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二千二百五十章 张若尘的野心

  

  七星帝宫,圣泉成湖,万紫千红。收藏本站

  后宫,其中一间古色古香的宫宛内,张若尘那充满阳刚线条的身躯,从圣木床榻上走了下来,肌肉匀称,胸背广阔,目光锐利而又邪性,五官如同鬼斧神工削刻而成,整个人都充满极致的美感和夺人心魄的气质。

  这一夜,酣畅淋漓,此后也睡得极深。

  将挂在床头的白色圣袍取下,穿在身上,他回过头,盯向还躺在床榻上的那具如同羊脂玉一般的娇躯,道:“从今往后,这里就是你居住的地方,你可以自由出入。”

  潋曦早已醒了过来,乌黑的长发散乱分落,睁大一双美得令人窒息的眼睛,盯着上方,俏丽如雪的脸蛋上,没有过激的情绪表现,显得格外平静。

  凝白的玉颈上,留下了一道道红印,一直向下,延伸至藏在被褥下的两团雪白峰峦。

  就在张若尘即将推门而去的时候,她开口,道:“昨夜,你将我当成了谁?”

  张若尘停下脚步,眼神深刻而又幽邃,道:“你就是你,没有别的谁。从现在开始,你就先做一个侍婢,别的事,什么都不要问,你也没有资格问。”

  走出后宫,张若尘向上空一盯,眼中浮现出凌厉的杀气,冷声道:“都已经看了一夜,还没看够?”

  “轰隆。”

  他的体内,涌出大量净灭神火,以天火燎原之势,化为火焰龙卷,冲天而起,将一道道神念包裹了进去。

  那些神念,足有十七道,来自不同的神灵。

  感受到张若尘身上的杀意,十七道神念立即就想退走,可是,却迟了一步。

  “嘭嘭。”

  净灭神火将十七道神念,全部抹杀,烧成了虚无。

  走出七星帝宫,站在阶梯之上,张若尘一手指天,大喝一声:“谁再敢窥视我,来多少神念,我灭多少。”

  声音传得极远,响彻寒页城域,惊动了无数修士。

  命运神域的一座庄园内,一位头发半百的老者,站在一棵阴桃树下,望向寒页城域的方向,笑道:“有性格,连诸神的神念都敢抹杀,真是百无禁忌。”

  一位神灵,坐在殿宇中,自言自语的道:“张若尘也有弱点,至少过不了色//欲这一关,对自己精神意志的控制,远不如阎无神。而且,他的体内,存在巨大的隐患,已在入魔的边缘。”

  另一位神灵的声音响起:“有弱点,才更好控制。有隐患,也就有破绽。一把没有弱点和破绽的刀,将来成长起来,会反噬主人。现在,我倒安心了许多。”

  瀚海庄园中,所有修士都从修炼中被惊醒,目光纷纷向张若尘盯去。

  谁都看得出,张若尘的情绪很不对劲,居然放话要灭诸神的神念,别的大圣就算有这样的实力,也不敢这么做。

  魔音迎了上去,道:“主人发生了什么事?”

  “没什么。”

  张若尘摆了摆手,步入亭中,整个人一直处于一种沉思的状态。

  魔音道:“瑜皇、易轩大圣、孤辰子又来拜访过一次,想要见你。”

  “行吧,去将他们算了,他们已经来了!”

  张若尘的目光,转向大门的位置。

  只见,瑜皇、易轩大圣、孤辰子、血泣大圣快步行了过来,每个人脸上都带着一股极度不满的冷色,大圣气息毫无保留的释放。

  远远的,瑜皇阴阳怪气的声音,便是响起:“听闻若尘大圣收了天庭的无影仙子,躲在七星帝宫之中夜夜笙歌,真让人羡慕。”

  张若尘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四位这么大的火气?”

  血泣大圣的脸色冷然,很不客气的道:“张若尘,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难道不知,血天部族因为受了你的连累,在不死血族十大部族的夜宴上,受尽羞辱。你做为领队,居然不闻不问?”

  “哦?那场夜宴,不是由瑜皇代替我去参加?以瑜皇的修为,谁敢羞辱她?”张若尘取出一壶圣泉,一套高脚青铜杯,一连斟满五杯。

  紧接着,做出一个请的手势,示意他们坐下。

  瑜皇那张美若谪仙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羞恼之色,没有坐下,道:“夜宴上的事,责任在我,不怪你。可是,面对婪婴和无疆的挑衅,你却不做任何回应,让我们血天部族的修士,今后怎么在地狱界抬得起头来?”

