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联盟之魔王系统 > 第四百三十三章 无知者,在劫难逃

第四百三十三章 无知者,在劫难逃

  这是在场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前两把被kl运营玩的死死的落日战队,怎么就突然不跟你稳了。

  各种冒险越塔,疯狂进攻起来了。

  因为落日战队的身后,已经是万丈悬崖,再退一步,就是死无葬身之地。

  现在能做的,就只有寸步不让,进攻再进攻!

  古时候,项羽巨鹿之战,两万部队全灭敌方四十万大军,韩信井陉之战,三万灭二十万,曹操官渡之战两万大胜十万。

  如今英雄联盟永远是公平的五打五,凭什么落日就打不过kl?

  短短九分钟,大小战斗已经快要接近上场的总和,kl战队疲劳应战,没有任何发育的时间。

  陈牧的劫已经两个人头在手,破败王者之刃马上就要到手,而酒桶落后补刀将近二十,只能做出一个恶魔法典。

  打劫最难受的一点,就是不能出大圣倍,那点魔抗能干嘛,挡被动的那下魔法伤害么?

  所以只能出鬼书!

  出鬼书回蓝哪里能跟大圣杯比,而没有基本的装备,更不可能直接做探索者护臂了,那酒桶就不是爆炸桶,而是烟花桶了。

  一个大炸过去估计能破兰博的w护盾?

  yul整场毫无作为,内心压力巨大,他总是反复问自己,特么为什么要建议放劫?

  是脑子进了水,还是猪油蒙了心!

  上天如果能再给自己一个机会,他一定会选择把嘴闭上。

  五比一的落后,小龙也没法守,在落日的进攻下,拿掉小龙,经济落后已经到了四千之多。

  这场的打法就是不给你任何喘息的机会,当陈牧拿到破败王者之刃的时候。

  他就是这个场上的王者,没有人任何人可以承受劫全套的爆发,加上破败的减速和百分比抽血。

  大招爆炸的那一下,会如同杀手一刀命中心脏一般,直接抽干所有的血量。

  所以陈牧不知道酒桶哪里来的勇气,敢在塔下用技能清兵,也许是因为手里有大招,也许是因为身上有闪现。

  还有一个e技能的短距离位移,以及酒桶本身看起来比较丰满的体型,给这个酒桶造成了一种我很肉,我技能很全,我在塔下不会死的错觉。

  这种错觉源于他对破败王者之刃的不了解,源于他这个韩服第一劫,却不知道劫的极限伤害有多么的恐怖。

  也不知道,这三个看似有效的保命技能,全部被劫完克!

  直接ww进塔,瞬狱影杀阵!

  发出狂傲笑声的劫,仿佛在嘲笑着酒桶。

  “无知者,在劫难逃!”

  因为你不够了解劫,才会觉得满血在塔下就保住自己的生命,而这种错误的认识,是要付出代价的。

  破败和点燃都是同时挂上,直接抽掉了酒桶数百的血量,如同陈牧预料的一样,酒桶的大招近身丢下,以为可以把劫炸走,换取安全。

  但是现在版本的劫,可是在酒桶的身后留下的影子,这个影子可以让劫随时回来,刚结束击飞效果的一瞬间。

  劫就又重新回到了酒桶的身边,如同鬼魅一般。

  鬼斩,平a。

  再次让酒桶刚d不久的闪现又一次的交了出来,这时候才用出q技能的劫。

  紧紧的跟着打出了一发q闪,大招的伤害爆炸,酒桶又一次的仅剩三百多血量。

  即使已经顶着二塔,劫也没有丝毫的畏惧,视若无睹的继续平砍,酒桶即使用出了e,也还在减速之中,只有一级鞋的他,被水银鞋的劫轻松追上。

  最后只能把点燃交出来,祈祷有人能追死他为自己报仇

  打出最后的普攻,再从二塔潇洒离去,姗姗来迟的蔚,哪里想过有人可以越二塔强杀一个有大招有双召的酒桶?

  三线救急,他一个打野就算有八条腿也跑不过来啊。

  这个劫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越二塔杀完人跑了,台下的华夏留学生有几个激动的已经把嗓子喊哑了。

  “别那么卖力啊,喝口水吧。”旁边的朋友善意提醒道。

  “不行,这里是韩国人的主场,我们只有更大声,才能超过他们。

  你看台上的那五个人,有多拼命,他们可是肩负着我们上千万玩家的期盼啊。”这个嗓子沙哑的男生说道。

  某大学宿舍内,几个男生也激动的大喊大叫:“牧晨真特么的牛逼,越二塔强杀跃伦,你看他的表情,好像在怀疑人生。”

  “六比一了,这把打的也太刺激了,全线爆种了!”三个人讨论的热火朝天。

  上铺床上的王净则听的心痒难耐,什么情况,这把优势了?

