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侠客管理员 > 第五七0章 有救没救?

  “砰!”红光一收,毕晶照例一屁股坐在地上,顾不得屁股生疼,噌一声窜起来,跑到母老虎面前,焦急道:“怎么样?有事没事儿?没有少胳膊短腿的吧?”

  母老虎轻轻松松躺在小龙女怀里,得意道:“能有啥事儿,不就去明朝旅游了一次吗?还不如出趟差累!好着呢好着呢,活蹦乱跳的呢!”

  “歇菜吧你!真当旅游去了啊!”毕晶没好气骂了一声。∮菠∞萝∞小∮说小龙女抱着母老虎,轻轻放回轮椅里,程灵素和胡青牛立刻一左一右走上来,一人抓住母老虎一条胳膊开始仔细诊脉。周围一群人都围上来,屏气凝神,关切地看着母老虎。

  少顷,胡青牛程灵素同时放开母老虎胳膊,微微颔首道:“脉搏有力顺畅,并无大碍,可见平素身体底子是极好的。”

  母老虎冲毕晶抬了抬下巴,貌甚得意。胡程二人接着说道:“涵梓是没事,不过他们二人么……”转头看看落在沙发上的两个长湖子老头,摇摇头,叹了口气。

  毕晶心当时就提起来了,颤声道:“怎么样?”

  胡程二人摇摇头,缓步走到沙发前,一人一个,细细诊起脉来。各自诊完,又交换了一下,神色越来越沉重。

  毕晶看他们神色郑重,屏住呼吸不敢打扰,心里却暗叫我靠,这俩不会死在老子家里吧?本来这次去,就是相救曲非烟出来,最好能赶在刘正风家里没出事之前,哪怕在群玉院呢。结果偏偏被这倒霉系统扔在那座山里,恰好是在刘正风和曲洋都受伤之后。当时情景,毕晶还说连这俩人一起救了也不错,虽然说没了那种士为知己者死的高妙境界,可好四不如赖活着不是,境界又不能当饭吃。但想不到把人救过来了居然会是这样——这俩人居然就这么不行了?

  现在想起来,按照笑傲原书故事,曲洋把刘正风捞出来的时候,拼着后背中了费彬一掌,结果俩人心脉都受了重伤。受重伤不要紧啊,找个地方猫起来好好养着啊?这俩偏不,非跑到山里又是弹琴又是吹箫的,大晚上这么招摇真的好么?艺术家是不是都有这种顾头不顾腚的毛病——啊不,浪漫情怀啊?结果不但激发得伤势更重,最后还把费彬招来了。按书里的说法,这俩最后油尽灯枯,双手紧握,迸断经脉气绝身亡。

  那么,这就意味着,自己进了笑傲江湖世界的时候,这老两位,除了最后四手相握迸断经脉之外,其他该做的都做过了?也就是说,除了死,这俩已经没什么别的路好走了?

  死不死的不要紧,可你能不能死远点?你是在我家里算怎么回事,老子那你们怎么办?偷偷找个地方刨个坑埋了?还是直接扔火葬场烧了?现如今国家管得多严啊,派出所不给你开死亡证明,火葬场收都不收,说不定还得直接报案。

  一想到赵建江王勇堵着门问自己怎么回事,毕晶就恨不得当众哭出声来,什么倒霉系统啊这是,怎么净给老子找事呢,这特么是仇家派来坑老子的吧?

  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家里这俩神医,真能有通神的医术,把这俩老家伙从阎王嘴里——啊不,手里——拉出来。可是,他们真的行么?要不,看那部书里还有神医,先弄两个过来?看着胡青牛和程灵素面色凝重地诊着脉,毕晶心里那叫一个七上八下。

  过了很久,胡青牛和程灵素先后收了脉,对视一眼,点点头,随后又摇摇头,沉吟不语。

  “怎么样?”毕晶心都快跳出腔子了,这又点头又摇头的,到底是啥意思?您到给个痛快话啊!

  “唉!”胡青牛和程灵素对视一眼,叹了口气,道,“这两人内伤极重,心脉几已断绝,阴跷阳跷、手足太阳太阴、三焦等大有损伤,之前全靠一口气硬撑,此刻一旦昏迷,那口气一泄,生机几已全无……”说着又叹了口气。

  果然啊,毕晶这心拔凉拔凉的,这回想不被赵建江堵门都不成了……

  “依老夫之见,”胡青牛沉吟着摇摇头,“胖子你还是抓紧挣钱吧……”

  “挣钱干啥,给这俩买棺材啊!”毕晶悲愤欲绝,但说了一句忽然觉得不对,“诶,你这话里有话啊……啥意思,有救?”

  胡青牛和程灵素对视一眼,同时点头:“有救……不过……”

  “不过啥?”一听有救,毕晶喜出望外,一颗心登时就放回下水里去了,精神大振道,“您老尽管说!”

  胡青牛微微叹气道:“一来救人之时,除了我和灵素施以针灸手术之外,尚需有人为他们不停输入内力,护住他们生的生机。”

  毕晶轻松道:“这个简单……这活儿有人熟得很——萧哥,丁哥,诶?你们俩这就站起来了?真自觉!”

  萧峰和丁典相视一笑,道:“我们来!胡大夫您说,该怎么办?”

  胡青牛摇头道:“这个暂时不急,我话还没说完——以这两人的伤势,本来几乎必死无疑,纵然救得回来,只怕……”

  “终身残疾,站不起来了?植物人了?脖子以下都不能动了?不用怕!”毕晶摇头道,“萧哥不是办学校呢吗,回头给他俩办个学籍,随便塞个班里学点手艺就是了,嗯,就是岁数大了点……”

  “那倒还不至于。”胡青牛啼笑皆非道:“只是他们这一身武功怕要全废了,行动坐卧,与常人一样,还是不难的。所以我说你要多挣钱,准备养他们一辈子吧!”

  我以为什么呢,吓老子一跳。毕晶立刻全身轻松下来,摆摆手大气道:“废了废了吧,还少给我惹点事呢,这俩,尤其是曲洋,可不是什么良善……唉你们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周围一群人一个两个脸色不善盯着毕晶,殷素素冷冷道:“哼哼死胖子你说,是不是巴不得把我们武功也都废了呢?”

  “呃……”毕晶语塞,奶奶的,这就刺激到你们敏感的神经了?讪讪道:“哪儿能呢,嘿嘿,哪儿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