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六百六十七章 无礼的要求

  很快,时间又过去三分之一,张若尘整理出第二篇剑谱的心法。

  果然,如他所想,玉石雕像上面,再次飞出一粒粒的光点,落到他的身上就立即钻进身体,汇聚向气海中的剑意之心。

  距离剑心通明的高阶境界,又近了一步。

  最后三分之一的时间,张若尘整理心法的速度,明显变快了很多,一连整理出两篇心法。

  “哗!”

  玉石雕像上面散发出前所未有的白色光华,飞涌出一粒粒白色光点,将张若尘的身体完全包裹起来。

  剑意之心吸收白色光点,顿时化为一颗银色的圆球,犹如液态的弹丸,悬浮在气海的中心。

  终于,张若尘达到剑心通明的高阶,剑意之心变得就如一颗“银丹”。

  玉石雕像犹如活过来了一般,竟然张嘴说话,发出沉厚的声音,道:“小小年纪就达到剑心通明的高阶,倒是一个剑道奇才,若是肯吃苦,肯努力,假以时日,很有希望成为一代剑圣。此次,就当是贫道助你一臂之力,也算是给两仪宗的后辈做出了一些贡献。”

  老道已经死去多年,只是一道不灭的圣魂,依附在玉石雕像上面。

  “多谢前辈。”

  张若尘站起身,躬身向前一拜。

  玉石雕像道:“你的境界,的确是突破,可是闯关却失败。下次来吧!”

  张若尘依旧站在原地,没有要离开的意思,道:“晚辈已经根据雕像上的心法,创出了一套灵级下品的剑法,为何会闯关失败?”

  “你竟创出了剑法?贫道明白了,你是一心两用,一边整理心法,一边调动剑意之心在气海中开创、演练剑法。既然如此,你就将创出的剑法演练一遍,若是真的成功,贫道算你过关。”玉石雕像道。

  张若尘拔出谷水剑,开始演练剑法。

  ……

  齐霏雨是第一个从宫殿中走出来,显得风轻云淡的模样,站在狭窄的山道上,既没有下山,也没有上山。

  谁都不知道,她有没有闯关这一关。

  许长生是第二个从宫殿中走出。他的脸上,全是汗珠,整个人都有些恍惚,就像是失去了灵魂一样。

  他整理出了一篇心法,却没有在一个时辰内,创出剑法。

  因此,闯关失败。

  总的来说,许长生并不缺悟性,但是,他一直都是在修炼前人总结出来的功法和武技,却无法创出属于自己的武技。

  这样的人,依旧很优秀,但是,却很难走上圣道的巅峰。

  蚕冬是第三个从宫殿中走出来,他也闯关失败。

  主要还是因为,蚕冬的“悟性”,是他的短板,虽然超越常人,却还远远无法和顶尖天才相比。

  见到蚕冬挑战失败,许长生的心情,终于恢复了一些。

  蚕冬的目光,向第二座宫殿望去,问道:“林岳挑战成功了没有?”

  “时间已经过去一个时辰,他应该是挑战失败。”齐霏雨道。

  蚕冬眉头皱了起来,道:“以他的年龄,能够将剑一修炼到第七层境界,应该是不存在短板才对。怎么会失败呢?”

  许长生冷哼一声:“除非是剑道奇才,要不然,不可能闯过这一关?林岳只是靠奇遇,才有现在的剑道修为,自身能力未必有多强……”

  “吱呀!”

  许长生的话音,还没完全落下,宫殿的大门就随即打开,张若尘从里面走了出来。

  悬崖上,齐霏雨、蚕冬、许长生三人的眼睛同时望过去,盯在了他的身上。

  张若尘有些诧异的向三人看了一眼,道:“怎么?大家都过关了?要不要一起冲刺到第二重山的山顶,第二条圣泉,应该比第一条圣泉品级更高。”

  许长生的脸色,变得相当难看。

  蚕冬坦然的道:“我闯关失败,这一次是去不了山顶。可是,你得努力,希望真如你先前所说,能够到达第二重山的山顶,又或者是第三重山的山顶。”

  齐霏雨的眸光,在张若尘的身上,道:“我和你一起吧!”

  她的声音格外悦耳,显得空灵,没有任何杂质。

  能够与美人结伴同行,一起登山,当然是令人羡慕的事。

  可是,张若尘却丝毫都不这样认为,他看向齐霏雨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只毒蝎子。

  “请!”

  张若尘面不改色,显得很有风度,伸出一只手,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齐霏雨转过娇躯,背对向蚕冬和许长生的时候,那美若星辰一样的眼眸中流露出诡异的笑意,轻轻的向张若尘瞥了一眼。

  如此淡雅的气质,完美无瑕的脸,配上那诡异的笑容,顿时给张若尘一种瘆人的感觉。

  在两仪宗,齐霏雨的追求者多不胜数,不知有多少天才俊杰,都是被她身上那股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迷住。

  可是,又有谁知道,她不为人知的一面?

