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二千零八十一章 识破

  “秃驴,元会圣药在哪儿呢?”

  远远的,便听到小黑热切的声音响起。

  死禅老祖和天命尸皇刚转过身来,便看到张若尘和小黑已经来到近前。

  “张施主,黒施主,有劳你们赶来,老僧所发现的元会圣药,正是进入到了眼前这片丛林之中。”死禅老祖双手合十,佛态而笑。

  小黑将眼睛瞪得很大,运转大圣之眼,目不转睛的盯着雾气弥漫的古老丛林。

  片刻后,小黑眼中露出惊喜之色,道:“真没想到,真龙岛遭受那等可怕的劫难,竟然还能有一片丛林保存下来,说不得神龙一族的药园就在其中。”

  闻言,张若尘、死禅老祖和天命尸皇的眼中,都不禁闪过一道精芒。

  神龙一族的药园,传闻中,栽种了无数珍贵圣药,甚至有神药存在,真要能保存下来,便是神都会动容。

  “丛林之外,有着古怪的阵法和空间屏障存在,强行攻击,会引发反弹力量,破解不易。”天命尸皇沉吟道。

  死禅老祖笑道:“张施主的空间造诣高深,而黒施主乃是阵法地师,你们两位联手,想来定能破开阻碍,如有什么需要,老僧和尸皇都可从旁协助。”

  “那是当然,就没有阵法是本皇无法破解的。”小黑傲气十足道。

  张若尘则是平淡道:“先看看再说。”

  说话间,他已是运转神印之眼,将目光投向前方的古老丛林。

  小黑亦是凑到丛林近前,认真的观察起来。

  死禅老祖和天命尸皇不再多言,释放出精神力,留意四周的情况,他们所盯上的机缘,自然不会容许他人来插上一脚。

  相距三百里外的一座山丘上,玄妙的幻术将山丘笼罩,千星天女与六位千星文明的长老伫立其上。

  千星天女动用本源神目,清晰的捕捉到了张若尘四人的身影。

  “金阳双子王果然很有本事,竟是真的将张若尘给引来了。”千星天女微微叹息道。

  一位千星文明的长老道:“金阳双子王以一株元会圣药为饵,且通过死禅老祖来引出张若尘,任谁也难有防备。”

  另一位长老道:“面对元会圣药的诱惑,没有多少人能够不动心,看现在的情况,张若尘恐怕难逃此劫。”

  “天女殿下,此乃张若尘与艳阳文明之间的恩怨,我们并不适合插手,如果真要插手,也只能帮艳阳文明。”

  很显然,这位长老是担心千星天女会出手帮张若尘,毕竟他们都知道,千星天女曾与张若尘有过一些交集。

  闻言,千星天女不由微微皱起眉头,她当然清楚,以她的身份,如果出手相助张若尘,必会引来许多的麻烦,影响到千星文明与艳阳文明间的关系。

  “张若尘,本天女相信你不会轻易栽在这里。”千星天女在心中暗暗想道。

  如果换作其他人,这次或许真的会在劫难逃,可张若尘不一样,他从来都不能以常理来论断。

  经过一番仔细的观察后,小黑笑道:“此地的阵法,的确很古怪,如果使用寻常的方法进行破解,需要不短的时间,不过,这对本皇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说话间,小黑将一块奇石取出,正是之前在血神教,从宙宇手中夺取到的镇纹石。

