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二千一百九十七章 冥王出世

  招魂极为复杂,必须尽早进行,耽搁时间越久,难度越大,甚至会绝了希望。

  因为圣魂一旦消散在天地中,随着时间的推移,会逐步被天地同化,到得最后,一丝一毫都无法再凝聚起来。

  张若尘的情况还算好,至少保留了将近百分之一圣魂,以此为基础,会相对容易将消散的圣魂,重新凝聚。

  “哗啦。”

  血后割破手腕,释放出大量神血。

  以神血为引,快速镌刻下诸多繁奥的秘纹,组成一座奇异的招魂法阵。

  布置招魂法阵,并不一定要用神血,其他很多材料都可以代替,且可以事先炼制好。

  但,现在时间紧急,血后不想有片刻耽搁。

  为了张若尘,她不在意耗费一些神血。

  更何况,血后和张若尘乃是母子,关系最是亲密。张若尘的灵魂,便是在她的体内孕育出来,以她的神血为引,可以最大限度的将消散在天地间的魂魄,全都招回。

  血后不仅仅是要救活张若尘,更是要让他恢复到巅峰状态,不影响今后修炼。

  为人父母,总想给予子女最好的。

  “搜天索地,聚魄凝魂。”

  血后表情严肃,双手缓缓结出道道奇异印诀。

  “嗡。”

  镌刻于地面上的招魂法阵,顿时绽放出璀璨的血光,冲天而起。

  一时间,虚空振动,隐隐显现出一条如真似幻的特殊通道,其内幽暗无比,不知通往何处。

  只是这条通道,显得很不稳定,变幻不定,似乎随时都会崩溃。

  血后当即再度释放出大量神血,注入招魂法阵之中,使得通道稳定下来,且进一步拓宽。

  心念转动,血后将浩瀚如海的神念,释放出来,涌入这条特殊的通道之中。

  招魂的过程,就是运用精神力,或者神念,将游离于天地间的丝丝缕缕魂魄,给捕捉到,带回来,继而重新凝聚在一起。

  当然,这一切并没有那么轻松,因为逆转生死,违背了天地运转的规律,故而,会遭到天地规则的反噬。

  要复活的人越强,招魂产生的反噬,也会越强。

  张若尘身死之时,已经是不朽大圣境,修为实力可谓是极为强大,就算是顶尖精神力大圣出手,付出生命的代价,都未必能够成功。

  事实上,只要是为圣境修士招魂,难度便极大。毕竟,圣境修士已经开始感悟天地规则,与天地的联系,变得极为紧密。

  血后丝毫没有考虑这些,只想快些让张若尘复生,不管天地规则的反噬,来得多么猛烈,也丝毫不在乎。

  洞窟外,天地突然变了颜色,笼罩血色山体的雷电,变得更为狂暴,无数道巨大的空间裂缝显现出来,仿佛整个世界,即将破碎。

  无尽深渊第二梯度这片天地的规则,完全变得紊乱,并且充满攻击性,由虚化实,如一条条真龙在腾飞。

  血魔和邱怡池立身在血色山峰外,表情均是十分凝重。

  又有数道身影赶到血色山峰附近,都算是张若尘的熟人,正是跟随在血后身边的蚩临渊、齐生、荧惑和血屠。

  “这是怎么回事”蚩临渊问道。

  不只是他,齐生、荧惑和血屠亦是感到疑惑,不知道,这里为何会突然出现如此大的变故。

  邱怡池道“太子殿下遭逢死劫,师尊正在施展逆天手段,要让他复生。这里的天地规则,会变得越来越紊乱,我们”

  正说着,这片天地,突然出现异变。

  “轰。”

  天空中生出一道道霹雳,炸裂虚空。

  一股浩瀚如渊的神威,从血色山峰之中弥漫而出,极速向四面八方扩散。

  “砰。”