  蚕冬和许长生都露出羡慕、嫉妒的目光,目送张若尘和齐霏雨消失在山道上。

  如此唯美的画面,却暗藏致命的杀机。

  离开蚕冬和许长生的视线,张若尘就立即停下脚步,与齐霏雨拉开十丈的距离。

  齐霏雨并不转身,那温润的声音,再次响起:“其实,我们完全可以成为盟友。继续内斗下去,只会是两败俱伤。”

  张若尘并不靠近她,笑道:“我可以相信你吗?”

  “我之所以出手杀你,那是因为,当时我觉得你真的是一个人才,拥有修成剑圣的潜力。只要杀了你,再嫁祸给许长生,两仪宗就会损失两位顶尖天才。”

  齐霏雨显得格外平静,即便是在谈论杀人,却依旧是那么的恬静和唯美。

  她又道:“既然,你不是两仪宗的弟子,我为何还要杀你?”

  张若尘运转真气,抵挡第二重山的山“势”,步伐沉稳,一步一步缓缓的前行,道:“想要和解,也不是不可能,但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张若尘停下脚步,道:“将你的衣服脱掉,我要看一看你的身体。”

  齐霏雨也停下脚步,回头盯了张若尘一眼,平静的道:“你不觉得,提出的条件,太过无礼?”

  “不觉得。”

  张若尘道:“我之所以这么说,已经是对你最大的礼貌,要不然,我已经打开天眼,亲自寻找你身上的破绽。”

  “什么破绽?”齐霏雨道。

  张若尘笑了笑,并不答她。

  不死血族能够控制自身的血肉和骨骼,变化成另一个人的面貌,从而,可以轻松隐藏在各大势力的内部。

  可是,不死血族拥有一对血翼,就算将血翼收进体内,变成正常人的模样,他们的背部骨骼,也肯定与常人是不一样。

  不死血族的破绽,也就在背部。

  齐霏雨只是笑了笑,根本就不理会张若尘,也不再谈和解的事,径直向山顶的方向行去。

  “机会已经给过你,既然你没有珍惜,就别怪我无礼。”

  张若尘的双手,按在太阳穴的位置,眉心的天眼浮现出来,射出一道光柱,落到齐霏雨的身上。

  但是,天眼的光芒,却被一层白色的雾气挡住,根本看不清齐霏雨的真身。

  齐霏雨的脸上,露出一道讥讽的笑意:“既然我敢潜伏进两仪宗,自然有隐藏真身的手段,就凭你的天眼,也想看透我?”

  张若尘收起了天眼,道:“没关系。现在看不透,不代表以后看不透,相信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你现出原形。”

  接下来,两人都不再多言,开始全力抵挡第二重山的山“势”,努力向山顶攀登。

  第二重山的山“势”,比第一重山强大数倍,对修士的意志力,是一种巨大的考验。

  即便是张若尘,也感到有些吃力,放慢了登山的速度。

  齐霏雨那莹白的额头上,冒出细密的汗珠,不断从脸颊滑落下去,将身上的道袍都湿透了大半。

  很快,张若尘就从她的身后,超越了过去。

  齐霏雨抬起头,向前看了一眼,美眸中闪过一道异样的神情,显然是没有料到,张若尘的意志力,居然比她还要强大。

  “若是借助山‘势’,应该有一定的机会将她收拾。”

  想了想,张若尘又摇了摇头。

  虽然,他的意志力比齐霏雨要强大一些,但是抵挡那股山“势”,依旧让他颇为吃力。若是,他再分出力量战斗,很可能会遇到危险。

  再说,齐霏雨也不是任人宰割的人,谁知道她有没有别的底牌?

  张若尘暂时克制下来,一鼓作气,向山顶冲去。

  花费两个时辰的时间,终于,他穿过层层云雾,踏出最后一步,第一个到达第二重山的山顶。

  此刻,古神山下的圣传弟子,也发现第二重山山顶的人影。

  “快看,有人登上第二重山。”

  “是什么人?到底是齐霏雨,还是秦宇凡?那是……那是谁?”

  ……

  很多圣传弟子都露出诧异的神情,因为,第二重山山顶的人影,显得相当陌生。

  “不会是长生院的林岳吧?看起来很像是他。”

  “怎么可能,林岳只是一个新晋的圣传弟子,绝对不可能登上第二重山。”

  荀花柳和穆吉吉看到第二重山山顶的人影,被震撼得发愣,一时之间,竟说不出话来。

  (六月一日到了,又到了我们的节日,祝大家,也祝小鱼自己,儿童节快乐。欧耶!

  另外,今天是月初,求一求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