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二千二百七十章 各大神殿的宴食

第二千二百七十章 各大神殿的宴食

  用一座丛林小世界,换来五枚衍道圣果,代价高昂,可是,张若尘却觉得值。

  将洫身前的五枚衍道圣果收了过去,与先前的五枚一起,一字排开,摆放在玉案上,张若尘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看着那十枚闪闪发光的圣果,宴席上,所有修士都眼神炽热,充满贪婪、羡慕、嫉妒。

  “若是我的,该多好。”不少修士脑海中,都生出这样的念头。

  十枚衍道圣果,代表十亿道规则,三万年寿元。

  有的,觉得张若尘赢得太轻松,只是两场而已,拥有的衍道圣果,便是达到历届狩天大宴的最多数量。

  但是,更多的修士却从这两场斗礼,重新认识了张若尘,将他视为此次狩天战场的劲敌。

  胜了大森罗皇,还可以说,张若尘是投机取巧和运气好。

  可是,就连修为巅绝的洫,也败给张若尘,谁还敢轻视他?

  风后一双玲珑剔透的眼眸,凝视张若尘,忍不住浮现出一道动人的笑意,终于有些明白,血天战神为何让他做血天部族的领队,更是全力支持他执掌至尊圣器。

  通过两场斗礼,风后心中生出一股莫名的奇异感觉,仅仅只是不朽境的张若尘,竟是变得有些深不可测。

  “就算争夺神女失败,嫁给了他,凭借他的天资和我的帮助,这个时代,必定属于我们二人。神女的光芒,或许都会被我们掩盖。希望狩天战场上,可以在他身上,看到更多的奇迹。”风后心中对张若尘的认可度,直线上升。

  黄天部族的神灵,有意将她嫁给张若尘的时候,风后本来是颇为抗拒。

  可是现在,她却觉得,那或许是一条不错的退路。

  血屠看见张若尘再次取胜,却怎么都高兴不起来,郁郁寡欢,心中犹豫,最终,还是咬了咬牙,向上游走去。

  “什么都可以不要,但是,这枚衍道圣果,一定要吃到。张若尘若是不还,我便与他拼命。”血屠捏紧双手,目光沉狠,已做好拼死一战的准备。

  般若没有继续逗留,也没有多看张若尘或者洫一眼,转身而去,从始至终都冷漠得像是一座冰山。

  张若尘也没有看她,目光盯向命溪对面的洫,确切的说,视线落在那柄巨剑上面,道:“他还活着吗?”

  洫知道张若尘指的是谁,站起身来,将巨剑提在手中,道:“活着!而且,你很快就能见到他,在狩天战场上。”

  张若尘的脸色不变,可是内心却已被各种负面情绪笼罩。

  有杀意,有愤怒,也有沉痛和不知所措。

  一旦送上狩天战场,那么,蛮剑大圣也就变成地狱界修士的猎物,他们将成为战场上的死敌。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洫的心境,显然是远胜大森罗皇,脸上浮现出一道笑意:“我很好奇,在狩天战场上,你遇到他,能不能痛下杀手?”

  张若尘只是盯着他,一言不发。

  洫道:“大宴才刚开始,我便在你手中连输两场,但是,我突然一点都不愤怒和懊恼。反而很感激这两场失败,至少输掉的只是脸面和五枚衍道圣果,而不是性命。”

  “两场失败,让我清楚的看到自己的弱点,还是太轻敌,狮子搏兔亦需用全力。对付你和瑜皇,我只想着如何去羞辱你们,却忘记最根本的目的,是要击败你们。”

  “以前,我太享受击败对手的过程,你给我的教训,让我意识到必须做出改变。结果,比过程更重要。”

  “所以为了表示感谢,我得提醒你一句,遇到那人,最好一剑杀了他。你若是不能意志坚定的,与天庭界的修士划清界限,注定无法融入地狱界。一个犹豫不决又摇摆不定的人,也注定难成大事。”

  “张若尘你是一个很强大的对手,我期待在狩天战场上,与你来一场真正的较量。”

  张若尘的手指轻轻敲击玉案,克制了下来,吐出一口气,道:“好啊,我们狩天大宴上见。”

  “送给你了!”