  张若尘露出吃惊的神色,道:“怎么了?他们怎么挑衅?”

  易轩大圣道:“婪婴在生死台上,立了一杆大旗,上面写着,挑战血天部族的领队张若尘,一决生死,若不应战,便是缩头乌龟。”

  “这么幼稚的手段,他也用得出来?”张若尘笑着摇头。

  “你别管他用的是什么手段,可是你没有做出回应,便是已经沦为被嘲笑的对象。就连血天部族的修士,也跟着被嘲笑。”血泣大圣道。

  张若尘道:“无疆又是怎么挑衅?”

  “无疆曾公然说血天部族无人,所以,才让一个不人不类的东西做了领队。这样的言论,就连我都不能忍,你却忍了下来。”血泣大圣的眼神,狞然到了极点,对张若尘很不满。

  张若尘坐直了身体,手指把玩着青铜高脚杯,将杯中的圣泉一饮而尽。

  久久之后,张若尘道:“不用理会他们,狩天大宴上,自然会有交锋的机会。”

  “交锋?”

  一直沉默不语的孤辰子,以自嘲的语气说道:“婪婴和无疆任何一个出手,都有凭借一己之力,击溃大半个血天部族的实力。怎么交锋?狩天大宴上,我们唯一的生存之道,就是尽量避开他们,避免与他们正面交锋。”

  虽然不愿承认,可是,婪婴和无疆的战力摆在那里,的确是让在场的几人都生出一股深深的无力之感。

  同时他们也能理解,为何面对婪婴和无疆的挑衅,张若尘没有做出回应。

  实在是因为,打不过,只能认怂。

  否则,将会受到更大的羞辱。

  这个时候,只能忍。

  张若尘不置可否的一笑,又问道:“你们都去参加了不死血族十大部族的晚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以你们的实力,刀狱皇应该不会做得太过分吧?”

  瑜皇脸色阴沉,没有开口。

  血泣大圣道:“不死血族十大部族的晚宴,本是大家聚在一起,商讨如何应对狩天大宴,让不死血族能够在十族的竞争中,取得更好的成绩。”

  “可是,别的九大部族,都被安排在大堂之内,血天部族一众修士的席位,却被安排在大堂之外。他们给出的理由是,坐不下。”

  “瑜皇、易轩大圣、孤辰子愤然进入大堂,质问刀狱皇,却遭到另外几大部族的联合排挤和奚落。”

  “刀狱皇虽然没有开口,可是,他身边的修士,却声称,血天部族已经成为各大势力针对的目标,参加狩天大宴,将会拖累整个不死血族。”

  “又有人说,血天部族的实力弱小,可有可无。若是能够主动退出狩天大宴,这样,不死血族的成绩,说不定会更好。”

  听到血泣大圣的讲述,瑜皇、易轩大圣、孤辰子的脸色,都非常难看,内心极度难受和羞怒。

  血泣大圣继续说道:“瑜皇、易轩大圣、孤辰子当然不能继续忍下去,向开口奚落的修士发难。但是,谁都没有料到,那位修士竟然真的应战,而且还直接挑战他们三位。”

  这个时候,张若尘终于动容,道:“同时挑战他们三位?”

  “没错。”血泣大圣道。

  张若尘道:“谁有这样的魄力?刀狱皇?风后?还是晋琨大圣?”

  在他看来,只有百枷境大圆满的修士,才敢这么做。否则,惹怒了瑜皇三人,只会是自取其辱。

  血泣大圣道:“那位,并不是刀狱皇、风后、晋琨大圣之中的任何一人,而是一个没有任何名气的修士,来自净天部族。”

  “结果呢?”张若尘道。

  血泣大圣向瑜皇等人盯了过去,闭口不言,显然是难以启齿。

  “你们全部都败了?”张若尘道。

  易轩大圣紧捏双拳,双眼似乎要从眼眶里面瞪出来,道:“败得很惨!谁都没有想到,他居然是一位百枷境大圆满的强者,此前,故意羞辱血天部族,完全就是想要激怒我们,然后踩着我们三人一战成名,轰动天下。”

  瑜皇、孤辰子、易轩大圣都是一等一的强者,有他们的带领,血天部族在不死血族十大部族之中的实力,绝对不会是垫底,有冲击前五的资格。

  可是,遇到一位百枷境大圆满,却被狠狠的羞辱。

  可想而知,他们心中是何等憋屈。

  瑜皇显然受的刺激不小,道:“张若尘,你曾说过,有办法让我在狩天大宴之前,突破到百枷境大圆满。此话,还算不算数?”

