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二千二百五十六章 迟来的邀约

  张若尘站在一座神境世界中,脚下流淌着一条条蜿蜒的血河,头顶上空,万千血色星辰不停闪烁。空间,广阔而又浩远,看不见边际。

  他的身上,承受着两股庞大的神威,可是却身形笔挺,气质卓然。

  “战神,我想做不死血族唯一的那一位执掌至尊圣器的修士。”张若尘道。

  血绝战神依旧与血耀神君对弈,没有看他,道:“你觉得自己的实力,能够胜任吗?”

  “能。”

  张若尘语气坚定的道。

  血绝战神道:“齐天部族在十大部族之中,整体实力排名第一。刀狱皇在所有修士之中,修为排名第一。既然如此,不死血族的诸神,为何不选择他,而要选择你?”

  “黄天部族在十大部族至尊,整体实力排名前三。风后的修为,未必比刀狱皇弱,更是神女候选人,她执掌至尊圣器,夺取神女之位,可以为下三族争取利益。诸神为何不选择她,而选择你?”

  张若尘从容对答,道:“此次狩天大宴,齐天部族的整体实力,未必还能排名第一。刀狱皇的实力,也未必能够胜得过我。风后想要夺取神女之位,我可以助她。”

  血绝战神的目光,终于向张若尘盯了过去,道:“你觉得自己胜得过刀狱皇?”

  那双眼睛,宛如远古星辰一般,既是明亮而又蕴含无穷奥秘。看似平静的眼神,却像是能够穿透张若尘的魂魄,将他的所有秘密都一眼洞彻。

  面对这位威震天庭和地狱的绝代战神,张若尘镇定自若,没有一丝慌乱。

  缓缓的,张若尘抬起双臂,两手呈掌印的形态。

  在抬臂的一瞬间,三条龙魂和三条象魂,在他左右两侧呈现出来。龙魂长达千里,象魂如同神山坐卧,皆是散发出千问境级别的气息。

  与此同时,张若尘脚下的血河停止流动,河中长出一株株血树,一根根血藤,一朵朵血花。

  血耀神君察觉到了什么,双眼之中,浮现出一道绚烂的神采,嘴里发出一声轻咦。

  “嗷呜。”

  张若尘一掌打出,三龙三象的魂体随即腾跃起来,或是探出爪子,或是踩出象腿,与他的掌印结合在一起,向正在对弈的血绝战神和血耀神君拍击而去。

  不是神灵,却敢向神灵出手,需要惊天动地的大胆魄。

  需要有逆神之心。

  可惜,如此惊天地泣鬼神的一掌,还没有到达二神的身前,就被他们身上的一股无形神威震碎,消弭于无形。

  张若尘并不气馁,这一掌,意在向二神表明自己的决心,也是在展示自己现在的实力。

  血绝战神的目光中,闪过一道满意之色,道:“既然你有这样的实力,本座也就有足够的底气,去说服不死血族的诸神,让你取代刀狱皇和风后的位置。去吧!”

  张若尘双手抱拳,微微躬身,离开了神境世界。

  血耀神君长长一叹,道:“他已经融合了五行木之道,初具二品圣意之形。距离真正的二品圣意,只差那么一点点。不修炼主修的道,能够将圣意融合到如此高度,真是一个怪胎。”

  血绝战神到:“其实,已经算得上二品圣意。只不过,他的圣意不够圆满,无法保持平衡状态,所以才差了那么一点点。”

  “难道就没有解决的办法?”血耀神君道。

  “有。”

  血绝战神道:“将掌道、拳道、五行之道,全部融合,就能圆满,而且是契合天地的大圆满。”

  血耀神君轻轻摇头,并不觉得,张若尘走的这条路能够成功。

  “他已经融合了四种圣意,若是,能够在这个时候融合剑道。必能修炼出一种,顶尖的二品圣意。这条路,虽然也难走,可是,却有成功的机会,为何你没有告诉他,让他去尝试?”血耀神君问道。

  血绝战神的眼神沉凝,道:“闭关的这段时间,他没有悟剑,也没有修炼空间之道和时间之道,只参悟五行奥义印记。就是在坚定自己的决心,走一条破釜沉舟的路。既然如此,何不让他试一试?”

