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二千一百七十五章 暴风雨来临

  空间挪移施展,张若尘强行穿过阵法,进入庄园内,出现在大曦王和翃落座的楼阁内。

  大曦王和翃的警觉性,均是极高,都在瞬间察觉到了张若尘的到来。

  不待他们有所行动,他们便发现,身处的空间,已经完全凝固,根本就动弹不得。

  大曦王倒是显得很平静,毕竟,她早就知道张若尘在一旁窥视,会在这个时候现身,也并不奇怪。

  只是她心中明白,既然张若尘现身,她多半是无法脱身,要再度成为阶下之囚。

  “张……张若尘。”

  翃的眼神巨变,眼中有着丝丝惧色浮现出来。

  没办法,人的名,树的影,以张若尘如今所拥有的赫赫威名,大圣之下,谁能不惧?

  翃不是弱者,实力达到大圣之下第三层次,可面对张若尘,竟连一丝反抗之力都没有,完全被空间真域所禁锢。

  但,很快,翃便镇定下来,沉声问道:“张若尘,你私闯入本王的居所,想要做什么?天宫执法队可就在皇城内,你最好不要乱来。”

  “告诉我,米迦勒如今在何处?”张若尘淡漠问道。

  翃的脸色,顿时微微一变,他本来还抱有一丝侥幸,觉得张若尘并未听到他与大曦王的对话,可现在看来,是他太过天真。

  关键是,这一切未免太过巧合,张若尘怎么会偏偏在这个时候盯上他?

  除非是……大曦王有问题!

  看到翃的这种反应,无需其作出回答,张若尘心中已经是有数。

  张若尘眼神微沉,懒得再多问什么,一只手伸出,释放出一道空间力量,将大曦王和翃包裹住。

  继而,将二人收入了丛林小世界中,暂时镇压起来。

  他早已施展手段,掩盖一切,加上这座庄园本就有阵法笼罩,其中所发生的事情,外界无法知晓。

  “希望还来得及。”

  没做片刻的耽搁,张若尘当即动身,向九星连珠府赶去。

  不多时,张若尘赶到九星连珠府外,发现这里十分平静,一切如常,不像有什么事情发生。

  可越是如此,他便越感到不对劲。

  目光转动,张若尘突然有所发现。

  就在府门前的地板上,有着一些纹络存在,显得极为繁奥复杂,几乎与地板的纹络重叠,显得很不起眼。

  “这是……幻真符和封天机符,是符道地师所画。”

