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九百六十六章 问话

  在那位形彪悍的旗主的带领之下,两人走进苍天谷的深处,来到一座岩湖的湖畔。『8Δ1』中Δ

  “哗——”

  岩湖的湖面,飘着赤色的雾霭,凝聚成一尊神圣的虚影,足有数十丈高,有着人形的躯,却长有两颗头颅,显得有些狰狞。

  “拜见姚副宫主。”

  那位形彪悍的旗主,立即单膝下跪,向湖中的神异虚影,恭恭敬敬的叩行礼。

  虽然有锁龙链,捆绑在上,张若尘却还是跟着一起行礼。

  幽字天宫有两位副宫主,一直以来都很少露面,绝对算是血神教真正的大人物。

  姚生,就是两位副宫主的其中之一。

  那道巨大的虚影,乃是姚生的一道圣魂分,悬浮在水面,吞吐着云雾。

  四只眼睛的眼眶中,涌出四道紫黑色的邪光,穿过岩湖,同时落在张若尘的上。

  浩dàng)磅礴的圣威,铺天盖地的碾压而至,仿佛是要将张若尘镇压得趴在地上。

  这是一种威慑,在震慑张若尘的圣魂。

  若是,张若尘的心中有鬼,就会感到恐惧,没有办法说谎。即便说谎,也会露出破绽。

  姚副宫主开始问话:“神子死的那一天,你带领一队旗手离开大营,去了落风山?”

  “什么……神子大人陨落了?”

  张若尘装出一无所知的模样,同时,也表现得十分孱弱,双腿不停颤抖。

  “此事你无须知晓,直接回答本圣的话便可。”

  那声音,相当强势。

  张若尘仿佛真的遭受圣威的压制,有些哆嗦,道:“没错,属下的确去过落风山。”

  “去干什么?”

  “无量旗王派遣属下,前往落风山,剿灭血兽,据说,那是副宫主大人下的命令。”

  岩湖中,那一尊巨大的双头圣影,略微沉默了片刻,冷哼一声:“两位副宫主都没有下过这样的命令。”“怎么可能?”

  张若尘露出相当吃惊的模样,道:“副宫主,属下刚才的话,绝对没有一句谎言。若是,你不相信,属下现在就可以与无量旗王当面对质。”

  姚副宫主的声音,再次传出,道:“你前往落风山的那一天,赵无量也已经失踪,至今也没有现。”

  张若尘露出更加不解的神,十分惶恐,连声道:“副宫主明察,属下与神子大人的死,一点关系也没有。”

  “只要你如实回答本圣的问题,本圣自然不会冤枉一个无辜之人。”

  岩湖上空,双头圣影的另一颗头颅,张开嘴巴,出颇为动听的女子声音,“顾临风,既然你是去落风山剿灭血兽,为何带出去的旗手全军覆没,而你却失踪了数天。这几天,你去了什么地方?”

  张若尘道:“属下到达落风山的时候,遭遇了伏击,所有旗手全部都被阵法杀死。属下也是拼了命,才冲出阵法,向绝古雪山的深处逃去。”

  “破阵的时候,属下受了极重的伤势,根本不知道逃到了什么地方,最后晕厥过去。”

  “醒来后,并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天,属下养好伤势,就立即返回苍天谷,正要向无量旗王大人禀告,却没有想到……这几天,幽字天宫居然生了这么多的事。”

  从始至终,四道紫黑色的光束,一直照在张若尘的上,给他制造压迫力。

  周围陷入沉默,就连姚副宫主也没有继续问。

  张若尘试探的问道:“不知副宫主还有什么需要询问?”

  “暂时没有。”

  姚副宫主的声音,依旧十分冰冷,沉声道:“此事,还得继续彻查,验证你刚才所说的话的真实。即便你与神子的死没有关系,就凭你带领出去的旗手全军覆没,也能治你重罪。”

  另一个头颅,出女声:“树风旗主,你先将顾临风押解下去,关入进铁狱地牢。”

  “是。”

  那个形十分彪悍的旗主,冷冷的瞪了张若尘一眼,道:“顾旗主,跟我走吧!”

  树风旗主带着张若尘离开之后,岩湖中,那尊巨大的圣影的两颗头颅,竟然相互交流起来。

  左边的头颅,出男子的声音:“你怎么看?”

  “顾临风应该没有撒谎,此事,很有可能,真的是赵无量在布局。顾临风顶多只是赵无量挑选出来的替罪羊,只可惜,赵无量的计划应该没能成功,出现了意外,要不然顾临风也不可能活着逃了回来。”右边的头颅,出女子的声音。

  左边的头颅说道:“赵世奇将神子的半截体带回的时候,曾说过,他们遭遇了一头相当可怕的血兽。赵无量的计划失败,很有可能,就与那一头血兽有关。”

  “赵无量失踪了这么久,说不一定,已经是死在血兽的腹中。”右边的头颅说道。

  姚副宫主自然不会相信,区区一个三阶半圣,能够有那么大的胆子,敢暗害血神教的神子。

  即便有胆子,也不可能那么强的实力。

  所以,在他看来,只有赵无量才有那样的实力和胆量。

  而且,所有矛头,也都指向赵无量。

  ……

  …………

  铁狱地牢,位于苍天谷地底的百丈深处,完全是用精铁铸炼,其中一些牢狱的铁栏杆,比碗口还要粗。

  地牢中,刻录有密集的阵法铭纹,又有幽字天宫的第三营镇守,别说是半圣,即便是圣者被关押进来,也很难逃出去。

  据说,犯下重罪的血神教教徒,全部都是关押到此地。

  顾临风的修为,达到半圣境界,又是幽字天宫的旗主,在血神教,自然也算得上是一个人物,属于重犯。

  所以,他被关押在铁狱的最底层,也就是第四层。

  “嘭!”

