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二千二百六十八章 扳手腕

  胜过大森罗皇,一箭碎星辰。

  如此战戟,让命运神山和昆仑界,甚至整个地狱界的修士,皆是为之震动。

  他们很多人对张若尘的认知,还停留在半年前,那时,张若尘只是圣王境界,即便战力强大,也只能在大圣之下搅动风云。

  半年时间,对大圣而言,不过弹指一瞬间,实力很难有太大的增长。

  可是,在亿万双眼中的注视下,张若尘却凭箭道,赢了威名赫赫的大森罗皇。

  有的修士觉得,张若尘的手段玄妙,出神入化。

  有的觉得,大森罗皇输得太冤,张若尘并不是靠箭道取胜,而是使用了空间手段取巧,赢得并不光彩。

  还有一些觉得,大森罗皇丢了死族,乃至整个地狱界的脸面。他们跃跃欲试,打算向张若尘发起挑战。

  “大森罗皇误我。”

  那两位借给大森罗皇衍道圣果的死族大圣,面如土色,如丧考妣,就算大森罗皇拿出再好的东西补偿,也不可能抵得上衍道圣果。

  若不是看到大森罗皇也很惨,他们恨不得现在就去和大森罗皇拼命。

  张若尘将大森罗皇身前桌案上的三枚衍道圣果收走,道:“做为大圣,却无法做到临危不乱,大森罗皇,你是从来没有遭遇过生死危机吧?就你这样的心性,若是能够一直无敌,一往无前的走下去,或许有成神的机会。可是,今日这一箭,必定成为你心中无法忘却的魔魇,将是你成神最大的心境破绽。”

  大森罗皇从地上爬起,脸色却难堪到了极点,被张若尘说得恼羞成怒,道:“你敢不敢再与本皇斗一次?”

  张若尘看了看身前桌案上的五枚衍道圣果,道:“你的衍道圣果已经全部输掉,拿什么与我斗?”

  “我还可以……”

  大森罗皇很想说“我还可以筹集”,可是,当他的目光,盯向在场那些死族大圣的时候,那些大圣都连忙回避。

  张若尘一看就是一个心机深沉之人,大森罗皇怎么可能斗得过他?

  大森罗皇虽然战力强大,可是今天的表现,却让他们十分失望。

  “本皇用这柄冰木神弓,与你继续斗礼。”大森罗皇咬了咬牙,如此说道。

  张若尘摇了摇手中的青天弓,道:“你那柄弓品级太低,我没兴趣。”

  张若尘并不是真的轻视大森罗皇,而是,不想继续斗礼。

  他能胜过大森罗皇,是因为早就料到,大森罗皇会与他比射艺,所以,有取胜的把握。可是,谁知道大森罗皇下一场与他比什么?

  有五枚衍道圣果,张若尘已经知足,可以增加五亿道圣道规则,一万五千年的寿元。

  不对。

  只是赢了大森罗皇三枚而已,怎么会有五枚?

  为什么会多出来一枚?

  不管了,多就多一枚吧!

  下游。

  血屠看见张若尘取胜,总算是松了一口气,长长吐出一口气,大笑道:“我师兄盖世英才,区区大森罗皇岂是他的对手?”

  看他那模样,比张若尘还要欣喜。

  可是,当他向张若尘望去的时候,却发现张若尘似乎根本没有将衍道圣果还给他的意思,心中不禁咯噔一声,生出不好的预感。

  张若尘不会是想将衍道圣果扣下,用来抵债吧?

