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二千二百六十九章 斗智斗力

  洫非是等闲之辈,修为强大,能跨境界杀敌,张若尘早有心理准备。只不过,洫竟然强到他全力以赴也只能稍微撼动,却是远远超出了张若尘的预估。

  “不愧是鬼族的第一鬼帝,看来只能使用真理的力量。”

  张若尘调动体内的真理规则,尽数向右臂涌去,与此同时,身体周围浮现出密密麻麻的星辰光点,化为一片雏形的星海世界。

  “终于要动用真理之道,据说,张若尘与荒天大神一样,都曾闯过第十层真理之海。”

  “张若尘在真理之道上的造诣的确很高,可以让圣术,在一瞬间,爆发出十倍攻击力量。”

  “扳手腕,在一定程度上,就是在比拼掌力。张若尘修炼掌道,花费了大量精力,若是,得到真理之道的加持,爆发出十倍掌力,洫承受得住吗?”

  “洫为什么任由张若尘调动真理规则,没有立即压制他?”

  在场,很多修士都很好奇,换做是他们,发现张若尘调动真理之道,肯定会先下手为强,以雷霆之势反制。

  可是……

  洫没有这么做。

  难道他觉得自己可以承受住张若尘的十倍掌力?

  嫣红大圣双眸含笑,道:“张若尘有真理之道,洫却有命运之道。为何要怕他?”

  紧接着,她又道:“更何况,这里是命运神山,命运规则最为汇聚的地方,在这里施展命运的力量,比在别处爆发出来的威力更强。”

  洫是嫣红大圣阵营中,最顶尖的力量,她对洫自然充满信心。

  “哗——”

  在张若尘激发出真理界形的时候,洫的背后,一座光芒璀璨的命运之门呈现了出来,高达数十丈,刺得大圣之下的修士睁不开眼睛。

  “轰隆。”

  在真理规则的加持之下,张若尘施展出龙象般若掌,爆发出十倍威力,冲击向紧捏在一起的鬼手。

  与此同时,三头千问境象魂的力量,也在一瞬间达至最强状态,发出振聋发聩的吼声。

  洫的鬼手,向后猛然一移,被压下去了一半。

  整条鬼臂,呈扭曲的状态。

  看到这一幕,无数地狱界的修士都倒抽凉气,忍不住屏住呼吸。

  难道鬼族的最强者洫,竟然会败给不朽境的张若尘?

  十倍力量,来得快,去得也快。

  洫的手臂,缓缓的向上扳转,脸上浮现出讥诮的笑意:“你在真理之道上的造诣,的确是出乎我的预料,我的命运之道无法完全将其削弱。可是,只是一瞬间的十倍力量,还压不跨我。”

  看到洫逐渐将手臂扳回去,轮到血天部族的修士担忧。

  其中,瑜皇、孤辰子、易轩大圣、血泣大圣,更是忍不住叹息一声,本来他们的心中对张若尘还抱有一丝希望,以为他可以再创奇迹。

  可是现在,谁都看得出张若尘已经全力以赴,各种底牌手段全都用出。洫却一一接下,并且还没有使用融炼进体内的鬼魂。

  换句话说,洫没有动用全力。

  就像猫戏老鼠一般,任凭你各种手段施展出来,却依旧无法改变命运,等将你玩得精疲力尽,再一口将你吃掉。

  洫就是那只在戏弄老鼠的猫,一直将胜负掌握在手中。

  地狱界的修士,发出嘲笑声。

  他们绝大多数都没有将张若尘当成地狱界的一员,觉得他是一个外来者,所以,大森罗皇败在张若尘手中,他们才会觉得耻辱。

  如今,洫以绝对的优势,戏耍张若尘,自然是让他们有一种挽回颜面的喜悦之感。

  洫胜券在握的道:“张若尘,你也不用气馁,你才不朽境而已,已经可以与我扳手腕,你应该感到荣幸才对。”

  张若尘并不生气,道:“你真的以为,真理之道有那么简单?”

