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侠客管理员 > 第三一七章 翻脸

  “倪老二你别给脸不要脸啊!”白笑满脸怒容骂道,“我大哥让你过来是看得起你!你哪儿那么多废话,真当我们不敢动你,不敢动你那个破丐帮?”

  怎么又说一遍给脸不要脸?这哥们的词汇量真比他哥哥差远了啊!毕晶在一边撇шщЩ..1a他是不着急,左右不过当个车夫,顺便跟着过来瞧瞧热闹,该说的话跟萧峰也说过了,具体该怎么办他说了算。反正天塌下来萧峰顶着,他就算要怕也是怕国家,就不信这几苗人还能翻了天。

  白笑嘴里不干不净的,倪才怎么也是混了多少年的老炮儿,脾气还是有点的,听得怒容满面,出口刚要反驳,白迪已经摆摆手:“老二不要这么说话嘛,倪总既然这么说,自然就有他的道理,我倒是想听听,半天之内,丐帮到底有了什么惊人变化,竟然让倪总看起来这么有信心?”

  “有个屁的变化!”白笑重重啐了一口,鄙视道,“就这么半天时间,还想着翻天?难道他们还能把唐老大弄出来?别说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就算唐老大还在,难道我们就怕了他们?”

  白迪摇摇头,白笑依然哓哓不休,愤愤道:“哥我不是说你,当初就应该一鼓作气,趁机把丐帮拿下!多好的机会?干嘛非得听警……”

  “老二!”白迪厉喝一声,阻止白笑再说下去。白笑顿时气咻咻地转过身去,呼哧呼哧地喘着气不说话了。但毕晶却发现,就在转过去的那一刻,这弟兄俩迅速地交换了一个眼神,而且白迪还暗戳戳似有意似无意地瞟了一眼萧峰。如果不是毕晶一直抱着事不关己的看戏心态,说不定还没法发现这个不经意的小动作。

  这俩人啥毛病?说话就说话,生气就生气,眼神乱飞个什么劲,这是练眉来眼去剑么,等一会是不是该情意绵绵刀了?毕晶一阵恶寒,但随即就恍然大悟:这哥俩在演戏!很明显,这俩人早已经注意到萧峰的不凡,但一直没有理会他,原因就是心里没底,不知道这个大个子什么来头,所以一直在通过对倪才的压迫,来试探萧峰。

  在这个过程中,白笑就扮演暴躁冲动的那个,白迪就是阴柔深沉的那个,一个不断发怒,另一个就不断装出一副和事佬的样子。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或者说吧,就跟某苗姓和王姓说相声的一样,逗哏的不断说错话,捧哏的就不断往外刨。而他们这么做的唯一原因,不是逼迫倪才,而是在观察萧峰的反应!

  奶奶的,这俩人还真没看上去那么简单,怪不得能混出这么大一份产业来呢!

  一想到这儿,毕晶就不由看了一眼萧峰。却见萧峰一直坐在那里,脸上毫无表情,嘴角却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颇具玩味地看着兄弟两个。毕竟一楞,忽然明白过来,很明显,萧峰是早就想到这一点了。

  也是,萧峰那是什么人,这种小把戏能瞒得过他?毕晶觉得,把萧峰现在的表情拍下来放到网上,都能当“我就静静看着你装逼”或者“请开始你的表演”表情包使了。

  不过,以前萧峰可不这样啊,有人跟他玩心眼,他早一个大耳光子扇过去了,怎么到了现代变成这样了呢?

  萧哥你学坏了……毕晶心里忽然有些哀怨,也不知道跟谁学的……

  “唐老大是进去了不假,我们也确实没那个本事把他弄出来。”有了白迪白笑一捧一逗的合作做缓冲,倪才的情绪稳定了一点,忍着怒气说道,“但是,就在刚才,我们重新选出了新龙头……”

  “是么?”白迪眼角微微一抽,脸上始终保持着的笑容有些勉强起来,有意无意地向萧峰瞄了一眼,故意问道,“不会是这位兄弟吧?”估计话赶话到了这份上,实在是不能再装糊涂了,否则恐怕就要被人怀疑智商有问题了。

  倪才重重点头,望向萧峰的目光中,又露出那种近乎狂热的神采,一字一顿道:“就是这位,萧立峰,萧大哥!”