  洫将那柄巨剑扔出,剑尖在前,剑柄在后,化为一道剑芒,直向张若尘飞去。

  速度奇快。

  是被洫全力打出。

  张若尘身形一转,巨剑几乎贴着他的脸飞过去。

  剑身上,映出张若尘的容貌,眉眼锋锐。

  “哗!”

  大量时间印记浮现出来,使得这片空间之中的时间流速变缓,张若尘探手抓住巨剑的剑柄,手腕向下一压。

  剑身斜着朝下,哧的一声,插入进地面。

  即便如此,剑体上蕴含的冲击力,依旧使得剑体向后划出了数丈的距离,形成一道深深的剑路。

  幸好这里的命运神山,地质结构坚固,又密布神纹。

  要不然,这一剑,爆发出来的冲击力,足以蔓延到千里之外。

  张若尘将巨剑从地底拔了起来,举在手中,细细看了一眼,不禁回忆起在天庭修炼的那段岁月,道:“一件君王圣器级别的战剑,说送就送,的确是一份大礼。”

  洫已转身离开,摆了摆手,道:“五枚衍道圣果都送了出去,多送你一柄剑,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孤辰子传音给张若尘,道:“他送剑给你,是想扰乱你的心。”

  张若尘又何尝不知道洫的心思,不得不说,这柄剑的出现,的确是让他最开始坚定不移的心,发生了一丝变化。

  本已决定,不受任何影响,杀个天翻地覆。

  而现在……

  哎!

  “师兄!”

  血屠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张若尘心情很坏,若不是限于狩天大宴的规矩,刚才他就已经向洫出手。此刻,他猛然转过身,道:“怎么了?你有什么事?”

  张若尘的眼瞳中,散发出冷冽的光芒,蕴含杀意。

  血屠哪知道张若尘的杀意是针对洫?

  被他的目光一瞪,血屠全身发凉,喉咙都像是被冻住了一般,有些结巴的道:“师兄……我……我恭喜你,恭喜你击败了洫,赢了第二场斗礼。”

  张若尘将情绪完全收敛回去,轻轻点头,道:“嗯,去吧!”

  血屠转过身,刚刚走了两步,心中一突:“我是来要衍道圣果的,怎么就这么走了?”

  鼓起勇气,血屠再次走了过去,低声道:“师兄,你借我的衍道圣果,现在是不是可以……可以还我?”

  “借的东西,一定要还。对吧?”张若尘道。

  血屠点头,道:“没错。”

  “可是,你借我的无间炼狱塔,为什么没有还?这枚衍道圣果,就用来抵债吧!”张若尘道。

  血屠一时语塞,很不甘心,道:“我可以以后慢慢还债,先将这枚衍道圣果给我好不好?我吃下它之后,修为肯定急速攀升,有利于血天部族在狩天战场上的表现。”

  张若尘伸出一根手指,一道道空间规则,在指尖汇聚。

  想到刚才被张若尘一指弹飞出去,血屠脸色一变,连忙后退,向下游走去,嘴里嘀咕道:“该死的修辰,为什么要抓张若尘的女儿。不抓他女儿,他也就不会来地狱界。他不来地狱界,以我血屠的天资,必定威震这个时代,又怎么会被他死死的压制?”

  “活得跟孙子一样啊。不行!不能这么隐忍下去,我得反抗。”

  张若尘盯向血屠的背影,沉思了一瞬,唤道:“血屠,我可以借给你一枚衍道圣果,但是……”

  血屠心中大喜,快步冲了回去,激动万分的,抓住张若尘的手臂,掷地有声的道:“师兄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血屠必定肝脑涂地,绝不说一个不字。”

  “呃……算了!记住,你又欠了我一笔巨债。”张若尘将一朵盛放衍道圣果的圣花,递给了他。

  血屠紧紧捧住圣花,感动得眼眶发红,重重的点了点头。

  张若尘实在有些受不了他的眼神,挥了挥手,示意他退下去。

  洫败之后,又有一些修士来挑战张若尘,可是张若尘都一一拒绝,不想继续比。

  连赢两场,已经让血天部族的士气,攀升到顶点。

  继续比,首先,张若尘没有取胜的把握。其次,万一输了,好不容易积蓄上去的士气,也就垮掉。

  随着五千枚玄极圣果,从命溪上游流下,到达五千位顶尖圣王的手中。

  斗礼变得更加频繁,到处都在争斗。

  张若尘的目光,瞥向还跪在旁边的潋曦,道:“起来吧!”

