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二千二百七十二章 狩天之战

  命运神山的山下,是一片广阔的原野,一望无边。

  此刻,原野上,站满一位位衣衫褴褛的囚徒,他们落魄沧桑,身上处处鞭痕。其中一些,已经被囚禁和奴役了千年。

  囚徒的数量之多,无法数清,似一片人海。

  “啪!”

  鞭子声响起。

  “快些走,磨磨蹭蹭,你们就是一群低贱的猎物,现在便是你们发挥猎物作用的时候。”一位骑着骨兽的骨族骑士,挥出一根闪烁着雷电的鞭子,抽击在蛮剑大圣的身上。

  鞭子上,印刻有特殊的神纹,不朽圣躯也抵挡不住。

  “哧哧。”

  蛮剑大圣的背上,又多出一条深可见骨的血痕,可是他却一声不吭,咬牙承受了下来。

  正在寻找蛮剑大圣踪影的张若尘,正好看到了这一幕,双目骤然一寒。

  洫的目光,向张若尘盯去,脸上露出一道得意的笑容,道:“即便是大圣,沦为了奴隶,也得老老实实的,不然有的是苦头吃。若尘大圣幸好有一半的不死血族血脉,又是神子,否则来到地狱界,恐怕也和他们一样。”

  张若尘露出一道冷峭的笑意,没有与他做口舌之争。

  站在不远处的潋曦,看到山下那些奴隶,他们有的,本是鼎鼎有名的大圣,却被折磨得不成人样,气血衰败,如同乞丐。

  其中有一些是她认识的年轻才俊,曾风华绝代,指点江山,现在却面容枯瘦,目光浑浊,精气神都被磨灭殆尽。

  还有很多很多……

  对地狱界而言,这是一场盛宴。

  对天庭界的修士而言,看到的却是一片凄惨画面,让那些刚刚踏上修炼之路的年轻修士,深受打击。

  即便是修炼成圣,甚至是大圣,一旦被地狱界擒住,依旧形如蝼蚁,困苦得还不如一个凡人。

  修炼还有什么意义?

  潋曦向前方的张若尘盯了一眼,心中的情绪复杂。

  “哗——”

  每一位赴宴修士身前的玉案上,都浮现出两团白光。

  光芒中,显化出一本卷册,与一片菱形的镜片。

  张若尘拿起卷册,打开翻看。

  卷册上,记载了此次狩天战场的各种规则,天奴的数量,还有其中一些天奴的身份信息。

  “天奴,一共一千三百多万只。”

  “大圣级的天奴,二千二百七十四只。”

  看到此处,张若尘心中震动不小。

  大圣,在任何一界,都是顶尖级别的战力,是中流砥柱,是圣道中的帝皇。

  要知道,像广寒界,整整一界,也只有数十位大圣。

  两千多位大圣,被地狱界擒拿,沦为天奴,这是他以前根本不敢想象的事。这个千年,地狱界是灭掉了多少大世界?

  接着往下看,张若尘这才了然。

  原来,这些天奴,并不全是天庭界一方的俘虏,还包括不属于天庭的大世界、墟界、宇宙秘境、古文明的修士。

  甚至,还有边荒生灵。

  并不是所有大世界,都是天庭的下属凡界。

  比如,没有诞生出神灵的大世界,是没有资格成为天庭的下属凡界。

  这些大世界,被不死血族和罗刹族发现,顶多只是被奴役,被统治,被圈养,沦为血食牧场。但是,被鬼族、骨族、尸族、修罗族发现,也就只能是死路一条。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天奴,则是地狱界的叛徒。

  逐渐的,张若尘有些理解,为何会有这么多的大圣天奴。其实,很多大圣天奴都不是来自弱界,而是属于强界。

  在功德战场被擒拿的大圣,只占少部分。

  地狱界和天庭万界,不仅仅只是在功德战场上交锋,在宇宙中争夺各种修炼资源,也会有大量交锋。这种交锋,双方出动的,肯定都是高阶修士,不是圣王,就是大圣。

  如此一来,被擒拿到的大圣和圣王,自然不在少数。

  “咦!居然有五位千问境的天奴,还有一位万死一生境的天奴。地狱界的诸神,也太大胆了吧,难道不怕地狱界这一代的顶尖修士,大量被杀?”张若尘心中暗道。

  “领队。”

