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二千零二十四章 黑魔界的报复行动

第二千零二十四章 黑魔界的报复行动

  “唰。”

  立在无尽深渊边缘的四道影,均是闪电般倒退,与张若尘拉开距离。

  “张若尘怎么在这个时候出来了”其中一人沉声道。

  此人后有着可怕的黑洞异象,名为钟林,出自黑魔界,修炼的乃是天魔石刻中的天魔黑洞图。

  其他三人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刚才还在谈论张若尘,哪知道正主这般快就出现到面前

  他们乃是奉命,进无尽深渊,探查血神所留宝物的线索。却没想到,运气这般差,居然与张若尘这个杀神撞了一个正着。

  现在怎么办

  想要脱,恐怕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木灵希眼中浮现一抹忧色,道“黑魔界的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黑魔界又来攻打血神教”

  如果真如她所猜想的这般,那况无疑会很糟糕。

  之前黑魔界吃了大亏,颜面扫地,真要卷土重来,必定会准备充分,出动的强者,绝不止上次那么几个。

  “不用太担心,别忘了,有小黑坐镇血神教,它如今已经是阵法地师,cāo)纵三座九品阵法,任谁想要强行攻入,都不会是一件容易的事。”张若尘安慰道。

  当然,话虽然这么说,张若尘心中,同样也是有着一些担忧。

  十万年过去,黑魔界早已不是当初那个需要依附于血神教的黑魔界,已经跨入强界之列,培养出了大批顶尖圣王,绝不可小觑。

  到目前为止,张若尘虽然也接触过一些黑魔界修士,但却都不是其中最为顶尖的。

  据张若尘所知,黑魔界的领袖人物,名为墨聖,兼修三幅天魔石刻,修为实力均是深不可测。

  墨聖虽不及千年前的血魔,但也已经极为了得,而且,如果墨聖能够将三幅天魔石刻修炼到极致,也未必就会比血魔弱多少。

  若是墨聖到来,必将是他的一大劲敌。

  “张若尘,劝你不要再做徒劳的反抗,这一次,你不可能再有什么胜算,我黑魔界的底蕴,绝非你所能对抗,如果不想血神教被彻底毁灭,便乖乖投降,交出四幅天魔石刻真迹,还有血神的神躯。“另一人冷喝道。

  此人背后有着一颗黑色的星辰,名为龚殃,同样出自黑魔界,修炼的乃是天魔暗星图。

  张若尘露出一抹嗤笑,道“就凭你,也敢和我说这种话,那便先从你开始。”

  说话间,张若尘直接出手,既然是敌人,那便无须与其废话。

  只见张若尘一掌拍出,青色圣光绽放,凝聚成一条青色的巨龙,栩栩如生,发出震天动地的龙吟声。

  龚殃的脸色顿时发生极大变化,哪怕这只是张若尘随手打出的一掌,也让其感受到了极大的威胁。

  同样是道域境巅峰的修为,其与张若尘相比,却是差了不止一星半点。

  “破。”

  后有着血剑异象之人暴喝,一柄以磅礴血煞魔气凝聚而成的血剑飞出,迎上张若尘打出的青色巨龙。

  其名为纪帆,乃是四人中的最强者。

  血剑释放出滔天的杀机,似可斩破天地。

  隐隐可以看到,一尊无比雄伟的天魔虚影凝聚,正一手持着血剑。

  “嘭。”

  血剑无法承受住青色巨龙所携带的恐怖力量,寸寸崩碎。

  相应的,青色巨龙的力量亦是在被不断消耗,形体逐渐变得虚淡。

  当血剑彻底崩碎时,青色巨龙亦是消散于无须,只剩下一股青色的圣力,继续向龚殃轰击而去。

  此刻,龚殃已是反应过来,体内涌现出雄浑魔气,凝聚出一只天魔手,将青色圣力抵挡住。

  “快退。”

  真切感受到了张若尘实力的强大,纪帆当即大喝道。

  其实无需他提醒,另外三人也已是选择退走。

  三人的修为都很高,与张若尘在同一层次,实力更是能够堪比接天境,可与张若尘相比,却完全不在一个级别。

  “现在才想走,不觉得太晚了吗”

  张若尘眼中泛起寒芒,既然出现在他的面前,他又怎会轻易放他们逃走。

  一抬手,近十万道空间规则浮现而出,渗透进入眼前的空间中。

  以张若尘为中心,一道道空间涟漪出现,快速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将大片空间冻结。

