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网游之亡者征途 > 第八十二章 领袖

  “他的子民尊称他为‘领袖’。”

  领袖……

  异界生物的统治者?!

  斯特润姆尖叫一声,抱住费马,死不撒手。费马埋怨道:“你反应慢一拍啦!也太丢人了!”然而颤抖的双腿出卖了他,让他的呵斥全无底气。

  两人又敬畏地看向莱布尼茨——陛下居然认识领袖?而且领袖也对陛下有印象?

  “你们一定很好奇,我和领袖之间有什么关系?告诉你们也无妨。”

  莱布尼茨用梦呓一般的语气,娓娓道来。

  …………

  那是“末日交锋”的战场。

  战况已经达到白热化。永恒大帝身先士卒,以一己之力迎战来自异界的两位王爵。因为后勤几乎打光了,作为后勤总管的莱布尼茨终于得以从繁重的任务中脱身,投入战场,与战友一起抵御悍不畏死的异界先锋。

  忽然,在战场的边缘,一个时空虫洞打开,飘出一团白光。它的到来引起异界生物山呼海啸一般的欢呼,这是王爵都不能享受的待遇。

  永恒大帝咆哮道:“那是领袖!进攻!胜利就在前方!”

  死灵军队也发出层层叠叠的啸声,与异界生物的浪潮剧烈碰撞。

  莱布尼茨没有多想,一声令下,无暇憎恶以肉身堆积成塔,他站在塔顶,扛起专属武器——魔导炮“亡者呼声”!!!在死灵王者的驱动下,暗元素魔法弹肆意泼洒,就像一道黑珍珠链子,在半空跨越数百米距离,甩向漂浮着的领袖!亚神器级别的杀伤力,绝对可以对领袖造成伤害!

  结果魔法组成的链子直接从领袖身上穿过,仿佛领袖根本不存在于这个世界,又或者只是个幻影,谁也无法干涉。是“亡者呼声”没有杀伤力吗?不对,被扫到的异界生物全都当场暴毙,怎么就领袖毫发无伤?!

  战场上不容犹豫,莱布尼茨没有气馁,魔导炮的核心积聚能量,准备释放【死亡波纹无情之心】。只要杀了领袖,战争就可以结束。

  然后领袖面前出现了另一个虫洞。

  正眯着眼瞄准的莱布尼茨诧异地放下炮筒。他看到虫洞里站着一个人,和他一样发色银灰如金属,和他一样面容略显瘦削,和他一样身材精壮,也和他一样,头发梳得很整齐。若要说有什么不同,那就是对方褪下了军装,眼里再也没有锐气,有的只是无言的淡漠。

  那是一个陌生的自己。

  为什么……会看到另一个自己?

  另一个莱布尼茨只看了这边一眼,便开始与领袖交谈,而领袖似乎做出回应了。由于战场过于混乱,导致灵魂力场覆盖不均匀,莱布尼茨完全听不到那两人的谈话内容。他觉得极其荒谬。他确实站在这儿,与异界生物对抗,那么与领袖交谈的是谁?

  “杀过去。”他咬牙道。

  无暇憎恶在他的命令下,硬生生用身体在浪潮中破开一道缝隙,艰难地往虫洞靠近。如此猛攻并非莱布尼茨的指挥风格,何况无暇憎恶的用途广泛,实在不应该浪费在白刃战中,可莱布尼茨心目中已全无大局。他必须解开这个谜,纵然大帝也不能阻止他。

  新虫洞很快关闭了,领袖转身飞走,从原本的虫洞里回到异界。领袖离开后,异界生物竟然开始撤退,所以莱布尼茨得以赶到既定地点。在尸骸之上,一枚小巧的机械装置反着光,捡起一看,上面写着“黄昏帝国费马”。

  战役莫名其妙地结束了。不,不止是战役,在零星几场小规模的冲突后,整个“末日交锋”都进入了尾声,好似异界生物后劲不足。尽管所有人都认为是死灵生物的功劳,但莱布尼茨知道,不是的。是领袖决定停战。

  领袖为什么停战?

  他的目的达到了。

  他有什么目的?

  他的目的就是来到乾坤世界,然后打开一个虫洞,去见另一个莱布尼茨。

  想通这点,莱布尼茨此后几乎是陷入绝望之中。他为了证明这只是自己的错觉,私底下找两位好友确认,结果发现,因为角度问题,大家都只能看到领袖打开虫洞,却看不到领袖在干什么。莱布尼茨只能隐瞒事实,并被这个秘密折磨灵魂。他感觉“异界交锋”就是一个阴谋,而乾坤世界只是阴谋中的一部分,所有人都被利用了。战争还有意义吗?再打下去,乾坤世界得到的是自由,还是死亡?

