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敦煌天机 > 第405章 西太后秘卷(1)

  “如果找到不死勇士,那么我们的任务就结束了,就可以回到家乡去,种地放羊,喝酒打猎,过自由的日子了。”那头目仍然沉浸在地球轴心的幻想当中。

  他当然不会想到,一直到纳粹完败,地球轴心都没有被找到。

  在所有纳粹军人的心中,元首是神一样的存在,提出的任何一种观点都是无比正确的。所以,二战后期,纳粹部队的战斗力之所以变得如此强悍,就是因为有了元首的鼓劲,自信心爆棚。当然,这种盲目自信带来的后果,就是战线越拉越长,然后全线崩溃。

  岛国部队也是面临这样的问题,百十万人进入中国大陆,从东北三省一直到两广香港,战线覆盖南北,根本顾不过来。二战中,轴心国的势力各有各的问题,但有一个相同点,就是过度膨胀,过度自信。

  “那只是一张很普通的地图。”我说。

  那头目抬头看着我。眼中充满疑惑。

  “我说了,那只是一张普通地图,上面的标注没有任何意义。”我重复着自己的话。

  “你骗我,这张地图看起来跟我在柏林看过的一张极其相似。元首说过,不死勇士是德国人的骄傲,必须永远去追寻,直到达成目的。为此,他派了十几拨人进入亚洲大雪山地区,进行地毯式搜索。元首永远是无比正确的,他说的话就是真理。”他说。

  “我们没有必要在一个遥远的问题上费口舌。当务之急,你还是抓紧联络你的人,结束这场乱战。”我说。

  “什么叫结束这场乱战?难道你也盼着北方联盟首都沦陷?”米哈恰夫叫起来。

  我不禁皱眉,他完全看不清形势,永远以自我为中心。这样的话,他的价值观总是与别人相背,根本无法统一。

  “首都已经沦陷了,我们都很清楚这一点。”我说。

  “把地图收好,把卷轴收好,都带回柏林去。”那头目说。

  我们等待了大约半小时,刚刚派出去的人回来禀报:“队长,第二支部队到了。”

  那头目大喜,大声说:“好,我们出去迎接。”

  我的心猛的一沉,如果纳粹的第二支部队得手,顾倾城就危险了。

  “我们一起出去。”那头目向我和米哈恰夫挥手。

  我点点头,但米哈恰夫却冷哼了一声,不予理睬。

  “我们出去。”那头目没有勉强,声音也变得缓和了很多。

  我又点头:“好吧,我们一起出去看看你的兄弟部队到底抓到了什么?”

  我们并肩走出地下室,沿着台阶向上攀登。

  “你似乎对我的兄弟部队很感兴趣。”那头目非常警觉,似乎发现了我异乎寻常的热情。

  我摇摇头:“你错了,我最大的理想就是结束战争。既然北方联盟的首都都收不住了,那么这个国家也就完了。再打下去,只是徒增伤亡,没有任何意义。所以我宁愿守军投降,战争结束。”

  对于那头目来说,这些话非常中听。

  他大笑了两声,使劲拍了拍我的肩膀:“很好,你回答得很好。”

  在行走的过程中,我有好几次能够轻易放倒他,但我控制了自己的冲动。擒贼擒王,现在杀他并不是最佳时机。

  当然,他也非常警惕,右手一直按在枪柄上,始终距离我五步左右。

  走出地下室,街道两边停着至少二十辆卡车。车上车下,总共有伪装成北方联盟部队的纳粹战士超过八十人。

  “就在那里。”那头目向前指着。

  一个小个子军官快步跑过来,向那头目敬礼。

  “报告队长,已经全部得手了。任务完成,可以返回。”小个子说。

  “抓到的人呢。”头目问。

  “就在后面那辆车里。”小个子回答。

  “问过他们的名字了吗?跟柏林总理府来的命令是不是一致?”那头目问。

  小个子连连点头:“没错,就是那两个人。那个女的名叫顾倾城,是一个真正的古董贩子。她说,她到首都来的根本目的就是寻找失落的卷轴。按照柏林总理府的命令,这个女人已经得到了另外的几幅卷轴,距离揭开真正的秘密已经不远了。”

  我的预感被印证之后,反而变得更加冷静。现在,我能和顾倾城合在一起,就是不幸中的万幸。两个人联手展开反击,就一定有逃生的机会。

  “很好,我过去看看。”那头目点点头。

  我们一起向右边走,到了车队的最后一辆车前。

  “就在上面。”小个子说。

  “把人押下来。”那头目吩咐。

  有人打开了卡车的后厢板,大声吆喝。

  很快,两个人从车上跳下来,双手反绑着,脚下踉跄,十分颓丧。

  “让他们过来。”小个子吆喝。

  走在前面的正是顾倾城,她的头发虽然凌乱,但眼神依旧明亮,向这边一扫,已经看清了局势,不动声色地向我微微点头。

  现在,站在我们四周的共有十一名纳粹战士。我只要杀了这十一人,就能夺下卡车,快速逃离。

  “告诉我,那些卷轴藏在哪里?”那头目问。

  顾倾城站住,清了清嗓子,缓缓地回答:“在一个很遥远的地方,根本不在北方联盟境内。”

