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二千零九十三章 以血下战书

  略作沉思,张若尘再度看向千星天女,问道:“你为何要将这件事情告诉我?”

  世界门之匙关系重大,各方为此出动了诸多强者,任谁知晓线索,应该都会悄然去夺取,没理由告知他人。

  “就当是我还你人情,省得你以后总拿救过我的命来说事儿,更何况,想要得到世界门之匙,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那老家伙可滑溜得很,就看我们谁更有本事吧。”千星天女随意道。

  闻言,张若尘不由深深看了千星天女一眼,理由真如其所说的这般简单吗?所谓的人情,恐怕还比不了世界门之匙。

  尤其,千星天女修炼的乃是本源之道,对于昆仑界的本源之气,应该是极为渴望,更加不应该将世界门之匙的线索,告知其他人。

  想及此,张若尘心中隐隐生出一丝明悟,心绪不免出现起伏。

  沉默片刻,张若尘低声道:“多谢。”

  “能够从你张若尘的口中,听到这两个字,还真是很难得。我要先去与千星文明的强者会合,如果有黑暗之子的消息,我会告知你一声。”

  留下这句话,千星天女不再停留,身形一动,化作道道残影,快速消散在破败的遗迹之中。

  张若尘立身在怪物王者的头顶,目送千星天女离去,眼中流露出复杂之色。

  在深坑之地,他与千星天女算得上是同生死,共患难,即便他们同是真理奥义的拥有着,彼此也不该再是敌人。

  但,又该是什么呢?

  用力的摇了摇头,张若尘将诸多杂念,暂时抛诸脑后,思考起如何对付黑暗之子,还有找寻矮瘦老者,这才是当前最重要的两件事情。

  “先找黑暗之子算账,到时或许能够将那老家伙也引出来。”张若尘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以他猜测,矮瘦老者似乎很喜欢凑热闹,之前,其便是被大战的动静给吸引出来,如果有更大的热闹可看,其或许会忍不住再度冒头。

  反正无论如何,找黑暗之子报仇,都是必须要做的事情,他咽不下这口恶气。

  张若尘并不打算守株待兔,他要主动主击,以雷霆之势,迫使黑暗之子与他一战。

  …………

  五千里之外,一处隐秘的洞窟之中,正在闭关恢复的金阳双子王,同时睁开了双眼。

  “张若尘这是发什么疯?竟然要找黑暗之子决战,是嫌命太长了吗?”小阳王眼中满是疑惑之色。

  在他看来,张若尘的实力的确不弱,可想要与黑暗之子相比,却明显还差得很远,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上。

  大阳王眼泛寒光,沉声道:“他想找死,但我们却不能让他死在黑暗之子的手中,这件事情,必须由我们来做。”

  他们艳阳文明在张若尘手中栽了大跟头,若不能找回场子,就会一直被人笑话,而这也是他们唯一将功赎罪的机会。

  “可大哥你的元气恢复,尚还需要需要一些时间。”小阳王微微有些犹豫。

  大阳王站起身来,身上散发出极为凌厉而霸道的气息,眼神睥睨,道:“无妨,对付张若尘,无须恢复到全盛状态。”

  上一次,是他太过小心谨慎,最后反被张若尘算计,这一次,他将以绝对的力量,对张若尘进行无情的碾压。

  小阳王亦是站起身来,眼中浮现出一道可怕的杀机,他们兄弟二人,自出道以来,便纵横无敌,在天庭界和地狱界,都闯出赫赫威名,联手之下,能够对抗大圣之下第一层次的绝顶强者,却在张若尘手底下栽了那般大一个跟头,实在是奇耻大辱。

  这份耻辱,唯有以张若尘的鲜血,方能洗刷掉。

  没有多做耽搁,金阳双子王从闭关的洞窟飞出,径直向长啸声传来的方向赶去。

  与此同时,各方强者,也都听到了张若尘放出的狠话,这像是一场风暴,快速席卷整个龙神殿遗迹,引发各方的关注。

  “张若尘算什么东西?竟敢挑战黑暗之子殿下,真是不自量力,黑暗之子殿下若是出手,一只手便能轻易将他镇压。”

  “还没有人敢威胁我地狱界,张若尘,你是在找死。”

  “一个没有成长起来的时空传人而已,真把自己当成了一个人物,以为自己是第二个须弥圣僧吗?与地狱界为敌,任何人都要死。”

  …………

  地狱界一方的反应,显得极为激烈,几乎都对张若尘充满了不屑。

  剑冢一战,仙机山一战,均有大批地狱界强者,死在张若尘的手中,早已是将地狱界激怒,不知有多少地狱界强者,都恨不得将张若尘挫骨扬灰。

  作为正主的黑暗之子,却显得极为平静,并未做出任何的回应,简直像是已经离开了真龙岛。

  毕竟,在怪物体内,黑暗之子得到了上亿年珍宝,可谓是超乎想象的大收获,完全可以满载而归。

  但事实上,黑暗之子却是还在遗迹中,并未携宝退回地狱界。

  首先,以他的实力,根本就无惧任何人,还想着能获得更多的宝物。

  其次,黑暗之子乃是黑暗神殿的领袖人物,此次乃是有他负责率领地狱界大军,进入真龙岛,夺取世界门之匙,任务尚未完成,又岂能退走?