  血天部族的赴宴修士,全部都手持卷册,汇聚到张若尘的身旁。

  每一次狩天大宴的规则,都有一些不同,在拿到规则卷册之前,以前一切的商议,只能算是预测。

  现在,他们必须重新思考和规划。

  孤辰子看见张若尘翻到的那一页,猜到他的心中所想,道:“这是一场被动的狩猎,无论这些天奴的修为有多强大,他们都只是被狩猎者。”

  “什么意思?”张若尘问道。

  孤辰子道:“所有天奴的精神力,都被限制,无法使用精神力探查。也就是说,我们可以使用精神力找到他们,他们却只能使用眼睛和耳朵找我们。”

  “确切的说,只有眼睛,能够发挥出作用。至于耳朵……任何一个赴宴修士的速度,都远胜音速不知多少倍。”

  “如果不敌,我们可以立即逃走和隐藏起来。他们如果不敌想逃,怎么逃得出精神力的范围?”

  紧接着,他又道:“还有第二点,我们都有战器,甚至有至尊圣器,可是,他们却没有。一位执掌至尊圣器的百枷境大圆满强者,当然有机会杀死一个赤手空拳的千问境大圣天奴。”

  “至于唯一的那一个万死一生境的大圣,卷册上有记载。他的双手和双脚,被神铁锁链束缚,速度和战力都大打折扣,就算想要大肆杀戮地狱界的修士,又杀得了几个?一只困兽而已,只能被动挨打。”

  张若尘翻到卷册的最后一页,整整一页,写的都是那位万死一生境大圣的资料。

  “姓名:螭帝。”

  “积分:1000万分。”

  “年龄:两万一千年。”

  突然,张若尘的瞳孔深深一缩,看见了一个醒目的标注——“无间阁”。

  这位修为达到万死一生境的天奴,竟然是无间阁的成员,也就是千骨女帝的下属。

  “千骨女帝自称是地狱界最想除掉的神灵之一,她这十万年,到底在地狱界组建起了多么庞大的势力?挥下这么多强者,无间阁的实力,恐怕不输一座大世界。”张若尘暗道。

  狩天战场的排名,与功德战差不多,都是积分制。

  修为越强的天奴,杀死之后,得到的积分越高。

  血宸道:“我已将积分大致计算了一番,所有天奴加起来,一共大概价值六亿积分。整个不死血族,只要积累六千万积分,便算是达到十族之中的平均水平。”

  “我们血天部族,只要积累六百万积分,也就达到中位数。”

  “按照以往狩天大宴不死血族的成绩排名,想要积累六千万积分,恐怕难度很大。所以,我们只需要积累六百万积分,就能排进十大部族的前列。”

  易轩大圣活动着手腕,笑道:“只要击杀了那位螭帝,就能获得一千万积分。六百万积分,还不是轻轻松松的事?”

  易轩大圣的目光盯向瑜皇、孤辰子、张若尘,已是跃跃欲试了起来。

  合他们四大强者,加上至尊圣器,未必不能将那位万死一生境的大圣干掉。

  要做,就做一票大的,才能轰动地狱界。

  血宸并不知道易轩大圣和孤辰子已经达到百枷境大圆满,摇头道:“一位万死一生境的大圣,即便被缚住了手脚,爆发出来的战力也非常可怕。就像我把你的双手双脚缚住,你要杀死一位圣王,也是轻轻松松的事。”

  “螭帝,是诸神给婪婴、阎皇图、罗生天、无疆他们最顶尖的几人,准备的一个大挑战,我们没必要去碰。”

  血天部族的修士,各抒己见,详细分析今年的狩天大宴。

  张若尘一直在研读卷册上的规则,直到看完之后,才道:“积分不仅仅只是累积,还会扣除。”

  “积分扣除的第一条:恶意攻击己方修士,攻击一位,扣除五千积分。”

  “第二条:故意杀害己方修士,死亡一位,扣除五十万积分。”

  “第三条:领地族人死亡十位,扣除一积分。领地族人全部死亡,整个部族的总积分扣除一半。”

  ……

  “所以,进攻固然重要,可是防御也是必不可少的事。”

