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六百六十五章 齐霏雨

  刚才,张若尘施展出来的剑法,的确都是极其精妙,看似无招,却又充满强大的威力,让很多人都感到无比惊艳。

  林岳的剑道,竟然如此厉害?

  韩湫伸出一根玉白色的纤细手指,轻轻的摸了摸晶莹剔透的红唇,露出一个媚俏的笑容:“林岳就算修炼一百年,也不可能施展出如此厉害的剑法,如此英姿,简直就是少年剑仙下凡。”

  就在林岳刚才对战三位守关人的时候,韩湫看到了十分熟悉的身影,与她心中想的那个人,近乎完全重叠在一起。

  “唰!”

  蓝色宝剑和谷水剑同时飞回去,冲入剑鞘。

  从始至终,张若尘就连脚步都没有移动一下,显得十分轻松和优雅。

  三位守关人败退回去后,立即又组成一座“三星剑阵”,他们的身体快速旋转,将地上的石头和落叶卷了起来,形成三根直径一丈粗的剑气柱子。

  站在气柱的中心,三位守关人踩动步法,再次向张若尘攻过去。

  “难道还没通过挑战?”

  张若尘皱起眉头,向三根剑气柱子冲过去,准备主动出击。

  为了节省真气,张若尘决定速战速决。

  “唰唰!”

  拔出谷水剑,张若尘变换三次身形,与此同时,他一连施展出三招剑法,一劈,一撩,一刺,每一招都十分简单,显得相当轻松写意。

  下一刻,他已经从三根剑气柱子之间冲了过去,双脚一合,站定脚步。

  “嘭!”

  “嘭!”

  “嘭!”

  三根剑气柱子,立即破碎。

  气柱中,三位守关人也都化为三缕白色的圣气,重新飞回石壁,化为三个文字。

  “闯关通过。”

  石壁中,响起一个缥缈的声音。

  张若尘的手臂一收,将谷水剑重新收回剑鞘,道:“挑战三个字,果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幸好我有一柄谷水剑。许师兄,多谢赠剑。”

  随后,张若尘头也不回,径直登上山道,向第二重山的山腰行去,只留下一个挺拔的背影。

  “这个家伙,也不怕将许长生气死。”蚕冬那张冰冷的脸上,露出一道笑意。

  见识到张若尘强大的剑道修为,蚕冬终于意识到,以前的确是小瞧了他,以他的实力,还真有可能登上第二重山的山顶。

  长生院能够诞生出一位如此厉害的英杰,蚕冬自然还是颇为高兴。

  “一个新晋的圣传弟子,居然挑战成功三个字,并且达到剑一的第七重境界,看来今天晚上,消息传出去后,整个两仪宗的弟子都要震一震。”一位鱼龙第九变的老辈圣传弟子惊叹的道。

  “赔了夫人又折兵。”秦宇凡向许长生看了一眼,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

  谁都能够看出,许长生想要算计林岳,却反被林岳算计,不仅在韩湫的面前丢了颜面,而且还将谷水剑都“送”了出去。

  许长生的双眼赤红,捏紧的双手,冷哼一声,急速冲上第二重山的山道,向前方的张若尘追了上去。

  韩湫道:“许师兄不会做出什么极端的事吧?”

  在场的圣传弟子,也都有些担忧,万一许长生因为极度愤怒,将林岳杀死,两仪宗岂不是要损失两位天才?

  几乎每个月,都会有圣传弟子,死在古神山。

  除了意外,肯定也有因为恶意仇杀,而死去的圣传弟子。

  “你们继续闯关,我去看一看。”齐霏雨道。

  齐霏雨早就已经闯过第二重山的第一关,只是留下来,想要观察秦宇凡和许长生的实力,为不久之后的剑道比武做准备,所以,才没有立即前往山腰闯第二关。

  “哗!”

  齐霏雨的娇躯十分轻盈,全身上下柔若无骨,脚尖只是轻轻的在地面一踮,离地飞了起来,冲向第二重山的山道,向前方的二人追了上去。

  看到齐霏雨的动人身姿,所有圣传弟子都望了过去,犹如是在看一道美丽的风景。

  一位鱼龙第七变的圣传弟子问道:“齐霏雨先前挑战了几个字?”

  “不太清楚,她是第一个到达第二重山,我们赶到的时候,她已经闯过了第一关。”

  众人全部都摇头,没有一个人看见齐霏雨是如何通过第二重山的第一关。

  张若尘登山的速度极快,很快就已经达到第二重山的两千米高度,向下望去,已经看不到山脚。

  空气中,悬浮有一缕缕白色的霞雾,不仅阻挡视线,就连精神力也无法穿透过去。

  许长生追了上来,纵身腾跃而起,在悬崖上踏了一步,落到张若尘的身前,拦住张若尘继续前行的路,沉声道:“臭小子,扮猪吃老虎是吧?今天,若是不交还谷水剑,休想登上第二重山。”

  张若尘停下脚步,道:“怎么?许师兄竟然如此小气,送出去的剑,也想要回?”