  “当然算数。”张若尘道。

  易轩大圣、古城子、血泣大圣皆是面面相觑,眼中都浮现出一抹喜色。

  若是瑜皇能够突破,成为百枷境大圆满,实力必定暴增。

  到时候,谁还敢小觑血天部族?

  不死血族的另外几大部族,谁还敢说血天部族可有可无?

  狩天大宴上,一个百枷境大圆满的强者,可以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犹如顶梁柱一般,能够撑起一片天。也能撑起,一个势力的尊严和荣耀。

  可是,不知多少大圣都困在九十九道枷锁的层次,无法突破,即便是神灵,都没有太有效的办法帮助。

  张若尘有那个本事?

  瑜皇对张若尘也没有太大的信心,所以上一次,才会拒绝。

  可是,这一次夜宴,她受的屈辱实在太大,哪怕只有一丝希望,也想尝试一下,死马当作活马医。

  张若尘的目光,盯向易轩大圣等人,又道:“你们也别走了,一起来吧!能够提升到什么层次,就看你们自己有多大的能力。”

  在张若尘的规划中,是希望,在狩天大宴之前,让易轩大圣和孤辰子也达到百枷境大圆满。

  三位百枷境大圆满,再加上他自己,张若尘才有足够的信心,去争夺地狱界十族的总第一。

  当然,此刻的易轩大圣和孤辰子,并不知道张若尘有这么大的野心。他们纯粹是因为好奇,才跟了上去,想要知道,张若尘到底有什么通天之能,可以帮助瑜皇突破?

  刚刚跨入七星帝宫的宫门,他们遇到了从里面走出来的潋曦。

  看到他们五位大圣,潋曦连忙推移到一旁,目光盯着地面,身上有一种楚楚动人的幽怜气质。

  “这位就是无影仙子?果真是绝代美女。”

  “一位仙子坠入地狱,也只有待在张若尘的身边,还能活得好一点。否则,说不定有神,会出面将她带走,收回禁脔。”

  易轩大圣和孤辰子都露出一道惊艳神色,他们刚才看到,潋曦是从后宫走出来,已是明白了一切。

  再次盯向张若尘,二人感到无比羡慕。

  难怪张若尘一直躲在七星帝宫修炼,若是他们有这样一位仙子一般的美女侍寝,也肯定夜夜笙歌,不愿理会外面的是是非非。

  血泣大圣长叹一声,彻底死心,心中对张若尘是又羡慕又嫉妒。

  张若尘向潋曦瞥了一眼,道:“去神尸体内,取一些没有侵染毒液的神血,送到星宙宫来。”

  “是。”

  潋曦向张若尘施施然的行了一礼,向外面走去。

  星宙宫,是血绝战神修炼时使用的宫殿,里面空间广阔,长达百丈,四方的墙壁和上方的宫顶,都镶嵌了大量珍贵的晶石,闪闪发光,如同满天星辰。

  这里是别的修士,无法探查和推算的地方。

  张若尘将他们带来此处,帮助他们提升修为,就是想要他们成为血天部族的底牌手段,从而,在关键的时刻,打得敌对势力措手不及。

  “哗!”

  张若尘将一鼎神游丹取出,放到地上。

  “这一百颗神游丹,都可以给你们使用。但是,每一颗,我要收取二十枚神石。你们没有意见吧?”张若尘道。

  看到神游丹,瑜皇等人,皆是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

  难怪他们去找血屠,想要购买神游丹,血屠会百般推脱。原来,拍下神游丹的人,根本就不是他。

  二十枚神石一颗,虽然昂贵,可是,还在他们接受范围之内。毕竟,他们去找血屠购买的时候,曾经将价格,喊到了三十枚神石一颗。

  瑜皇道:“就算有神游丹也没用,想要挣断枷锁,最难的地方,乃是找到枷锁。找不到体内的枷锁,服用再多的神游丹,也是白费。”

  “寻找枷锁,对别的大圣来说很难,对我而言,轻而易举。”张若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