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二千一百三十一章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第二千一百三十一章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见洛虚完成探查,血翼大亲王不由沉声催促,道:“张若尘,不要拖延时间,立刻交换,放回公主殿下。”

  “如你所愿。”

  张若尘淡淡开口,带着罗乷,一步步向前走去。

  见状,洛虚没有迟疑,立刻跟了上去,就悬浮在他的头顶,随时都能够发动攻击。

  血翼大亲王的目光,紧紧锁定在罗乷的身上,恨不得立刻出手,强行将罗乷将张若尘的手中夺回。

  在距离血翼大亲王还有十丈的地方,张若尘停了下来,圣道古茶树已然是触手可得。

  但,张若尘能够感知到,血翼大亲王手中的明黄色圣盒,对圣道古茶树有一缕缕束缚之力。并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将圣道古茶树收走。

  二人相互对视了一眼,明白了对方心中所想。

  张若尘解开对罗乷的束缚,将其轻轻推出,而血翼大亲王,则是缓缓将圣盒关闭。

  一时间,现场的气氛,变得极为凝重。

  终于,罗乷来到血翼大亲王的近前,圣盒对圣道古茶树的束缚,完全消失。

  “唰。”

  张若尘和血翼大亲王同时出手,一个以力量笼罩住圣道古茶树,另一个,则是以力量将罗乷包裹。

  一个巨大的空间漩涡出现,释放出强大无比的吞吸之力,将圣道古茶树吸了进去。

  下一刻,圣道古茶树出现在丛林小世界中,所有的根须齐动,快速扎根在一片肥沃的土地之上。

  “张若尘,还没有人敢要挟我罗刹族,你今天必须要死。”

  就在这时,血翼大亲王冰冷的喝声响起,向隐藏在附近的罗刹族修士下令:“动手!”

  “哗。”

  笼罩紫云山的所有云气,皆在瞬间消散,无数的暗红色气流出现,凝聚在天穹之上,占据了大半个天空,化为一只狰狞的利爪,径直向张若尘拍击而去。

  狰狞利爪散发出无比凶戾的气机,似一头可怕的大圣级凶兽出手,根本就不是圣王可以比拟。

  张若尘不慌不乱,在他的后方,出现惊人的力量波动。

  一座浩大的九品阵法,显现出来,凝聚无尽威能,释放出一道璀璨无比的圣光,如神阳临空,让人无法睁开眼睛。

  “轰。”

  圣光与狰狞利爪,碰撞在一起,迸发出超乎想象的力量冲击。

  充满毁灭性的力量,疯狂向着四面八方扩散,所过之处,一切都尽皆湮灭。

  就算是顶尖的九步圣王受到冲击,也很难抵挡得住。

  受此冲击,紫云山那浩荡连绵的山脉中,一座座山峰崩塌,大量尘土如同浓烟一般冲突而起,遮天蔽日,令得这片地域昏天黑地。

  悬浮在张若尘和洛虚的上方,化为一张大气磅礴的巨图,将二人守护住,不曾受到任何的冲击。

  而另一边,除却血翼大亲王和罗乷外,还有大批罗刹族的强者,都显露出了身影。

  一共八十一位罗刹族强者,修为尽皆在九步圣王之上,刚才正是他们结阵,发动了那强大的一击。

  对此,张若尘一点都不感到意外,以他如今的威名,他可不相信,罗刹族会单独让血翼大亲王前来交换。

  八十一位九步圣王,且其中不乏最为顶尖的强者,当真是好大的手笔,摆明了是要绝杀张若尘。

  小黑显露出身影,嘿嘿笑道:“张若尘,本皇布置的虚实灭绝大阵如何?对付这些罗刹族,简直是轻而易举。”

  听到小黑如此得瑟的话语,血翼大亲王的脸色,不由变得阴沉下来。

  他自认这次准备得够充分,即便张若尘有所防备,也必定会吃大亏,可没想到,竟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通过刚才的碰撞,血翼大亲王已经知道,有小黑这位阵法地师在,他们根本就占不到什么便宜。