  包括血魔在内,在场所有人,全都被神威压迫得跪倒在地,难以动弹。

  一时间,生存在第二梯度中的所有血兽,也都匍匐在地,瑟瑟发抖。

  神,超然物外,高高在上,与圣境修士已经截然不同。所拥有的神威,就算是大圣,也无法对抗。

  以前,血后是刻意收敛了神威,血魔等人才没有受到大的影响。

  而现在,血后施展招魂秘术,力量毫无保留的释放出来,神威自然也就不受约束。

  蚩临渊、齐生、荧惑和血屠心中都很震惊,没想到纵横无敌的张若尘,竟也会陨落,真不知外界究竟发生了何等大事

  尤其是血屠,自从进入无尽深渊,就再没有出去过,一直在闭关潜修,完全不知道昆仑界现在是怎样的形势。

  不过,时隔一段时间,血屠的修为,明显变得更为高深,让人难以看透,各方面都远胜从前。

  现在的他,再回到血天部族去,排名不会再仅仅是明面上的前五。

  “为了救儿子,血后还真是豁出去了,她虽然已经成神,可要复活张若尘,也必然会付出极其巨大的代价,真没想到,亲情在她的心中,竟然有着如此重的份量。”血魔道。

  他是一个修炼狂人,所有心思都放在修炼之上。

  换做是他的子女遭劫,他绝难做到血后这种地步。

  招魂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谁也不知道,需要耗费多长时间,尽管没人喜欢跪着,却无可奈何,只能静静等待。

  他们暗暗祈祷,一切顺利。

  否则,张若尘若是活不过来,以血后的性格,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同一时间,一个雍容华贵的身影,出现到镇狱古族的外围。

  若是张若尘在这里,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这道身影,正是他的另一位娘亲,林妃。

  林妃本是应该与木灵希一起,住在凤凰湖。

  怎么会来到镇狱古族

  林妃的前方,是守护镇狱古族和剑冢的中古神纹,密密麻麻,布满天地,构成严密的防御。

  这一切,都是真妙小道人的功劳。

  自从当初击败不死血族的数十万大军,真妙小道人留在镇狱古族,便一边研究星斗图,一边修复中古神纹。

  以真妙小道人的阵法造诣,掌控已经修复的中古神纹,就算是一般的大圣前来,也无法攻破。

  加上镇狱古族还有史明渊这位符道地师存在,只要地狱界不出动进攻中央皇城那种阵容,剑冢基本上都能够守得住。

  林妃的眼中,浮现出一层淡淡的神芒,顷刻间,将所有中古神纹都看透。

  “唰”

  她的身形一动,竟是毫无阻碍的穿过中古神纹,进入到剑冢之中。

  “咦刚才似乎有人进来了,是错觉吗”真妙小道人露出诧异之色。

  中古神纹毕竟是处于它的掌控之下,有任何风吹草动,都无法逃过它的感知。

  真妙小道人刚才隐约有所感应,却又没有捕捉到具体的痕迹。

  “看来真的是错觉。”

  它懒得多想,继续研究起星斗图。

  以它的阵法造诣,它还真不相信,有人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穿过中古神纹,大圣前来都不行。

  没过多久,林妃来到剑冢深处,一座龟背形状的漆黑石山前。

  下一刻,林妃向前迈出一步,穿过石山,身形消失无踪。

  石山上有着一道无形的门,可以通往幽冥地牢。

  就在林妃进入幽冥地牢后,一名秃顶老者从石壁中走出来,正是那位自称唯一狱卒的空老。

  紧随空老之后,四大狱长亦是现出身形来。

  “这才没过多久她怎么又来了难道还没打消救出冥王的念头”金叶狱长说道。

  很显然,林妃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空老及四大狱长,都已经和她打过交道。

  雷瓜狱长轻哼一声“所有人都低估了幽冥地牢的坚固程度,没有空老的允许,就算是一位神灵前来,也休想将镇压在幽冥地牢中的人放出来,更别说只是神的一道分身。”

  “也是空老好说话,才会放她进去与冥王相见。”

  空老笑道“冥王这个小家伙,倒是很有意思,身为不死血族,却一心想要收服镇压住他的六柄圣剑,老夫也就给了他一个机会。”

  “只要他能够在成神前,得到剑祖精神意志的认可,收服六柄圣剑的剑灵,老夫便不阻止他离开幽冥地牢。”

  六柄圣剑,乃是昆仑界十大神器之一恒星神剑的六块残片。而恒星神剑,又是剑祖铸炼而成,理论上,根本就不可能被地狱界的生灵收服。

  要知道,无字剑谱就是剑祖传下,他可谓昆仑界的剑道祖师。

  剑祖的精神意志之强,就算是神,也很难抵挡,更何况是神之下的生灵

  空老之所以和冥王对赌,不过是看冥王很特别,与其他不死血族不一样,也就给他一个活着出去的希望。

  守幽冥地牢已经不止多少年,很枯燥,也很乏味,总要给自己找一个乐子。

  进入幽冥地牢后,林妃没有受到任何阻碍,顺利进入第十五层“磔刑狱界”。

  相比于前面的十四层狱界,“磔刑狱界”称得上是修炼宝地,遍地都是五颜六色的晶石,灵晶、圣石皆有,数之不尽。

  不过,在“磔刑狱界”也有一处极其特殊的地方,天地规则稀少,没有天地灵气存在,更别说是天地圣气,完全就是一处禁法之地。

  这里,正是封禁冥王之地,六柄高达万丈的圣剑,排列成一座剑山,立在地平线上,绽放出耀眼的光华,将这片黑暗的天地,照亮一角。

  在六柄圣剑的下方,有一个直径十丈的血茧,由无数血色纹络交织而成,方圆数百里,都已经被浸染成诡异的血色。

  “血后,你为何又来幽冥地牢”

