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二千二百零二章 血绝战神

  星空之中,流光溢彩,神霞漫天,处处都被强大的神威所充斥。

  如果不是有血后的庇护,血魔等人,只怕早已跪伏下去。

  就算是张若尘,身为大圣,精神意志远超常人,也被那一道道神威压制得难以喘息,只能硬撑。

  “哗。”

  星空震颤,一轮皎洁的明月,凭空出现,绽放出清冷的光华,使得整片星空,都披上一层银色的薄纱,美轮美奂。

  明月之下,有着一道清丽曼妙的身影,踏着星空,缓步而来。

  远远看去,那道曼妙身影,身上散发出无比清新脱俗的气质,不沾烟火,飘渺灵动,像是超脱于红尘之外。

  她拥有着倾世的绝色容颜,冰肌玉骨,堪称完美无瑕,就算是真神,也会情不自禁的生出爱慕之心。

  张若尘对于这位女神,可说是再熟悉不过,她,正是天庭最美女性神灵,月神。

  张若尘心中明白,月神之所以会这般快赶来,多半是因为感知到了他的气息。

  他陨落在空间裂缝前的消息,想必已经传遍诸天万界。而现在,他的气息,又突然出现,月神若是不在意,那才叫奇怪。

  天庭界这次一共降临了四尊真神,以月神为首,身上尽皆散发出极其强大的神威。

  而地狱界这边,亦是来了四尊真神,不死血族和罗刹族各两尊。

  看到天庭诸神降临,其中还包括月神这样的强大古神,焱神顿时底气大增,身上散发出浩荡神威,气势十足的道:“诸位,地狱界想要引发神战,已经有天庭一方的神灵陨落,可惜本座来迟了一步,没能将他救下。”

  他这番话,可谓是说得冠冕堂皇,将天庭界神灵陨落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同时绝口不提自身刚才吃亏的事情。

  焱神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想要扇动,包括月神在内的四位真神,向地狱界神灵开战。

  看到焱神在那儿装模作样,冥王忍不住笑了一声:“焱神?功德神殿的焱神,对吧?来,来,来,接我一剑,让我试试你的深浅。”

  他虽刚突破成神,却丝毫都不惧与焱神一战。

  焱神心中虽然愤怒,却并未贸然出手。

  能够凝聚出二十八颗神座星球的新神,任谁都不敢小觑,更何况,冥王疑似得到了昆仑界的一件神器,实力难以估量。

  重重哼了一声,焱神道:“即便成神,也该心存敬畏,出头的橼子先烂。“

  冥王懒得与他废话,恒星神剑出现在双手之中,挥斩出一剑。

  “哗啦。”

  恒星神剑表面浮现出亿万道神纹,相互交织在一起,凝聚出一道锋利至极的剑芒,无坚不摧。

  “那是……恒星神剑吗?”

  焱神瞳孔紧缩,感受到极大的威胁。

  传说中,恒星神剑早已被毁掉,但是它的赫赫威名,却依旧被各界神灵熟知。当初,剑祖执掌它,不知曾斩杀过多少神灵。

  不敢有半点迟疑,焱神祭出一块五彩功德神碑,全力打了出去。

  五彩功德神碑极速暴涨,瞬间化作万丈高,绽放出无比璀璨夺目的五彩神光,将整片星空都映照得五彩斑斓。

  “砰。”

  剑芒斩在五彩功德神碑上,将之劈飞了出去。

  五彩功德神碑变得黯淡,失去光泽,内蕴的功德之力,被消耗掉不少。

  焱神心有忌惮,收回五彩功德神碑,立刻退回到天庭界诸神身边。

  “刚成神,竟然就有如此可怕的攻击力,真是可恶。”焱神心中暗恼。

  再怎么说,他也是功德神殿的神,成神数万年,从未想过,竟会被两个新神压制。当然,主要原因还是在于,月神山一战的伤势还没有恢复,焱神的战力大打折扣。

  那一战,他伤得太重,没有百年时间,不可能痊愈。

  “原来功德神殿的神灵,就这点水平。”

