是远胜。

  整块数百吨的巨岩都剧烈晃了晃,平移了十几公分,撞击的一侧,石粉弥漫,无数的碎石滚落下来。

  陈守义用意志的力量一荡,周围的粉尘,瞬间弹飞,出现一圈“真空”地带!

  他咳嗽了几下,吐出一口带着石粉的淤血,眉头微皱:

  “内脏的强度看来还是有些不够!”

  “皮肤也感觉火辣辣的,显然在与岩石棱角的剧烈撞击中,破了皮。”

  他手绕到背后,在伤口上摸了一下,感觉只是稍稍划破了皮,这毕竟只是岩石,硬度较低,在高速撞击中,刹一接触皮肤,就已经化为石粉。

  自从前几天,在他连番催促下,妹妹一下子放开力量,铁棍重重刺中他胸口,打的他骨裂吐血后,就把妹妹吓得不轻,之后,无论他反复解释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伤对他丝毫没事,甚至还答应给更多的报酬诱惑,妹妹都坚持不为所动,再也不来了。

  要不是最后他证明,自己确实没事,当时她都吓得,要背他去医院了。

  陈守义无法,这段时间只好一直用这个笨办法来进行抗击打训练,好在效果也相当不错,对于内脏以及皮肤强度的锻炼,甚至远超单纯的用铁棒刺击。

  等胸口的闷痛渐渐消失,他慢慢退出三四十米,深吸一口气,脚下猛地蹬地,身体再次狠狠的撞向巨岩。

  ……

  到傍晚时。

  “轰”的一声巨响,这块在反复撞击中,已经缩小不到两米的巨岩,终于被一下撞的四分五裂,无数的碎石四射飞溅。

  陈守义招呼了一声,在一边自顾自玩耍的贝壳女,很快就返回。

  走在公路上,他心神入静,感应了丹田。

  看着丹田内,小小的能量气旋还在,他不由微微松了口气。

  这气旋是今天才刚刚形成的,看着相当微弱,仿佛稍一波动,就会瞬间消散似得,导致每隔一段时间,他都看上一次才放心。

  自有了这个气旋后,他就发现哪怕他没有修炼,身体也在无时不刻的吸收游离的异世界原力。

  “可惜,地球的原力太微弱了,哪怕主动修炼,效果也有限,更不用这种自发吸收,连主动修炼时的千分之一都不到,效果趋近于无!”陈守义若有所思:

  “看来真的应该考虑去异世界好好修炼一段时间了,这样的我实力提升,估计可以大大加快。”

  走到安全区,陈守义发现气氛有些不对。

  街上到处都是士兵,路过的行人都要被拦住检查。

  “发生了什么事?”他心中闪过一丝疑惑,

  “请出示户籍证!”一名士兵严肃的说道。

  这种证件是上个月实行的,每个人都必须到当地的居委会进行办理,陈守义自然也有,不过自从办理后,就被他扔到抽屉里,从来没带过。

  陈守义从身后的背包里,翻出一本证件,问道:

  “户籍证没带,这个行不行?”

  年轻的士兵一看证件上烫金的国徽,就下意识接过这本红色的证件,证件上第一行写着:

  “江南省政府!”

  下一行则写着:

  “大师级武者证”

  年轻的士兵只是扫了一眼,就浑身一震,一脸震惊的抬头看了眼陈守义,也不敢乱翻,连忙敬畏的双手递过:“首长好!”

  如果是武师证,还会有不小伪造的可能,但这种大师级武者证件,伪造的概率就太低了,不只太容易被拆穿了,普通人连听得没听过。

  “我可不是什么首长!”陈守义说了一句,问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有邪教徒逃窜,现在正在全区大搜捕。”士兵老老实实的说道。

  ……

  房间内烟雾缭绕,三人坐在沙发上,烟一支接着一支抽。

  旁边一对夫妇躺在地上,五花大绑,嘴里塞着一块破布,一脸惊恐。

  “该死!”徐大虎把烟头狠狠踩灭,又拿出一支烟点上,烦躁的吸了口:“我早就知道会出事的?”

  原本五人的队伍,如今已经只剩下两人,其余三人都是能言会道舌绽莲花的普通人,负责传教工作,而他们两个武者则在传教过程中提供必要的武力。

  那三人在追捕过程中,根本逃不掉,不是被击杀,就是被俘虏了。

  “别他妈放马后炮了,谁他能想到,这里的人这么警惕,才刚拉拢几个人,军警就过来了。”邓世明手拿着香烟,微眯着眼睛,脸色阴郁,声音低沉的说道

  自从上次蛮神入侵后,安全区对邪教就变得极为警惕,不说报纸连篇累牍的宣传,就连路边小巷的墙壁到处可以看到反邪教标语。

  特别是勇气之神在市政府广场被杀后,民众对蛮神的敬畏也直线下降,对邪教的免疫能力和警惕程度也远超其他地方的人。

  徐大虎按捺住心中的烦躁,沙哑的说道:“那你说现在怎么办?”

  “等!”邓世明说道。

  “不逃吗?”徐大虎疑惑。

  “逃什么?现在外面都是士兵,自投罗网?”邓世明嗤笑一声。

  就在这时,他隐约听到,外面的楼道传来说话声。

  “安静!”邓世明心中一凛,嘘了一声,起身走到门口,耳朵贴着大门,仔细听了一会,顿时脸色难看:“有人过来查房,走!”

  “这两人怎么办?”徐大虎问道。

  “他们已经看过我们脸,杀了他们!”邓世明回头冷冷的说道。

  年轻的夫妇闻言一脸惊恐,开始剧烈挣扎起来,口中发出呜呜的声音。

  徐大虎面色挣扎,心中有些不忍。

  “还不动手!”邓世明催促道。

  徐大虎咬了咬牙,脸上闪过一丝狰狞,伸出双手掐住两人的脖子,随即避开视线,双手猛地用力,咔擦一声脆响,脖子已经弯折。

  接下来,两人把尸体拖进卧室,用落地窗帘遮掩,然后又飞快的把地上的烟头一一捡起,扔到垃圾桶里,伪装出一副无人在家的场景。

  做完这一切后,两人走到阳台,看着小区内随处可见的士兵,不由脸色难看。

  “妈的!”邓世明暗骂一声。

  两人没有过多犹豫,躲在这里发现是迟早事情,逃跑的话反而还有一线生机。

  趁着士兵不备,两人迅速从三楼的阳台跳下。

  “站住,什么人!”一名士兵大喝。

  站在底下的两名士兵还未反应过来,就被邓世明从怀里抽出的一把短剑,刺穿胸部,另一个士兵,也被徐大虎,一掌拍断脖子,随即两人飞奔着逃离。

  零星的枪声开始响起,然而两人速度飞快,绕着曲线前行,子弹根本无法击中,只是几个呼吸便已经逃到逃出小区,来到街上。

  此时正是下班的时候,路上行人密集。

  虽然街上依然到处都是士兵,但两人看着脸上却浮现喜色。

  天助我也。

  这些行人是他们最好的掩护,谅士兵也不敢在人群中开枪,也许真能逃出这里,只要一路跑到农村,就安全了!

  ps:不好意思,今天只有一更了,明天看看,能不能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