  忍住,坚决不看,肯定还是要被翻盘的。

  上把发条神走位一秀二,最后还不是被翻了,华夏lol没希望的,一辈子越不过韩国的大山!

  解说们的情绪也跟着热烈了起来,这把kl引以为傲中野联动,中野都崩了,还怎么联动。

  上单的兰博一看到蔚的位置,就追着扎克烤的他回自己塔下。

  假装回头,但是蜘蛛已经绕后,手指已经放在大招之上,只要蜘蛛e技能命中,就配合烧他个七窍生烟。

  常浩知道,这一把自己的技能命中率很重要,回想起了打野最重要的一件事。

  换位思考,假设自己是对方,如何走位躲技能才是情急之下的本能反应?

  蛛网出手!

  对方看到蜘蛛的时候,已经没有时间思考,只能靠本能走反向躲技能。

  职业玩家超快的反应速度,却成了中技能的关键,回头撞e。

  兰博大招毫不犹豫的洒下,蜘蛛一套再变身直接斩杀。

  扎克瞬间变成四块碎肉,在兰博面前,就是四块烤肉而已。

  一个大火加鱼叉,配合两下平a就全部碳化,塔下烤死四个小扎克。

  人头已经来到了七比一,真正意义上的三线开花,整个kl被打的方寸大乱。

  “我们怎么办?”韩国上单扎克作为一个顶尖的职业选手,居然已经被打到问出了这种问题。

  显然是已经慌了,他感觉这把估计没了,也许应该考虑一下下把如何应对了。

  在yul耳朵里,这句平常的问题,仿佛变成了质问他为什么要提议放劫,现在被杀的不知道怎么玩了。

  yul的心情异常焦虑,他知道他完蛋了,即使第四局赢了,也不可能有任何人会说。

  yul是世界第一中单,越塔单杀,还是两次,哪怕赢了,都是队内短板,赤裸裸的抱大腿。

  努力了一年多的梦想,就在这两次单杀中彻底破灭。

  还用劫,还教对方玩劫?

  只有亲自对线了才知道,这个劫已经超越了王者,到了一种全新的境界。

  因为他自己就是韩服第一劫,扪心自问,如果他们角色互换,他是没有可能选择越二塔强杀的。

  根本没有那么完美的操作和精准到极限的判断力,他这辈子,都还没有在职业赛场上越过二塔单杀。

  败了败了,中单对位已经彻底败了,对方的劫比自己强了不止一星半点。

  这是yul第一次彻底承认有人比自己强,而且是强的可怕,强的让yul心生畏惧。

  这个人,就像一个恐怖的恶魔,一看见劫这个英雄,手都忍不住抖。

  落日战队仍在疯狂的进攻,没有停歇一分钟去跟你处理兵线。

  现在经济领先众多,不管是塔下还是敌方野区,只要看到人就开。

  简单来说就是不跟多比比,管你后面有没有人,打就完事儿了,就看谁的队友支援更快。

  以现在劫的战斗力,酒桶来了也是个ob的,根本不敢进场。

  陈牧敏锐的嗅觉,总能预判到哪里容易发生战斗,发生战斗的地方,就像数学题做的太多,哪怕不知道理由,也可以感觉出abd里的正确答案一样。

  敖文这把的发挥,简直如同天神降临,每个e技能都是必躲关键控制。

  “这是我的本命英雄,本命就是可以逆版本的。”敖文想道,现在版本,女警,vn,ez才是热门的王道ad。

  但是总有一些人,可以用熟练度来对抗版本。

  游戏进行到十三分钟,人头比就到了十四比二。

  战斗的激烈程度,已经超过一分钟一人头,把韩国彻底拖入了rank模式。

  陈牧的劫已经五个人头在手,轮子妈也是四杀零死的华丽战绩,双发育极度出色的落日。

  让世界都感到了惊艳,这就是lpl的打法么,纯粹的打架,竟然可以克制韩国赛区强大的运营。

  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卓小白看着这场比赛,热血沸腾,像个神经病一样跳起来叫了几次。

  所有看的懂比赛的,都被这场激烈的战斗渲染。

  看不懂比赛女生们,虽然莫名其妙,但是却可以感受到解说燃烧的激情。

  “落日战队疯狂的进攻,没有给kl任何喘息的机会,在你的塔下又怎么样,我们人比你们的人来的更快,战斗力更强!”梧桐感觉自己需要一个氧气瓶,全程没有听过一分钟的打架,让他嗓子有点受不了,但是一步步扩大的优势,却又让他兴奋的根本顾不上想别的。

  只有用自己最大的热情,把战斗的场面分享给热切的观众。

  各大直播间下降的人气,又开始重新飙升,很多人自发去宣传比赛的进度,更多的玩家进来看到了这场旷世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