  阵法地师中的海陆之王,耗费极大心血炼制出来的阵纹石,足以破解大部分九品阵法。

  可惜的是,镇纹石属于消耗品,有着使用次数的限制。

  好在作为阵法地师,小黑运用镇纹石,比之宙宇要高明太多。

  如果是在宙宇手中,这块镇纹石,顶多还能用三次,可到了小黑手中,再用五六次,完全不成问题。

  在小黑的控制下,镇纹石缓缓飞出,触及森林外的繁奥阵法。

  镇纹石发光,一道道秘纹浮现,立刻便是让前方的阵纹暗淡许多,阵法自然而然被撕裂开一道口子。

  很宝贝的将阵纹石收起后,小黑一抬脚,打出道道阵印,开始运用自身的阵法造诣,去进一步撕裂阵法,同时阻止阵法的修复。

  但凡高品级的阵法,一般都具有自我修复的能力,越高级,修复速度便越快。

  小黑的效率极高,不多时,便是将前方的阵法,撕裂开一个巨大的缺口,能够供人通行。

  不过,阵法背后,还有复杂的空间屏障存在,不将其解决掉,同样是没法进入。

  “张若尘,本皇的任务已经完成,接下来该你出手。”小黑控制住阵法裂口,转头对张若尘说道。

  张若尘走上前去,将一只手伸出,二十八万道空间规则尽皆浮现而出,释放出强大的空间之力,向着前方的空间渗透而去。

  瓦解空间屏障是细致活,丝毫都着急不得,需要足够的耐性。

  丛林内,一众艳阳文明的强者,均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张若尘,期盼着张若尘能够早些进来。

  以他们的种种布置,只要张若尘踏入丛林内,便必死无疑。

  此时,包括金阳双子王在内,所有人的神经都绷得很紧,越是临近成功,便越是紧张。

  “是本王高估张若尘了吗?竟然这般久都还没能破解本王设下的空间屏障。”玄空圣王眼中闪过一道轻蔑之色。

  如果不是怕惊动张若尘,他还真想主动解开部分空间屏障。

  空间屏障前,张若尘不断以空间力量进行渗透,他并未贸然出手瓦解空间屏障,而是想先弄清楚空间屏障的具体结构,避免出现各种问题。

  这里是龙神殿遗迹,不同于其他地方,有着太多的诡异,稍有不慎,就有可能给自身招来灭顶之灾。

  尤其张若尘总感觉心神不宁,他绝不认为这是自己过于敏感所导致。

  “嗯?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猛然间,张若尘探查到丝丝异样。

  他隐约感觉到,眼前的空间屏障,有着人为控制的痕迹。

  但等他再度去探查,这种感觉又消失无踪。

  不由得,张若尘的心中警惕起来,心绪快速转动。

  很快,张若尘心中有了主意,不由转过头来,看向一旁的死禅老祖,道:“你确定这里面有元会圣药?为何没有显露半点异象?该不会是你发现了什么对你有用之物,故意用元会圣药诓骗于我,然后让我白做苦力吧。”

  “秃驴,你该不会是真的在欺骗本皇?”小黑不禁也露出怀疑之色。

  死禅老祖正色道:“出家人不打诳语,老僧怎会欺骗你们三位?想来是那五元帝皇花,被老僧斩落一片花瓣,受到惊吓,故而隐藏到了丛林深处。”

  “这片丛林就只有这么一点大,那五元帝皇花又能隐藏得多深?就算你没有说谎,我也怀疑五元帝皇花是不是早就已经秘密遁走,毕竟,元会圣药都懂得趋吉避凶。”张若尘沉声道。

  闻言,别说小黑的天命尸皇,就连死禅老祖都不由得怀疑起来,因为那株五元帝皇花自从遁入丛林后,就再也没有过任何动静,他也曾围绕着丛林仔细查探过,均是没有任何发现。

  “难道五元帝皇花真的已经遁走?”死禅老祖的眉头微微皱起。

  丛林内,大阳王的眼神微微一沉,没料到张若尘竟然会如此的多疑,典型的不见兔子不撒鹰。

  他们都已经做好准备,要发动致命一击,可张若尘却在这个时候停下手来,简直要让人抓狂。

  无须大阳王开口,五元圣王已是摇身一变,化作一株五彩斑斓的奇异圣花。

  在不算粗壮的躯干上,绽放了五朵美轮美奂的五色奇花,其中四朵奇花,都有着五片颜色各异的花瓣,唯有一朵缺少了一片。

  磅礴的水属性精气,汇聚于花瓣缺失处,凝聚出一片花瓣虚影。

  看到五元圣王显化出本体,不少艳阳文明的强者,眼中都不禁露出炙热的目光。

  五元帝皇花的功效太过神奇,任谁都会渴望得到,只要将之炼化,就等于是铺平了今后的修炼之路。

  “唰。”

  五元圣王身形一动,从藏身之处闪掠而出。

  下一刻,其出现在丛林的中心位置,显化出五气朝元的异象。

  “真的是五元帝皇花,太好了,张若尘赶紧将空间屏障破开,不能让它跑了!”小黑很是兴奋道。

  而死禅老祖则是暗自松了一口气,总算没有失信于人。

  而张若尘看到五元帝皇花,心却是一下子沉到了谷底,暗道:“果然有问题。”

