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二千二百二十九章 神皇子

  血魔是与血后、张若尘等人一起,从昆仑界功德战场,回到地狱界。

  不过,他属于魔天部族。

  血魔,在地狱界名声不显,没有多少修士认识。可是,在昆仑界,却威名赫赫,同时修炼九幅,在同境界,战力不输血后。

  在圣王境之时,能够与阎无神的善身叫板。

  如今,他已是突破成为大圣,走在生死台下,龙行虎步,身上爆发出来的圣威,震慑得四周的修士,纷纷退让。

  “居然敢买六位大圣的血,难道不怕得罪摩罗家族?”

  “这个家伙,是什么来历?”

  “血魔,什么血魔?根本没有听说过。”

  ……

  一众地狱界修士,皆是议论纷纷。

  血魔大手一挥,十团神光璀璨的晶石,在血煞之气的包裹下,飞入生死台,悬浮到张若尘的身前。

  “十枚神石,应该够买他们身上的大圣之血了吧?”血魔道。

  “够,当然够。”

  张若尘将十枚神石收进空间戒指,目光盯向血屠,道:“将他们身上九成的大圣之血放出,小心保存起来,交给血魔。”

  大圣之血,不止卖一次,十枚神石已是不错的价格。

  只要保证摩罗家族的六位大圣不死,他们就能源源不断,孕育出新的大圣之血。

  比卖封地这种一锤子买卖,划算太多。

  “只是一次,居然能卖十枚神石。”

  血屠舔了舔嘴唇,双眼亮了起来,觉得张若尘真的是天才,这样的买卖,都能想得出来,难怪那么富有。

  “新鲜的大圣之血,对不死血族而言,妙用无穷。吞饮六位大圣的血液,犹如吸收了六位大圣的修为,那个血魔的修为,必定可以在短时间内,迅猛提升。”

  “居然真的敢卖大圣之血,没有强者出来管一管吗?”

  “真的很奇怪,此次狩天大宴,地熵神国是有千问境和万死一生境的强者来到寒页城域,他们为何没有出手?”

  ……

  所有地狱界修士,都感觉到这事很诡异。

  按理说,发生了羞辱大圣这样的事,地熵神国和摩罗家族不可能忍受。就算千问境之下的修士,难以战胜张若尘。

  可是,千问境以上的大圣,为何集体消失?

  “住手。”

  在血屠准备动手的时刻,血天三绝之中的易轩大圣和孤辰子赶至,化为两道圣光,冲入生死台。

  看到跪伏在地的摩罗家族六位大圣,他们二人都头疼不已,觉得张若尘和血屠胆大到了极点,真的是百无禁忌,什么都敢做。

  是觉得自己的仇家,太少了吗?

  孤辰子道:“到此为止吧,没必要继续羞辱他们,毕竟是大圣,给他们留一些颜面。”

  易轩大圣点了点头,劝道:“此事,我已经了解过,的确是摩罗战帝不对在先。但是,他和摩罗家族的大圣,已经付出了应有的代价,你就消消气,放过他们这一次。”

  因为张若尘的原因,这次狩天大宴,血天部族已是成为众矢之的,易轩大圣和孤辰子的压力都很大。

  若是,张若尘继续如此高调和放肆,将地狱界的潜规则视为无物,必定会惹众怒。

  张若尘明白他们心中的顾虑,不过,却有自己的想法。

  若是被敌人算计,还能轻易将其放过,今后,想要算计他的敌人,岂不是会更多?

  “你们知道,摩罗战帝是怎么评价你们二位的吗?”张若尘道。

  易轩大圣好奇,问道:“什么意思?”

  张若尘道:“摩罗战帝说,血天三绝只不过是三个废物。”

  “没错,我可以证明,他的确是这么说的。”血屠连忙附和了一句。

  反正已经上了张若尘的贼船,若是有机会,当然是要再拉两个上船。

  易轩大圣和孤辰子本是来劝架,可是,听到这话,脸色却变得极为难看,眼神骤然沉冷了下去。

  他们二位,好歹也是一等一的天骄,更是大圣境界的霸主,有成神之资。若是,被摩罗战帝骂成是废物,他们还去救摩罗战帝,今后天下修士,会如何看待他们?