  想到此处,血屠再也笑不出来,立即离座,向上游快步走去。

  来到张若尘的坐席旁边,血屠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桌上的五枚衍道圣果,咽了咽喉咙,正准备开口。

  命溪的对面,响起一道阴沉的声音:“若尘大圣,不如我们也来斗礼一场,这一次赌五枚衍道圣果。”

  洫站在了大森罗皇的身旁,以黑色鬼气托举五朵圣花,圣花中,各有一枚衍道圣果。

  一共五枚。

  因为,张若尘的缘故,洫错失首席,只能去次席占据了一个位置,以他的身份,可谓是颜面尽失。

  想要挽回颜面和鬼族的士气,必须在狩天大宴上,给予张若尘以重创。

  这场斗礼,显得格外重要。

  张若尘当然明白洫的打算,摇头道:“阁下做为百枷境大圆满排名前十的强者,鬼主的第七子,却来挑战我这个初入不朽境的大圣,也不怕被人耻笑?不如这样,我来挑战你吧?”

  斗礼的时候,挑战和被挑战,完全是两个概念。

  若是张若尘挑战洫,那么,比斗的方式,就得张若尘来决定。

  洫当然不会答应,轻笑一声。

  也不管大森罗皇愿不愿意,洫坐到了他的座位上,从手指上的骨戒中,取出一柄巨剑,放在了玉案上。

  张若尘的目光落到那柄巨剑上,即便再怎么镇定,眼神也发生了一丝变化。

  “这柄剑,你是从何得来?”张若尘道。

  洫端起三脚杯,悠然自得的喝下一口溪水,道:“半年前,我曾去过昆仑界域外的大圣功德战场,遇到了一位广寒界的百枷境大圣。这柄圣剑,正是他的佩剑。”

  “他在哪里?”张若尘道。

  洫的手指抚摸剑体,嘴角上翘,道:“想知道答案,除非答应与我斗礼。”

  那柄巨剑,张若尘见过。

  当初,月神山大战之时,张若尘和蛮剑大圣联手对抗黑心魔主的神念分身,蛮剑大圣使用的剑,就是这一柄。

  张若尘被逼无奈离开昆仑界,与月神去了天庭之后,便是跟随蛮剑大圣在赤龙圣域修炼。

  那时,张若尘只是圣者境界,可是蛮剑大圣对他面前却没有一丝架子,后来张若尘成为月神神使,二人更是以兄弟相称。

  张若尘被魂界修士以持魂大法刺杀的那段时期,随时都面临着死亡的威胁,也是蛮剑大圣一直在保护他。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蛮剑大圣是月神安排给张若尘的护道者。

  如今,蛮剑大圣的佩剑,出现在洫的手中,张若尘怎能不担心?

  见张若尘沉默不语,洫又道:“一位天庭界的修士,落入我的手中,你应该知道会是什么下场吧?是被贱卖成奴隶,还是囚禁到鬼狱,又或者被抽离圣魂,炼成鬼帝魂体?”

  “嘭。”

  张若尘面不改色,可是,却重重一击拍在玉案上,震荡出一圈圈圣气波纹。

  洫将五枚衍道圣果逐一摆放到桌案上,笑道:“以你和蛮剑大圣的关系,应该很恨我,很愤怒,很想为他报仇,可惜在狩天大宴上你却不能出手,只能克制自己。”

  “与我斗礼吧,将我的五枚衍道圣果都赢过去,这是你唯一能够发泄怒火的方式。”

  瑜皇担心张若尘会受不了刺激答应下来,道:“张若尘,你是地狱界的修士,广寒界大圣的生死,与你何干?你一定要清楚自己现在的身份。”

  洫道:“瑜皇,你的这句话,就不对了!人,都是有感情的。天庭界也好,地狱界也罢,若是张若尘连最基本的感情都没有,与一块石头有什么区别?”

  张若尘早已冷静下来,可是,为了麻痹洫,脸上却露出怒容,道:“你说得没错,你这次是真的激怒了我。”

  瑜皇露出焦急的神色,道:“张若尘,你先保持冷静……”

  “别管我的事,我很冷静。”

  张若尘冷叱一声,目光重新盯向洫,道:“这场斗礼,若是你挑战我,我必输无疑,为何要答应你?不如换一种方式,你先告诉我比斗什么,我再考虑答不答应。”

  洫看出张若尘的情绪很不对劲,心知正是最好的时机,自然不想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他道:“我乃鬼族此次狩天大宴的第一强者,就算斗礼,也绝不会占你的便宜。你拥有半神之体,自身力量肯定非常强大,不如,我们来扳手腕?”

