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二千零九十七章 剑之所向

  受到诅咒祭台的牵引,血色漩涡转动得越来越快,道道血色雷电撕裂长空,隐隐映照出一条虚幻的通道,仿佛真的与那遥远的冥古时代相连。

  除了冥古诅咒,似乎还有别的东西,也想从这条虚幻的通道中钻出。

  一时间,天地间刮起了血色的旋风,血雨倾盆,不祥的气机越发强烈,令人头皮发麻。

  别说是天庭界一方的强者,就连冥族的强者,此刻也都面露惊色,同样未曾预料到,黑暗之子会施展出如此诡异而可怕的手段来。

  尤其是冥殿七绝杀神,此刻更是全都目不转睛的盯着,从血色漩涡中飞出的冥古诅咒。

  死不休眼睛微眯,道:“大哥,召唤冥古诅咒的手段,乃是我们冥殿的不传之秘,黑暗之子早已成为黑暗神殿的传人,竟然也能得到传授。”

  冥殿乃是冥族的至高殿堂,地位超然,掌握有诸多奇功秘术,唯有得到冥殿的重点培养,才有机会修炼。

  自从死不休等七人,得到七绝杀阵的传承,拥有成神的根基,便成为了冥殿倾力培养的对象,乃是冥殿年轻一代的领袖。

  “不用奇怪,其实黑暗之子的诅咒天赋极高,若非他拥有黑暗体质,早早被黑暗神殿接引走,必然会成为冥殿的真传弟子。“

  “很少有人知道,我们冥殿的一位副殿主,已经将黑暗之子收为弟子,他能得到召唤冥古诅咒的秘法传承,是很正常的事情。”

  玄冥无殇平静的解释道。

  闻言,死不休、血色涟漪等六人,均是露出恍然之色,心中暗暗感慨黑暗之子的幸运,能同时得到黑暗神殿和冥殿巨擘的大力培养,集两家之长,这是诸多冥族都羡慕不来的事情。

  “嗡。”

  虚空轻微震荡,一道道冥古诅咒,摆脱血色漩涡的束缚,径直向着张若尘飞去。

  张若尘虽不认得冥古诅咒,但却能够感受得到这些诅咒的可怕,一旦让其进入体内,后果绝地要比之前那些诅咒秘力入体,严重得多。

  瞬息之间,张若尘进入人剑合一的状态,缓缓挥动沉渊古剑,暗合奇异的道之轨迹。

  一道道无形的剑气迸发,密布身周的空间之中,结成一个个晶莹的花骨朵,全都只有小指头大。

  “一花一世界。”

  张若尘轻语,以剑意驱使所有的花骨朵,迎向飞来的冥古诅咒。

  花骨朵中似乎真的蕴含有一个世界,刚一靠近冥古诅咒,便是直接将之吸纳进去。

  眨眼之间,从血色漩涡中挣脱出来的冥古诅咒,便是尽数被时空剑气所化的花骨朵包裹住。

  只不过,这些花骨朵都显得很不稳定,不断震动,且从其中散发出丝丝不祥的气息,显然是无法长时间将冥古诅咒镇压住。

  “一念花开,时空湮灭。”

  随着张若尘的心念转动,所有的花骨朵,都在瞬间绽放。

  虚空生花,美轮美奂,却也在顷刻走向破灭。

  “轰。”

  剑气之花湮灭,在小范围内释放出恐怖至极的力量,制造出一个个小型的漆黑空洞。

  时间与空间造诣的提高,使得张若尘之前所创的时空剑法,衍生出更多的变化来,威力自然也更为惊人。

  饶是方圆数百里的空间,都已经被完全禁锢住,连空间裂界斩都难以斩破,可时空剑法一施展出来,却是造成了不小的破坏。

  更为重要的是,诸多冥古诅咒已经完全湮灭,归于虚无,连一丝不祥气机,都不曾遗留下来。

  目光一转,张若尘看向庞大的诅咒祭台,他哪里会看不出来,诅咒祭台乃是破局的关键所在。

  只见张若尘的目光徒然变得凌厉起来,调动时间规则和空间规则,与自身的剑意相结合,斩出玄妙无双的一剑。

  一道朦胧的剑气飞出,似雾气一般,将整个诅咒祭台笼罩起来。

  诅咒祭台好似陷入了另一片时空之中,与上空血色漩涡的联系,一下子被阻断。

  顿时,上空血色漩涡的转动速度变慢,飞出的冥古诅咒变少,内蕴的那条虚幻通道,隐隐有着闭合的迹象。

  “灭。”

  张若尘口中发出一声低喝。

  “轰。”