  “什么意思?”洫道。

  “真理之道最厉害之处,岂是是真理界形的力量。”

  张若尘闭上双眼,顿时,悬浮在他身体四周的星辰光点变得更多,蔓延得更广。

  一粒粒光点,快速变大,化为一颗颗光球。

  在洫的视野中,那些光球,化为一片无边无际的星海,每一颗都有星辰那么巨大,如同立身在浩瀚无边的宇宙之中。

  真理界形,其实是使用真理之道,构建出来的一座世界形态。

  只不过,这座世界,是由天地之间的各种规则构建出来。

  越是强大的真理界形,构建出来的规则世界越是广阔,能够引动的力量也就越强。

  当初,真理神殿的神传弟子宇文靖,只是修炼出了“皇天在上”的真理界形,从界形中涌出的雷电,便是逼得张若尘使用《时空秘典》才能化解。

  如今,张若尘的真理界形,已是“星海无岸”,而且还在向“宇宙无边”衍变,能够爆发出来的威力自然也就更强。

  星海中,那些星辰光球,犹如化为真正的星球一般,急速飞向洫。

  对于别的修士而言,只是看见一颗颗星辰光球飞出去,并不觉凶险。可是,在洫的视野中,却是一颗颗真正的星球向他碾压过去,无穷庞大,震撼人心。

  洫紧紧以咬牙,沉哼一声:“张若尘,你到底是在扳手腕,还是想战斗?”

  “我在规则范围内,与你扳手腕,别的力量为何不能使用?”张若尘道。

  那些星球,越来越近,释放出毁灭性的威压。

  “该死,星海无边的界形,真的强大到了如此地步?它们到底是真正的攻击力量,还是精神力幻象?”

  洫感到措手不及。

  以前,他倒是遇到过,修炼出真理界形的修士。可是,那位天庭界修士,只是修炼出了皇天在上的界形,而且还来不及使用界形的力量,就被他一口吞入腹中炼化。

  修炼出真理界形的修士,实在太少。

  洫对界形的了解,自然也很少。

  命运之门飞到洫的身前,如同一面光芒万丈的盾牌,挡住冲击而来的星辰。

  “轰隆隆。”

  每一次撞击,命运之门都在猛烈震颤。

  有力量波,穿过命运之门,冲击在洫的身上。

  越是强大的真理界形,越是难操控,张若尘也是将精神力修炼到六十二阶,才勉强可以凭借界形,调动界形世界中的天地规则为己用,转化为攻击力量。

  “不能再掉以轻心,还是先以绝对的力量,击败张若尘,再寻找典籍细细研究真理界形。”

  洫终于在张若尘的身上感受到了威胁,担心发生意外,不再戏耍他,张嘴吐出八百万道鬼魂。

  刺耳的鬼叫声,传遍命溪流域。

  天空被鬼影覆盖,黑云滚滚,昏黑阴暗。

  八百万道鬼魂,快速融合,化为八尊千问境级别的鬼帝魂体,与洫的力量结合在一起,站在他八个不同的方位。

  “现在才动用鬼魂的力量,是不是迟了一些?”

  张若尘的左手,缓缓向上一抬,顿时,丛林小世界从虚空中,显化出来一角,镇压到他右手的上方。

  丛林小世界的世界本体逐渐移动,仿佛是要完全显化出来,越来越沉重。

  小世界的中,密布山川河流,平原沙漠,最开始只有长达数百里的一角,而现在显化出来的世界长度已经超过千里。

  “天呐!张若尘居然唤出一座世界,用来镇压洫的手臂。这还是扳手腕吗?”

  “早就知道张若尘掌握着一座世界,难道就是这一座?”

  “我突然觉得,洫选择用扳手腕的方式与张若尘斗礼,是很不明智的行为,还不如直接战斗。至少战斗的时候,张若尘即便唤出这座世界,也镇压不住洫,他即可退,也可攻。可是现在,洫却只能被动的承受。”

  ……

  随着丛林小世界显化得越广阔,爆发出来的重量,即便是八道千问境鬼帝魂体也难以承受。

  洫的脸上轻蔑之色早已消失,嘴里发出一声长啸,再次吐出四百万道鬼魂,又凝聚出四尊千问境鬼帝魂体。

  合十二尊鬼帝魂体的力量,终于抵挡住丛林小世界的镇压。

  “看我打碎你的这座世界。”

  洫全身紧绷,神情冷峻,完全认真起来。

  他的左手抬起,掌心浮现出一朵七瓣鬼莲,鬼莲散发出刺骨的阴寒之气,急速旋转着飞向丛林小世界。

  七瓣鬼莲旋转之时,逸散出来的力量,凝成一个巨大的漩涡。

  在场,很多修士都在推算,很快得出结果,“凭借七星鬼莲,洫将会击碎张若尘的丛林小世界。”

  无疆盘坐在玉案旁边,道:“没想到洫一直都在隐藏力量,凭借十二尊千问境鬼帝魂体和七星鬼莲,即便是我与他对上,都不敢说百分之百能够取胜。”

  坐在无疆对面的罗生天,目光却落在张若尘的身上,道:“难道你不觉得张若尘更了不得?”

