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六百八十九章 魔教妖邪

  天才壹秒記住『笔下文学qu】无论如何,也必须将消息传回宗门。

  “好厉害的高手。”

  许长生向道观中的青衣男子盯了一眼,眼中露出恐惧的神色。

  要知道,隐身珠是两仪宗的一位圣者,赏赐给他,只要将它握在手中,激发出其中的隐身铭纹,足以瞒过半圣的五感。

  青衣男子肯定不是半圣,却十分轻易就感知到他的位置,由此可见,此人的五感是何等敏锐。

  “齐家居然和魔教勾结,完全就是自取灭亡。我现在就赶回宗门,禀告宗主。”

  既然身份暴露,许长生自然是片刻都不敢停留,立即施展出一种鬼级下品的身法,身体就像是一根离弦的箭,化为一道流光,向天外冲了出去。

  “哪里逃?”

  道观外的蜈八和雀九,同时冲天而起,向许长生追击而去。

  蜈八的身体,快速膨胀,化为一条两百多米长的黑色蜈蚣,全身散发出滂湃的蛮兽气息。隐隐间,可以看见,它的身上有电光在流动。

  雀九背上的双翼,快速膨胀起来,化为两片巨大的青云,将方圆三百里的风劲完全调动起来,形成青色的漩涡,将许长生的身体席卷进去。

  下一刻,许长生被强大的风劲,席卷了回去,重新落到无生道观的外面。

  “还想走?你这是要去哪里?”

  雀九呵呵一笑,一双纤长的手臂,化为两只锋锐的利爪,向许长生胸口直刺了过去。

  双爪散发出炽热的火焰,化为数百根火焰一样的羽毛,快速旋转,一起刺向了许长生的胸膛。

  许长生的手指在腰间一摸,将一柄金色的软剑拔出来,手臂一抖,顿时满天都是金色的剑气。

  他立即施展出一种鬼级中品的剑法,破魔剑法。

  “哗哗!”

  剑法一出,顿时就将雀九打出的数百根火焰羽毛,全部击碎,化为一缕缕火焰,向四面八方飞了出去。

  金色软剑与雀九的双爪碰撞在一起,竟是将雀九逼退了回去。

  许长生不愧是两仪宗的顶尖人杰,自身的实力,可谓是极其了得。而且,最近炼化了琉璃宝丹,他的修为,已经达到鱼龙第九变,成为半圣之下最强大的那一批人。

  逼退雀九,许长生不敢停留,双腿在地面上一蹬,宛如一发炮弹冲天而起,就向远处逃遁。

  “回来。”

  青衣男子站在无生道观的阶梯顶部,伸出一只大手,向虚空中一握。

  原本文雅的他,此刻却散发出强大的气势,一双眼睛,无比的深邃、冰冷、霸道,宛如一位盖世魔帝。

  随着青衣男子的手掌击出,天地间的灵气,快速汇聚了起来,在许长生的头顶上方,凝聚成一只巨大的魔手,张开了五指,向他捏了过去。

  “青天魔手,你是……”

  许长生像是猜到青衣男子的身份,脸上露出惶恐的神色。

  只可惜,还没有说出青衣男子的身份,他的身体,就被巨大的魔手完全包裹。

  只听见,魔手中,响起咯咯的声音,流淌出鲜血。

  “嘭”的一声,许长生的尸体,从半空坠落下来,掉落在无生道观的前方,已经变得血肉模糊,就连骨头都碎成粉末。

  青衣男子收回了手掌,将门前的油纸伞重新撑开,依旧相当优雅,目光变得十分柔和,道:“霏雨,你先回去吧!接下来的事,就交给我。”

  齐霏雨向许长生的尸体看了一眼,随后,接过了油纸伞,走到不远处的悬崖边,向前迈出一步,顿时,就向山下缓缓的飘落,消失在迷茫的雨雾之中。

  青衣男子目送她离开,英俊的脸上,始终挂着温润的笑容。

  在他的肩上,停着一只巴掌大的翼龙,它也是瞪着一双眼珠子,望着齐霏雨离开的方向。

  ……

  “唰!”

  张若尘穿着一身道袍,脸上戴着面具,施展出身法,快速穿行在密林之中,按照小黑的指引,先去追齐霏雨。

  就在半路,小黑从张若尘的怀中爬了出来,飞了出去,在地上嗅了嗅。

  张若尘背着双手,疑惑来的盯了它一眼,道:“你到底行不行?”

  “谁知道会下这么大的雨?雨水将她的气息,冲得极淡。”

  小黑不停摇着尾巴,圆溜溜的眼珠子不停打转,也有些气恼的模样。

  “算了!既然将人跟丢,就先回去。”

  就在张若尘准备回两仪宗的时候,突然,他的精神力,感知到远处的天地灵气,正在快速的收缩。

  “等一等。”

  张若尘立即向上一冲,落到一棵松树的顶部,脚踩松叶,将眉心的天眼释放出来,化为一根光柱,向灵气波动的方向看了一眼。

  只见,远处的天空,竟然凝聚出一个巨大的风力漩涡,将地面的树木和巨石,全部都卷到了起来。

  “有高手在战斗,过去看看。”

  张若尘施展出身法,快速向风力漩涡的方向赶过去。

  片刻后,张若尘突然停了下来,发现那股强劲的灵气波动,居然完全消失不见,恢复了平静。

  “战斗这么快就结束了?”

  张若尘再次施展出天眼,开始寻觅,很快就在附近的一座山峰顶部,发现了一座道观。

  天空漆黑一片,只有雷电在穿梭,山顶的道观,却散发出一缕淡淡的灯烛光芒,在这荒无人烟的山野间显得极其诡异。

  张若尘调动精神力,施展出奔雷术,飞到山峰的顶部,来到道观的外面。

  空气中,飘着一股血腥的气味。

  只见,不远处,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躺在地上,就连身上的道袍,也已经变成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