  朦胧剑气震动,内蕴的时空当即开始大破灭,诅咒祭台自然也不会例外。

  顷刻之间,诅咒祭台破碎开来,化为磅礴的黑暗诅咒之力,却根本无法散溢出来丝毫,尽皆快速湮灭。

  而随着诅咒祭台的破灭,血色漩涡彻底停止了转动,不再有冥古诅咒从其中飞出。

  “唰。”

  张若尘挥动沉渊古剑,斩出一道数百丈长的剑气。

  “哗啦。”

  血色漩涡被剑气斩开,一分为二,继而完全崩溃。

  而随着诅咒祭台和血色漩涡的破灭,笼罩方圆数百里的诅咒空间,自然也不复存在。

  一股强大的剑意,从张若尘的体内散发出来,斩灭弥漫于空气中的所有诅咒符纹。

  眼见张若尘以凌厉的手段,破了黑暗之子的诅咒秘法,周围观战之人,无不露出惊异之色。

  星无极眼泛异光,道:“没想到张若尘在时间之道和空间之道上的造诣,竟是已经达到如此高深莫测的地步,还能与剑道相结合,他的剑道天赋,当真是很惊人。”

  第三少帝和第六少帝对视了一眼,均是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忌惮之色,不说其他,单单是张若尘施展出来的时空剑法,他们便没有把握能接住。

  在此之前,尽管他们都知道张若尘实力不弱,但想要挑战黑暗之子,却还差了些,完全是在意气用事,可现在,他们却是没有了这样的想法,开始期待张若尘与黑暗之子精彩的一战。

  “看来他在怪物体内得到的好处,比我预料的还要大,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将那怪物收服的。”千星天女心中暗道。

  她其实很好奇张若尘用了什么手段去对付怪物王者,竟然能够那般轻易就让怪物王者臣服,只是张若尘不愿说,她也就不好多问。

  不过,她大致能够猜到,那种手段,定然不能随便使用,要不然,他们之前何至于在怪物王者体内吃那么多苦头,还被黑暗之子暗算。

  冥虎真君目光紧紧盯着张若尘,低语道:“能够将时间之道和空间之道,修炼到如此程度,倒不愧是须弥圣僧的传人,的确有狂的资本。”

  看到张若尘的表现,冥虎真君内心的态度,不禁发生了一些变化,至少觉得张若尘顺眼了不少。

  说到底,只有真正的强者,才能入得了冥虎真君的法眼。

  “冥古诅咒竟然如此轻易就被解决掉,我现在是完全无法看透张若尘了。“玲珑仙子沉吟道。

  敖虚空道:“冥古诅咒仅仅只是黑暗之子的试探,如果张若尘连破解它,都需要耗费极大的力气,这一战恐怕就悬了,接下来,才是他们俩真正的交锋。”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哪怕是敖虚空,也是完全无法判断这一战的胜负,毕竟谁也不知道张若尘和黑暗之子拥有着怎样的底牌。

  手持沉渊古剑,张若尘遥遥与黑暗之子相对,朗声道:“黑暗之子,你的诅咒对我无用,还是拿出你的真本事,来与我一战。”

  黑暗之子缓步前行,脸上浮现出一抹淡笑,道:“张若尘,你的实力能有如此大提升,确实让我有些惊讶,也终于让我提起了一丝兴致,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

  “砰。”

  一股恐怖的黑暗力量,突然从地底冲出,令张若尘所站的地方,顷刻变得支离破碎。

  不过,张若尘早有察觉,瞬间横移出去数十丈,并未被黑暗力量攻击到。

  “你果然还是这么阴险狡诈。”张若尘眼中泛起一道寒光。

  之前在怪物王者体内,黑暗之子便是如此,前一刻还在与你同舟共济,下一刻便暗下杀手,阴险无比。

  已经在其手中吃过一次亏,张若尘又岂会没有防备?

  “嘶。”

  从地底冲出的黑暗力量,化作一条庞大的冥蛇,凝实无比,栩栩如生,就连蛇鳞都清晰可见。

  冥蛇散发出无比凶戾的气息,张开血盆大口,露出尖锐的獠牙,向着张若尘咬去。

  “哼。”

  张若尘重重哼了一声,极为随意的一剑斩出。

  “噗。”

  凌厉的剑气一闪,冥蛇便是被斩成了两半。

  “嘭。”

  冥蛇的身体自动爆开,竟是化作无数小冥蛇,分散在张若尘的身周。

  瞬息之间,这些小冥蛇释放出古怪的力量,竟是构筑成了一座强大的阵法,将张若尘困在其中。

  “嗯?”