  扳手腕,是凡人才会进行的较量,比拼的是纯粹的力量。

  谁都没有想到,洫居然会选择这么简单的较量方式。

  可是,很快他们就明白过来,知道了洫的意图。

  所有人都知道,张若尘最厉害的就是时间、空间、真理,每一种道都玄妙莫测,往往可以跨境界击杀敌人。

  可是扳手腕,他的那些手段,绝大多数都将失去用武之地。

  半神之体的确强大,可是,张若尘还没有挣断体内的一百条枷锁,半神之力都还被禁锢着,能发挥出多少力量?

  反倒是洫,百枷境大圆满的境界,拥有十倍不朽混沌鬼帝身的力量。

  张若尘现在的半神之体,绝对敌不过。

  当然,张若尘比别的修士知道得更多,洫何止拥有十倍不朽混沌鬼帝身那么简单,他还炼化了超过千万道的鬼魂进入体内,力量一旦爆发出来,千问境的大圣都得靠边站。

  如果是比拼力量,张若尘必输无疑。

  但是,扳手腕,真的只是在比拼自身的力量?

  “张若尘和洫交过手,对他的实力知道得一清二楚,只要张若尘还有一丝理智,就肯定不会答应。”孤辰子如此说道。

  在他看来,张若尘并不是一个冲动的人,洫注定无法得逞。

  易轩大圣跟着点了点头,放松下来,端起三角杯,品饮溪水。明知必输的陷阱,张若尘又不傻,怎么可能往里面跳?

  “好,我和你扳手腕。”张若尘道。

  “噗!”

  听到这话,易轩大圣一口溪水喷了出来,眼神发怔的瞪向上游的张若尘。

  这家伙是被洫刺激得变傻了吗?

  孤辰子露出难以理解的神情,明知对手的力量远胜自己,为什么要答应?

  站在张若尘身后的血屠,一个踉跄,差一点跪倒在地。

  才刚赢了大森罗皇,又开始作死。

  你要作死,别带上我啊!

  “师兄……不如你们赌四枚吧?将我的那一枚,先还给我。”血屠露出期盼的神情,道。

  张若尘挥了挥手,道:“你先退下去吧!你的这枚衍道圣果,我先征用。”

  “师兄。”

  血屠不甘心,再次唤了一声。

  他舔了舔嘴唇,眼神发狠,双手捏爪,很想冲上去,将属于自己的那一枚衍道圣果抢走。

  “走开,比打扰我斗礼。”

  张若尘闭上眼睛,屈指一弹,一个空间气泡在指尖凝成,飞了出去,将血屠罩在气泡之中,犹如一颗玻璃球一般,弹飞到命溪的下游。

  “啪!啪!啪……”

  洫有一种计谋得逞的畅快之感,拍手大笑:“好魄力,佩服。”

  站在不远处的大森罗皇,虽然对洫有些不满,可是,却更恨张若尘。若是,洫能够让张若尘吃大亏,倒也是一件痛快的事。

  命溪上方,洫率先探出手臂,化为一只十丈长的大手。

  手掌上,除了有一枚骨戒,还戴有一只散发着神性力量的紫色拳套,是一件神遗古器。

  扳手腕,看似比拼力量,却又不仅仅只是力量的对碰。

  张若尘激发出火神铠甲,也将手臂探了出去,同样化为一只十丈长的大手,与洫的鬼手握到了一起。

  “等一等。”

  罗乷唤了一声,从座位上站起身来,道:“既然是斗礼,总得有一位裁判,制定规则和评判胜负,本公主自认可以胜任。”

