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二千二百三十六章 拍卖会

  “命运神殿的神子和神女,必须是交替选拔。”

  “比如,这一代,挑选的是神女,下一代就必须挑选神子。”

  “等到这一代神女成神,或者陨落,或者花费千年时间都没有成神,就会开始筹备挑选下一代神子的计划。”罗乷道。

  张若尘动容,问道:“你的意思是,命运神殿最多一千年,就会挑选一位神子,或者神女?”

  “是这样。”

  “一个元会,神子和神女的总数加起来,岂不是有一百二十九位?他们中,有多少可以成神?”张若尘想要尝试,通过神子神女成神的概率,推算出命运神殿神灵的大概数量。

  罗乷道:“命运神殿的神子神女,在挑选出来的时候,已经说明,他们具有同代修士中最绝顶的天资。再加上,他们可以享受到整个地狱界,最好的修炼资源,成神的概率非常大。”

  “其中有一至两成,都能在被选为神子神女之后的千年内,修炼成神。”

  “那些千年之内,没有成神的神子神女,就算从高位上退下来,绝大多数也都已是大圣之中的顶尖强者。以他们悠长的寿元,其中肯定有不少,可以修炼成神。”

  “至于,有哪些成神,哪里陨落,或者是处于别的状态,则是命运神殿的机密,只有最高层的人物才会知晓。”

  “神女的位置,之所以都在争抢,最重要的原因,乃是因为神女的权势实在太大。”

  “除非是发生了极为重大的事件,否则,命运神殿的诸神,不会过问地狱界的任何事物。一切事宜,都是由神女和十二宫的黑袍大祭司一起商议处理。神女的权势,更在十二宫黑袍大祭司之上,代表的是诸神的意志。”

  张若尘暗叹,这些神子和神女,完全就是命运神殿挑选出来的神之种子。他们是最杰出的英才,经过千年磨砺,任何一个都有做命运神殿殿主的能力。

  命运神殿的底蕴,真是深不可测。

  越是去揣度,越是感到畏惧。

  张若尘好奇,道:“你的资质,在同辈之中,乃是最顶尖的,又信仰命运,为何没能成为神女的候选者?”

  “你总算是夸了本公主一次,不错,不错。”

  罗乷媚俏的一笑,红唇轻轻一抿,道:“本公主的资质、悟性、美貌,与三位神女候选人相比,可谓是只高不低,本来是可以成为候选人。可惜,本公主听说,成为神女之后的一千年,必须断情绝欲,于是就放弃去和她们争夺。”

  张若尘仔细凝视她的双目,想要看透她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罗乷如同狐狸一般,对张若尘眯眼一笑,又补充一句:“其实,最重要的是,本公主想要看看,预言中那个命中之人到底是谁?他又将如何走入我的生命中?万一本公主成为了命运神女,而他却突然出现,该怎么办?”

  张若尘知道罗乷又在挑逗他,于是,从她身上移开目光,板着脸的道:“无聊。”

  星海世界的一位千问境大圣赶至,将般若和风后两波人马制止住,将他们分别引入湖畔的两座亭阁休憩。

  两座亭阁之间,只隔了一座亭阁。

  正是,张若尘和罗乷暂时休息的那一座。

  般若和死族、冥族的修士,位于左边。

  风后座下的修士,位于右边。

  即便被分开,两波人马依旧隔空对峙,仿佛是在使用意念交锋,周围这一片的空气,时刻都在震荡。

  时而还会有一道道杀意,落到张若尘身上。

  罗乷显得很淡定,给张若尘一一介绍风后阵营中的百枷境强者,道:“那个长着金色头发的家伙,就是你们不死血族千问境之下的第一强者,刀狱皇,你一定要警惕他。”

  “为什么?”张若尘道。

  罗乷道:“此人虽然天赋异禀,资质绝顶,可是却心胸狭窄,自视甚高,容不下比他更优秀的英杰。你的出现,会抢了他在不死血族的风头,若是有机会,他肯定会给你一个下马威,或者当众让你出丑,打压你这个号称一个元会一出的奇才。”