  许长生心中的怒火,已经膨胀到快要将身体炸开,真气向双手的经脉涌去,凝聚在双手的掌心。

  看到许长生如此愤怒的样子,张若尘不仅没有一丝一毫的惧怕,反而摇头一笑,只觉得先前太高看许长生,没想到此人的定力如此差,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不远处,齐霏雨曼妙的身影,正脚踩云雾,缓缓的行来,停在二十丈之外的崖壁上面。

  许长生向齐霏雨的方向看了一眼,收回真气,冷哼一声,“不得不承认,你的确有点本事。但是,谷水剑我必须收回。敢不敢与我赌一把?若是你输,将谷水剑还给我。”

  张若尘转过头,向远处的齐霏雨看了一眼,道:“没兴趣。”

  许长生紧捏双拳,眼中露出冷冽的光芒,若不是齐霏雨站在一旁,他早就已经出手,一掌劈在张若尘的身上。就算不杀了他,也要让他伤筋断骨。

  “林岳,今天的梁子,我们算是结下。等到剑道比武,我会让你后悔今天的所作所为。”

  许长生的眼中露出隐隐的杀意,冷哼一声,迈出脚步,向山腰的方向冲了出去,很快就消失在陡峭的山道尽头。

  齐霏雨那悦耳的声音,在张若尘的身后响起,“你不该招惹许长生,若是将谷水剑还回去,说不定,你们之间的恩怨就已经化解。”

  张若尘闻到一股淡淡的幽香,向身后的齐霏雨瞥了一眼,道:“老实说,我并不在乎一柄谷水剑。只不过,我很清楚,许长生在众人的面前载了那么大的一个跟头,就算将谷水剑还给他,他也绝对不会放过我。”

  “你说得没错。但是,许长生的背后是许圣门阀。许圣门阀在两仪宗的势力很大,惹到他,你今后在两仪宗将会举步维艰。”

  齐霏雨的气质,十分淡雅,宛如悬崖边的一株青色幽兰。

  她走到张若尘的三丈外,胸前勾勒出两个浑圆的弧度,纤细的柳腰缠有一根月白色的腰带,道:“你的剑道天资很不错,极有可能在鱼龙境将剑一修炼到十层大圆满的境界。”

  “我们齐家是历史悠久的中古世家,若是你愿意加入齐家,我可以将你引荐给家主,封你为客卿长老。今后,我可以保证,许圣门阀的人不敢找你麻烦。”

  齐霏雨的一双眼眸,宛如两颗浸泡在水中的黑色珍珠,充满迷人的气质。

  只是她的那双眼睛,就足以融化男人的心,谁又忍心说出拒绝她的话?

  张若尘发现,齐霏雨的眼中蕴含一股控制人精神的力量,幸好他立即察觉,才用强大的精神力,抵挡住那股古怪的力量。

  真是奇怪,齐霏雨这样淡雅、出尘的女子,居然也会修炼这样的邪法。

  张若尘闭上双眼,不去看她,暗暗警惕起来,笑道:“原来齐师姐跟上来,是想拉拢我加入齐家。我还以为,齐师姐是在担心我被许长生杀死,特意跟上来救我。”

  “我是真的很欣赏你的天赋,若是有我们齐家的帮助,将来,你有很大的机会,成为受无数人尊重的剑圣。若是没有齐家的帮助,恐怕你还没有成长起来,就会被人杀死。”齐霏雨淡淡的道。

  “多谢齐师姐的好意,只可惜,在下只想在两仪宗安心的修炼,并不想加入任何一个家族。”

  张若尘不缓不急,沿着山道,向上行去。

  “有时候,人应该懂得做出正确的选择,既然你非要选择一条死路,也只能让我感到相当惋惜。”

  齐霏雨的一双瞳孔,闪过一道猩红色的光华,脚尖一点,快速冲出去,哧的一声,右手食指的指甲快速增长,化为一柄三尺长的细剑,击向张若尘的背心。

  两人的距离,本来就是极近,齐霏雨的速度又快如流光,转瞬间,剑尖就刺到张若尘的近前。

  其实张若尘早就感知到一股不对劲的气息,因此,他时刻都在防备齐霏雨。

  因此,就在齐霏雨出手的时候,张若尘也快速出手。

  来不及拔出谷水剑,张若尘直接将剑柄挥击出去,将齐霏雨刺出的一剑打得偏移出去。

  “嘭!”

  剑柄与细剑碰撞在一起,形成圆形的剑气涟漪,向四方激散了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