  罗乷十分清楚,虽然比拼的是扳手腕,可是,制定的规则不同,对胜负的影响非常巨大。

  她和别的修士一样,也觉得张若尘不可能胜得了洫。

  可是,她却想用自己的方式,帮一帮张若尘,让他占据更大的优势。

  “以公主殿下和张若尘的关系,不适合做裁判吧?”洫道。

  罗乷和张若尘一起出现在星海世界,又在瀚海庄园修炼了一个多月,这些消息,早就已经传开。

  地狱界的很多修士都知道,这位罗乷公主和张若尘走得很近。

  洫的目光盯向下游,道:“般若殿下,这场较量,不如由你来做裁判?”

  “大圣扳手腕,似乎挺有意思。好吧,我便为你们制定几条规则,看一看谁能取胜。”

  般若脸色冰冷如玉,缓缓站起身,身形轻盈的飞起,如同秋日落叶一般飘至洫和张若尘的不远处,道:“第一,既然是扳手腕,你们的手肘,绝不能离开桌案。谁先离开,便是自动输掉斗礼。”

  “第二,谁的手,先浸入命溪的溪水,便算谁输。”

  “你们没有异议吧?”

  洫皱起眉头,道:“只有这两条规则?”

  “扳手腕,还有别的规则?”般若反问一句。

  洫不再多言,其实他是觉得,可以规定得严苛一些,至少还得再加几条规则。

  比如,不能动用圣道力量,不能使用圣相、圣器、精神力,不能向对手发动攻击,不能使用第二只手……,等等。

  限定得越是严苛,才对他越是有利,张若尘能够发挥的空间也就越小。

  他之所以选择般若做评委,其实,就是抱着这个目的。

  虽然,般若在命运神殿,代表的是上三族的利益,与鬼族和不死血族都没有交集。可是,刚才大森罗皇在张若尘的手中吃了大亏,她肯定对张若尘不满。

  选般若做评委,对他自然有利。

  可是,般若却不按常理出牌,制定了一个太宽松的规则,倒是让张若尘变成受益者。

  不过没关系,就算规则宽松,可是实力差距摆在那里,张若尘不可能有机会胜过他。张若尘的五枚衍道圣果,他要定了!

  得到这五枚,加上他自己的一枚,他将拥有六枚衍道圣果。

  将六枚衍道圣果全部吃下,他的实力必定再次增长一截,或能助他,达到无疆和罗生天那样的层次。

  “开始。”

  随着般若的声音喊出,张若尘和洫同时调动力量,涌至右臂。

  “哧哧。”

  张若尘的右臂,散发出夺目的血芒。

  火神铠甲拳套,则是变成了赤红色,与护臂连为一体,爆发出灼热的力量波动。紧接着,右臂的三条千问境的象魂,也被激发出来。

  洫的手臂悬在命溪上空,纹丝不动,笑道:“张若尘,你的半神之体,只有这点力量吗?还有什么手段,尽快施展出来,否则待会将没有发挥的机会。”

  “锵!”

  一道震耳的凤凰,鸣叫响起。

  张若尘的体内,冲出一只巨大的凤凰虚影,悬浮在了身后。那是血后使用神凤的神血,孕育张若尘的半神之体的时候,神凤残留下的神魂。

  同时,张若尘背上的十只金色肉翼展开,如同化为十片金云。

  当所有力量全部爆发出来,终于将洫的手臂撼动,向左偏了一点点。可是,很快洫就稳住,将手臂重新扳正。

  “有点本事啊,半神之体加上你的五行混沌不朽圣躯,果然不容小觑。若你让你挣断了体内的枷锁,力量肯定会达到现在的十倍,甚至数十倍,那时我一瞬间就会被你扳断手臂。可是现在,你还差得远。”

  紧接着,洫又道:“你还有没有别的手段,不会已经技穷了吧?”

  .com。妙书屋.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