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奇幻小说 > 猎妖高校 > 第三章 多心经

  “至于第三件事,跟你有关。”

  萧笑转过头,目光灼灼的看向郑清。

  “跟我有关?”郑清翻了翻白眼,似乎没有感到意外,有气无力的哼道:“说罢,又有什么事……”

  “你有病。”萧笑板着脸,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有病?”郑清重复着博士的这句话,咀嚼片刻后,勃然大怒:“你才有病!你脑子被僵尸吃掉啦!好端端骂人干嘛!!”

  “谁骂人了?”萧笑眨眨眼,一脸茫然,但他仍旧习惯性的反驳道:“而且,僵尸不是吸血吃肉的吗?很少有僵尸会吃巫师的脑子……只有妖魔才有这种习惯。”

  郑清闻言,顿时气结。

  “呼,呼,深呼吸,不要生气……他只是脑子缺根弦,不要跟傻子一般见识……”年轻的公费生强行按捺住心头涌起的怒火,使用着阿q大师的精神胜利法,不断暗示自己要保持冷静。

  反复再三,他终于能平心静气的说话了。

  “你为什么说我有病。”年轻的公费生咬着牙,重新问了一遍。

  “唔,其实说‘你有病’在遣词方面有些粗糙,准确说,是你精神有毛病。”萧笑皱着眉,试图用更精确的语言来描述郑清的状态。

  但他显然忽视了语言的魔力。

  郑清刚刚消退了一丢度的怒火,在这句‘精神有毛病’下再也按捺不住了,一时间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大叫一声,跳将起来,扑过去就要把博士暴打一顿。

  旁边几人赶忙上前,连拉带拽,将两个人分开。

  “怎么样,”萧笑扶了扶歪斜的眼镜,转头看向宥罪骑士团的其他诸人,目光着重在释缘身上顿了顿。

  “无始无明,易躁易怒,心不得定,及所发业,并所得果,皆摄在中……郑同学确已陷入知见障。”释缘小和尚捻着念珠,沉思道:“此事容小僧想想。”

  未等其他人发问,萧笑便看着郑清,开口解释道:“你的精神很敏感,很容易受到源于外界的各种情绪所影响。”

  “原本这也不是什么大毛病,许多巫师还希望能有这种敏锐的感觉。”

  “但是自从那天学校实验室爆炸之后,你的情况就变的有些糟糕了——准确说,是自从你丢掉的影子回来之后——不能说性情大变,但不管怎样,你现在的状态给人一种很微妙的感觉。”

  “只不过情况还没有糟糕到需要上报学校,强制治疗的程度……按照书上说的,这种情况下,进行一些简单的自我调理比去看治疗师更有效。”

  “恰好,我们骑士团就有一位在精神范畴颇有研究的大师……”说到这里,萧笑抬起眼皮,又扫了一眼旁边的小和尚。

  “惭愧,惭愧。”释缘连连摆手,迟疑片刻,补充道:“按照你之前的描述,还有他现在的症状,郑清同学大概是因为短时间记忆涌入、流出,导致了精神脆弱,引起的认知障碍。确实没有达到精神分裂的地步……”

  郑清‘呵呵’干笑了两声。

  面对两个看似正在诚心诚意为自己解决麻烦的伙伴,他不得不反复压抑自己心底不断涌起的怒气。

  “怎么调理。”他简单干脆的追问道。

  “小僧这里恰好有一部经书,针对这种症状非常合适。”释缘从怀里摸出一本薄薄的小册子,递给郑清。

  “?”郑清一字一句的念着这本经书拗口的名字,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似的。

  然后他顺手翻开,却发现这本极薄的书内容也极少,前后总共就一页,看字数应该都不到三百字的样子。

  “这本为降伏其心篇,成于两千余年前,传入东土大约在一千八百年前,初本是阏氏僧支谦大师所译,现在这本据说是玄奘法师西行之时,由乌巢禅师传授的。”

  “凡两百六十字,言简而义丰,词寡而旨深,最能断除知见障,常颂于身心有益,最能降服心猿意马,斩断知障,见空见性。”

  郑清听着萧笑与释缘在一旁你一言我一语的解释,不由默诵了几遍这篇经文。不知是不是心理暗示的缘故,只是默读几遍,他便顿觉精神一轻,原本困扰心头的许多烦恼与忧愁仿佛被风吹散似的,消去了许多。

  正当他读的心头舒畅之时,403教室的门砰然打开,隔着老远,一个熟悉的声音便大声嚷嚷起来了。

  “原来你们都在这里啊!”

  “找了你许久了……刚刚下课后,琥珀说可以来这里碰碰运气,没想到真的能碰到你们。不愧是我们猎队的占卜师。”

  安德鲁·泰勒大大咧咧的从门外挤了进来,身后跟着衔尾蛇猎队的其他几位猎手。

  原本围坐在一起的宥罪猎队诸人纷纷站起身,警惕的看向这些不告而来的‘客人’们。

  “有什么事吗?”郑清放下手中的经书,语气稍稍有点不满。

  “不要紧张,不要紧张,我没有恶意的。”安德鲁晃着粗短的胳膊,手指上十个明晃晃的魔法戒指晃的人眼晕。

  走到近前,他看着郑清,笑眯眯的补充道:“我只是想找你打声招呼……原本以为琥珀这次又算错了,没想到竟然真的碰到你了。”

  郑清歪着头,看着这位泰勒家的小少爷,眼神中露出一丝疑惑。

  “你想找我们,直接来教室找就是啊!”年轻的公费生竭力用温和的语气说道:“我从来没有缺过课,不存在你找不到……”

  “这几天不一样。”萧笑忽然出声,打断他的话:“这几天你都是上课的预备铃响过之后才进教室,然后下课铃一响就跑的无影无踪……安德鲁确实找过你几次,但都跟你擦肩而过了。”

  “那你可以去宿舍找啊!”郑清扬起眉毛。

  “没有邀请,陌生人没办法进我们宿舍的。”这一次,说话的是辛胖子,他不知何时又摸出了那包牛肉干,咯吱咯吱的嚼着。

  “比起这件事,我更在意琥珀同学的能力。”萧笑的目光滑过安德鲁,落在他身后一位黄袍巫师身上:“在学校这么严重的干扰环境中,你竟然能准确占卜到我们的方位……简直太神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