  …………

  “噗。”

  张若尘挥剑,将一名冥族强者的头颅斩下,以可怕的剑意,将其圣魂绞杀。

  此刻,张若尘宛如身在修罗血狱,尸骨成山,血流成河,整片天地,都被映照成了血红色。

  不久前,张若尘在这里寻到了一支上百人的冥族队伍,乃是冥族大军中的旗卫,负责守护冥族的战旗。

  战旗所在的方向,便是冥族大军进发的方向,所有冥族的强者,都分散在战旗周围的地域。

  若发生什么事情,冥族大军便能以最快的速度汇聚起来。

  张若尘以摧枯拉朽之势,斩杀所有旗卫,同时将冥族战旗斩断,插在一旁。

  诸多冥族强者皆想夺回战旗,源源不断的从四面八方赶来,结果,最后都变成了张若尘的剑下亡魂。

  眼前的尸山,乃是以上千冥族强者的尸体堆积而成,怨气滔天。

  身形一动,张若尘出现在高耸的尸山之上,俯瞰下方以冥族强者之血汇聚成的血湖。

  到底都是圣王境的强者,血气旺盛无比,流淌出的鲜血,堪比百万凡俗生灵。

  微微沉吟,只见张若尘伸出双手,猛然向上一抬,顿时,滚滚血气升腾而起,弥漫整个天空,显现出极为可怕的异象,似末世到来。

  紧接着,张若尘以手指天,以天空为书,以鲜血为墨,开始书写起来。

  “黑暗之子,我在冥族族人尸山之顶,等你一决生死——张若尘。”

  杀气腾腾的三行大字,出现在天穹之上,即便相隔数万里,也能够清晰看见。

  相比于之前的隔空放话,这三行鲜血大字,无疑才算得上是真正的战书。

  以上千冥族强者的鲜血书写战书,恐怕也只有张若尘,才敢行如此疯狂之举。

  一时间,身在遗迹中的各方修士,不由纷纷抬起头来,目光全部锁定在三行鲜血大字之上。

  “张若尘竟然真的敢出手,如此磅礴的血气,他究竟杀了多少冥族强者?”

  诸多修士的内心,皆是震动不已。

  谁都能够预感到,一场暴风雨,恐怕很快就会来临,地狱界一方,绝不可能咽下这口气,即便黑暗之子不出手,也会有其他强者前来击杀张若尘。

  写完战书,张若尘不由在石山上盘坐下来,等待更多地狱界强者赶来,既然已经出手,那便杀个痛快。

  半天后,张若尘察觉到有人到来,不由睁开了双眼。

  数百里之外,两道身影并肩而行,一男一女。

  男的是一名英武不凡的青年,拥有一头金色的长发,金色的双眸,额头上长有一对宛如以神金打造的金色龙角,在其体外,萦绕着旺盛的金色血气,如一片神海,浩荡无比。

  那名女子则是拥有着倾世仙颜,美得不可方物,不同于很多女子的娇小可人,其身材高挑,身着金色的软甲,宛如一位女战神,让人一见便无法忘记。

  即便相隔甚远,也能够从他们身上,感受到一股无比高贵的气质,由内而外的散发出来,并非后天养成,而是俱生俱来。

  “敖虚空,玲珑仙子。”

  张若尘眼中浮现出一抹异色。

  对于这一男一女,张若尘并不感到陌生,毕竟他们俩的名气都太大,没多人会不认识。

  敖虚空乃是天龙界大圣之下的第一强者,拥有强绝的肉身和力量,纵横无敌。

  而玲珑仙子则是《九仙美人图》上的一位仙子,美名传万界,对她心生爱慕之人,可谓是多不胜数。

  不过,张若尘与他们并无任何的交集,也不知他们前来的目的是什么。

  倒是敖心颜曾说过,阴阳海那位禁忌人物,似乎是去了天龙界,而天龙界又参与进这件事中,让他不得不生出一些联想。

  天龙界在南方宇宙中排名第二,仅次于南方主宰世界的妖神界,底蕴雄厚,在十万年前,便是能与昆仑界、西天佛界相媲美,如今更是深不可测,乃是真正最顶尖的强界。

  与这样的顶尖强界,即便不能交好,也绝不能交恶。

  心念快速转动,张若尘不由站起身来,主动迎了上去,拱手道:“敖兄,玲珑仙子,幸会。”

  “你认得我?“敖虚空眼中闪过一道诧异之色。

  张若尘道:“敖兄乃是天龙界的绝世奇才,名震诸天,我又岂会不知道?”

  “若说名气,如今年轻一辈中,恐怕没几个人比得上你,我也早就想见见,你这位被月神看重的时空传人。”敖虚空道。

  听到“月神”二字,张若尘心中不由一动,难道月神与天龙界有什么关系不成?