  冥王轻蔑的看了焱神一眼,将恒星神剑收起,没有再出手。

  从到来的那一刻,月神的目光,就一直盯着张若尘,

  她自然看得出,张若尘身上的变化。

  加上,池瑶曾在月神山,讲述过张若尘和不死血族的关系,此刻看到他站在血后身边,月神心中已是大致有数。

  “月神,张若尘是你的神使,如今与不死血族勾结在一起,你怎么说?”焱神道。

  月神并未理睬焱神,道:“你想好了吗?现在后悔,还有机会。”

  尽管知道张若尘投身地狱界的原因,可是,月神还是希望,能够将他挽回。

  “多谢月神娘娘这些年对我的照顾,我已经想好,无论最后是什么结果,我都不会后悔。”张若尘眼神坚定,平静自若的说道。

  在即将前往地狱界之际,能够见到月神,倒是一件好事,正好可以将一切都说清楚,他的事,不想牵连任何人。

  月神微微摇头,道:“一旦走上这条路,天庭界的所有人,都会视你为敌人,天庭界将再无你的立足之地,值得吗?”

  张若尘沉默了半晌,道:“值得。”

  所有的后果,他都已经想过,也做好了承担的准备。

  月神深深看了张若尘一眼,知晓已经无法改变他的心意,闭上一双明亮的神哞,传出一道传遍星空的清美声音:“从今以后…………”

  顿了顿,她才又道:“张若尘不再是本座的神使,与广寒界也再无任何关系。”

  月神的声音中,透着一种深深的无奈,说到底,像张若尘这种万古罕见的奇才,她是舍不得的。

  奈何,张若尘自己选择了这样一条路,她也无法去阻止。

  如此,也就意味着,张若尘今后将无法再借用月神的神力,遇到任何麻烦,月神也不再是他的靠山。

  张若尘的心神,微微颤动,从今往后,他算是真正走到了天庭界一方的对立面。

  一旦上了战场,昔日的朋友,或许都要兵戎相见。

  这样的结果,并非他所愿。

  但,无论如何,他都不会为自己所做的决定,感到后悔。

  “我血绝家族的人,何须做他人的神使?”

  就在这时,一道极为霸道的声音,突然响起。

  一片浩瀚无垠的血海出现,席卷八方,似要将整个星空都给淹没掉,散发出的神威,在在场诸神,都感到极为压抑。

  也就只有月神,还能够保持泰然自若。

  “哗啦。”

  血海中出现一个巨大的漩涡,一尊极其高大的身影,从漩涡中走了出来。

  高大身影每迈出一步,星空都为之震动一下,亿万道天地规则,都被他踩在了脚下。

  自血海漩涡中走出的是,一名英武不凡的血发男子,身高七尺,五官俊美,却透着一股让人难以抗拒的威严。

  血发男子生得剑眉星目,眼神凌厉如电,鼻梁高挺,呼气如龙,身着鲜红欲滴的血色铠甲,血煞气息滔天,身后呈现出尸山血海的恐怖景象,诸神伏尸在他的脚下。

  “血绝战神。”