  张若尘深深的盯了她一眼,不得不说,罗乷将刀狱皇看得很准。

  不久前,刀狱皇故意将请帖错送到瑜皇那里,已经让张若尘看出他的心性。

  罗乷又道:“看见那个身材魁梧,浑身散发白色圣光,披头散发,宛如一只狮子的雄壮大汉了吗?他是一个另类,不属于下三族,属于石族,却坚定不移的站在风后的阵营。”

  “白玉疯狮?”张若尘道。

  “就是那头疯狮子。”

  罗乷笑了笑,又道:“别的修士,都是为了本族的利益,才辅佐神女候选人。而他,完全就是为了风后,主动倒贴上去,甚至还在公开场合放话,此生愿做风后的坐骑。”

  张若尘愣住了一刹那,轻轻摇头,道:“难怪被称为疯狮。”

  “你若是觉得他真疯,就大错特错。能够成为大圣的生灵,心智又能差到哪里去?”罗乷道。

  张若尘道:“你的意思是,风后的手段高明?”

  “能够让一位百枷境大圆满强者,心甘情愿做坐骑,风后的手段自然是非比寻常。可是,若风后成为了真正的神女,立即就能拥有滔天的权势。神女的坐骑,便是她的第一心腹,在命运神殿也能拥有很大的话语权。”

  紧接着,罗乷抛出一个问题,道:“你觉得,没有达到大圣境界的般若,与已经是百枷境大圆满的风后,谁成为神女的机会更大?”

  张若尘沉默不语。

  罗乷笑着,又道:“石族不可能将宝,全部押到般若身上。我猜,白玉疯狮多半是他们布置在风后身边的一步棋,若是风后真的以为,已经完全驾驭了白玉疯狮,对它没有任何防范之心,最后,谁骑谁还不一定呢!”

  围绕狩天大宴和神女选拔的利益关系,错综复杂,任何一方势力,任何一位参与进去的修士,都会打起十二分精神对待。

  风后的师弟燕北君,来到亭阁外,双手抱拳,道:“若尘大人,罗乷公主,我师姐诚心邀请二位,过去一叙。”

  罗乷盯向张若尘,看他的态度。

  张若尘道:“我来星海世界,是为购买修炼用的物品,也想见识一下拍卖会上的各种珍奇。如果风后想要交朋友,我们可以单独另约一个时间和地点,而不是今天。”

  燕北君听到传音,露出倾听之色,随即道:“我师姐说,若尘大圣在星海世界购买的各种物品,都可以算到她的头上。”

  “是吗?如果我将神尸拍下来呢?”张若尘道。

  燕北君面容一僵,很快,又舒展而开,道:“若尘大圣说笑了,请一定要相信我师姐的诚意,她真心想结交你这个朋友。”

  “我没有说笑,对神尸,我是真的很感兴趣。”张若尘道。

  左右两边的亭阁中,都有轰然的笑声传出。

  大森罗皇道:“还真是巧了,本皇奉有父神之命,无论如何,都要拍下神尸。张若尘,你想拍下神尸,准备了多少神石?”

  无疆道:“据我所知,血绝家族最近得到了一具伪神的尸身,暂时应该没有购买神尸的需求。”

  张若尘淡淡的道:“我购买神尸,与血绝家族无关。”

  死族和冥族所在的亭阁中,笑声变得更加响亮。

  没有人相信,不靠家族和神灵,张若尘凭自己的财力,买得起神尸。

  此时,三金大圣与三位侍者,行了过来,走入亭阁。

  “若尘大圣,你要的十枚地品器丹,十枚天品器丹,五十枚天品天煞丹,全都在这里,一共价值七枚神石。”

  紧接着,三金大圣摊开右手。

  掌心的位置,浮现出一粒光点。

  光点越来越巨大,最后化为一朵直径大概一丈长的莲花,一共十二片花瓣,片片晶莹,散发出扑鼻的花香。

  看到这株照神莲,在场的修士,目光全部都投射过去。

  大森罗皇的眼中,露出激动的精芒,脱口说道:“十万年年份的照神莲。”

  “正是十万年年份的照神莲,价值一百四十枚神石。”