  张若尘的脸色,顿时一变。

  幻真符的作用,乃是制造幻境,以假乱真。而封天机符,则是能够封锁天机,隔绝一切的感知。

  既然这两道符出现在九星连珠府外,很多事情,已经是再清楚不过。

  当即,张若尘出手,释放出一道强大的空间力量,生生将地上的两道符篆震碎,直接闯了进去。

  幻真符破碎,一些被掩盖的东西,立刻便是显现了出来。

  十分浓烈的血腥气息,弥漫开来,原本巍峨气派的一座座府殿,如今都变得破破烂烂,几乎成为了一片废墟。

  一具具尸体,映入张若尘的眼帘,当真是尸横遍野,血液已经将整个连珠府染红,感觉像是进入了炼狱之中。

  连珠府地位特殊,池瑶女皇不在时,这里便会成为朝廷的中枢。

  儒道的诸多大儒、圣儒,都汇聚于连珠府内,处理各种政务,统御天下。

  朝廷的长治久安,儒道有着极大的功劳。

  可现在,那些大儒、圣儒,全都倒在了血泊中,整个连珠府内,感知不到半点生命的气息。

  饶是以张若尘的心境,看到这样的画面,也不免出现巨大的起伏,怔怔的站立在原地。

  那些大儒、圣儒,大多瞪大着眼睛,目眦欲裂,眼中充斥着愤怒、悲痛、不甘等种种情绪。

  张若尘步入破败的连珠府中,看着遍地的尸体,眼神变得十分的冰冷。

  他终归还是来晚了一步,连珠府已经沦为地狱,怨气冲天。

  当然,即便他一赶回昆仑界,就直接来到连珠府,同样是来不及,要发生的事情,谁也阻止不了。

  猛然间,张若尘伸出一只手来,捏住一丝灰黑色的气体。

  “嗯?地狱界的气息,难道血洗连珠府的并不是天堂界,而是地狱界强者?”张若尘眼中露出丝丝异色。

  因为从翃口中,听说了天堂界的计划,他便直观的认为,这一切,都是天堂界所为。

  可现在,他却捕捉到了地狱界的气息,从那些大儒、圣儒身上的伤口中,散溢出来,且破败的连珠府中,也到处残留着地狱界的气息。

  不由得,张若尘释放出精神力,仔细的探查连珠府的每一个角落。

  以他如今的精神力强度,有任何的蛛丝马迹,都绝对无法逃过他的感知。

  下一刻,张若尘身形一动,出现在连珠府的第九府。

  这一座府殿,乃是连珠府的核心所在,用以监察天下的天地棋盘,也是被安置在其中。

  可惜的是,府殿内早已空空如也,天地棋盘不知所踪。

  这座府殿内的尸体较少,仅有二十余具,可他们的身份却很不一般,全都是儒道中祖师级别的人物,每一位都德高望重,是无数儒生崇拜的对象。

  张若尘对儒道的强者,并不是很熟悉,可也认得琴宗宗主和棋宗宗主,这两位乃是与画圣楚思远齐名的儒道祖师。

  此刻,这两位宗主,却也同样倒在血泊中,早已没有了生命气息。

  他们死得很惨,眉心处皆有一个血洞,白色的脑浆与血液混合着,流淌而出。

  儒道修士,大多都是只修精神力,修的是浩然正气,肉身却是十分的脆弱,远无法与武道修士相比。

  张若尘走到琴宗宗主的近前,目光投向其前方的地面上。

  那里有着以鲜血书写的两个字——天堂,堂字尚未写完,还差最后一笔,显然是琴宗宗主已经无力去写。

  这两个字,已经是说明了一切。

  张若尘眼中闪动着寒光,道:“天堂界做事,果然是滴水不漏,血洗了连珠府,却伪造成地狱界所为。”

  如此娴熟的手法,天堂界显然是经常干这种勾当。

  若非琴宗宗主死前留下线索,说不得,就连张若尘,也会被他们给骗到。

  “王师奇并不在其中,看来已经被抓走,通过他,天堂界派系的人,有可能已经锁定蟠桃树的空间坐标,必须得阻止他们。”张若尘心中暗道。

  除了王师奇,还有一个人,应该也知道蟠桃树的所在,那就是圣书才女。

  想要阻止天堂界派系的阴谋得逞,唯有去找圣书才女,尽快赶去蟠桃树生长之地。

  天堂界派系血洗连珠府,已经有一段时间,说不得,已经从王师奇的口中,得知了关于蟠桃树的诸多信息。

  这一招釜底抽薪,如果让天堂界成功,昆仑界将永无翻身之日。

  顾不得去想太多,张若尘从连珠府中闪掠而出,径直赶往紫微宫。

  “天堂界的胆子怎么敢这么大?肆无忌惮的去对付蟠桃树。不对,他们找到空间坐标,未必会亲自下手。难道地狱界也掺和了进来?”越想心越沉,张若尘加快了脚步。

  联想到之前在连珠府中感知到的地狱界气息,不排除天堂界有与地狱界勾结的嫌疑。

  就如当初天堂界算计昆仑界,可最后出手斩断接天神木的,却是地狱界石族的荒天。

  只是如此冒大不韪的事情,一旦败露,后果必然是极其严重,故而,天堂界一直在极力掩盖旧事,想要抹除十万年前的所有痕迹。

  “苏醒者这张牌,是不是该用上了?”张若尘自言自语。

  没用多长时间,张若尘便是临近了紫微宫。

  紫微宫位于皇城的中心地带,汇聚昆仑界的万千灵脉,钟灵毓秀,绵延五百里,磅礴无比。

  自地面往上,层层叠加,高耸入云端,宛如一座九天仙宫,有着诸多的神纹守护,寻常修士,都只能站在地面,远远的仰望,根本就无法靠近。

  最为显眼的,当属池瑶女皇的神像,高达三千丈,时刻绽放着七彩色的神光,栩栩如生,无论身在皇城的那个位置,都能够清晰的看到。

  在昆仑界未曾被地狱界攻破之前,每天都有很多人,前来皇城朝拜神像。

  孔兰攸曾出手将神像毁掉过一次,但朝廷很快便是重新塑造了一尊,更显威严,其中蕴含着池瑶女皇的一股神力,守护着紫微宫。

  在整个中央皇城,紫微宫堪称是最为安全的地方,既有神纹守护,又有滴血剑坐镇,就算是大圣,都很难强行闯入。

  相比于皇城其他地方的繁华热闹,紫微宫周围,则是显得颇为冷清,各界修士都不曾前来占据周围的府宅,算是对池瑶女皇的尊敬。

  距离紫微宫不远的一条街道上,一道身影突然出现,阻拦住张若尘的去路。

  “张若尘。”

  看清那道身影,张若尘微微诧异,道:“阿乐,你怎么在这里?”

  会在这里遇到阿乐,着实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尤其,他感觉,阿乐像是专门在这里等着他。

  阿乐道:“昨天,杀了一个天堂界派系的重要人物,临死前,他想用一则消息,换活命的机会,让我知道了一个秘密。在皇城中,能信任的修士,实在太少,也不知道该告诉谁。”

  “幸好听说你渡过了真理之海的第十层海域,我猜想你今天就会回到昆仑界。所以,早上的时候,便在那里等你。你比我预计中,晚到了半个时辰。”

  张若尘问道:“什么秘密?”