  好在他已经顺利救回罗乷,完成了族内神灵安排的任务。

  “张若尘,圣道古茶树就先暂时放在你那里,用不了多久,它就会重新落入我罗刹族手中。”血翼大亲王冷冷道。

  说罢,血翼大亲王便是准备带人退走,不想继续和张若尘纠缠下去。

  这里毕竟靠近东域圣城,若是引来一些厉害的强者,情况将会对他们很不利。

  “想走?没那么容易。“

  张若尘眉心发光,沉渊古剑自其中飞了出来,被他一把握在手中。

  整整百万道剑道规则,瞬间被张若尘调动起来,沉渊古剑划过道道奇异的轨迹,引动方圆万里的天地规则和天地圣气,释放出无与伦比的玄妙剑意。

  顿时,血翼大亲王所在的一大片空间,被剑意分割了出来,与外界相隔绝,彷如置身于另一片时空之中。

  这便是融合空间之道,而开创出来的剑十第六层境界,乃是剑之界的延伸。

  眼见张若尘出手,那八十一位罗刹族强者,当即催动战阵,以海量邪煞之力,凝聚成一座暗红色的魔山,当空镇压而下。

  “罗刹族的崽子们,本皇才是你们的对手,就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九品阵法。“小黑大吼道。

  受到小黑的催动,那座九品阵法再度运转起来,凝聚出数十道龙形的罡风,每一道的直径皆超过百里,拥有绞碎一切的可怕威能。

  原本小黑祭炼的九品阵法,仅有三十六杆阵旗,如今却是直接翻了一倍,达到七十二杆,阵法的威力,自然变得更加强大,也增加了许多变化。

  “轰。”

  数十道龙形罡风,犹如真龙出世,势不可挡,尽皆撞上暗红色的魔山。

  血翼大亲王眼中浮现一抹凝重之色,一边护住罗乷,一边取出一杆暗红色战矛,将自身雄浑的邪煞之力注入。

  数十万道至尊铭纹,从暗红色战矛中浮现而出,释放出一道道凌厉的至尊之力。

  “嗤。”

  血翼大亲王震动暗红色战矛,闪电般刺出。

  一道超乎想象的血色锋芒迸发,无坚不摧,想要将张若尘制造出来的这座剑之世界刺破。

  “六合皆杀。”

  张若尘淡漠的声音响起。

  刹那间,六道银色的剑芒出现,从上、下、东、南、西、北六个方向,同时斩杀向血翼大亲王,封绝其所有的退路。

  血翼大亲王目光一凝,这一刻,他真切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连忙转攻为守,极力抵挡六道剑芒。

  “轰隆。”

  方圆百里的空间,完全破碎开来,数之不尽的凌厉剑气,将血翼大亲王淹没。

  “吼。”

  血翼大亲王发出震天的怒吼,将自身的力量,毫无保留的释放而出。

  耗费极大力气,血翼大亲王终是从破碎的空间中,挣脱了出来,浑身是血,显得极为狼狈。

  “张若尘的实力,怎么会如此强?”

  血翼大亲王心神一沉。

  他当然知道,张若尘不久前,在洛水击败了阎无神,却也没想到,张若尘竟然会强到如此地步。

  再怎么说,他也是罗刹族大圣之下最顶尖的强者之一,不比冥妖和冥佛弱多少,竟连张若尘一击都抵挡不住,这无疑是让他生出了强烈的挫败感。

  罗乷在血翼大亲王的保护下,并未受到什么伤害,此刻眼中却是同样有着惊色。

  她亲眼看了张若尘与阎无神一战,可以确定,那个时候,张若尘绝对没有现在这般强大,实力增强,绝非一星半点。

  “剑道大圆满,果然不简单。”罗乷心中暗道。

  能够在圣王境,将七十二至尊圣道之一,修炼至大圆满境界,古往今来,都鲜少有人能做到。

  血翼大亲王没有丝毫犹豫,当即带着罗乷,进入到八十一位罗刹族强者,构成的战阵之中。

  “唰。”

  战阵运转,化作一道暗红色光华,极速远去。

  张若尘并未去追,罗刹族准备充分,想要将他们留下,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也就没必要去白费力气。

  “剑十的第六层,我才刚参悟出来,还算不得多完善,要不然,血翼大亲王绝难挣脱出来。”张若尘暗道。

  要靠自身开创出从未有过的剑十第六层,自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可能一蹴而就,还需要更多的感悟,让空间之道与剑道完美的结合在一起。

  这次以血翼大亲王来试剑,整体效果,还是让张若尘颇为满意的。

  毕竟,像血翼大亲王这一层次的绝顶强者,能够一剑将其重创,已经是十分难得。

  “我们走。”

  没有在原地做过多停留,张若尘施展出空间挪移,带上洛虚和小黑,向东域圣城赶去。

  三人刚走不久,便是有着多道身影,出现在紫云山的边缘。

  看着被打得崩碎的处处山体,出现的几人,无不瞪大了眼睛,眼中满是骇然之色。

  “张若尘太强了,一剑便将血翼大亲王重创,谁还能是他的对手?”