  血耀神君没有在这件事上继续多说,反正张若尘不是他的外孙。

  “张若尘想要执掌至尊圣器,必定会遭到整个不死血族和不死神殿的反对,你真的要去说服那些老顽固?”血耀神君道。

  “不是去说服他们,而是凭借实力,逼他们服。我血天部族这次,三位百枷境大圆满,再加上一个修炼出二品圣意的绝代大圣。他们不服,也得服。”

  血绝战神眼神锐利,重重的落下一子。

  瀚海庄园。

  张若尘与瑜皇、孤辰子、易轩大圣、血泣大圣坐在一起,正在商讨狩天大宴上的布置。

  魔音身形款款的走了过来,将一封邀请贴,递给张若尘。

  自从瑜皇击败沈南笙的消息传出去之后,张若尘和瑜皇都收到了很多邀请贴和拜贴,毕竟,瑜皇是在瀚海庄园突破到百枷境大圆满。

  瀚海庄园,已被赋予了传奇色彩。

  瑜皇在这里突破,罗乷公主在这里闭关,天庭的无影仙子居住在这里。她们每一个都艳绝天下,是无数修士议论的对象,聚集到了一起,导致瀚海庄园想不出名都难。

  张若尘看完帖子后,道:“是风后的邀请贴,邀请我和瑜皇,参加今晚的由黄天部族主持的十大部族夜宴。”

  “不去,就算来求,我们也不去。”

  易轩大圣的气没有消,对上一次的十大部族夜宴,依旧耿耿于怀。

  血泣大圣冷哼一声,道:“凭我们血天部族现在的实力,根本不需要与他们九大部族联手,也能在狩天大宴上呼风唤雨。”

  张若尘盯向孤辰子,问道:“你怎么看?”

  在场,孤辰子最冷静。

  孤辰子道:“狩天大宴已是迫在眉睫,风后在这个时候邀请十大部族的重要人物出席,肯定是要为大宴上的布局,制定最后的策略。同时,执掌至尊圣器的人选,也该决定。”

  “我和你们的看法不一样,我认为,血天部族还是得和另外九大部族联合起来才行,这是族与族之间的争斗,单靠我们几人的力量,还是太单薄了一些。狩天大宴关系重大,我们不能感情用事。”

  张若尘道:“我赞同孤辰子的观点,今晚的夜宴,血天部族的代表必须得去。而且,还要表现得足够强势,震慑住他们。该找回的脸面,必须要找回。这件事,就交给瑜皇去办。易轩大圣和孤辰子继续隐藏实力,你们二位,是我们血天部族的两张底牌。”

  “什么意思,你不去?”

  瑜皇眼中,浮现出一道异样之色。

  张若尘抬头,望向浩渺的天空,道:“今晚,我得去另一个地方赴约,不得不去。”

  语气,耐人寻味。

  ……

  入夜后。

  九条龙魂,拉着一辆金光灿灿的车辇,行出瀚海庄园。

  正是张若尘的车架,九龙辇。

  驾车的,是血泣大圣。

  在七星帝宫之中闭关的这段时间,血泣大圣的修为突飞猛进,已挣断七十二道枷锁,成为百枷境之中的顶尖高手。

  但是,他却支付不起,购买神游丹和神血的神石,欠下张若尘巨额债务。

  没办法,只能帮张若尘做事,慢慢偿还。

  龙辇中,张若尘坐在金雕玉琢的辇榻上,身形挺拔,手掌按在潋曦雪白如玉的背部,将一缕缕阳刚之气从她的体内抽离出来。

  潋曦宛如一只白色狸猫一般,软绵绵的,坐在他的腿上,发出动人心魄的喘息。

  衣裙有一半都滑落在地,露出大片凝脂般的肌肤,胸口两团玉白的峰峦完全贴压在张若尘的胸口,两条修长到极点的玉/腿,岔开在两侧,轻轻摇晃。

  闭关的数十年,张若尘每一次全力以赴凝聚圣意和尝试融合圣意的时候,都会先一步把部分阳刚之气,渡入她的体内,借助她特殊的体质保存起来,以免被干扰。

  将阳刚之气,重新收回体内后,张若尘抱起浑身香汗软如春泥的潋曦,将她放到床榻上,盖好软被,遮住美得令人窒息的玉//体。

  潋曦乌黑的长发,沾满汗珠,声音有些虚弱的道:“你到底还要折磨我多久?”

  张若尘道:“已经不想继续忍下去了吗?”