  除了月神,天庭界诸神的眼神,均是微微一凝。

  血绝战神和荒天,被称为地狱界上个元会的绝代双骄,修炼时间还算不得太长,却早已跻身巨擘的行列,没多少人敢不忌惮。

  此刻,血绝战神现身,无疑是让天庭界诸神,感受到了极大压力。

  如果不是因为有月神在,他们或许已经选择退走。

  血后将目光投向血绝战神,眼神略显复杂。

  在她眼中,血绝战神显得既熟悉,又陌生。

  千年前,血后仅仅十四岁,就被送入昆仑界,为不死血族征战。

  而那段时间,血绝战神进入百年闭死关的状态,以至于,血后从出生开始,到离开血绝家族,都没能见到过他。

  血绝战神,乃是血绝家族的支柱,为了家族的繁盛,他一直在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

  他能够有今时今日的成就,所依靠的绝不仅仅是天赋,更为此付出了无数的艰辛和努力。

  血绝战神在血绝家族中有至高无上的影响力,他就像是一种精神,一种信仰。

  从血后记事起,就听母亲说起血绝战神的各种事迹,一次次观看血绝战神的画像,耳濡目染之下,让她对血绝战神从小就有一种崇拜之情。

  对她而言,血绝战神的身影,几乎是已经烙印到她的心中。

  但是,血后却一直在怀疑,她所记住的,是不是仅仅只是那一幅画,而不是血绝战神,也不是那位父亲。

  血后的目光,紧紧的盯着血绝战神,看着他的眼睛、鼻子、嘴巴、手臂……,与脑海中的画卷,缓缓的重叠到一起。

  那个一直只存在她想象中的父亲,终于,活生生的,出现在她的眼前。

  依旧是那般熟悉,依旧那般陌生。

  血后心中暗叹,“血绝战神是否记得,或者说是否知道,还有她这个女儿存在?”

  眨眼间,血绝战神来到近前,第一道目光,不是落向月神,也不是冥王,而是投向血后。

  他的眼神深邃而又明亮,一道愧疚之色,在瞳孔中一闪而逝,最后化为一句平淡的问候:“小十四?你的名字,叫做青引对吧,应该是的,是我取的。这些年在昆仑界还好吧?”

  “不太好。”血后道。

  血绝战神不再说话,盯着她看了半晌,道:“算了,回来就好。”

  也不知是不是生出了错觉,在场诸神发现,传说中,凶名赫赫的血绝战神,似乎并不是那么可怕。至少,在血后的面前,他露出了犹豫、柔和、内敛的一面。

  血青引,乃是血后的本名,只是很少有人知晓,已经有太长时间,不曾有人这般叫过她。

  事实上,血绝战神原本以为血后早已死去,毕竟,无尽深渊中的一切,神灵都无法感知到。

  没曾想,时隔八百年,血后不但活着从无尽深渊走出,还已经突破成神,让他那颗永恒平静的神心,也都生出丝丝涟漪。

  那是欣悦和惊喜的涟漪。

  血绝战神的目光,落到站在血后身边的张若尘身上。

  自昆仑界成为功德战场以来,张若尘杀出了赫赫威名,名传万界,血绝战神自然也听闻过。

  只是,他不曾想到,这个能与阎无神并列的绝世奇才,竟会是他血绝家族的后代。

  虽说张若尘并非纯粹的不死血族,是血后与人族修士所生。

  但,无论如何,他既然是血后的子嗣,就必须是血绝家族的一员。

  刚赶来的两尊不死血族神灵,眼中都有着惊异之色,一下子添了两尊新神,本就已经如日中天的血绝家族,无疑将会变得更加鼎盛。

  不说血后,单单是冥王展现出来的潜力,已经让两位不死血族神灵,感受到了压力。

  一成神,就能拥有二十八星之力,在整个不死血族的诸神之中,都属极为罕见。

  看来不死血族十大部族的格局,就要改变。

  冥王将释放在外的规则和神力,尽数收回体内。

  继而,他那九万里的神躯,快速缩小。

  眨眼间,已是恢复成平时的模样。

  成神后,冥王的气质,越发飘逸出尘,身上并无半点邪恶的气息,反倒是显得极为神圣,如谪仙临尘。

  面对这样的冥王,血屠和齐生等人不自觉的,生出了自卑之感。

  张若尘犹豫了半晌,干咳了两声,继而说道:“月神娘娘,我已不再是你的神使,也不再是广寒界的一员,那你是否该将开元鹿鼎,还有你欠我的神药,以及一百万枚圣源,全都归还于我。”

  月神的眼皮一抬,凤眸斜视,挥了挥衣袖,一副准备离开的模样,轻飘飘的道:“天庭地狱势不两立,那些东西,现在等于是本座从你那里缴获的,岂有归还的道理,想要?来抢啊?”

