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二千零三十六章 刀剑争锋

  

  尽管一连输掉四块天魔石刻,可墨看上去,仍旧显得十分淡定,好似一点都不在意。此刻,依然拿出两块天魔石刻,与张若尘继续赌战。

  之所以会如此,完全是因为墨对自身实力,绝对自信。

  这一战,他所想的不是打败张若尘,而是要将其杀死,永除后患。

  而只要张若尘一死,其身上所有的天魔石刻,便都是属于他的,血神教也得覆灭。

  在墨看来,之前的四场赌战,不过都是小打小闹,输了也不过是让张若尘高兴高兴。

  如今到他亲自出手,他会让张若尘体会到什么叫从天堂到地狱的绝望,想和他斗,张若尘还是太过年轻了些。

  其实,只要张若尘答应与他赌战,就算要他拿出三块天魔石刻,作为筹码,墨也丝毫不会犹豫,反正张若尘也无法从他手中夺走任何一块。

  此刻,张若尘亦是显得很淡定,翻手将一块天魔石刻取出,道:“墨,你应该很想要这块天魔石刻吧?”

  墨的目光瞬间便是被这块天魔石刻所吸引,其上所镌刻的乃是一头天魔变幻莫测,无色无相,如梦魇一般,笼罩一座庞大的世界。

  “天魔无相图,果然是在血神教中。”饶是以墨心性的沉稳,此刻内心亦是出现强烈的波动。

  墨同时修炼了三块天魔石刻上的魔功,其中一幅正是天魔无相图,正因获悉这块天魔石刻,有可能存在于血神教中,此次攻打血神教,他才会亲自出手。

  在很久以前,三十六块天魔石刻真迹,便是分散开来,流传在外的大多都是拓印图,各大势力究竟掌握的是哪几块天魔石刻真迹,任谁也难以说得清楚。

  昆仑界的魔道修士,修炼之初,所参悟的一般都是天魔石刻的拓印图,唯有修为达到一定境界,才有机会接触到真迹,将自身魔功完善。

  当然,那些没有大背景的魔道修士,即便修为提升得再高,也同样没机会接触真迹。

  看到墨的眼神变化,张若尘不由笑道:“看来你的确很想要这块天魔石刻,我便给你一个机会,就以这块天魔石刻作为筹码,只是不知道,你是否有本事将其夺走。”

  闻言,墨眼中不由闪过一缕精光,对于这块天魔石刻,他是志在必得。

  掌握三块天魔石刻,完善三种魔功,到时候,他本身的实力,完全有希望去冲击大圣之下的第一层次,达到阎无神和天宫四大天王的高度。

  “嗯?”

  猛然间,张若尘露出异色,瞬间横移出去一丈。

  一只森然魔手凭空出现,呈抓摄之态,而魔手的主人,正是墨。

  若是张若尘慢上刹那,或许手中的天魔无相图真迹,就会被直接夺走。

  以手托住天魔无相图的真迹,张若尘快速倒退,与出现在近前的墨,拉开距离。

  此时,站在另一个位置上的墨,形体散开,化作丝丝缕缕魔气,继而消散于无形。

  “无色无相魔功,墨,你还真是迫不及待啊。”张若尘轻哼道。

  所谓无色无相魔功,乃是从天魔无相图中参悟出来的一种玄妙魔功,诡异莫测,最适合用于暗杀,让人防不胜防。

  墨显然是已经将这门魔功修炼到极为高深的地步,发动时,没有半点征兆,以至于险些骗过了张若尘。

  突袭失败,墨不由微微皱起眉头,他是真的很在乎天魔无相图的真迹,所以第一时间,便想将其夺过来,以防出现意外情况。

  很快,墨的眉头又舒展开来,突袭不成,那便正面强夺,他可不相信张若尘能够抵挡住他的凌厉攻势。

  心念转动,墨运转魔功,一股极其凶厉的气息,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煞气与杀气交织,凝聚成一道狰狞的贪狼虚影,仰天长啸。

  “张若尘,开始了!”

  墨眼中浮现一道厉芒,提起贪狼魔刀,向着张若尘斩杀而去。

  受到血海魔气的催动,贪狼魔刀表面顿时浮现出近三十万道王级铭纹,斩出一道凌厉之极的血色刀芒,空间隐隐裂开一道口子。

  相比于卓古的紫金魔枪,墨的这柄贪狼魔刀,品阶无疑更高,且杀性更重,完全就是为杀戮而存在。

  眼见墨发动攻击,张若尘不敢有丝毫大意,心念一动,沉渊古剑便是从神光气海中飞出,被他一把握住。

  体内圣气运转,注入沉渊古剑之中,斩出一道高度凝炼的剑道玄罡,迎上血色刀芒。

  “轰。”