  狩天战场,位于无归宇宙森林的一片辽阔的星空之中,既有巨大的生命星球,又有大量小行星和陨石星辰碎片。

  按照卷册上的记载,地狱界的十族,每一族都有一颗本族星。

  不死血族的本族星上,生存着大量不死血族的低等族人,不具有半圣级战力。参加狩猎的地狱界修士,必须要保护好他们,不被天奴杀害。

  看到这一道规则,张若尘便是知道,狩天大宴的另一层意义。

  诸神分明就是在告诉他们,不仅要进攻和杀戮,更要学会守护本族。

  “轰隆隆。”

  狩天战场开启,一片浩瀚无垠的六彩星空森林,呈现在了上方的万界神眼的镜面上。

  看到这片六彩星空森林,张若尘立即皱起眉头,轻叹一声:“狩天战场太大了,这将是一件很麻烦的事。”

  别的那些修士,也都轻轻点头。

  根据眼前看到的宏伟星空,他们的推算,这片战场中,至少有上千颗星球,数亿记的宇宙尘埃和星辰碎片。

  所谓的宇宙尘埃,并不是真正的尘埃,小的只有拳头大小,大的却比山体都要庞大。

  很多宇宙尘埃,都能隐藏身形。

  而且整个战场的直径,绝对超过一亿里,甚至更广。就算是精神力大圣,一次性能够探查到的区域,也只是小小的一块。

  如此一来,寻找那些天奴,便成了最难的事,与他们最开始的设想完全不一样。

  福禄黑袍大祭司扬声道:“狩天大宴正式开始,为期一百天。天奴将会提前一个时辰,进入战场。在这一百天之内,你们只要杀死一位赴宴修士,或者十万位地狱界的低等修士,并且一直活到了狩天大宴结束,命运神殿便恢复你们自由身。”

  那些自认为必死无疑的天奴,听到这话,一个个眼神都亮了起来,随即释放出凌厉的杀气。

  为了自由,为了报复地狱界,他们的杀意安全被激发出来。

  “咻!”

  空间通道打开,一千多万位天奴,提前被传送到了战场各处。

  福禄黑袍大祭司的目光,投向命溪流域的方向,道:“你们还有一个时辰,商量狩猎计划。同时,每一位修士,立即将身上所有战器、丹药、符箓,全部装入一件空间容器里面,放置到你们身前的玉案上。每一位修士,只能保留一件战器,或者是防御性的铠甲。”

  所有修士立即照做,诸神都看着,谁也不敢私藏。

  张若尘将所有一切,全部都放入进一颗空间玲珑球,只穿一身白衣,手提紫金葫芦,突然感觉整个人都变得轻松了起来。

  风后的目光,不留痕迹的,向张若尘盯了一眼。

  见张若尘留下的居然只是一个葫芦,顿时,她的心中,无比困惑。

  这只葫芦,是什么至尊圣器?

  以她的知识和阅历,竟然看不透这只葫芦的来历,只能猜测,或许是血绝战神最新祭炼的战宝。可是,一件新成的至尊圣器,能够与另外九族的至尊圣器对抗吗?

  “千万不要出差错才好。”风后有些担心了起来。

  福禄黑袍大祭司手指一点,一座巨大的殿宇,从空间中显化出来,出现到命溪流域的上空。

  他道:“殿宇中,有为各族修士特制的衣袍,储物容器,还有各种材料。每一位修士,最多只能取走一万斤的材料。”

  各族修士,纷纷向殿宇中飞去。

  张若尘盯向血天部族的修士,道:“大家尽量取炼丹、布阵、制符的材料,炼器的材料太沉重,尽量不要选。在狩天战场上,也很难在短时间内炼制出来厉害的战兵。”

  进入殿宇中,张若尘领取了十套血红色的衣袍,和一只储物手镯。

  血红色衣袍很奇异,无法抵挡外界的攻击力,可是,却能承受住修士自己的力量爆发。总之就是不具有任何防御性,却韧性十足。

  张若尘对各种材料不感兴趣,但是却有意外之喜,发现了神石。

  可惜,每一位修士,只能取一枚。

  他立即传音,让每一位血天部族的修士,都必须取一枚神石。

  。手机版网址:.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