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二千二百一十八章 师徒相见

  张若尘的心绪,变得极为复杂沉重,不知该如何去抉择,猎杀天庭界修士,他能下得去手吗?

  在那些天庭界修士中,说不得就有昆仑界和广寒界的修士,曾经一起并肩作战,如今却要生死相向。

  “你是还没想好吗?要不要我来帮你制定策略?”汐芫女帝道。

  至渊血帝饮下一杯酒,霸气十足的道:“何须那么复杂?依我看,只要有机会,完全可以暗中下黑手,将他们的战果,全给抢过来。只要不弄死他们,也就不算犯规。”

  “有道理,就该这么干,之前几届狩天大宴,其他各族可没少对我们下手,尤其是鬼族,次次针对我们血天部族,不然,我们岂会连续几次都垫底?“易轩大圣道。

  至渊血帝冷哼道:“还不是因为,鬼主在战神手中吃过亏。它奈何不得战神,就只能在狩天大宴上针对我们,这一次,鬼主第七子,洫,应该也会参加。”

  “你们也真是没用,血天部族好不容易发现一处非凡的宇宙秘境,将你们派遣进去探索,结果却被洫捷足先登,夺走其中最大的机缘,还让血天部族损失惨重。”

  说到鬼主第七子,至渊血帝便是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亲自出手,去将他狠狠教训一番。

  “别在我面前提洫那个卑鄙无耻的混蛋,背后暗算,夺我机缘,让血天部族颜面受损,要让我逮到机会,非打爆他的鬼体不可。”易轩大圣怒声道。

  十年前,在宇宙秘境中,被洫暗算,对易轩大圣,还有诸多血天部族修士而言,都是奇耻大辱。

  那是他们血天部族发现的宇宙秘境,结果却成全了洫,被狠狠的坑了一把。

  此事,没少被不死血族其余九大部族的修士笑话。

  涂昀大圣摇了摇头,道:“你想打爆他的鬼体,恐怕没那么容易,不久前,洫在昆仑界域外,展露出百枷境大圆满的实力,重创广寒界的一位顶尖百枷境大圣,粉碎圣源,并将之擒拿,如今风头正盛。”

  “当年他修为尚不及我,居然这般快,就达到百枷境大圆满,肯定是因为宇宙秘境中所得的机缘,真是可恶。”易轩大圣越发气恼。

  如果他能得到宇宙秘境中的机缘,现在也必然已经达到百枷境大圆满,之后再突破至千问境,也会轻而易举。

  张若尘本是还思考狩天大宴的事,听到涂昀大圣的话,心神微震。

  没想到,这么快,在地狱界,听到了与广寒界有关的消息。

  可惜的是,这是一个很不好的消息。

  广寒界在天庭万界中,实力属于垫底的,大圣总数,还不到百位,如今被地狱界擒住一位百枷境大圣,无疑会是极大的打击。

  这,就是战争,谁也无法预料,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张若尘很想改变这一切,却力不从心,已经成为大圣,却依旧感觉到自己无比渺小,能做的事,太少太少。

  很快,张若尘的思绪,又被拉回狩天大宴。

  明明是千年一次的盛宴,却让他觉得,是地狱界故意在考验他,犹如命运早就安排好了一切一般。

  知晓了狩天大宴的真相,张若尘心头沉重,根本不想听慕阳天君他们在交谈什么。

  “诸位,我有要事在身,先行告辞。”

  张若尘神情凝重,从座位上站起身来,向外走去。

  “嗯?“

  见状,慕阳天君等人,不禁都露出异色,有些不解张若尘的举动。

  至渊血帝更是微微皱起眉头,显露出不悦之色,他们好意将张若尘请过来,结果,张若尘一句话都不说,就这么离开,未免有些目中无人。

  “张……”

  至渊血帝想开口叫住张若尘,却被慕阳天君拦下。

  慕阳天君看得出来,张若尘有很重的心事,无心与他们交流,将他留下,没任何意义。想想也很正常,毕竟,张若尘曾经是天庭界的修士,恐怕还念着旧情。

  或许在此之前,他根本不知道,狩天大宴狩猎的是天庭各界的俘虏。

  对他的心理冲击,应该很大。

  能不能勇往直前的去面对这一切,就看张若尘是否有那一份魄力?

  从院落在走出,张若尘立身在一株散发着奇香的圣树之下。

  这是一株血啼树,以大量血液浇灌生长而成,虽有奇香,却也散发出极其可怕的杀戮气息,圣境之下的修士,根本不敢靠近。

  张若尘盯着树干,静默良久,低声问道:“母后,我必须参加狩天大宴吗?”

  话音刚落,血啼树上,掉落下一片叶子,落到了他的手中。

  张若尘盯向掌心叶子,只见,叶片上,有着一个血色文字

  是!

  最为简单的回答。

  甚至,血后都不愿呈现出神念分身,亲自来见他。

  越是如此,张若尘越是清楚,这件事是何等的重大。

  “我明白了!”