  潋曦双眼空洞,犹如木偶一般站起身。

  看到她那副模样,不少修士都感到心痛,忍不住想要将她拥入怀中,保护起来,不让她受到一丝伤害。

  同时,也有很多修士,想要教训张若尘这个不懂得怜香惜玉的混账。

  特别是正在观看投影的天庭界修士,在各大功德战场喊出口号:“杀入地狱界,剑斩张若尘,营救大曦王。”

  “一起筹集圣石,让地杀组织的杀手,去地狱界,割下张若尘的头颅。”

  “张若尘现在是不死血族,又是大圣,生命力强大,即便割下头颅也不会死,必须得乱刀分尸。”

  张若尘并不知道,各大功德战场的天庭界修士,已经组成“伐尘联盟”,将他视为这个元会的第一巨奸。

  “哗哗!”

  从壶中,倒满一杯神玉琼浆,张若尘递给了潋曦,道:“你也算帮我赢回了一枚衍道圣果,这一杯神玉琼浆是赏赐你的。”

  各大神殿,都有提供宴食。

  罗刹神殿提供的是“神灵肉”。

  修罗神殿提供的是“龙肝凤胆”。

  不死神殿提供的是“长生血髓”。

  ……

  …………

  张若尘的玉案上,已摆满各种菜品,每一种都是让神灵也会心动的食物。有的可以提升修为,有的可以提升圣魂,有的能提升精神力……,等等。

  神玉琼浆,是酒神殿提供的宴食,以神玉之精混合神血和各族奇珍,耗时九百年,才酿造出来,喝下一杯,就能进入顿悟状态。

  每一位大圣,只有一壶。

  潋曦没有去接三脚杯,依旧沉默不语,一动不动,谁都不知道她心中在想什么,似在无声的反抗。

  “不识抬举。”

  张若尘轻哼一声,一口将神玉琼浆全部喝下。

  只不过,在仰头喝酒的时候,眼瞳中,却浮现出一道深沉而又悲呛的自嘲之笑。

  来到地狱界,连他这个神灵的儿子,很多时候都身不由己,更何况是你一个俘虏?

  对于潋曦,张若尘最开始没有任何感情,有的只有敌视和利用。

  即便现在,也同样没有感情,可是他的心中,却多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无论最开始张若尘抱着怎样的目的,可是她终究是成为了他的女人。张若尘很清楚沾上了这段因,无论结出什么样的孽果,自己都得承受。

  潋曦说她想要回去,张若尘答应了要放她回去。

  可是,就那样回去,她绝对没有好下场。

  所有修士都在猜测,张若尘故意羞辱潋曦,逼她下跪,是在间接羞辱天庭,是在投名状。可是,张若尘只是想将坏人的身份扮演得更加彻底,让天庭界的修士知道,潋曦没有真正臣服与他,她只是一个受害者,一个可怜人。

  如此一来,潋曦才回得去。

  如此一来,潋曦逃走之后,地狱界才不会认为是他故意放走的。

  只是一个侍女而已,她的路,终究还是得她自己去走。

  “喝神玉琼浆可以悟道,吞服衍道圣果可以帮助修炼高阶圣术,也不知它们的力量,是不是真的有那么神奇。”

  张若尘将一枚衍道圣果服下,准备修炼一种千问级高阶圣术。

  要知道,百枷境大圆满的人物之中,有不少都修炼出了千问级高阶圣术。一旦施展出来,张若尘不动用至尊圣器,根本抵挡不住。

  可是,每一族的至尊圣器,最大的作用,是用来威慑。

  狩天的前期,各族都不会将至尊圣器暴露出来,如此一来,谁都不知道至尊圣器到底执掌在谁的手中,也就不敢轻易引战。

  正是如此,修炼一种千问级高阶圣术,也就显得格外重要。

  没有千问境的龙魂和象魂,张若尘暂时无法将“龙象般若掌”修炼到千问级高阶圣术的层次。于是,选择修炼神魔镇狱的第五层。

  按照他的计划,不仅要将神魔镇狱的第五层修炼成功,更要将这种圣术,与不动明王圣相、阴阳五行圣意结合起来,成为一种真正的大杀招,专门用来对付百枷境大圆满的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