  易轩大圣和孤辰子,只是不想多惹麻烦,倒不是怕事之辈。

  易轩大圣干咳了两声,道:“摩罗战帝的大圣之心怎么卖?若是将他的大圣之心,挖出来,炼成丹药,或许可以助我挣断十道枷锁。”

  孤辰子道:“摩罗战帝的大圣之血和大圣之心,也卖我一份。”

  血屠舔了舔嘴唇,也很心动。

  六位大圣全身是宝,若是,每天吞饮他们的血液,肯定很快就能修炼到不朽境巅峰。

  手提炁辛战斧,血屠走到摩罗战帝的身前。

  即便摩罗战帝硬气,此刻,眼中也闪露出一丝惧色,恨不得立即死在当场,也不想遭受这等耻辱。

  张若尘道:“你现在还不愿开口吗?你若是告诉我,空间玉镯的主人在哪里,我可以给你一个体面的死法。”

  “我有神之心,百折不挠,岂会屈服于你。”摩罗战帝道。

  张若尘紧皱眉头,有些后悔,先前给他讲“有神之心,百折不挠”这个道理。当时,完全是担心,他一死了之。

  现在,却变成他嘴硬的理由。

  “师兄,别跟他废话,放他几次血,自然会老实。”

  血屠手中的炁辛战斧,正要划破摩罗战帝身上的血脉,可是,刚刚将战斧提起来,却浑身都无法动弹,身体仿佛被定住了一般。

  张若尘察觉到异样,目光向生死台的边缘望去。

  只见,一位身形高大的罗刹族男子,跨过黑色光幕,一步步走了过来。

  罗刹族的男子,本是奇丑无比,但是,眼前这位,却显得颇为硬朗和俊伟,在别的族群,或许算不得什么,可是,在罗刹族必定是一等一的美男子。

  正是此人身上,逸散出来的力量,将血屠禁锢。

  摩罗家族的五位大圣,看到那位男子驾临,皆是露出喜色。唯独只有摩罗战帝,眼中充满屈辱,低着头,没有去看他。

  易轩大圣和孤辰子,见到前来的这位罗刹族男子,脸色都变得凝重,眼中充满忌惮。

  那位罗刹族男子,道:“张若尘,你该出的气,也差不多出完。给本皇子一个面子,今天就到这里了,放过他们六个。如何?”

  张若尘在此人的身上,感受到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道:“想要我放过他们,得看你的面子,够不够大。”

  易轩大圣向张若尘传音,道:“他是罗刹族第一神国’天罗神国’的皇子,罗生天,号称神皇子,更有罗刹族千问境之下第一强者之称。既然他都出面,还是卖他一个人情。”

  孤辰子道:“罗生天不是摩罗战帝可比,能不与他为敌,还是不要为敌为好。”

  生死台下的地狱界修士,已经沸腾起来。

  “罗天生在同境界,从来都是无敌,以他百枷境大圆满的修为,张若尘若是依旧不识时务,肯定会吃大亏。”

  “地熵神国的六位大圣丢了罗刹族的脸面,没想到,最后居然是神皇子出面,挽回罗刹族的尊严。”

  ……

  …………

  罗天生与张若尘对视了半晌,露出一道笑意,道:“好,你想见识本皇子的面子有多大,本皇子便给你这个机会。”

  “哗啦——”

  罗天生背部,豁然展开十只骨翼,顿时,十股排山倒海的力量,从骨翼中涌出,环绕他的身体飞行。

  罗刹族的骨翼,与不死血族的血翼一样,普通的大圣,只有六只。

  能够在百枷境,修炼出十只骨翼,绝对是超凡之辈。

  张若尘感受到真理界形、空间领域、虚时间领域,都在猛烈震动,连忙调动更加强大的力量,稳固三种恒古之道。

  “哧哧。”

  罗天生的双瞳,浮现出一道道火焰光丝。

  与他对视的张若尘,只觉得天地变换,一下子被拉扯到了漆黑无边的宇宙之中。罗生天的两只瞳孔,宛如两颗恒星,释放出霸道而又厚重的威势。

  张若尘的身体,在两颗恒星的面前,渺小得宛如尘埃。

  “破。”

  张若尘调动真理之心的力量,破掉眼前的虚妄,回归到生死台上。

  就在这时,罗天生的双瞳中,飞出两道光梭,将真理界形、空间领域、虚时间领域全部都撕裂开,变得支离破碎。

  张若尘唤出藏山魔镜,与他双瞳中涌出的光梭,对碰在一起。

  “轰隆隆。”

  空间剧烈的震荡了一下,易轩大圣和孤辰子,皆是向后倒飞出去,身体重重的撞击在黑色光幕上面。

  原本化为千里大小的生死台,空间崩塌,重新变成长宽一万多米的战台。

  张若尘向后倒退了七步,重新立定身形。

  罗天生的双瞳,重新恢复正常,整个人又变得平静自然。

  “本皇子的这双眼瞳,乃是一双天生神目,后来,又炼入了两颗活耀的神座星球,犹如孕育着两颗恒星的庞大力量。你觉得,它们的面子,够不够了?”罗天生指着自己的双眼,如此说道。

  张若尘道:“神,一旦陨落,神座星球就会变得死寂。只有神活着,神座星球才是活耀的。你怎么能够将两颗活耀的神座星球,炼入双目?”