  无法把痛苦分享给他人,以至于痛苦如雪球一般越滚越大,压垮了莱布尼茨。他向永恒大帝汇报,说自己失去了战斗的意志,已经不配再成为死灵王者了。永恒大帝表示理解,解除了莱布尼茨的兵权,却没有剥夺其王权,只让他去后方好好休息,争取早日把心境调整回来。

  莱布尼茨离开前线不久,就获悉“末日交锋”彻底结束,他心想,既然世界和平了,不如集中精力钻研那个谜题,或许能有所发现?他带着疲惫的灵魂离开故土,躲起来做研究。等到他重见天日的时候,才发现,永恒大帝被其余神明围攻而陨落,死灵阵营不复存在。

  他变成孤身一人。

  他陷入深深的自责中。如果他没有离开,该有多好!起码他还可以死在战友身边!起码他直到生命的最后关头,都能对得起他的灵魂,他可以大声说:“我为保卫我的神明而死,我的灵魂光辉荣耀!”

  睁开眼睛,世界剧变。一切都成了昨天,但愿望没有实现。还想看看父母,还想走在海边;还想再见那人一面,还有一句问话留在心田。回来吧,我不相信事过境迁……

  …………

  深远的记忆让两人仿佛琥珀里的虫子,连灵魂都陷入悲哀中,动弹不得。

  “刚才他打开传送门的时候,你们看到门对面了吗?”

  “没有,陛下。”

  “是啊……没有我以外的目击者,搞得好像是我臆想出来的一般。幸好我有证据。那天我捡到了一个小玩意儿,尽管我没有把它带在身边,但我画下了它的结构图。”

  莱布尼茨从口袋里抽出一张叠得方方正正的纸,交给费马。费马打开一看,便叫道:“这确实是我设计的微型动力炉!哎,我那个呢,刚才明明还在的,书呆子你见到它了吗?”

  “它已经掉落在过去,被以前的我捡走了。它是一个线索,所以我一直关注着黄昏帝国。实话实说,我之所以邀请你们前来钢铁都市,并非看中你们的技艺,而是因为你们与领袖之间存在一层关系。也正如你们所见,领袖出现在你们面前,取走了‘传送装置’。”

  “啊,这样啊。”费马听闻真相,并没有恼羞成怒,也没有表现出尴尬,而是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脑勺:“我就说嘛,我的技术水平这么低,您凭什么邀请我啊!现在我可算安慰了。陛下的眼光不可能这么差劲嘛。”

  “其实和你们接触的这段时间,我逐渐发现你们是可造之材,也一样有来钢铁都市的资格。不过这都是旁枝末节,让我们回到刚才的话题。领袖取走了崭新的‘传送装置’,他大可以拿了就走,为何要给你们一个破破烂烂的?我认为,这里面会有线索。”

  “您的意思是,修好它?”

  “没错,我怀疑里面有一个设定好的时间点。只要去到那个时间点,真相即可水落石出。”

  三人快步回到02号实验室。

  泰姆皱眉:“会面不是结束了吗?接下来的时间应该由我自己支配!”

  “放心,不会浪费你时间的。你看。”莱布尼茨递上“传送装置”。

  “才几分钟工夫,你们是怎么折腾的?它都快成破烂了,很明显其使用寿命随时都会结束,与其修理,我还不如重做一个呢!”

  眼看泰姆麦逊唠唠叨叨地撸起袖子就要修理,莱布尼茨立即叫停:“你先用同位素分析法,看看它用了多久。”

  “我昨天才做好的,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它用了多久?”

  埋怨归埋怨,泰姆还是将“传送装置”放入机器中扫描,看到结果后,他愕然地抬头:“千万……确切地说,八千六百万年?……机器坏了?”

  不等莱布尼茨回应,他便火急火燎地拿起手边的东西,一件件扫描,然后满脑门都是汗,说话都走音了:“机器……机器没故障!确实是八千六百万年!!!告诉我,是不是它成功运作,然后传送到过去了?!”

  “看起来是的。”

  “啊!万岁!万岁!我的研究成功了!”泰姆跳起来,撕扯自己的衣服,欣喜若狂。

  “慢着,泰姆,冷静一点。‘传送装置’是回到了过去,但我们能不能通过它改变过去,谁也不知道。如果只能跳跃到平行世界的时间线,而无法干涉本世界的时间线,那就毫无意义了,不是吗?”

  “对,你说得很对,要不然,我早就见到来自未来的我了。我冷静一下。呼,呼!”泰姆深呼吸几口气,眼神却依然炽热,握住莱布尼茨的手:“你快告诉我,你是怎么发现它的?”

  很快,泰姆便了解事情经过,他沉吟一阵子,道:“按照你的说法,领袖是来往了两个时间点,这说明他能干涉时间线。”

  “但是他说,‘历史无法改变’。他出现于第一次‘末日交锋’,但他却知道第二次‘末日交锋’,他肯定来自未来,他不能干涉时间线。”

  “或许只是一种托辞。毕竟我每次申请经费的时候,你都一大堆托辞。”

  “咳咳,我们加快进度,继续研究。”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