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蛊道至尊 > 0070:小镇风云之好器、好器

  正午1点,风昊重新踏进临泉镇。

  一路上没有发现陈凡生与李芙等人的踪影,也就当他们已经提前回了家,没往心里去。

  告别柳娇娇,又赶回上午那间理发店。

  来到理发店店门前,见里面毫无动静,风昊一脚将门踹开,发现地上的一堆狼藉已经被收拾,此时湿漉漉一大片,显然是刚被水清洗过。

  见有人踹门,内室的猴三吓的猫着身子钻了出来,见是风昊时,本来忙的满头大汗的猴三又是冷汗直流,腿在一瞬间就开始打哆嗦。

  “你、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我、我的保证书还、还没有写完……”

  “魏功成人呢?”风昊没理会他的反应,却问起了魏功成的下落。

  以猴三的胆子,绝不敢窝藏尸体,毕竟闹出了人命,不能等闲视之,为怕弄出不必要的乱子,风昊最终还是回到了这里,准备再来处理一番。

  “在、在、在后面,我、我把他装、装装起来,准、准准备去扔、扔扔扔扔了。”风昊一提到魏功成,猴三就想起魏功成那副惨相,本就已吓得打哆嗦的腿干脆瘫软在地,换上牙齿开始打哆嗦。

  “这样吧,给你个赎罪的机会。现在铁老二已经死了,他的靠山也已靠不住,今后能说得上话的也就你们那工安菊长刘大运,你去找刘大运报案,把魏功成的尸体带给他,就说人是我杀的,叫刘大运立案来抓我。”

  “我、我不敢,打死我也不敢,大爷您就行行好,别再折磨我了,就是再借我几十个熊心豹子胆,我也不敢去举报您呐。”

  猴三听风昊如此说来,以为是在测试他,吓得他腿又一软,趴在了地上,双手肘屈地爬向风昊,又准备去抱风昊的大腿。

  风昊伸脚轻轻一撩,将猴三整个身子撩向一边,满脸嫌弃地道:“闭嘴,我要你去你就给我去,今晚若还没收到刘大运抓捕我的消息,我有你好看,哼!”

  此话说完,风昊转身走出洗发店,快步离去。

  由于正午太阳比较强烈,人影已经稀少,遍寻不见李芙等人身影,风昊给李芙去了个电话,得知一家人带着上官嫣儿已经回家,而自己也无所事事,便也往虎岭村方向走去。

  一路上几乎没有人,风昊给刘大运去了个电话,有些事必须要跟刘大运讲清楚。

  他先跟刘大运讲了解药和他老婆的事,这大好消息听的电话那头的刘大运喜不自胜。

  “胡大烈真的废了?”

  刘大运以为自己听错了,又问了一遍。

  在得到风昊的肯定答复之后,刘大运才说起正事。

  “巴山狂叟的尸体已经找到了,我会将他好好安葬,既然胡大烈已经构不成威胁,我这边的事是不是可以放下了?”

  “你那边可以放下了,还有,铁老二的事情你也可以自行处理。他毫无建树,坑害百姓,死有余辜,他老婆也已经消失,只要你处理得当,以后临泉镇的事就你说了算了,至于具体怎么做,这点不需要我多说吧?”

  “另外,医院里有你不少同事,我把解药交给他们有没有问题?”

  “刚刚我叫了几个兄弟送铁老二去了医院,可以交给他们,这次真是多谢你,以后有什么差遣,直接跟我说,我刘大运虽然没有什么大的本事,但一定会尽力而为。”

  “那眼下还真有一件,是个人命案子,但处理起来不会太麻烦,胡大烈的干儿子魏功成,被我做掉了,我叫北街上猴三理发店的猴三将尸体给你送过去,还叫他报案,说凶手就是我,我特意嘱咐他一定要你来抓捕我。咱们演出戏,把这事给圆一下,免得他到处乱讲,给我的几个朋友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这事好办,我一定会想法子让猴三闭嘴!除了这事还有别的么?”

  “别的什么大事倒没有,只是在虎岭村有一户人家以后需要你多多照应。他家房屋刚刚被人摧毁,姐弟俩相依为命,姐姐叫李芙,弟弟叫李菊。”

  “这事我在进山之前已经有所耳闻,你对我恩重如山,这是小事,我一定办好,绝不会让你失望。”

  “那就多谢你了。”

  风昊挂断电话,才快步赶回虎岭村。

  正是午休时分,村子里上山下地劳作的人们陆陆续续地赶了回来。昨天李家的变故已经闹的沸沸扬扬,今天李菊的归来又是振奋人心,因此扯着午饭过后休憩的空闲,乡里乡亲的全聚集到了陈凡生家的庭院里。

  风昊远远就能看到不少人自带条凳的朝着陈家走去,而陈凡生却拎着被这阵势吓得有点情怯的李菊站在阶前一边陪着大家打哈哈,一边还不时的向大家递着香烟,不由得会心一笑,喃喃自语道:“还是乡下人比较淳朴,若能这样活一辈子,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还不等风昊感慨完,但见一个妹子施施然朝着自己走了过来。这人穿着紧绷绷的牛仔裤,但走起路来一步一摇,步子还很碎,看上去别提有多别扭。

  “哈哈,这不是嫣儿小姐么?第一眼还没认出来。”

  “公子,我这衣服好看么?”上官嫣儿驻足风昊身前,双手搔首弄姿,带着几分羞涩,却能见眼光里的挑逗之意。

  看着身前这身亮白色半透明喇叭袖长衬衣,再配着那条缀着花饰的牛仔裤,以及那不断轻微摇曳的腰肢,风昊不由得瞧着痴了,特别是当目光触及她胸前时,两个眸子已经很难再移开。

  只因这姑娘初经俗世,竟然没有穿戴bra,不知是还不习惯,还是其他原因,从那半透明的衬衣里露出来的,却是一件绛紫色的绣花肚兜,肚兜里两个水蜜桃不借助任何支撑傲然挺立,在腰肢摇曳之间,微微颤动,实在蔚为壮观。

  “好器,好器,简直比靳梦薇还要妖艳!”

  不经意间,风昊由衷赞道。。

  “公子,你在说什么?你又在看什么?”

  明知道风昊在看什么,也明知道风昊在说什么,但上官嫣儿似乎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只是本来没有摇动的双肩却又故意的摇了起来。她摇的很轻、很慢,却又能配合着那颤动的韵律,非常和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