  潋曦的眼神,有些茫然,道:“我已经为曾经做过的事,付出了足够多的代价。但是以前,不能完全怪我,我们各为其主,那些事你身不由己,我也身不由己。”

  张若尘将白衣圣袍穿戴整齐,系上腰带,道:“的确不能完全怪你。”

  “可是,你却将我,变成了你修炼用的鼎炉。”潋曦眼眶发红,楚楚幽怜,露在被子外的凝白双肩,在轻轻颤抖。

  张若尘道:“十五年前,我就告诉过你,若是想要离开,随时可以走,是你自己选择留下。当初在七星帝宫的后宫第一夜的时候,我也给了你选择,是你自己选择做我的女人。”

  “在地狱界,我根本没有别的选择。你让我走,我能去哪里?”潋曦的眼中,几乎要淌出泪。

  张若尘背过身,没有面对她的眼神,道:“在地狱界,我也没有别的选择。你,至少还能选择,留在我的身边。我对你不算差吧?”

  “别想那么多,既然来了地狱界,就努力修炼,现在的耻辱和委屈,将是你最大的动力。都已经忍了数十年,何不继续忍下去?若是将来,你拥有了足够强大的修为,可以来杀我。”

  九龙辇进入寒页圣域的中心地带,行驶到甲寅城区。

  两位身穿黑袍的修士,早已等在那里。

  在他们的带领下,张若尘和血泣大圣走进城区,来到一座宏伟的宫阙之外,沿着阶梯,向上走去。

  血泣大圣的脸色不自然,传音道:“甲寅城区是阎罗族修士居住的地方,你确定,我们没有来错地方?”

  “你用得着这么大惊小怪吗?”张若尘道。

  血泣大圣道:“一般来说,狩天大宴之前,十族的各大势力都会频繁举办活动和宴会,更会邀请它族的修士参加,借机探查实力。”

  “可是,阎罗族虽然每一次都是狩天大宴的第一,但他们对狩天大宴的重视度并不高,很少会在大宴之前,邀约它族修士。”

  张若尘道:“如果不死血族每次都拿第一,对狩天大宴的重视度,也会下降很多。”

  这时,宫阙中,响起阎无神的笑声:“若尘兄此言差矣,阎罗族并不是因为自持实力强大,轻视狩天大宴。而是因为,各种活动和宴会实在是无聊,有那精力不如多花时间修炼。”

  血泣大圣的眼中,浮现出一道惊骇之色,向张若尘望去,发现他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异样。

  刚才,他们二人都是以精神力传音交流,却被阎无神洞悉。

  怎能不惊?

  张若尘大步走进宫阙,扬声道:“早就听说,无神兄进入昆仑界功德战场之前,已经是精神力大圣。本来,我以为,你能达到六十一阶,就已经很厉害。可是,现在才发现,远远低估了你。”

  闭关的数十年,张若尘的精神力强度,又有巨大突破,已经达到六十一阶巅峰。

  阎无神能够听到他的精神力传音,精神力强度至少达到了六十二阶,甚至更高的层次。

  血泣大圣本来是想跟着一起进入宫阙,却被镇守宫门的一位修士拦住,“无神殿下邀请的只有若尘大圣,其余修士请殿外等候。”

  “什么意思?凭本圣百枷境的修为,还没有进入宫门的资格?”血泣大圣怒然的道。

  那位阎罗族的修士,道:“若尘大圣能够跨入进去,那是因为他的修为强大。至于你,就算我不拦你,你也进不去。”

  “本圣偏偏不行,区区一道门而已。”

  修为突飞猛进之后,血泣大圣的自信心暴涨,一步跨了过去。可是,脚还没有落地,他便是进入一片混乱的空间之中,迷失在了里面。

  这座宫阙,布满空间铭纹。

  每走一步都有空间陷阱,对任何一个闯入进去的修士,都是巨大的考验。

  张若尘进入宫阙后,只见,阎无神独自一人,坐在大殿中心的地上,身前是一张长条形的赤铜桌案,上面放在一壶酒,两只酒杯。

  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简单。

  简单得有些寒碜,不像是邀请了重要的宾客。

  踩过一个个空间陷阱,张若尘步法沉稳,走到桌案的旁边,盯向对面的阎无神,道:“来到命运神域之后,我一直在等你出关,终于再次见面。我回你的战书,收到了吧?这座宫殿,布置得很妙,不会就是你选择的战场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