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八百九十五章 悟剑

  剑招之中,融入有一道时间印记。

  只在一个刹那,银白色的剑锋,就从凌飞羽的身前划了过去。

  “哧。”

  与此同时,凌飞羽脸上的面纱,分裂而开,随风落下,显露出一张精致的圣颜。看上去相当年轻,极其美丽,只是一眼撇过去,也让人感觉到永世难忘。

  只不过,高高在上的飞羽剑圣,却并不是那么冷若冰霜,至少那一张脸蛋,却是给人一种妖媚的感觉,犹如是狐仙转世一般,与她的气质,形成了极大的反差。

  张若尘也只是惊鸿一瞥,下一刻,剑波就击在他的身上,将他打飞了出去,一直坠落到数里之外。

  刚才这一击,绝对是结结实实的打在他的身上,即便是穿着流星隐身衣,又有五行混沌体,张若尘也承受不住。

  他全身骨骼、经脉都在破碎的边缘,浑身无法动弹,彻底失去再战的力量。

  凌飞羽的神情,略微呆滞了一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半晌之后,双眸之中,才是恢复神采。

  要知道,刚才那一剑,她根本来不及抵挡。

  若是,剑气再强劲一些,她就算不死,也会遭受重创。

  不得不说,先前她的确是太过小看张若尘,此子身怀时间和空间两种恒古之道,将来的成就,恐怕还会在她之上。

  凌飞羽缓缓的飞落到地面,向滔天剑一脉的历代祖师的阴灵盯了过去,道:“滔天剑一脉,人才济济,皆是顶天立地一般的剑道英杰。本圣现在已经相信,张若尘应该不是不死血族的潜伏者。”

  “刚才,张若尘挡住了你三招,丫头,你是不是应该先道歉?”

  一道人形魁梧的影子,大吼了一声。

  让一位剑圣道歉认错,显然是不现实的事,更何况,凌飞羽还是高傲绝顶的人物,更加不可能向任何人低头。

  凌飞羽背着双手,道:“首先,本圣没有做错任何事,无须向任何人道歉。其次,本圣会亲自去查明不死血族潜伏者的真相,若是,张若尘真的无辜,一定会还他一个公道。”

  另外一道人影飞了出来,道:“丫头,你也太目中无人,有本事,我们再约战一次?下一次,张若尘出手,至少可能挡你十招。”

  凌飞羽颇为强势,冷声道:“本圣不想与你们计较,并不代表本圣愚蠢。一群已经死去的人,就该老老实实的待在坟墓里面,若是再想引诱本圣,与张若尘陪练剑法,休怪本圣挑了你们坟墓。”

  说出这话的时候,凌飞羽也是一道手印打了出去,在那天穹之上,形成一个覆盖方圆数十里的雷电大手,将十六位祖师的圣魂,全部都打入进地底。

  “轰隆”一声。

  剑冢的地底,传来滔天剑一脉历代祖师恼怒的声音。

  “丫头,你连前辈的阴灵也敢下如此狠手,小心滔天剑传人成长起来,将葬天剑一脉祖师的坟墓挖个底朝天。”

  “反了,反了,老夫也就多说了几句,用得着下如此重的手?滔天剑传人一旦成圣,必须第一个将你拿下。”

  “没错,必须得拿下,教她如何尊重前辈的阴灵。”

  对于他们的话,凌飞羽只是聪耳不闻,懒得再去理会一群只会放狠话的阴灵。

  她是一个女人,心眼很小,并没有那么大的包容心。

  若是将她逼急,倒是很有可能会去挖两座坟墓。

  走到张若尘的身旁,凌飞羽从空间手镯之中,取出一枚枯木丹,放入进张若尘的嘴里。

  随后,她带着张若尘,径直离开了剑冢。

  张若尘的确伤得很重,然而,却并没有晕厥,只是身体很难动弹。吞服下枯木丹,他就立即开始运转圣气,吸收丹药之中的药力。

  第二天清晨,张若尘身上的伤势,完全恢复。

  不仅如此,经历昨夜的那一战,原本深藏在血液和肌肉之中的神血力量,竟然也被完全吸收,修为又有一些提升。

  “凌飞羽居然不在洞府,去了哪里呢?”