  一道悦耳动听的女子声音,在生死台上响起。

  “这还不简单?因为,那两颗神座星球的主人,还活着,只不过变成了天罗神国的阶下囚。他和神座星球之间的联系,已被斩断。”

  张若尘寻声望去,只见一位身形绝美的罗刹女,优雅的走了过来。

  她身高足有一米八,头戴神晶皇冠,长发如丝如瀑,身穿浅绿色的万圣素衣,面容倾国倾城,体态高贵秀丽。

  见张若尘看着她,罗乷那双仙眸,眨巴了一下,充满诱人的风情。

  圣婢姚梨跟在罗乷的身后,面容惨白,走起路来,也是颤颤巍巍的模样。

  罗生天背负双手,卓然而立,道:“张若尘你在不朽境,或许无人可敌,包括阎无神,也未必是你的对手。可是,地狱界高手如云,藏龙卧虎,在百枷境,能够击败你的强者,还是有一些的。”

  “这里是生死台,你要杀摩罗家族的六位大圣,我不会插手。你擒拿了他们,逼他们下跪,我也不会插手。”

  “但,凡事都有一条底线,你若是做得太过分,就等于是羞辱了整个罗刹族,本皇子绝不会坐视不管。”

  张若尘并没有被罗生天强大的实力吓住,道:“这就麻烦了!我其实,很想给神皇子面子,可是,摩罗战帝做的事,也越过了我的底线。他太过卑劣,不仅引我上生死台,想要杀我。还用我的女人,威胁我,我岂能放过她?”

  又道:“再说,我定金都收了,他们身上的大圣之血,我不取也得取。”

  罗生天愠怒,双眼中,再次浮现出一丝丝火焰。

  在地狱界,还没有谁,敢不给他面子。

  “皇兄,这件事,不如交给我来处理?”罗乷玉指摸着下巴,盈盈一笑。

  罗生天知道罗乷和张若尘的恩怨,自己这个才智绝顶的妹妹,从祖灵界,到真理天域,再到昆仑界战场,已经和张若尘结下生死大仇。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她恐怕是想借此机会,致张若尘于死地。

  罗生天向罗乷暗中传音,道:“这一次,别怪皇兄不帮你,父皇透露了一些信息,张若尘现在不能杀,诸神有意将他磨成一把刀,专门用来对付地狱界新生代的大圣。各族千问境以上的大圣,全部都已经被警告过,不能对张若尘动手。”

  罗乷聪慧绝顶,立即明白了很多东西,道:“岂不是说,张若尘现在是不死之身?”

  “倒也不是,关键看他有没有做刀的本事。若是,千问境之下的大圣,杀死了他,也就说明,他对地狱界,没有任何用处,根本不配做诸神的刀。除此之外,还得试探,他对地狱界的归属之心。”

  罗乷问道:“皇兄,你能杀死他吗?”

  “击败他,不是难事。但,时空掌控者逃命的本事,无人可比,凭我一己之力,想要杀死他,难度不小。”

  罗生天如此回答了一句之后,又道:“你若是想要他死,皇兄可以去找罗刹族另外两位百枷境大圆满的强者,必定让张若尘魂飞魄散。你想食他的肉,喝他的血,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罗乷微微一惊,连忙制止,道:“别……皇兄没必要强行出头,张若尘在地狱界仇家遍地,自然会有强者收拾他。”

  “你在张若尘的手中,多次受辱,还能压制心中的仇恨,理智思考问题,不愧是我们皇族的智囊,果然是冷静过人。”罗生天赞叹了一句。

  张若尘早就知道,罗乷在地狱界的身份很高贵,却没想到,竟是神皇子罗生天的妹妹。

  罗乷向张若尘走过去,围绕他转了半圈,瞪大一双美眸,笑道:“你不是最恨地狱界的修士,自己怎么变成了地狱界的一员?”

  张若尘面容沉凝,没有回答她,道:“罗乷,那个引我来生死台的圣婢,是你的属下吧?你想置我于死地,想好会付出什么代价没有?”

  罗乷也没有回答他,道:“刚才你说,摩罗战帝用你的女人,威胁你。你说的那个女人,是谁?”

  张若尘的耐心,已经用尽,右手五指之间,凝聚出一个小小的空间漩涡。

  不远处,罗生天也在调动力量。

  罗乷看出战斗一触即发,顿时感到无趣,心中暗道:“得想办法,先把张若尘引下生死台。”

  不再捉弄张若尘,罗乷挥了挥衣袖,转身向生死台下走去,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想知道木灵希的事,便随本公主来。摩罗战帝他们六个,你就放他们一条生路吧,孰轻孰重,你应该有判断。杀了他们,对你而言,弊大于利。”

  “果然与她有关。”

  张若尘的目光,暗暗一沉。

  不过,此事有很多蹊跷之处,让他想不透彻,似乎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