  以张若尘如今对空间之道的参悟,施展许多空间手段,都可谓是信手拈来,且威力惊人,哪怕是顶尖的九步圣王,大意之下,也会吃大亏,乃至丢掉命。

  “张若尘还真是个怪胎,明明从未去过空间神修炼,可他的空间造诣,却远超空间神绝大部分圣王境弟子,难怪连许多神灵,都不愿看到他成长起来。”纪帆暗暗想道。

  以往,他都是听人说,张若尘的空间手段,是如何的厉害,他还觉得太过夸大其词。

  现在亲感受,他顿时发现,张若尘的空间手段,比传闻的更加可怕。

  感应到空间力量极速席卷而来,纪帆一咬牙,从空间宝物中取出一块巴掌大的龟甲来,以最快速度打出。

  龟甲显得极为古老,表面已是布满裂痕,好似轻轻一碰,便会支离破碎。

  不过,在受到强大魔气催动后,龟甲却是绽放出璀璨的圣光,一股属于大圣的不朽圣力,瞬间释放而出,犹如一尊沉寂的大圣,在此刻复苏。

  祭出龟甲后,纪帆便是立刻以化剑,急速远遁。

  龟甲乃是他意外所得之物,可谓是一件至宝,奈何受损严重,仅仅只能使用一次。

  实在是张若尘太强,让他不得不动用这一底牌,否则,他们四个,恐怕一个都逃不掉。

  “咔嚓。”

  清晰的破碎之声响起。

  不仅是龟甲在裂开,还有那被冻结的空间,亦是在被强行撕裂。

  张若尘本想出手拦截黑魔界的四人,可龟甲向他撞击而来,却是让他不能选择无视,他能够感觉得到,龟甲蕴含的力量,极为恐怖,稍有不慎,就算是他,也会吃大亏。

  “让我来试试完整的藏山魔镜的威力。”

  心意一动,张若尘将藏山魔镜从神光气海中召唤而出。

  圣气灌注,藏山魔镜表面浮现出密密麻麻的至尊铭纹,厚重的魔气,从藏山魔镜中涌现而出,化作一座座黑色神山,对着龟甲镇压而下。

  顷刻之间,龟甲停止破裂,释放出的不朽圣力,亦是被压回龟甲内。

  “收。”

  张若尘轻叱,藏山魔镜顿时释放出强大的吸力。

  龟甲的力量依然被锢住,很轻易便是被收入了藏山魔镜之中。

  重新将藏山魔镜召回手中,张若尘眼中浮现出一抹满意之色。

  与过去相比,藏山魔镜的力量,可谓是成倍增长。

  到底是与血海魔镜齐名的至尊圣器,哪怕受损严重,威力也要比许多刚炼制出来的至尊圣器强得多。

  “血神教那边有着极强的力量波动,我能模糊感知到,有不少强横的气息存在。”木灵希有些凝重道。

  借助绝古雪山的特殊环境,木灵希的感知力,变得极为敏锐。

  张若尘眼中一道寒光一闪而逝,把玩着藏山魔镜,道“对付昆仑界,他们倒是比背后的主子更加积极,也好,新仇旧恨,这次一并了结吧”

  以张若尘对黑魔界的痛恨,即便他们没有主动来袭,将来有机会,也肯定要亲自找他们算旧账。

  所以,现在黑魔界再度打上血神教,倒是正合张若尘的意。

  没有做太多停留,张若尘和木灵希化作两道虹光,掠过绝古雪山,径直向着血神教赶去。

  绝古雪山所在的方位,此刻正有数百名黑魔界的精英汇聚于此,修为尽皆在圣王境之上。

  黑魔界在天庭界下属的诸多大世界中,能够排进前一千名。

  就连排在末尾的广寒界,如今都有着三千圣王,黑魔界的圣王数量,又岂能少得了

  与其他大世界仅仅只是派遣部分强者进入昆仑界不同,黑魔界几乎是倾巢而出,将大圣之下的诸多精锐,尽皆派遣进入昆仑界。

  而黑魔界之所以如此做,无非是因为曾经背叛昆仑界,怕昆仑界重新崛起,会找他们清算旧账。

  同时,也是为了收集那三十六幅天魔石刻真迹,这对黑魔界极为重要,毕竟,黑魔界的根基,便是源于天魔石刻。

  一旦真迹到手,黑魔界将更容易培养出强者来。

  更为重要的是,黑魔界的那些神灵,可以从真迹中参悟出无上奥义,那是他们最为渴望的事。

  对神灵而言,修炼神力,只是下等,掌握奥义,才能真正踏上巅峰。

  只是奥义玄妙至极,并非轻易就能掌握,往往需要借助外物。

  对黑魔界而言,现在是夺取天魔石刻真迹最后的机会,因为一旦昆仑界破灭,说不得一些天魔石刻真迹,将永远消失。

  绝古雪山的一座山峰之上,一男一女并肩而立,俯视着血神教。

  男子材瘦小,样貌丑陋,耳朵很尖,口中有着两颗极为突出的尖锐牙齿,背上则是长有一对薄薄的翼,整个人看上去,犹如一只人形蝙蝠。

  而女子则是生得极为美丽,材高挑,皮肤白皙,着墨绿色薄纱,曼妙的姿,若隐若现,引人无限遐想。

  “血神教的防御,应该已经被全部瓦解,怎么会这般快又重新布置出来而且还比以前更强。”