  “天堂界正在找寻蟠桃树的空间坐标,意欲对太宰王师奇和圣书才女下手。”

  “此事我已经知晓,我也正是为此来到紫微宫,天堂界已经血洗了连珠府,抓走王师奇,夺走天地棋盘,朝廷已经无法再捕捉任何人的踪迹。”张若尘道。

  有天地棋盘在,无论是天庭界的强者,还是地狱界的强者,大多都会在监察范围内,有任何异动,也能及时做出反应。

  如今没有了天地棋盘,便很难知道那些强者的动向,局面无疑将变得更加的混乱。

  阿乐微微沉吟,眼中闪过一道冷冽的杀气,道:“既然王师奇被抓,蟠桃树将会岌岌可危,唯有知晓蟠桃树所在,才能够去阻止。”

  “此事需要询问九天玄女。”张若尘道。

  当即,张若尘和阿乐一同动身,眨眼便出现在紫微宫的宫门前。

  紫微宫一切如常,神纹时隐时现,池瑶女皇的神像,亦是在绽放神光,使得紫微宫显得神圣而充满威严。

  “参见东域王大人。”

  看守宫门的侍卫,均是躬身向张若尘行礼。

  现在张若尘威震诸天万界,昆仑界修士无不认可他的东域王身份,视他为无敌的战神,绝大多数人,都是对他发自内心的尊敬。

  对于这些侍卫,张若尘并不陌生,毕竟他之前,曾在紫微宫呆过一段时间。

  目光扫过这些侍卫,张若尘的眼中,却是闪过一道异色。

  人,还是那些人。

  可在他们的眼神深处,张若尘却发现了一丝不自然的东西。

  若是在以前,他还无法察觉到,可如今炼化了真理之心,看透了真理,洞察力犹在很多大圣之上,才看出一丝来。

  这些侍卫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群提线木偶,缺少了灵性,不知是何缘故。

  正想着,一道身影,从宫门内走出,迎了上来。

  其不是别人,正是殷元辰。

  “张兄渡过真理之海十层海域,登上真理之山,得到真理神殿的奖励,实在是可喜可贺。”殷元辰笑道。

  张若尘脑海中,依旧在思索,目光则是投向殷元辰,道:“殷兄的消息,倒是很灵通。”

  “此事早已传遍诸天万界,我又岂会不知道?如今张兄归来,定要好好喝上几杯,庆祝一番。”殷元辰道。

  目光一转,殷元辰看向阿乐,问道:“这位是?”

  “他叫阿乐,是我的朋友。”张若尘道。

  殷元辰打量了打了一番,道:“张兄的朋友,定然不普通,在下殷元辰。”

  阿乐表情冷漠,并未说话,只是微微点头,算是回应。

  说话间,三人已是走入了紫微宫中,感觉就像是走入了另一片天地中,天地圣气变得格外浓郁,几乎要化作液态。

  张若尘问道:“九天玄女在何处?我有很重要的事,要找他。”

  “我正想和你说这件事,不久前,九天玄女离开了紫微宫,临走前,留了一封信,让我交给你,所以,我才一直在紫微宫中等你,现在终于是能够完成任务。”殷元辰笑道。

  说话间,殷元辰取出一封信来,递向张若尘。

  从看到殷元辰的第一眼,张若尘的情绪就很低落,直到此刻,他深深主使着信封,瞳孔中,浮现出密密麻麻的真理规则。

  半晌后,张若尘叹息了一声,眼中充满了失望,道:“元辰,我本以为,你和我乃是同一类人,大家可以做朋友的。”

  对于殷元辰,他一直很有好感,因为他觉得,他们俩很像,都受到排斥,做的很多事情,也都不被人所理解。

  而通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张若尘更是真正将殷元辰视作了朋友,这也是他第一次接纳天堂界的人。

  可现实,往往很残酷,令人感到痛心。

  就在张若尘说出这句话时,殷元辰那是柔和含笑的眼睛,变得锐利,满是锋芒,以迅雷之势出手,反手将信封按向张若尘,干脆果决,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唰。”

  殷元辰的速度之快,宛如闪电流光。

  “哧哧。”

  在这个过程中,信封燃烧了起来,化作灰烬。

  灰烬中,显露出一张符篆。

  如此近的距离,加上殷元辰恐怖绝伦的速度,任谁也是难以避得开。

  信封,是一位无上境大圣强者制作出来,本不应该,存在任何破绽。但是,殷元辰没有料到,张若尘拥有真理之心,这一层手段,瞒不过他的眼睛。

  在殷元辰的预想之中,张若尘只要伸手接过信封,藏在信封中的那一张符,就能将他镇压。任你修为再强,到时,也只能跪伏在地,沦为毫无反抗之力的阶下囚,还得承受生不如死的符印咒法,体内的圣道规则一根根消融,变成一个圣道之路被斩的废人。

  既然提前暴露,殷元辰只能改变策略,抢先出手。

  “张若尘,这一张符,你不接也得接。”

  ……

  铺垫了很多,昆仑界最后一段剧情开始,很多坑,都会埋上。因为涉及到的人物很多,矛盾激发很强烈,一层叠着一层,一层套着一层,写起来很难。所以,希望大家多给小鱼一点时间,慢慢磨,让小鱼把这一段大高潮剧情写好。

  让人无语的是,最近天帝传,也是重要剧情,写起来也头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