  一道极为淡漠的声音响起,似是从天上传递下来。

  这个时候,林妃的身形样貌,快速发生变化,变作血后的模样,就连气质也随之改变。

  任谁也想不到,被木灵希接到凤凰湖的林妃,竟会是血后的一道分身。

  当初,邱怡池出现在凤凰湖,其实就是去见血后的分身,只不过,意外被张若尘发现。

  功德战场开辟,昆仑界被诸神的神念监视,血后无法以真身现世。

  为了救出冥王,为了早一些见到张若尘,她只得凝聚出一道分身,行走在昆仑界。

  其实,血后的分身,早就来过剑冢,也早就见过空老。

  空老看似一位狱卒,可是修为却高深莫测,血后分身完全看不透他。让血后分身不解的是,空老明知她的身份,却并没有拦她,任她进入幽冥地牢。

  也不知是因为,他对自己的修为足够自信

  又或者,还有别的原因

  血后收起思绪,将目光投向血茧,道“六哥,我要回地狱界了,特地前来,向你告别。”

  “看来你在昆仑界的因果,终于,有了一个了结。”冥王那没有半点情绪波动的声音,再度响起。

  血后道“昔年,血绝家族中的种种纷争纠葛,也该有一个了结。”

  “看来我也该早些脱身,将当年的事,好好清算一番。”冥王道。

  血后道“你已经有脱身的把握”

  “如果只是脱身的话,七千年前,我就已经有把握。只不过,那个时候,就算脱身,也只是一个大圣而已。”

  “自愿被镇压在这里七千年,只因为我知道,这里是我成神的契机之地。”

  “六剑在镇压我,又何尝不是在磨砺我”

  “不,从三千年前开始,已经是我在消磨它们。即便是成神,我也要做神中的强者,掌控六剑,便是第一步。”

  “轰隆隆。”

  血茧震动,释放出无比磅礴的力量。

  方圆数万里大地,都在顷刻间崩碎,继而消融,化作炙热的岩浆。

  一道道血色纹络,从血茧上延伸而出,缠绕到六柄圣剑之上。

  六柄圣剑顿时巨震,迸发出极其可怕的雷电、天火、罡风,尽皆向下方的血茧轰击而去。

  与此同时,六柄圣剑释放出凌厉至极的剑芒,每一道都可以斩裂天穹,湮灭一片星空。

  每一柄圣剑的品阶,都达到至尊圣器级别,组合在一起,更是强大无比。

  像这种成套的强大至尊圣器,十分珍贵,神灵都鲜少掌握。

  按理说,被六柄圣剑镇压万年,无上境大圣,都应该化作枯骨。

  可冥王却支撑了下来,不但没有被炼化,精神意志反而更加强大,捕获到了成神的奥秘。

  六柄圣剑虽然极力对抗,可受到血色纹络的缠绕,反抗力量变得越来越弱。

  随着时间的推移,六柄圣剑逐渐缩小,直到恢复正常大小。

  这个时候,血茧消失,一道极为俊美的身影,显现出来,身穿晶莹剔透的血铠,身上散发出飘逸如仙的气质。

  冥王看上去很年轻,也就二十来岁的样子,丰神如玉,俊朗非凡,眼神充满魅力,任何女子见到,恐怕都难以抵挡。

  看着面前的六柄圣剑,冥王伸出一只手来,释放出一道凝练至极的血煞之力,将它们全部淹没。

  受到血煞之力的炼化,六柄圣剑竟是缓缓的融合在一起,凝聚成一柄。

  不过,只是剑身,独缺剑柄。

  剑身上,布满繁奥的铭纹,隐隐竟是有着一股强大的神力,释放出来。

  “恒星神剑的剑柄在何处”冥王像是在询问,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就在冥王收取六柄圣剑的瞬间,空老生出感知,眼中顿时露出复杂之色,叹息道“恒星神剑为何会臣服于一位地狱界生灵剑祖,这是你的意思吗”

  他是怎么也没想到,玩笑般的对赌,冥王竟会成为赢家。

  尽管他现在是百思不得其解,但,既然是剑祖的意思,他自然是不会违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