  闻言,张若尘不禁愕然。

  他怎么都没想到,月神那样高高在上的神灵,竟然也会耍赖。

  不仅是口头承诺的神药,就连本就是从他这里拿走的开元鹿鼎和一百万枚圣源,也都不愿归还于他。

  血绝战神看向月神,眼神宛如两颗恒星在闪烁,道:“月神,张若尘是本座的外孙,他的宝物,也是血绝家族的宝物,你恐怕没那么容易带走。”

  说话间,血绝战神身上释放出极其可怕的气息,以恐怖杀机,将月神锁定,神力将这片空间震得颤抖不止。

  感受到血绝战神的杀机,包括焱神在内,几尊天庭界神灵,均是不由心生悸动。

  人的名,树的影。

  血绝战神威震诸天,即便是神,见到他都得心生畏惧。

  “本座要带走的东西,谁都留不住。若不是张若尘自己做出了选择,本座连他,都得带走。”

  月神知道血绝战神很强,可是,却丝毫都不在乎。她的仙体神躯之上,散发出清冷的神光,在昏暗星空中,映照出一轮明月。

  紧接着,月神将开元鹿鼎取了出来,托在手中,以神力催动。

  看到开元鹿鼎,焱神不由瞳孔紧缩,他上次便是被这尊鼎镇压住,差点被生生炼化掉。

  “血绝,你是想找死吗?不如我来和你一战。”

  就在这时,一道怒喝声响起。

  遥远的星空中,天庭界的外围,一条浩浩荡荡的天河,奔腾不息。

  卞庄战神那高达的身影,站立在天河之上,遥遥与血绝战神相对。明明相隔无穷遥远,可是,对于他和血绝战神来说,却像是近在咫尺。

  他的真身虽未动,可是,天蓬钟却破空飞了出去,悬浮到月神和血绝战神所在的那片星空,发出一道道震耳的钟鸣。

  镇守天河,乃是卞庄战神的职责,不能随便擅离职守。

  但,卞庄战神却一直在关注着月神的动向,不容任何人,对月神造成威胁。

  “很是一个多管闲事的家伙。”月神轻轻念了一句。

  血绝战神道:“卞庄,别太张狂,你们天宫九大战神,也不是没有人陨落,说不得,下一个就是你。”

  “老子狂怎么了?不服?就过来和老子战一场。“卞庄战神昂首道。

  说话间,卞庄战神身上释放出强大的战意,天河激荡,磅礴的神力,隔空传递而来。

  天蓬钟震动,极速变大,宛如一座世界,绽放出无比璀璨的金光。

  恐怖的神威,从天蓬钟内散发出来,将整片星空都禁锢住。

  血绝战神唤出一杆血色战戟,背上披风飞扬,身上的战意节节攀升,这片星空中的星辰,纷纷颤抖。

  尽管对方是天宫九大战神之首,血绝战神也无惧与他一战,反而是十分期待。若是击败天宫九大战神之首都被击败,对整个天庭而言,都是巨大的打击。

  血后将张若尘等人护在身后,取出血海魔镜,亦是准备出手。

  天庭界和地狱界的诸神,也都戒备起来,神战一触即发。

  张若尘的眉头微微皱起,转头对血后道:“算了,母后,属于我的东西,今后,我会亲手去取回,我们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不能在这里耽搁。”

  闻言,血后顿时领会了他的意思,眼下,的确没有什么事情,比救回池孔乐更加重要。

  必须要尽快赶去修罗星柱界,阻止修辰天神,夺舍池孔乐。

  “舅舅,该走了,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张若尘道。

  冥王收起恒星神剑,道:“也罢,那边的事,更要紧一些。”

  他答应过的事情,自然不会推诿。

  当即,血后带上张若尘,化为一道血光,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在星空中穿梭,冥王紧随其后。

  “嗯?”

  察觉到血后和冥王的举动,地狱界的诸神,都为之诧异。

  血绝战神眼中露出沉思的神色,使用神念进行推算,很快,心中就有了结果,双眉不得紧紧一拧。

  ……

  血后张若尘母子团圆之际,元宵节红包来了!搜索关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