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二千零四十一章 在劫难逃

  血神教内,张若尘和寒雪嘴里皆有鲜血淌出,伤得颇重。

  方才墨聖发狂,全力催动冥阳神轮,释放出的神力,太过磅礴,且其中夹杂着诸多诡异之力,若非张若尘和寒雪实力强横,且体质特殊,结果恐怕不堪设想。

  “唰。”

  “你怎么样?”木灵希关切的问道。

  张若尘抬起一只手来,阻止木灵希触碰自己,道:“有诡异的力量,侵入到了我的体内,我需要先将其炼化掉。”

  不只是他,寒雪体内亦是有诡异力量侵入,既包括那种灰白火焰,也包含冥族所独有的诅咒之力。

  《九天明帝经》运转,净灭神火在张若尘的体内游走起来,焚炼所有侵入的诡异力量。

  寒雪则是运转《神陨经》,利用千骨体质的特性,将丝丝缕缕的诡异力量逼出体外。

  紧接着,寒雪体内的千骨发出奇异的律动,一道道奇异的秘纹浮现,绽放璀璨圣光,将身体笼罩起来。

  顷刻间,寒雪所受的伤,竟是在快速被治愈。

  “和女帝一样强大的恢复能力,千骨体质就是这样的得天独厚。”看到寒雪的变化,小黑脑中顿时浮现出千骨女帝的影子。

  千骨体质号称人族的最强体质,几乎等同于不死之身,受再重的伤,都能够快速恢复,且伤好以后,往往能够变得更加强大。

  所以,也有人将千骨体质成为战神体,专为战斗而生,越战越强。

  ……

  …………

  黑魔界的诸多强者,以墨聖为首,杀到血神教外。

  “以为躲入血神教内,就安全了吗?张若尘,即便你能上天入地,也难逃一死。”

  一股浓密如墨的魔气,从墨聖体内冲出,散发出血腥气息,似从尸山血海中提取而出。

  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在那股浓密的魔气中,有着丝丝缕缕暗金色的光华。

  黑魔界的修士,参悟的乃是三十六幅天魔石刻的拓印图,哪怕天赋再高,所修炼出来的都只是血海魔气。

  唯有参悟真迹,方有可能修炼出,更高层次的灭世魔气。

  墨聖得到天魔贪狼图和天魔阴阳图一段时间,已然是从真迹中参悟出了部分精髓,使得体内的魔气,从本质上发生蜕变。

  那些暗金色的光华,就是灭世魔气。

  要不了太长时间,魔气就会全部转化。那时,战力必定突飞猛进,说不得能够因此筑下未来成神的根基。

  “哗啦。”

  受到这股强大魔气的催动,冥阳神轮顿时光芒大涨,磅礴的神力激荡,发出山呼海啸般的声响。

  当神力被激发到极致时,冥阳神轮犹如星辰坠落,极速撞击向血神教的守护阵法。

  “砰。”

  守护血神教的三座九品阵法,均是剧烈震动起来,无数繁奥的阵纹浮现,抵御冥阳神轮释放出来的磅礴神力。

  过了半晌,冥阳神轮才停止转动,激发出的神力消耗一空。

  而三座九品阵法,则是安然无恙,并未受到破坏。

  “三座九品阵法的根基尚存,由本皇亲自出手修复,岂是轻易能够破开的?”小黑站在山巅,一脸傲色。

  血神教是神灵创建的势力,底蕴非同一般。

  教外三座九品阵法,在最初布置出来的时候,足以承受绝顶大圣的攻击。只要没有神灵出手,血神教几乎可以说是能够高枕无忧。

  小黑的精神力还未完全恢复,阵法造诣才刚提升到地师层次,故而还只是简单将三座九品阵法修复,还远未让其拥有昔日的强大威力。

  血神教上下,皆是松了一口气。

  墨聖凶威滔天,若是守护阵法无法将其抵挡住,那对血神教而言,将会是灭顶之灾。

  眼见一击无功,墨聖的眼神不禁变得更加冰冷,道:“随我一同出手,将冥阳神轮的威力催发至最强,轰破阵法,血洗血神教。”

  “血洗血神教。“

  黑魔界诸圣,齐声应道。

  这一战对整个黑魔界而言,都特别重要。若是无法攻破血神教,必然会被各方嘲笑,以后在天庭界,还如何能够抬起头来?

  当即,黑魔界诸圣纷纷运转魔功,将自身力量注入冥阳神轮。一时间,冥阳神轮再度神光大盛,释放出浩瀚无边的神威,弥漫方圆数万里。

  “嘭嘭。”

  “啊!”