  张若尘的眼神突然微变,低头看向自己的身体。

  在他的身上,不知何时缠绕上了数十条小冥蛇,他竟完全没有察觉到。

  这些小冥蛇介乎于虚实之间,似一道道幽魂,被它们缠绕住,体内圣气竟是在不受控制的快速流失。

  张若尘眼神一凛,强大的力量释放而出,将缠绕在身体上的所有小冥蛇震碎。

  可即便如此,圣气仍旧不曾停止流失,乃至于血气都在震动,有着破体而出的迹象。

  黑暗之子一步一步从远方走来,眼泛笑意,道:“这座冥蛇大阵,凝聚了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条冥蛇之魂,包括九条大圣级冥蛇皇的圣魂,熔炼为一体,只要困于阵中,精、气、神都会快速流失,张若尘,你可以慢慢享受。”

  这便是黑暗之子的行事风格,自身明明拥有强大的实力,但却不怎么喜欢与人光明正大的战斗,阴险狡诈早已深入骨髓。

  现在,黑暗之子便是想要用冥蛇大阵,活活将张若尘耗死。

  即便张若尘能有办法脱身,也必定元气大伤,哪里还能是他的一合之敌?

  冥蛇乃是地狱界诞生的一种很特别的生灵,虽然大多都很弱小,但族群数量却是极为庞大,且其拥有着极为可怕的能力,就是能够吞噬修士的精、气、神,让修士逐渐变得虚弱。

  “主人,奴婢可以吞噬这些冥蛇之魂。”

  魔音的声音在张若尘的脑中响起,显得颇为兴奋。

  闻言,张若尘心中不由一动,如果魔音可以吞噬掉所有冥蛇之魂,不但能破了冥蛇大阵,魔音本身还能得到极大的好处。

  魔音的修为早已达到临道境,可想要继续提升,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需要海量的养分。

  本来那上千冥族强者的尸体,是张若尘准备留给魔音吞噬的,可惜却被黑暗之子给毁掉。

  心意一动,张若尘将藏山魔镜祭出,以空间之力催动。

  藏山魔镜的镜面上浮现出诸多至尊铭纹,泛起强烈的空间涟漪。

  不过,藏山魔镜并未发出攻击,而是以至尊威能,强行将冥蛇大阵镇压住。

  也就在这个时候,魔音出动,延伸出无数根茎,扎进地底和虚空之中。

  一条条冥蛇之魂被魔音的根茎刺中,强行从大阵中拉扯而出,继而快速被吞噬,成为魔音的养分。

  察觉到冥蛇大阵中的变化,黑暗之子的脸色不由微微一变,没料到张若尘培育的食圣花,竟然连冥神之魂都能直接吞噬,当即便想收起冥蛇大阵。

  “砰。”

  张若尘从冥蛇大阵中冲出,挥剑向黑暗之子斩去。

  一道剑气长虹,从沉渊古剑中飞出,划破天宇,似彗星临空,绚丽无比。

  与此同时,张若尘调动时间规则,一指点出,一条宽阔的时间长河虚影,凭空显现而出,不知始终,对着黑暗之子镇压而下。

  面对张若尘如此猛烈的攻势,黑暗之子并不敢大意,顾不得去收回冥蛇大阵,双手奇快无比结印,数以千万计的黑暗纹络浮现,相互交织,化作坚韧的黑暗屏障,笼罩方圆百丈。

  继而,黑暗之子双手划动,演化出一尊凝实无比的黑暗磨盘,转动之间,空间剧烈扭曲起来。

  “砰。”

  黑暗屏障坚持了片刻,便是被剑气长虹斩裂,而受到时间长河的碾压,更是整个破碎开来。

  就在这时,黑暗之子将黑暗磨盘给推了出去。

  磨盘快速转动,释放出极其恐怖的毁灭之力,顷刻便是将剑气长虹碾碎。

  紧接着,黑暗磨盘撞上时空长河虚影,竟是让时间长河都发生了扭曲。

  “轰。”

  时间长河虚影破灭,黑暗磨盘亦是爆碎开来,同归于虚无。

  眨眼的工夫,张若尘已是来到黑暗之子的近前,与其只有百丈远。

  浓烈的五色圣光在张若尘的身后浮现,凝聚成一座庞大的世界虚影,其内混沌气涌动,压得周围的空间颤动不已。

  “嗡。”

  受到五行混沌体异象的镇压,方圆数百里的空间,都被禁锢起来。

  张若尘身上散发出强烈的战意,剑指黑暗之子,道:“一战分生死,了结你我之间的仇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