  张若尘默然点头,掌心的叶片,化为一团血雾,消散而开。

  正在他打算离开的时候,血啼树上垂落下丝丝缕缕的血光,凝聚出一道英武不凡的身影。

  正是冥王。

  冥王背负双手,注视着张若尘,道:“你如果觉得自己做不到,可以选择不去。但是,今后你在地狱界,将会寸步难行。或许在血绝家族内,你母后可以庇护你。可是,你永远也无法走出血绝家族。明白我的意思吗?”

  闻言,张若尘陷入深思。

  冥王所说的这些,他其实都已经想到,更加清楚自身是怎样的处境。

  不管他是否愿意承认,从他决定进入地狱界的那一刻起,天庭界便是已经回不去,如果再不能在地狱界立足,或许,天地之大,就真没有他的容身之所。

  事实上,刚才问出血后那个问题之前,张若尘心中已经有了决定。

  无论如何,他都会去参加狩天大宴。

  只是,抉择虽已做好,可张若尘的心绪,仍旧感到十分压抑,简直压抑得他快要喘不过气。

  进入地狱界,和变成地狱界的一员,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我知道该怎么做。”张若尘平静回道。

  听到这个回答,冥王不由走上前来,伸手拍了拍张若尘的肩膀,笑道:“你是一个聪明人,别让我失望。你将剑道,做为了主修圣道,对吧?”

  张若尘不知道冥王为何突然问出这样一个问题,可是,还是认真的回答:“算是主修圣道之一。”

  “好!你来看看,舅舅这一招剑法如何?”

  冥王以血煞神力,凝聚出一柄血剑,单手持剑,剑身与地面齐平,缓缓的横移。速度很慢,可是,蕴含的剑势却越来越雄劲,越来越强横,仿佛能够推平山岭,横斩星河。

  剑法,只有一式,看似极为简单,实则蕴含无穷变化,其中的玄妙,无法用言语去形容。

  冥王并未动用任何规则,也不曾运用神力,只是单纯的将剑法演练出来,似慢实快,完全将张若尘的目光吸引住。

  “这是《无字剑谱》蕴含的剑道意境。”

  张若尘将《无字剑谱》修炼到剑十,对剑谱上的剑法,是再熟悉不过。

  张若尘看得出来,冥王施展的这一招,比他悟出的剑十,更加玄妙,却又存在着某种联系。

  应该是从剑十,延伸出去的剑招。

  不出意外,应该是……剑十一。

  《无字剑谱》博大精深,乃是剑祖所留,除了剑祖以外,还从没有人完全参悟透彻过,也就无人知晓,剑祖究竟达到了怎样的剑道境界。

  中古以后,在昆仑界修士眼中,剑十,几乎已经是修炼《无字剑谱》的极致,鲜少有后续的修炼心得流传下来,更加没什么人能够达到那样的境界。

  冥王收剑,问道:“看清楚了吗?”

  张若尘微微点头。

  剑招很简单,就是一招横斩,任何修士应该都能看清楚。

  “十分,悟到了几分?”冥王再次问道。

  张若尘道:“半分吧!”

  “很好!只是演练了一次,就能悟出半分,真的很好。有这半分,也算是入了门槛,有了一个参悟的方向,接下来,就看你自己的悟性。将这一招修成,可以再来找我。”

  留下这句话,冥王的身影,消散开来,犹如从不曾出现过一般。

  张若尘在原地伫立了许久,深深呼出一口气,随即转身离开。

  没有再回瀚海别苑,那边的事,他已经没有心情去过问。

  回到自己的别苑,张若尘刚准备进入,却突然发现门前地面上,有一道奇异的印记。

  那是一道剑印。

  长四尺,宽三寸,剑体并不规则,呈矩尺状。

  “滔天剑的剑印,是谁留在这里的?”

  张若尘的眼中,浮现出丝丝惊异之色。

  在地狱界,能够画出滔天剑的,只可能是昆仑界的修士。

  而张若尘所知道的,身在地狱界的昆仑界修士,屈指可数,是般若?璇玑剑圣?亦或是别的什么人?

  留下滔天剑的剑印,又是什么意思?

