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宋炮灰逆袭录 > 三百三十六 海军出征

  十月狄青大军到达广南之后,与侬智高发生了几次接触。李不弃作为总督地方军政的帅臣,所有军报都要交他一份。从振武军的战报来看,因为宋军的装备与历史上有所不同,因此对侬军形成了很大优势。

  侬智高军的作战基本方式是三人小组,一人持藤牌在前,两人持梭镖夹藤牌而进,以标枪刺杀目标。这种三人小组制已经有了鸳鸯阵的雏形,宋军没有接触过这样的打法,根本就没有破解的办法。

  而且广南气候潮湿,复合弓在这种潮湿的环境下难以使用,因此历史上广南宋军多以标枪杀敌。标枪和普通弓箭很难击穿侬智高军使用的藤牌,加上侬智高军多有藤甲护身,宋军打起侬智高军来非常吃力。

  但是如今由于李不弃的到来,大宋军器监的钢弩已经量产。随着狄青大军到达,原本只小量下发的钢弩也大批运到广南。钢弩的力量虽然比不上神臂弓,但是在三十米的距离上射穿藤甲还是没有问题的,这样宋军对阵侬智高军就有了有效的远程中程杀伤手段。更不要说远距离有轻型弩炮和扭力投石机,近距离有北方厮杀惯用的战斧重锤,而且相当一部分宋军,比如振武军也是装备藤牌和藤甲,防护水平比侬智高军还高。

  侬智高军在失去了藤牌、藤甲的防护优势之后,组织和纪律的劣势就显露出来,无论是几百人规模的战斗,还是几人规模的厮杀,至少振武军都是完全压制侬智高军的。

  振武军中现在有一支全部装备火器的实验部队——“神机营”。整个营四个连,五百多人,全部装备手铳。手铳的铅弹在二三十米的距离更是可以轻易撕开藤牌。在一次侬智高军袭营时,神机营对上了三百多侬智高军,结果一轮齐射,就让侬智高军转身逃跑。

  侬智高军对付战斗意志薄弱,纪律废弛的广南宋军虽然能打得顺风顺水,但是面对狄青的大军就几乎是束手无策了。侬智高在发现突破荆湘无望之后,只得率兵退向邕州。

  这和李不弃与狄青的判断基本一致。现在整个广南基本打烂了,侬智高两万多人到哪里都不好筹粮。所谓“无粮不聚兵”,一旦粮草耗尽,侬智高的军队除了他起家的那部分,就只有溃散的份儿。只有邕州好歹是靠近广源州,如果能够重占邕州,好歹可以得到广源州土著的接应。更不要提交趾控制广源州,是否已经给侬智高手下那些家在广源的士兵带来了军心的混乱。

  于是,就在皇佑四年十二月初,在昆仑关便爆发了侬智高军与交趾军的大战,而尾随侬智高赶来的宋军却近乎成了旁观者。

  此时李不弃却没有在广州等待消息,他已经率领由各家海商船只组成的船队出海前往钦州,准备干掉交趾人的水军。这就是从毛爷爷那里学来的“你打你的,我打我的”的作战原则。

  现在从福建以及广东征召的“民兵”刚刚开始训练一个月,离能够作战还早着呢,所以其实李不弃手里仍然没有一支可以在陆上作战的部队。但是在海上就不一样了。这些海商和水手都是海上的老油条,航海闯风浪那是看家的本事。虽然商船的水手和刚刚招募的水军都没有见识过战斗,甚至连战斗技能都没有来得及训练,但是李不弃认为决定海上作战的成败因素,八分在航海技术,两分在战斗技能和其他方面。因此,只要尽量避免打接舷战,现在这支杂牌水师还是有一战之能的。

  再有一个让李不弃决定尽快打一仗因素就是海军实在是个烧钱的营生。这么多船,这么多人,每天训练光是维持费就是一大笔钱。虽然李不弃每个月都会发二百万贯的国债,但是有钱也要省着花不是?还是赶紧让这海军产生点儿效益吧。

  还有,马上就要到商船出海的时候了。今年回航的船只已经受到了影响,被交趾人掳去了十几艘,若是不把北部湾的交趾水军清理掉,就会影响今年的贸易。

  而且李不弃认为,训练得再好,也不如拉出来打一仗本事增长得快。为了让海军尽快进入状态,他再次祭起“以打代练”的法宝。

  腊月初七,乘着逐渐强劲的东北风,船队出了珠江口直线向西南航行,经过一天多风平浪静的航渡到达琼州。在琼州歇息半日一夜,船队再次出航向西北航行,进入北部湾,直奔合浦方向杀去。

  绕过雷州半岛尖端之后,李不弃就端坐在船尾舵楼上的凉伞之下。从这个位置,可以清楚地看到整个船队的队形。现在十六艘千料大船,三十艘千料以下大小船只,在旗号的指挥下排成整齐的两路纵队,犁开汹涌的波浪,显得威风凛凛。这编队航行的技术比一个月前李不弃在虎门检阅船队时又提高了不少。

  李不弃正准备让船队再进行一次舱面战斗演习,突然先导船那边响起炮声把他的目光吸引了过去。接着各船旗帜挥舞,号角连连传递消息,从桅顶的瞭望台传来的消息是前方发现四艘船只,似是交趾船,请示如何处置。

  这倒是一次不错的演习机会。李不弃立刻传令:“派出船只进行拦截,查实身份。若是交趾船只,立即击沉!”

  巡检白平海接令,但是执行命令的却不是他,而是高杞和从耽罗岛来的王万顺。王万顺下令派出一队六艘快船前去拦截可疑船只,高杞复核命令后便命用旗号的形式发出命令。

  立刻,在靠近海岸的纵队中,六艘三四百料的帆船脱离队形,帆桨并用,开始向远处的四艘船前面斜切过去。李不弃也从座位上站起来,拿起望远镜看向那个方向。

  从望远镜中,李不弃可以隐约看到那四艘本来驶向雷州半岛的船明显也发现了靠近的船队,却犹豫了半天才开始转向逃走。但是虽然这个时代大宋的船在李不弃看来都慢的让人心急,但是这些船比那六艘追过去的船跑得还慢,他们又耽误了时间,大约一个小时之后就被追上了。

  在发现无法逃脱之后,这四艘船又调转船头似乎想要死战,但是那六艘战船没有给他们机会。从望远镜中,李不弃可以看到从宋船上飞起什么东西,因为一片云彩遮住了阳光,可以看到那些东西都带着明亮的火焰。这应该是浸了火油的标枪或火油弹。

  果然,几个呼吸之后,那四艘船上就燃起的大火,似乎是船帆烧着了。这些船也失去了动力,死鱼一样随波逐流。但是六艘快船并不靠近,只是围着这四艘火越来越大的船仍然不断的发射弩炮和弩箭。这特么有点儿浪费,不过那些大食和天方海商,以及大宋海商从西方运来的石油都被李不弃搜刮来了,倒是也消耗得起。

  大约两顿饭功夫,五艘船开始下半帆在原地绕圈子,一艘船调头向船队驶来,一直驶到李不弃的坐船旁边,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壮汉跳帮过来上了舵楼单膝跪地:“启禀运使!那四艘船果然是交趾贼人去劫掠雷州的,现已全部焚毁。交趾人跳海逃生,齐船长正在指挥捉拿。”

  李不弃也不废话:“好,首战告捷,记尔等头功,回去后自有奖赏!”

  这首战告捷啊,一下子整个船队的气氛都被调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