  “看来张若尘已经真正在大圣之下无敌,完全取代阎无神,只要他在东域圣城,我们最好是低调一些,千万不可招惹。”

  “无敌的实力,肆无忌惮的行事风格,真是可怕。”

  ……

  云雾山所发生的事情,很快便传播开来,让各方皆惊,对张若尘是越发的忌惮。

  一时间,盘踞在东域圣城的外来修士,全都变得低调。地狱界的潜伏者,更是销声匿迹,生怕被张若尘给盯上。

  而作为当事人的张若尘,却显得很平静,犹如什么事情都不曾发生过,径直返回圣院

  一翻手,张若尘取出一颗空间玲珑球,递予洛虚,道:“圣道古茶树已经被我移栽到其中,烦劳洛院主,将它送到圣书才女的手中。”

  洛虚连忙伸手,将空间玲珑球接过,眼中满是复杂之色,既感到喜悦,也有着伤感。

  圣道古茶树失而复得,可楚思远却是再也无法复生。

  “好,我即刻动身。”

  快速收敛好心绪,洛虚说道。

  夺回圣道古茶树,对整个儒道而言,都是天大的事情,要如何安置,还需要好好的商议。

  目送洛虚离开,张若尘再度来到朝圣天梯尽头的圣殿中,因为雷景还在这里等着他。

  说起来,圣殿是一处极佳的修炼之地,天地规则十分活跃,圣气亦是浓郁无比。

  对于雷景这种刚达到圣境的人而言,在圣殿中修炼一段时间,能够得到极大的好处。

  “洛院主的事情处理完了?”雷景问道。

  张若尘道:“嗯,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事情,我们师徒俩,可以好好喝上几杯。”

  说话间,张若尘直接从丛林小世界中,取出多坛尘封多年的美酒佳酿。

  那玄空圣王是个好酒之人,在丛林小世界中收藏了好些美酒,现在正好可以拿来孝敬雷景。

  一边喝酒,张若尘一边和雷景聊起了最近一段时间的经历。

  自从他回到昆仑界以来,时间虽不是太长,可发生的事情,却是极多,一次次将他推到风口浪尖之上。

  雷景虽然早已听过这些事情,可如今听到张若尘亲口说出,仍旧是感到很震撼,也不禁十分心疼张若尘。

  可惜,他太弱小,此生能够修炼到圣境,可能已经到头,却是无法帮到张若尘。

  几坛美酒下肚,雷景有了一些醉意,叹息道:“时间过得真快,还有四天,又到了千水郡国那些死难王族成员的祭日,你和烟尘……哎。”

  对于张若尘和黄烟尘的事情,雷景不好多说什么,只是感到十分遗憾。

  闻言,张若尘心中不由一动,当初因为他的缘故,不死血族对黄烟尘的亲族出手,除了黄烟尘的父母外,其他人几乎都死了,而这也让他心中十分的愧疚。

  再到后来,就连黄烟尘的父母,也被鬼族的强者所杀,张若尘所能做的,只是让阿乐出手,斩杀了那尊鬼王。

  张若尘本以为黄烟尘已死,也就将过去的种种,都一一放下。

  可他没有想到,北域仙机山之行,竟是又让他见到了黄烟尘,但这个时候,黄烟尘已经摇身一变,成为了命运神殿的候选神女。

  对于这其中的变故,张若尘心中充满了疑问,却根本不知道该找谁来解答。

  “师尊,我隐约记得,你上次好像提到了她的事情,能再和我仔细说说吗?”张若尘认真问道。

  上一次,雷景提到黄烟尘的时候,师徒二人都喝得酩酊大醉。张若尘也是酒醒之后,回忆起了一些,支离破碎的东西。

  雷景道:“其实也没什么,在黄烟尘消失前,她曾回过千水郡国,也去过云武郡国,还去了西院,似乎是在追忆和留恋。我与她见过一面,看到她默默落泪,低声说要去闯鬼门关,要改变什么宿命。还说什么……一入鬼门关,自此两世人,斩去今生种种,忘却人间悲喜得失,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都是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此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她。”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听到这番话,张若尘深深的皱眉,那颗波澜不惊的心,生出了无法平息的涟漪,低声自语:“白常星上空的鬼门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