  本来他还只是有所怀疑,所以故意与死禅老祖说那番话,没想到五元帝皇花竟然真的现身,未免太听话了一些。

  而且,在五元帝皇花出现的一刻,他清晰捕捉到了一丝古怪的空间波动。

  由此,张若尘差不多能够确定,这里的一切,应该都是有人刻意布置出来,目的已经不言而喻。

  “是谁想要暗算于我?金阳双子王?骨族十尊者?亦或是冥殿七绝杀神?”张若尘在心中暗暗猜测道。

  猜测之余,张若尘猛然将藏山魔镜祭出,飞到丛林的上空,以强大圣气进行催动。

  藏山魔镜通体绽放幽暗的魔光,上百万道至尊铭纹浮现,瞬间化作方圆百里大小,释放出磅礴的魔气,将下方的丛林,整个笼罩起来。

  小黑、死禅老祖和天命尸皇均是得到张若尘的暗中传音,毫不迟疑的跟着出手,将圣气源源不断的注入藏山魔镜之中。

  “张若尘怎么将至尊圣器激活了?”

  “不好,多半是张若尘察觉到了端倪,识破了我们设下的陷阱,立刻出手。”

  大阳王脸色一变,当即反应了过来。

  “既然被识破,那便战吧,以我们艳阳文明集结的高手,足以碾压他们。”玄空圣王眼中闪过一道狠厉之色。

  他们集结大批强者,本就是做的两手准备,能直接暗算张若尘,自然是再好不过,不行就来硬的。

  小黑哈哈大笑起来,“原来金阳双子王是给我们送元会圣药来了,真是好人啊!”

  “好大的口气,还想要元会圣药,你们有至尊圣器,我们也有。”

  “张若尘,借你项上人头一用,回艳阳文明,我们才好向老天主交代。”

  说话间,金阳双子王伸手一招,镇压在丛林小世界深处的金乌古鼎,立刻便是飞了出来,盘旋在二人的上方。

  金乌古鼎,乃是艳阳文明一件极为古老的至尊圣器,曾掌握在一位神灵的手中,只是后来在一场大战中,遭受重创,器灵被灭,过得漫长岁月,才重新孕育出新的器灵来。

  若非如此,他们根本就无法将金乌古鼎,带入昆仑界。

  但即便金乌古鼎受损,威力也绝不可小视,金阳双子王有十足的信心,能与藏山魔镜相对抗。

  “艳阳天子自有取死之道,怨不得我。你们来为他复仇,就不怕也栽在我手中?”张若尘冷漠道。

  大阳王朗声道:“张若尘,你的确很厉害,但你并不聪明,本王如果是你,发现陷阱,就该立刻遁走。”

  张若尘轻轻摇头,不再多言。

  此刻,死禅老祖已经完全弄清楚了前因后果,不由怒声道:“岂有此理,竟然连老僧都敢算计,真当老僧是只会吃斋念经的良善和尚?”

  打了一辈子鹰,到头来,竟然被鹰啄瞎了眼睛。

  死禅老祖是何等的精明,从来都是他算计人,何曾被人像这般算计过?

  他的一世英名,可以说尽毁,张若尘这些人,今后还不知道会如何嘲笑于他。

  “臭和尚,你炼化本王的花瓣,害本王修为受损,本王定要吸干你所有的血液。”

  五元圣王重新化作人形,目光冰冷的盯着死禅老祖。

  作为元会圣药,失去一片花瓣,想要重新生长出来,绝非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五元圣王并不认为自己真的比死禅老祖弱,之前是本体状态下,加之不能动用圣器,实力难免受到一些影响,如今,则是完全不需要顾忌什么。

  小黑双眼放光,目不转睛的盯着五元圣王,道:“本皇好久没有吃过元会圣药,赶紧出来让本皇吃掉。”

  “猫头鹰,你想找死吗?”五元圣王眼中泛起可怕的寒光。

  小黑丝毫不惧,反而是嘿嘿笑道:“元会圣药,本皇劝你乖乖臣服,否则等抓住你,全部吃掉,主动放弃抵抗,我们可以只采花,不全吃。”

  说话间,小黑的目光变得更加炙热,口水差点从嘴里流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