  看着眼前的尸山,玲珑仙子不由微微摇头,面露担忧之色,道:“张兄,你有些冲动了,如此做,只怕会招来地狱界的疯狂报复,除了那黑暗之子,还有冥殿七绝杀神和骨族三帝十二尊,每一个都是顶尖强者,不好对付。”

  “我很少会佩服什么人,可张兄你为昆仑界所做的一件件事情,却是让我钦佩不已,昆仑界与地狱界的战斗,才刚开始,你没必要现在就急着与地狱界硬拼。”

  “以张兄你的潜力,用不了太长时间,就能成为大圣之下最顶尖的强者,乃至与阎无神比肩,到时候,地狱界将没有多少人,能够再与你对抗。”

  闻言,张若尘眼神不由微变,没想到玲珑仙子竟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敖虚空点头道:“舍妹说得不错,张老弟你乃是时空传人,得须弥圣僧传承,假以时日,未必不能达到须弥圣僧昔日所达到的高度,眼下根本没必要去与那黑暗之子争锋。”

  “如果那黑暗之子真的招惹到了你,令你非战不可,我可以代你出战,让其付出一些代价。”

  说话间,敖虚空身上散发出强大的战意,似乎早就在期待着这样的一战。

  如传闻一般,敖虚空果然是战斗狂龙,渴望遇到各种强大的对手,通过战斗来提升自身的实力。

  张若尘深深看了敖虚空和玲珑仙子一眼,他能够感受得出来,二人是真心诚意来劝说于他,想让他打消与黑暗之子决战的念头。

  能让二人亲自赶来劝说,想来应该是天龙界看中了他的潜力,就如同道家那般,或许还有月神、须弥圣僧的原因。

  当然,有一个重要原因,应该是他们觉得,他的实力还太弱,没有认清与黑暗之子之间存在的差距,认为他这是在意气用事。

  想想也正常,在进入真龙岛以前,他最好的战绩,也就是与墨聖一战,这才过去没多久,任谁也不会相信,他能拥有匹敌大圣之下第一层次的绝顶战力。

  轻呼出一口气,张若尘郑重道:“多谢敖兄和仙子的好意,但我与黑暗之子之间的恩怨,必须由我亲自去解决,更何况,我已经下了战书,又岂能临场退缩?那样的话,我的心境必会出现极大的缺陷。”

  “黑暗之子虽然很强,但也并非不可战胜,我与他孰强孰弱,要等真正战过一场,才能够知道。”

  闻言,敖虚空眼中顿时露出异样之色,没想到张若尘竟会如此自信,要知道,即便是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胜过黑暗之子。

  诀生死,不是闹着玩的。

  “看来是没法劝动你,既然如此,那你多加小心。”敖虚空感觉到很无奈,最终,又补了一句:“以你现在的身份,你的生死关乎的可不只是你一个人,一定要理智一些,最好考虑清楚。”

  张若尘点头,道:“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敖虚空和玲珑仙子再度与张若尘聊了一会儿,见完全没办法改变张若尘的心意后,才无奈离开。

  当然,他们并未真正离开,仍旧停留在附近,远远的观望。

  “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竟会让张若尘失去了理智。“玲珑仙子叹息道。

  敖虚空眼中闪过一道别样之色,道:“希望他不是真的意气用事。”

  目送敖虚空和玲珑仙子离去,张若尘重新回到尸山之上,心神无比平静,他们的劝说,并未动摇他与黑暗之子一战的决心和信心。

  继敖虚空和玲珑仙子后,陆续又有一些人,出现在附近,但都没有靠近,只是远远的观望。

  张若尘自是发现了这些人,但却并未在意,只要他们不来招惹他,他也懒得去过问。

  “唰。”

  一道赤光闪过,小黑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

  “本皇终于找到你了,你不是去追那个老滑头了吗?怎么又和黑暗之子杠上了?”小黑心中充满了疑惑。

  对于小黑,张若尘并未隐瞒什么,大致将之前发生的一系列事情,都给说了一遍。

  听完他的述说,小黑顿时火冒三丈,“黑暗之子这孙子,居然如此阴险,你说得对,必须要把他干掉,昆仑界的宝物,绝不能让他带回地狱界。”

  很明显,小黑所关注的重点,乃是那上亿件珍宝,其他都是次要。

  “对了,那个老滑头很可能知道世界门之匙在何处,如果他再出现,一定要将他抓住。”张若尘突然道。

  此事关乎重大,他接下来要将主要精力用来对付黑暗之子,即便矮瘦老者出现,他也无暇顾及,小黑无疑来的正是时候。

  闻言,小黑顿时瞪大了眼睛,道:“你确定?”

  “他身上有昆仑界的本源气息,必然与世界门之匙接触过。”张若尘肯定道。

  小黑眼泛精光,道:“终于找到世界门之匙的线索了,放心,这件事情交给本皇,那个老坏头只要敢出现,就绝对跑不了。”

  涉及到世界门之匙,小黑变得极为认真,已经是开始琢磨要如何对付矮瘦老者。

  至于张若尘向黑暗之子发起的挑战,小黑却是丝毫都不担心。

  因为,它十分清楚,张若尘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

  https:///book_22826/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