  “嗤!”白笑不屑地笑起来,“就这个大个子?他算哪路神仙?常山道儿上什么时候见过这么一位?我说你们丐帮啥时候沦落到这种程度了,这么个无名小卒也能往上靠?”

  萧峰转过头去,淡淡看了一眼,都没说话,但那眼神犹如实质,直刺在白笑脸上。白笑不屑的笑容就逐渐凝固,也不知道是被这一眼吓的,还是想起刚才萧峰那匪夷所思的功夫来了。

  “老二,你少说话!”白迪瞪了白笑一眼,却没有什么生气的表情,很明显就是装个样子打圆场的。转过头来看看倪才,又看看萧峰,道:“两位别见怪,老二是个直性子,说话从来都是直来直去。”

  这话说的,言外之意其实就是说白笑说得没错啊,你们的确是挺没出息的,居然选了个籍籍无名之辈做龙头?

  萧峰没有任何表示,倪才却是在有些忍不住了,再怎么说,萧峰都是丐帮新出来的龙头,这么夹枪带棒的,是啥意思啊?刚刚要出言反驳,白迪又摇摇头道:“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想问问,你说他是你们的新龙头,怎么证明?”

  “我在这里,就是证明!”倪才怒道,“我们丐帮的事情,不需要跟你们汇报吧?我们炮堂、水箱、花舌子,都一致推举,有什么问题么?”

  毕晶瞧得暗自一惊,倪老二看上去蔫蔫的没什么脾气,想不到真到了事儿上,也能硬一下哈?

  白迪依然摇头:“不是我不信,不过你们说了不算吧,张自力呢,他能同意?他不同意,你们能搞成什么是事?”

  “张自力?”倪才摇摇头,脸上露出讥讽的笑容,“那个二五仔……”

  但话还没说完,萧峰忽然掏出那只又丑又小的老人机,看了眼时间,抬抬手阻止倪才说下去:“时间差不多了,你去打个电话问问赖三,事情怎么样了,顺不顺利?告诉他们,如果实在支持不住,直接给素素打电话,她会安排。”

  倪才恭恭敬敬答应一声,走到旁边打电话去了,临走还狠狠瞪了白迪白笑两兄弟一眼,很不服气的样子。不过毕晶估计这哥们儿今天挺郁闷的,每次话说半截就被打断,没一句话能完完整整说完了的……

  萧峰只是随随便便坐在那里,挺直的腰身,高大的身躯,却似乎散发着一种无形的光芒,给人以巨大压力,看着白迪淡然道:“这些枝节问题,无谓谈论过多,我今天来,是为了告诉你们两件事。第一,既然你们之前没有出手,接下来最好也做壁上观,不要掺和到这件事情里。”

  “就凭你,也敢这么跟我们说话?”白笑仰天大笑,做足了电影里黑老大们的张狂姿态,说着黑老大们惯用的台词,狠狠瞪着萧峰道,“你以为你是什么人?”

  萧峰冷冷看他一眼,白笑神情一滞,张狂的笑容登时凝固在脸上。

  萧峰不再理他,叹了口气对白迪道:“本来我给你们留了足够时间,但是很可惜,你们无谓纠缠,不断试探,浪费了太多……”

  这话一出,白迪白笑脸色不由为之一变。白笑刚要说话,萧峰却完全不给他开口的机会,摇摇头轻描淡写道:“现在是六点二十五分,你们还有五分钟时间,来确定究竟是听我良言相劝,还是继续坐山观虎斗,想着坐收渔翁之利。”

  白迪白笑两兄弟脸色更加难看,很明显,萧峰这一句话,正说中了他们的打算。但是,这个大个子说话竟然如此张狂,还隐隐带着威胁?

  白笑嘴巴一张就要开骂,但白迪显然比弟弟阴沉得多,对白笑摆摆手,冷冷问萧峰:“那第二呢?”

  “第二,那就有请两位帮一个忙。”萧峰表情仍然是淡淡的,似乎在说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请通告全城大小帮派,务必和你们一样,撤回自己在街上的人手,万勿与丐帮弟子相争。否则一旦发生误会,我不能保证诸位的安全。”

  “哈哈哈哈!好大口气!”就算是白迪,这回也终于忍不住了,一阵张狂大笑之后,猛然盯着萧峰,冷笑道,“你这是威胁?威胁全常山城八万道上兄弟?”