  张若尘一掌打了出去,击在牢狱的铁壁上面。

  刹那间,铁壁上面,飞出数十道粗大的黑色闪电,如同数十条黑色怒龙,全部都劈在张若尘的上。

  张若尘立即释放出圣魂领域,将所有电光全部挡住,即便如此,还是受了一些内伤。

  “好厉害的阵法,即便使用空间力量也很难破开,根本不可能逃得出去。”

  渐渐的,张若尘平静下来,盘坐在地,细细的思考。

  “只要我一口咬定没有杀死梅兰竹,海冥法王肯定会想办法救我。我这一枚棋子,对那个老魔头,应该还有很大的用处。”

  张若尘不再多想,平心静气,开始修炼起来。

  大概三天后,咵啦咵啦的铁靴声,在铁狱地牢的第四层响起,显得格外清晰。

  张若尘睁开双目,只见,铁栏杆的外面,站着一位躯彪悍的人影,全披着铠甲,似一尊无敌的战神。

  正是幽字天宫第三营,排名第一的旗主,树风旗主。

  树风旗主将锢牢狱的阵法打开,走了进来,俯视张若尘,声音十分洪亮,道:“海冥法王亲自出面为你做担保,算你小子运气好。走吧!你现在可以出去了!”

  张若尘站起来,弹了弹上的灰尘,道:“多谢。”

  离开铁狱地牢,树风旗主将张若尘带出苍天谷,向绝古雪山中行去,距离幽字天宫的大营,越来越远。

  张若尘警惕起来,暗暗运转圣气。

  树风旗主的修为极高,乃是一个高阶半圣,圣觉相当敏锐,感应到张若尘体内的圣气流动。

  他冷哼一声:“本旗主若是要杀你,就凭你的那点修为,也能抵挡得住?”

  张若尘笑了笑,将圣气收了起来,道:“树风旗主到底是要带我去哪里?”

  “到了那里,你自然就会知道。”

  两人一直向前行去,度越来越快,距离苍天谷已经有数百里。

  终于,树风旗主停下脚步,道:“到了!”

  远处,有着一片崖壁,崖壁上,开满了红色的梅花。寒风出来,有着一片片鲜艳的花瓣,纷纷扬扬的落下。

  海冥法王的第十三弟子,蓝夜,穿着一黑袍,背着双手,显得十分精明干练,站在崖下,向树风旗主微微拱手,道:“多谢树风兄。”

  “只是举手之劳,你们先谈,本旗主还得立即赶回幽字天宫。”

  随即,树风旗主化为一股狂风,卷起大片雪花,消失在一座座雪山之间。

  蓝夜的眼神,变得十分冷沉,盯在张若尘的上,道:“你倒是能闯祸,若不是师尊亲自出面,你已经异处。”

  “神子的死,与我无关。”

  张若尘的态度,颇为强硬。

  “还敢顶嘴。”蓝夜的两颗瞳孔寒光四,右手的掌心,凝聚出一团寒冰煞气,向张若尘的心口印击过去。

  蓝夜要教训一下张若尘,让他吃一些苦头,今后,才会老实安分一些。

  这也是海冥法王的意思。

  就在蓝夜出掌的时候,方圆数百丈的温度,下降十倍,似乎就连空气也被冻结住。

  张若尘不甘示弱,双手结出印法,将体内的圣气,源源不断调动起来,打开双掌的六窍。

  手掌心,涌出两片血云,都是呈现五指的形态。

  “七窍血冥掌。”

  双掌同时击了出去,与蓝夜打出的掌印,对击了一下。

  “轰隆。”强大的掌力气劲,将旁边的崖壁,震得裂出密集的纹路。

  其中一些纹路,甚至足有数尺宽。

  有些诡异的是,生长在崖壁上的梅花树,却完好无损,只有一片片鲜红的花瓣飘落下来,飞在半空。

  “海冥法王肯定就是附近,他最喜梅花,必定是他使用圣气,护住了崖壁上的梅花树。”察觉到这一点,张若尘立即将掌上的力量,收回了一大半。

  随即,他向后倒飞出去,在半空翻转了两圈,才又落到地面。

  “噗嗤。”

  一口鲜血,从张若尘的嘴里吐了出来,将地面染得绯红。

  蓝夜也是向后退了一小步,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又用颇为惊讶的眼神,看向对面的张若尘。

  刚才,他虽然只是使用出一成的力量,却也绝对不可能是一个三阶半圣能够挡得住。

  “你的七窍血冥掌的威力,怎么会那么强?不对,你似乎打开了第六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