  ……

  身在这片区域内的生灵,身体纷纷爆开,一缕缕精纯的血气飞出,没入冥阳神轮之中。

  “不,我不想死。”

  充满不甘的嘶吼声响起,却无力去改变结果。

  当然,也有强者出手,抵挡住冥阳神轮释放出的诡异力量,保护自身的同时,也庇护住身周的诸多修士。

  汲取了大量生灵的血气,以及天地之力,冥阳神轮变得极为庞大,直径超过万丈,散发出的气息,让九步圣王都感到圣魂颤栗。

  小黑的眼神,顿时变得凝重,急切的道:“张若尘,快将藏山魔镜给本皇。”

  “拿去。”

  张若尘一边疗伤,一边将藏山魔镜打出。

  接过藏山魔镜,小黑当即将其掷出。

  半空中,浮现诸多繁奥阵纹光芒一闪,随即藏山魔镜便是消失无踪。唯有小黑知道,藏山魔镜是进入到了三座九品阵法相结合的核心之中。

  以藏山魔镜做三座九品阵法的阵眼,足以将阵法的威力,提升一个层次。

  “唰。”

  紧接着,小黑身形闪动,亦是进入阵法的核心处。

  “全部退守婴主峰。”张若尘下令。

  婴主峰有血神留下的神纹,被小黑修复了部分,算得上是血神教最为安全的地方。

  “轰。”

  冥阳神轮携带比之前更为强大的神力,从天而降,死亡气息弥漫,似一座阴冥世界降临,要覆灭人间。

  一尊高大数万丈的神灵虚影浮现,散发出无上威严,似死亡的主宰,掌控世间所有生灵的生死。

  不用想也知道,这尊高大的神灵虚影,定然便是那位凌阳冥君。

  冥阳神轮乃是凌阳冥君铸造出来的至强战器,跟随其征战无数岁月,其神影烙印在冥阳神轮之中,可谓是再正常不过。

  凌阳冥君的神影伸出一只手来,灰暗的神力汹涌汇聚而去,剧烈压缩,凝聚出一个小小的光团。

  “咻。”

  凝聚了海量神力的小光团飞出,所过之处,空间大范围崩裂开来,这片天地似乎都要破碎开来。

  “轰。”

  触及到三座九品阵法后,小光团轰然炸开,释放出恐怖至极的破灭之力,瞬间淹没整个血神教。

  受到这股破灭之力的冲击,血神教背靠的绝古雪山,顷刻间,土崩瓦解,被夷为平地,山中不知有多少蛮兽死于非命。

  仅此一击,血神教四周的地势,便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大地板块整体向下沉陷数十丈,似与周围的大地分离,成为一座孤岛。

  “完了,血神教这次恐怕是真的在劫难逃,张若尘也无力回天。”一名观战的圣王境修士颤声道。

  若他身在那股破灭之力的波及范围内,只怕在瞬间就会形神俱灭。

  其他观战的修士,也都在倒吸凉气,看得头皮发麻。

  “好恐怖的神遗古器,比之很多至尊圣器更强,这才是墨聖真正的底牌。”

  饶是以火凤仙子的沉稳心性,此刻也不免露出一丝惊色。

  她不是没见过神遗古器,但以往所见的那些,与冥阳神轮,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上。

  以冥阳神轮的威力,在神遗古器中,应该属于顶尖之列。

  墨聖掌控着冥阳神轮,凌空而立,以冰冷的目光,看着被破灭之力淹没的血神教。

  集合八百位黑魔界圣王的力量,催发出冥阳神轮的至强神威,足以毁天灭地,他不相信血神教的三座守护大阵,还能够安然无恙。

  此刻,凌阳冥君的神影仍旧存在,并未消散。

  冥阳神轮缓缓转动,释放出更为阴沉的灰暗光芒,死亡、诅咒、腐朽等等,各种诡异的力量交织。

  别说其他人,就连黑魔界的一众圣王,都感到胆战心惊,生怕受到这股力量的反噬。

  过得许久,淹没血神教的破灭之力消散开来。

  “嗯?”

  墨聖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结果与他所预料的大为不同,遭受那般恐怖的一击,守护血神教的三座九品阵法,竟是并未支离破碎。

  目光转动,一道镜光,映入墨聖的眼帘,“竟然将张若尘的那件至尊圣器作为阵眼,真是好手段。”

  “墨聖师兄,现在该如何是好?三座九品阵法环环相扣,本就很难破开,如今又以至尊圣器作为阵眼,更是难以攻破。”卓古出现在墨聖身边,眉头紧皱。

  一位阵法地师,就是如此让人头疼。

  墨聖心念转动,沉声道:“阵法运转,需要庞大的力量支撑,更需要阵基稳固,只要切断力量之源,破坏阵基,再强的阵法,一样会被攻破。”