  无疆双眼一眯,轻轻的点头。

  张若尘还没有挣断第一条枷锁,就能逼得洫,将各种底牌手段都施展出来,的确让他们这些排在百枷境大圆满榜前列的高手,感觉到巨大的压力。

  坐在最上方的阎皇图,道:“这场较量,与真正的战斗,已没有什么区别。”

  “至少是洫胜了,张若尘终究还差了一截。”无疆道。

  无疆被张若尘展现出来的实力震撼,心中不仅有紧迫感,更有一种深深的失落。因为,若是在同境界,他怀疑自己连张若尘的一掌都挡不住。

  不过,想到进入狩天战场,就可以将张若尘抹杀,阻止他继续变强,那种压力和失落便是消散而去。

  “轰隆。”

  七星鬼莲击中丛林小世界,将整个世界都撞得穿透,大地四分五裂,山岳倒塌,江河断流,所有植物都被鬼莲的力量腐蚀,化为黑色脓液。

  一座世界毁灭了!

  很多修士都在惋惜,因为他们看出,张若尘的那座丛林小世界已经初具生态,可以诞生出生命。

  这样的一座小世界,具有的价值,堪比一座超过七级的高等生命星球。

  拿出去卖,可以卖出上万枚神石。

  毫无疑问,丛林小世界被洫打得毁灭,也就标志张若尘必败。

  洫的嘴角,向上扬起。

  可是,让他不解的是,面对必败的局面,张若尘却稳如磐石,不慌不乱。

  “他怎么可以如此镇定?”

  这道念头,在刚刚在洫的脑海中浮现出来,忽的,洫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身处的空间,正在发生翻转。

  “不好,刚才张若尘使用那座小世界镇压我的手臂,完全只是在吸引我的注意。他的真正目的……真正目的是扭曲空间。”

  洫的目光向左盯去,只见,原本流淌在地面的命溪,竟是诡异的飞了起来,从地上向天空流淌。

  下游的那些地狱界修士,也都坐到了天上。

  空间,在他的左侧,发生九十度翻转。

  “不,不,我不能输……”

  洫心中在无声的低吼,全力以赴发力,将张若尘的手臂向下压去。

  可是已经迟了,左侧的命溪,以更快的速度压下来,他的那只十丈长的鬼手,很快就被溪水的水面浸透。

  一切已成定局!

  按照般若制定的规则,谁的手,先浸入溪水,谁就是输家。

  张若尘虽然没有彻底压垮他的手臂,可是,却扭曲了命溪所在的空间,从斗礼规则上将他击败。

  举一个例子:

  张若尘要从原地,走到五百米外的一座亭子里面。不一定非要去走这五百米,只需要动用空间力量,缩地成寸,将那座亭子拉扯到面前,一步就可以跨入进去。

  般若悬浮在半空,看着扭曲的空间,又盯向张若尘和洫,道:“胜负已分!取胜者,张若尘。”

  与此同时,坐在命溪最上方的阎皇图,猛然一掌按向地面。

  “哗——”

  扭曲的空间,被掌力压得恢复原状。

  洫并不是一个输不起的人,可是此刻,却双目发怔,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洫知道自己不该输,但也明白,自己输得不怨。张若尘虽然投机取巧,可是,空间力量却也是他自身力量的一部分。

  如果自己能够更加小心谨慎一些,不那么轻敌,张若尘就算动用空间力量,也不可能得逞。

  大圣之间的较量,从来都不是单纯的力量交锋。

  张若尘抬头望天,凝视了许久,长长一叹:“为了胜你,竟是损失了一座世界。现在我终于明白,大圣之间的较量,一座世界都只是一枚棋子而已。神之间的较量呢?”

  “哗!”

  张若尘一挥衣袖,顿时,丛林小世界碎裂之后,形成了大地板块碎片,飞向天外,悬浮在了命运神域的上空,化为太空陨石和宇宙尘埃。

  “轰!”

  直到这时,命溪流域的赴宴修士才意识到张若尘胜过了洫,又赢了五枚衍道圣果,顿时爆发出震耳喧嚣声。

  。妙书屋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