  张若尘没有去寻找凌飞羽,而是走出洞府,来到一片竹林,闭上双目,回忆昨夜与她的那一战,从中参悟剑道。

  虽然,那一战,仅仅只是交锋了数招,很快就结束。

  可是,却是剑圣级别的战斗,而且还是张若尘的亲身经历。因此,也就相当宝贵。

  达到半圣境界,其实需要修士花费大量时间去参悟圣道,悟得越多,进境也就越快。

  每一场战斗下来,修士都应该自我总结,从中参悟出更强的战斗技巧。

  凌飞羽施展出来的每一招剑法,全部都形成图画一般的映像,不断在张若尘的脑海之中浮现出来。

  张若尘的眉头,时而紧皱,时而舒展,不断思索破解的办法。

  同时,他的双手捏出剑诀,以手指为剑,不断出剑,尝试破解凌飞羽的剑招。

  其实,凌飞羽的剑招,相当简单,显得普普通通,然而正是如此,却又充满变数,让人防不胜防。

  这是一个悟剑的过程,同时,也是张若尘自我成长的过程。

  一直到中午时分,张若尘才将凌飞羽昨晚使用的剑招,全部破解,与此同时,他对剑道,又有一些新的理解。

  “昨晚,若不是我使用出空间力量和时间力量,恐怕根本就威胁不到凌飞羽。接下来,倒是可以开始修炼时间剑法的第二层境界。”

  时间剑法的第一层境界“刹那无痕”,一共有九百种基础招式,张若尘早就已经修炼完毕。

  只不过,张若尘以前没有参悟出时间规则,因此,才没有修炼第二层境界。

  时间剑法的第二层境界,叫做“刻度八变”,与第一层境界的九百种基础招式,有很多共通的地方。

  一旦修炼成功,必定可以成为张若尘的底牌,再与凌飞羽交手,也就不会那么狼狈。

  不过,他在竹节山修炼,一直有凌飞羽看守,无法进入图卷时间,修炼时间剑法的速度,肯定相当缓慢。

  “必须想办法离开凌飞羽的视线。”

  张若尘的眼睛一亮,想到了剑冢。

  剑冢,不正是最佳的练剑之地?

  在那里,不仅可以随意使用乾坤神木图,还能得到滔天剑历代祖师阴灵的指点,无论是剑法,还是剑道,也肯定会突飞猛进。

  “唰唰。”

  就在张若尘想到此处的时候,竹林中,冲出两道影子,出现在了张若尘的面前。

  正是前几天,张若尘派遣出去打探消息的小黑和吞象兔。

  看到它们,张若尘将心绪收回,微微一笑,问道:“怎么样?打探到有用的消息没有?”

  “它们两个,根本没有去帮你打探消息,而是跑去镇狱古族的药田里面偷吃灵药。幸好是我先发现它们,若是被看守药田的长老发现,肯定会被抓起来,关进幽冥地牢,永世不得见天日。”

  黎敏娇小的身躯,踩着轻盈的碎步,从吞象兔身后走出来,挺着微微耸起一个弧度的胸脯,向张若尘盯了过去。

  小黑瞥了黎敏一眼,哏哏一笑,“本皇做事一贯周密,若不是那一只兔子贪吃误事,岂会让你发现?再说,本皇也并不是没有去打探消息,相反本皇还打探到不少有用的讯息。”

  “我才不信。”黎敏低声说道。

  张若尘并不想知道,小黑和吞象兔去药田里面偷吃了什么,只想知道,冥王剑冢的一些状况,于是问道:“你都打探到什么消息?”

  小黑说道:“据说,镇狱古族已经开始联合朝廷的军队,准备主动向不死血族发起攻击,要将元府境内的不死血族,全部剿灭。”

  张若尘点了点头,道:“既然冥王剑冢中出现不死血族的潜伏者,那么,镇狱古族的那些大人物,也肯定会感觉到危机。他们会主动出击,在我的意料之中。”

  小黑又道:“近日之内,将会有两位朝廷的大人物,驾临冥王剑冢,一起商讨对付不死血族的具体事宜。很有可能,那两位朝廷中的大人物,已经到达冥王剑冢。”

  张若尘略微皱眉,一旦镇狱古族与朝廷合作,那么,他的身份,也就变得相当尴尬。

  若是,一起去围剿不死血族,张若尘不仅要与不死血族战斗,还要随时提防遭到朝廷之中的强者的暗算。

  张若尘问道:“除了这一则消息,还要别的消息吗?”

  吞象兔转了转眼珠子,神秘兮兮的道:“尘爷,我听到了一些消息,据说,镇狱古族的内部也有矛盾。其中,最大的矛盾,便是少族长之争。”

  对于少族长之争,张若尘也是相当好奇。

  史仁是一个值得一交的朋友,若是,他需要帮助,张若尘必定会全力以赴助他一臂之力。

  前提是,张若尘必须要先了解,镇狱古族的内部,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

  王颉乃是族长之子,而且,自身的资质也是出类拔萃,可是为何却没能成为少族长?

  史仁又是如何成为了少族长?

  张若尘的目光,盯向黎敏,做为镇狱古族外围家族的子弟,她肯定知道一些内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