  “你已经获得了几幅卷轴?”那头目又问。

  “五幅。”顾倾城平静地回答

  我从大人物那里得到消息,关于巨龙的秘密被八国联军分别占有。也就是说,至少存在八幅卷轴,才能拼合成完整的秘密。现在,地下室里有一幅衣服,顾倾城拥有五幅,那么,还剩其它两幅卷轴,巨龙的秘密就呼之欲出。

  “很遥远的地方?是在中国吗?”那头目自作聪明地问。

  按他的理解,其它的卷轴藏在一个能够到达的地方,即使是数千公里,也只是空间上的距离。他当然不会想到,顾倾城有可能把卷轴藏在二十一世纪的港岛。

  只要有车、有飞机、有轮船,空间上的距离总能够克服。但是,极少有人能够突破时间上的距离。也就是说,就算顾倾城告诉那头目卷轴藏在哪里,那头目也永远拿不到。

  “差不多吧,那个大秘密需要多幅卷轴才能拼合成,单独一幅没有意义。”顾倾城说。

  “元首有办法拿到所有的卷轴,这一点无需担心。”那头目说。

  “队长,我们撤离吧,回到军营里就安全了。”小个子说。

  “让你的人全都下车,地下室里的东西只要搬得动的,全都装上车,通通带走。”那头目说。

  “可是队长,我们得到的命令根本不是这样,只要抓到这几个人就可以撤退了。再说,我们很快就要拿下这座城池,所有的宝藏自然会有后勤部队过来接收。”小个子立刻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我心里也有同样的疑惑,搬走地下室里的宝物是一个徒劳的过程,不过是增加了这两支部队的工作量。当然,我相信那头目下这样的命令,一定有所考虑。

  “这是我的命令,你只要执行就可以了。”那头目说。

  小个子摇了摇头,还没开口,那头目突然拔枪,扣动了板机。

  啪的一声,一颗子弹穿过了小个子的额头。这种变化来都太过突然,其他人毫无反应,小个子已经仰面倒地。

  “听我的命令,所有人进入地下室,搬走所有宝贝。”那头目挥舞着手枪,大声下令。

  其他士兵非常遵守命令,没有对那头目提出任何异议,立刻列队进入地下室。

  顾倾城身后,就是那个在牢房里昏迷的男人。现在,他靠在车厢上,佝偻着身子,奄奄一息,连头都抬不起来。

  “是不是有些意外?”那头目问。

  我摇摇头:“这是战争,任何情况都会发生,任何意外都不是意外。”

  “你说都很对,我们有时候听从柏林总理府的命令,有时候听从前线指挥官的命令,但我们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为什么要参与这场战争?自己要从这场战争中得到什么?我看过很多一战的资料,士兵们成片倒下,似乎是为了理想而奋斗,但那种牺牲毫无价值,只是为了替国王,领土。我相信,带着所有的宝藏和卷轴,就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天堂。”那头目说。

  我无法插言,因为他说的计划实在太空幻了。

  他向顾倾城指了指,连声大笑:“哈哈哈哈,如果我手里有六幅卷轴,是不是所有国家都将对我刮目相看?即使是柏林总理府也会仰我的鼻息?我是战争中的小人物,但我不想永远做小人物,所以必须做些跟别人不一样的事情,才能脱颖而出。等一会儿,我们就向地球轴心出发,提前一步找到元首想要的东西,给全世界一个惊喜。”

  他的野心让我感到震愕,毕竟他只是一个低级军官,一旦接触到了秘密的核心,竟然迸发出这么大的野心,简直令人不敢相信。当然,即使按照地图到达地球中心所在的位置,他也不会有任何作为。野心家没有任何好下场,这是所有历史印证过的。

  “真是一个很好的计划。”我拍了拍手。

  “很好,很好,很好。”顾倾城抬起头,连说了三句“很好”。

  “你也认为这是个好计划?”那头目问。

  “有了卷轴,有了西太后秘卷,巨龙的秘密就掌控一半了。恭喜,恭喜,战争中少有清醒而又聪明的人物,现在终于让我遇见一个。”顾倾城向我们这边点头。

  很明显,她的话指的是我,但那头目却洋洋得意,以为顾倾城在赞美他。

  “西太后秘卷”五个字是一个隐语,在江湖上,它代表了清末民国最著名的一个盗墓大案,即“孙殿英盗墓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