  丑陋男子皱眉道。

  高挑女子轻语道“能够在这般短时间内,布置出三座环环相扣的九品阵法,必定是阵法地师无疑,张若尘的边,倒真是有不少能人。”

  面对阵法地师,任谁都会感到头疼。

  传闻中,一些厉害的阵法地师,甚至能够与绝顶的大圣叫板。

  “我们的速度得快一些,不能落在那几个家伙的后面。”丑陋男子颇为急切道。

  此次黑魔界大军,乃是兵分五路,从不同方向,对血神教展开攻击。

  哪一路能够更快攻入血神教,无疑便有机会立下最大的功劳。

  绝古雪山这边,便是以丑陋男子和高挑女子为首。

  去无尽深渊探查况的四人,亦是属于他们这一路。

  “嗯纪帆他们四个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猛然间,丑陋男子转过头去,脸上露出诧异之色。

  高挑女子脸色微变,道“况有些不对,纪帆他们四个显得很惊慌,那是张若尘。”

  高挑女子的眼神一凝,目光紧紧锁定在一道极速飞掠而来的影上。

  “杀死张若尘,那可是大功一件。”丑陋男子伸出舌头,tiǎn)了tiǎn)嘴唇,看向张若尘的目光,显得炙无比。

  闻言,高挑女子却是皱起眉头,道“焱霸和苍龙,都是死在张若尘的手中,他可没那么好对付。”

  “珞瑜,你居然如此忌惮张若尘,这可不是你的格,张若尘的确是很强,可你我联手,却未必没机会将其击杀,如此好的机会,难道你打算放弃”丑陋男子眼中杀机剧烈涌动。

  珞瑜微微思索,目光徒然变得明亮起来,道“那便富贵险中求,你我二人联手,即便杀不了张若尘,可自保却不成问题,藤谷,还是老规矩,你主攻。”

  “桀桀,没问题,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尝尝张若尘体内鲜血的味道。”藤谷狞笑道。

  他虽不是不死血族,但对于血液的渴望,却是丝毫不亚于不死血族。

  眼见张若尘就要过来,藤谷不由大喝一声“结阵。”

  顿时,汇聚于此的数百名黑魔界圣王,纷纷行动起来,结出两座特殊的阵法。

  顷刻间,两座阵法均是凝聚出磅礴的力量,分别加持在藤谷和珞瑜的上。

  将力量加持于两人上的那些黑魔界圣王,修炼的乃是与两人相同的天魔石刻。

  正因如此,他们才能通过秘法,将力量汇聚于藤谷和珞瑜的上。

  “轰。”

  藤谷和珞瑜的上,均是爆发出极为可怕的气势,气息节节攀升。

  可以看到,在藤谷的后,一只狰狞可怖的千丈蝠凝聚出来,疯狂的汲取着天地间的圣气。

  而在珞瑜的后,则是凝聚出一张黑褐色的古琴,凝实无比,散发出可怕的力量波动,似一件真正的至宝。

  千丈蝠当先飞出,张开嘴巴,释放出无法听到的古怪声波。

  与此同时,那张古琴飞到珞瑜前,珞瑜将双手轻轻放在古琴之上,素手缓缓拨动琴弦。

  轻柔悦耳的琴音响起,无形无质,如潮水一般,向张若尘席卷而去。

  察觉到异样,张若尘当即停了下来,将木灵希护在后。

  古怪声波和悦耳琴音均是无视的防御,直接对张若尘的圣魂展开攻击。

  对于绝大部分修士而言,圣魂都要远比脆弱。

  而一旦圣魂受损,再强的实力,都会大打折扣。

  “居然是音波攻击,还真是很诡异。”

  张若尘脸色微变,连忙调动诸神印记,牢牢将自圣魂守护起来。

  与此同时,张若尘调动空间规则,将周的空间扭曲,以空间力量,隔绝部分音波。

  而趁着张若尘被牵制住的时机,纪帆四人得以顺利脱,回到藤谷的边。

  “多谢藤谷大哥出手相救。”拥有血剑异象的纪帆,向藤谷拱手道。

  藤谷淡淡看了纪帆四人一眼,道“遇到张若尘,你们还能逃回来,运气倒是不错,接下来,你们便在一旁看着,看我和珞瑜如何击杀张若尘。”

  闻言,纪帆四人连忙退到了一旁,这个时候,他们已是难以插得上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