  “滔天剑……”

  张若尘仔细观察地上的剑印,很快就发现,剑尖与别苑大门,既不垂直,也不平行,而是呈一个斜角,似是有意而为。

  略作思考,张若尘释放出一道精神力念头,化为一道精神力分身,向剑尖所指的方向飞去。

  张若尘的精神力分身速度极快,飞出了血绝家族,抵达天麟古城。

  下一刻,张若尘出现在一条十分宽阔的街道上。

  这条街道,与剑尖所指的方向,呈水平线。

  街道两边楼阁林立,极为繁华,往来的地狱界修士,络绎不绝。

  张若尘沿着街道向前走,隐隐间,生出极为微妙的感应,似正被人窥视。

  忽地,张若尘抬起头来,目光所及,一位妩媚妖娆的女子,映入眼帘,正站在街道中心,逆着人流,身形款款的向他行来。

  在此之前,他并未发现妩媚女子的存在,好似凭空出现的一般。

  眨眼间,妩媚女子走到张若尘的面前,没有说话,却展露颠倒众生的笑颜,翻手取出一颗泛着淡淡神光的珠子,捻在两指之间,放入他的手中。

  这一刻,张若尘感觉到整个世界,都发生了本质改变,街道上的修士,尽皆消失无踪,只剩下他一个人。

  明明还立身于街道上,可感觉却像是身在一片虚空之中,无法感知到天地规则和天地圣气的存在,天机亦是完全被掩盖。

  在这种情况下,张若尘与本体间的联系,竟也被完全切断。

  就在这时,张若尘感觉到,有人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顿时,张若尘脚下的街道消失不见,出现一个漆黑的深渊,他完全不受控制,径直向下坠落。

  布置多久过去,张若尘得以重新站稳。

  但,此刻他已经不是在街道上,而是在一间布置极为简单雅致的房间内。

  一抬头,张若尘就看到一道卓然的身影,背负双手,面带温和的笑容。

  “师尊。”

  张若尘怔住,心跳仿佛都停止了一般,随即,露出激动之色。

  要知道,不久前,张若尘还在让血屠,查找璇玑剑圣的下落。哪里想到,这么快就能在血天部族世界内,见到璇玑剑圣?

  璇玑剑圣笑道:“若尘,想要在地狱界与你相见,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血绝家族,一族三真神,没有一点勇气,师尊都不敢来的。”

  “师尊却是缺少勇气,当初就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将我从万兆亿的手中救下。”

  张若尘连忙走向前来,躬身向璇玑剑圣行了一礼,“弟子拜见师尊。”

  无论修为达到什么境界,张若尘也不敢忘却师恩。

  “你我师徒之间,无须如此多礼。”璇玑剑圣伸手,将张若尘扶了起来。

  张若尘挺直身体,问道:“师尊是特意来血天部族世界见弟子的?”

  璇玑剑圣点头道:“为师得知你来到地狱界的消息,便立刻赶了过来,想与你见上一面,只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今天恰逢血绝家族举行升神宴会,为师便变作不死血族修士,进入血绝家族,在你的居所外,留下滔天剑印。”

  “你现在身份特殊,为师却是不敢在血绝家族内,贸然与你接触,只能将你引来天麟古城,避免被神灵察觉。”

  张若尘明白,如果璇玑剑圣不是这般小心谨慎,只怕早就已经暴露。

  毕竟,璇玑剑圣和他不一样,他有不死血族的身份,可以光明正大的在地狱界生活。

  可璇玑剑圣一旦暴露身份,处境将会十分危险,地狱界绝不会允许有昆仑界的修士潜伏在地狱界。

  “师尊,这些年,你在地狱界还好吗?”张若尘问道。

  璇玑剑圣沉默了一瞬间,摇头笑了笑,道:“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还没有死,就是好。算了,不谈这些。倒是你,这些年过得应该很辛苦,为师都已经知晓,难为你了!”

  虽然身在地狱界,可是,璇玑剑圣却一直在关注着有关张若尘的消息,从祖灵界功德战场开始,张若尘身上所发生的事情,璇玑剑圣几乎都知道。

  “师尊,对不起,弟子没能救回二师兄、三师兄和五师姐,眼睁睁看着他们惨死在面前。”

  忽的,张若尘低下了头,眼中浮现出无边的歉疚之色。此事,他本来早已放下,可是见到璇玑剑圣,却忍不住又想起。

  当初那一幕幕,仿佛就在眼前。

  在这一瞬间,张若尘的心,变得酸涩而又苦楚。

  朱洪涛、万柯等人之死,对他而言,是永远的痛。

  璇玑剑圣轻轻一叹,拍他的肩膀,道:“那不是你的错,你无须自责,为师从不曾怪过你,也没有任何人会怪你。你不是已经为他们报仇了吗?”

  算上黄烟尘,璇玑剑圣这一生,仅仅只收了七名弟子。

  可到现在……

  若说不伤心,那是不可能的。

  璇玑剑圣的双眼泛红,却主动挤出一道笑容,仔细打量着他,笑道:“一别多年,你已经修成大圣,还真是物是人非。当初,所有的弟子,为师最看好的就是你,你果然没有让为师失望。”

  璇玑剑圣并无子嗣,在他眼中,张若尘就如同是他的孩子一般。

  看到张若尘现在的成就,他只有满心的喜悦。

  “师尊冒这么大的风险,与我联系,应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吧?”张若尘问道。

  璇玑剑圣留在地狱界,没有与寒雪一起回昆仑,一直是让张若尘万分不解的事。如此危险的地方,为什么要久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