  剑道玄罡与血色刀芒同时崩碎,释放出无比狂暴的力量,使得大片空间泛起剧烈的涟漪。

  墨眼神冷漠,提着贪狼魔刀,以惊人速度闪动,在半空中留下上百道残影,刹那间便是欺身到张若尘近前,很是随意的一刀斩下。

  张若尘眼神一凝,毫不迟疑的将沉渊古剑举起,抵挡贪狼魔刀。

  “铛。”

  刀剑碰撞的瞬间,张若尘的身体便是一沉,一股可怕的劲力通过剑身,传递到他的体内,险些将他直接从半空中轰落下去。

  可以看到,他的虎口已经裂开,鲜红的血液流淌而出。

  感受到更强的力量积蓄传递而来,张若尘连忙探出另一只手,对着墨轻轻一点。

  体内的十万道空间规则受到调动,释放出一股极其强大的空间之力,渗透进入身前的空间之中,使得这片空间的形态,顷刻发生极大变化。

  “嗯?”

  墨脸色微变,连忙以最快速度倒退,放弃继续攻击张若尘。

  “轰。”

  墨刚才所在的那片空间,轰然坍塌,狂暴的毁灭之力,疯狂涌现而出。

  目光凝视那片坍塌的空间,墨眼中浮现出一抹凝重之色,自语道:“空间手段,果然十分麻烦。”

  刚才若非他退得快,被卷入那片坍塌的空间之中,就算不死,也必定重伤。

  很显然,如果没办法克制张若尘的时空手段,接下来的战斗,恐怕不会太轻松。

  主要是张若尘如今的时间和空间造诣极高,施展起时间和空间的手段来,可谓是得心应手,稍有大意,就有可能在其手中吃大亏,乃至于直接丢掉性命。

  顺利将墨逼退,张若尘活动了一下有些麻痹的手臂,随即将火神铠甲召唤出来,穿戴在身上。

  他的肉身虽强,但也不敢与贪狼魔刀硬拼,他能够感觉得到,贪狼魔刀极为邪异,蕴含着侵蚀血肉的诡异力量,真要被其触碰到身体,后果会很严重。

  “嗜血杀戮的刀法,配合流光之道施展出来的绝妙身法,再有那无色无相魔功,墨倒真是极适合做一名杀手。”张若尘在心中暗暗评价道。

  和他事先了解到的情报相同,墨主修的乃是刀道和流光之道,两者皆为至尊圣道,可谓是十分难得。

  尤其刀道和流光之道能够彼此相结合,发挥出更强的威能来。

  同时兼修这两种至尊圣道的人,墨并非是张若尘所遇到的第一个,在其之前,还有一个亡虚。

  那亡虚乃是幽神之子,血脉和天赋均是极强,若能活到现在,恐怕也已经成长为一尊绝顶强者。

  墨微微沉吟,随即将自身磅礴的魔气,源源不断的注入其中一块天魔石刻之中。

  顿时,那块天魔石刻得以复苏,一白一黑两道气流,从其中流转出来,化作两条巨龙,冲上天穹,相互纠缠,形成一幅巨大的阴阳太极图案,将方圆三千里尽皆笼罩。

  而受到阴阳太极图案的笼罩,这片区域的空间,顿时发生改变,变得沉重起来,身在其中,如陷沼泽泥潭,行动受到极大限制。

  这便是天魔阴阳图的力量,分割阴阳,镇压乾坤。

  如果本身实力足够,且将天魔阴阳图的奥妙参悟透彻,催动这块天魔石刻,足以将一座大世界的空间,给完全定住,甚至影响到时间的流动。

  墨自然还没有那种本事,但只要能够制约张若尘的空间手段,便已经足够。

  与此同时,墨催动天魔贪狼图的真迹,一头凶厉至极的贪狼浮现而出,与他本身的异象相结合,似有一头真正的贪狼,即将降临此间。

  “唰。”

  墨施展出流光之道,速度快到极致,任谁都难以捕捉到其身影。

  “左边。“

  张若尘刹那间偏转身体,一拳轰杀而出。

  “铛。“

  火神拳套与贪狼魔刀相碰撞,火光四溅,张若尘身形倒退,受到极强的力量冲击,手臂微微有些发麻。

  墨并未停止攻击,如影随形,身后的贪狼,探出一只利爪,直取张若尘的心口,似要穿透火神铠甲,将张若尘的心脏给挖出来。

  “哼,龙游九天。“

  张若尘一边倒退,一边调动掌道规则,以最快速度打出一掌。

  “嗷。”

  一条凝实的青龙飞出,发出高亢的龙吟声,震动九天,如实质般的兽皇威压,弥漫开来。

  “嘭。”

  青龙发威,撞碎贪狼利爪,继而扑向墨。

  墨看都未看,随手挥刀,便是将青龙斩成两半。

  “好刀法,你也见识一下我的剑法。”

  张若尘低喝,并未选择继续被动防御,而是主动展开攻击。

  沉渊古剑划过奇异的轨迹,凝聚成数道剑道玄罡,斩向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