  说话间,数百万道圣道规则从墨聖的体内涌现而出,向冥阳神轮缠绕而去。

  这些圣道规则,乃是墨聖参悟死亡、腐朽、吞噬、破灭等道修炼而来,最是适合用来催动冥阳神轮。

  凌阳冥君的神影,变得更加凝实,宛如要跨越时空长河,真正降临到此间。

  “砰。”

  凌阳冥君的神影探出一只手,直接按在阵法构筑的屏障之上,一股浩瀚如渊的神力爆发,呈碾压之势,要生生将这道阵法屏障碾碎。

  这股神力,在瞬间将阵法屏障包裹,乃至于渗透到地底,想要彻底将血神教与外界隔绝,使得外界的力量,丝毫都无法进入血神教内。

  与此同时,神力也在极力进行着破坏,想摧毁三座九品阵法的阵基,使之不攻自破。

  只听轰隆一声,冥阳神轮附近的空间破碎,形成一个漆黑的大窟窿,一股浓郁到极点的阴冥气息,从空间窟窿中传递出来。

  紧接着,海量黑暗力量,从空间窟窿中涌现而出,被冥阳神轮所吸收。

  “这件神遗古器竟然能够强行打通一条,与地狱界相连的能量通道,从地狱界汲取黑暗属性的力量。”

  很多在远处观战的修士,皆是脸色剧变,盯着那个空间窟窿。

  幸好只是一条能量通道,如果是一条实质的通道,那地狱界的修士,就能够直接跨越而来。

  汲取到大量地狱界的黑暗力量,冥阳神轮释放出的神威,变得更加浩大,完全镇压住血神教所在的这片空间。

  如此一来,血神教中的任何人,都休想逃脱,哪怕是张若尘这位时空传人,也不行。

  既然说了要血洗血神教,又岂能容许有漏网之鱼存在?

  受到凌阳冥君神影的碾压,整个血神教都在不断向下沉陷,简直要被生生掩埋。

  小黑立身于阵眼中,目光仰视上方,轻哼道:“想破坏阵基,切断阵法的力量供应,还真是痴心妄想,血神教的阵法乃是最顶尖的阵法地师所布置,阵基最是稳固,阵法所需的力量,也是从血神教内的圣脉中汲取,本皇倒想看看,墨聖你究竟能玩出什么花样来?哏哏。”

  有藏山魔镜作为三座九品阵法的阵眼,小黑并无太多顾虑。

  除非冥阳神轮能够爆发出强大数倍的力量来,否则,根本就没有可能攻破阵法。

  当血神教整体下沉五百丈后,一切变得稳定下来,任凭凌阳冥君的神影如何碾压,都无法再让血神教继续下沉。

  “看来已经没事了,黑魔界的人根本就无法攻进来,而他们也不可能一直堵在外面,应该很快就会退去。”豹烈长舒了一口气。

  虽说这样显得颇为憋屈,但至少不会让血神教出现大的伤亡,今后有的是机会找黑魔界清算。

  张若尘却是皱起眉头,道:“恐怕没那么简单,墨聖不可能看不清形势,可他却坚持使用冥阳神轮封锁血神教,必然有所企图。”

  闻言,在场之人不由得都露出了凝重之色,认真思考起来。

  像墨聖这种人,所做的任何事情,都必定有缘由。

  既然他迟迟不肯退走,那便不得不防。

  “看来本座来得还不晚。”

  一道浑厚无比的声音,突然响起。

  “唰。”

  几乎同一时间,所有修士都将目光投向相同的方向。

  一道璀璨无比的圣光,映入所有人的眼帘,炽烈的光芒,让人几乎无法睁开眼睛。

  在看到圣光的一瞬间,很多人心中都不禁冒出一个念头来,那就是一切光明的源头,可驱散世间所有的黑暗。

  眨眼之间,那道圣光便是跨越数万里之遥,出现在血神教之外。

  圣光缓缓散去,显现出一道八尺高的修长身影来。

  此人身着白色衣袍,一尘不染,身上散发出无比神圣的气息,似要净化掉世间所有的黑暗与污秽。

  其拥有金发碧眼,每一根头发都熠熠生辉,双眼犹如两颗湛蓝的宝石,似隐藏着两片浩瀚无垠的大海。

  最为显眼的乃是其身后有着一头庞大的异兽,那竟是一条青色的巨龙,被其以一条银白色的绳索拴住鼻孔,很是随意的拉着,犹如拉着一头牲畜。

  “天堂界领袖,宙宇,他竟然也来了,看来他之前深入蛮荒,就是为了抓着头青天圣龙。”有强者忍不住发出惊呼声。

  “轰隆隆。“

  其话音刚落,天穹之上便是出现巨大动静。

  一颗巨大的火球,划破天际,瞬间消失无踪,但任谁都清晰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气息,丝毫不比宙宇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弱。

  众人盯向火球飞过的方位,心中暗惊,竟然还有高手?

  看来血神教,是在劫难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