  “不是威胁。”萧峰平静地摇头,“只是告诉大家一个事实。”

  “大哥你别听他胡咧咧!”白笑跳起来怒视萧峰,“这孙子疯了!”

  白迪摇摇头,望着萧峰森然道:“如果我不答应呢?”

  “你们会答应的。”萧峰神色异常平静——就连毕晶都有点奇怪,这位大爷怎么会这么好脾气,竟然能忍受那哥俩如此暴躁张狂——摇摇头道,“如果你们不答应,那我们就去找下一家,下一家不答应,我们就去找再下一家,总会有人能看清局势的。我是说,倘若每一家的首领都被打倒的话,最后剩下的,总不会再冲上来作死吧?”

  白迪和白笑赫然变色时,萧峰又补充道:“反正我答应警方,要在两天内平息骚乱,我还有时间,只是我不想把事情闹得太大。”

  如果说之前的话,还是隐含威胁的话,那么这两句,萧峰已经在摆明车马告诉这两兄弟了:对,我就是威胁你们!

  萧峰的神态和语气都很平静,但毕晶却忍不住一阵热血上涌:妈的这才是萧峰应该说的话,论装逼,谁也比不过我们萧哥!

  这时候,就连白笑都已经不再那么暴躁了,很显然,刚才毕晶判断得没错,这哥们儿就是在配合白迪演戏的!两兄弟齐齐瞪着萧峰,白迪冷冷道:“我知道你可能很能打,但是你知不知道,在里面那两间房子里,有多少人拿着刀盯着你,知不知道只要我一声令下,他们就会冲出来,把你们三个砍成肉酱?”

  毕晶勃然变色,这俩王八蛋当真没安好心,里面屋子里果然埋伏了人!不过他之所以变色,却不是因为害怕——有萧哥在,怕他个鸟!毕晶是担心,这时候如果真爆发冲突,那事情就不可避免闹大了,到时候万一血流成河……

  “姓白的!你们特么什么意思?”那边打电话的倪才这时候暴走了,连白总这种面子话也不说了,怒吼道:“你们龙虎帮就是这么招待朋友?”

  “狗屁朋友!”白笑骂道,“有这么上门找事的朋友么?我们……”

  “不用说这么多了。”萧峰冲倪才摆摆手,淡然对白迪道,“一共十七个人,左边屋里八个,右边九个,我说的对否?”说着轻轻摇摇头,道:“没用的……”

  白氏兄弟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埋伏竟被一眼洞悉,同时脸变大色,交换一个惊骇的眼神,脚下蹬地,座位同时向后飞快地滑出去,原来白迪坐的树墩,竟然装了隐形滑轮!两人身形飞退,嘴里同时大叫:“动手!”

  呼一声,两边卧房门猛然一开,里面隐隐有人挥着砍刀往外就闯。萧峰更不起身,脚下轻弹两下,一个树墩、外加硕大的茶台呼地飞起来,带着猛恶风声,出膛炮弹般飞砸过去。

  轰轰两声巨响,两扇门还没完全打开,就被猛地砸回去,轰地关上,两间房内顿时一阵惨叫,不知道是被砸中了脑袋,还是砸中了身子。

  白笑脸色大变,身体还在后退过程中,右手猛往怀里一探,竟然掏出一把枪来,黑洞洞的枪口对着萧峰的脑袋,厉声喝道:“我轰死——”

  话没说完,萧峰左臂一伸,也没见他怎么动作,白笑手里的枪就像被一根巨力牵动,竟然脱手飞出,瞬间到了萧峰手里。萧峰安坐不动,右脚一挑,还没划出一米远的白迪,就被一脚挑回去,萧峰右手伸出,闪电般在白迪唐装下一模,一把小巧的手枪已经在握。枪口在白迪胸口轻轻一点,白迪身体猛然一颤,如遭雷殛,随即呆在当地,身体僵直,再也动弹不得。

  白笑大惊失色,还没反应过来,就见一个绿呼呼的东西直飞过来,砸在身上,浑身就如同过电般颤抖一下,随即一动也不能动了。啪嗒一声,那绿呼呼的东西掉在地上,发出一声极轻的响声,竟然是一个绿茶瓶盖!

  这一刹那,变故陡生,萧峰弹腿阻敌,抢夺两枪,点穴制敌,一连串动作,眨眼间就已完成。十几个伏兵而他自己,竟然没有离开原地半步,甚至连屁股都不曾动过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