  说完,三金大圣将照神莲,交给了张若尘,又取出一件球状的半透明空间宝物。空间宝物中,一共存放有十二枚星核。

  一枚六级星核,五枚五级星核,六枚四级星核。

  “若尘大圣,你要的所有宝物加起来,一共三百五十三枚神石。”三金大圣道。

  张若尘点了点头,道:“放下吧,我全要。”

  紧接着,三金大圣又将罗乷想要购买的修炼资源,一一取出,呈放在桌案上,一共价值二十四枚神石。

  罗乷没有仔细去查看,道:“本公主也全要了,都算到他的头上。”

  三金大圣露出尴尬的笑意,盯向张若尘。

  二十四枚神石,不是一笔小数目,像血屠那样的大圣,需要卖封地,才能筹到。

  “你的冥阳神轮那么值钱,区区二十四块神石都舍不得?本公主若是搅局,信不信冥阳神轮的拍卖价格,会大幅度缩水?”罗乷暗暗向张若尘传音,如此说道。

  没有将冥阳神轮卖给她,罗乷的怨气很大。

  若是她跳出来搅局,不说别的,只要将“冥阳神轮的拍卖者,是张若尘”的消息,大肆传播出去。冥阳神轮的价格,也会大受影响。

  张若尘点了点头,道:“她的那一份,算我的。”

  左右两边的亭阁中,皆是响起哗然声。

  一次性购买数百枚神石的宝物,对不朽境和百枷境的大圣而言,已经是非常大的手笔。对圣王境界的修士来说,更是天价。

  当然,让他们更加在意的,则是张若尘和罗乷的关系。

  可以随手给罗乷购买二十四枚神石的修炼资源,是不是意味着,张若尘正在追求罗乷,想要与天罗神国结盟?

  神皇子罗生天的实力摆在那里,谁都无法忽视。

  对张若尘的敌人而言,这是一个很不好的消息。

  般若的目光,再次投了过去,平静而淡然,可是,视线却在罗乷的脸上停留了很久,在仔细的打量着她。

  风后变得沉默。

  与此同时,燕北君退了回去。

  半晌后,源魔神子才是不咸不淡的说出一句:“昆仑界功德战场上,张若尘搜刮了不少珍宝,区区数百枚神石算什么?若是将张若尘杀死,把他身上的宝物全部夺取过来,你们就会发现,他的财富,未必少于无上境大圣。”

  “嗡!”

  “嗡!”

  ……

  钟声七响。

  拍卖会即将开始。

  湖畔的一众修士,纷纷腾飞起来,向拍卖场赶去。

  星海世界的拍卖场非常浩大,悬浮在半空,是一座螺旋向上的环形世界。环形的直径,大概四十里,分为上中下三层。

  每一层世界,都建有青山、翠池、阶梯、琼楼,又有花圃和贵宾席。

  张若尘和罗乷一起,飞落到了环形世界的最上层。

  才刚刚落地,便是听到,远处传来一声怒吼,“张若尘离我妹妹远一些,你想找死吗?”

  神皇子罗生天的身躯高大,脚步急促,满脸怒气,即便有天地规则的压制,身上也是爆发出滔天的威势,右手的拳头上,浮现出灼热刺目的邪芒。

  在罗生天的身后,跟有十数位罗乷族的强者,也杀气腾腾。

  张若尘的双眉,深深的一皱,看向身旁的罗乷,道:“你自己去给你皇兄解释吧,我可没有把你怎样。”

  张若尘趁机离开,不想再被罗乷敲诈,顷刻间,消失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之中。

  罗乷颇为无奈的迎向罗生天,幽叹了一声。

  “张若尘那个混蛋呢?小妹,他有没有为难你?是不是因为生死台上的事,他记恨在心,找你报复?”

  罗生天想要去追张若尘,却被罗乷拦了下来。

  “就算给他一个胆子,他张若尘也不敢把本公主怎么样。皇兄,你先将力量收起来,这里是拍卖场,别把星海世界的秩序者引出来,耽误了正事。”罗乷道。

  罗生天沉哼一声:“虽说,在命运神域,张若尘不敢把你怎么样,可是此人行事张狂,无视规矩,你和他又旧怨甚深,以后一定要小心一些。拍卖会后,我会找机会,给他一个警告。”

  “以前在功德战场上,也就罢了。来到地狱界,他再敢欺辱你,我一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