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一千九百二十五章 一只剑柄

  推荐一个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省不少辛苦钱。

  没谁比石灵昆更加清楚黑炎大将有多么强大,否则,他岂会败得那般惨。

  可他怎么也想不到,张若尘竟能够只用一剑,将黑炎大将斩杀,那需要何等强大的实力,才能够做到?

  此刻,厅内所有人看向张若尘的目光,是真的发生了变化。

  之前,他们还会觉得张若尘可能只是运气好,机缘巧合之下,将黑炎大将擒住。

  而现在,则没有人再去怀疑。

  能一剑斩杀黑炎大将,擒住黑炎大将,自然不会是什么难事。

  自然而然的,一些人看向张若尘的目光,隐含丝丝敬畏。

  “啪,啪,啪。”

  轩辕裂空站起身来,为张若尘鼓掌。

  “好剑法,时空传人,果然名不虚传。”

  张若尘淡淡一笑:“轩辕兄过奖,我这点手段与轩辕兄相比,实在不值一提。”

  “无需妄自菲薄,如果你修炼时间长一些,在场有几人能是你的对手?张若尘,我很看好你,今后若有什么需要,可尽管来找我。”轩辕裂空笑道。

  听到这话,很多人都不禁露出异色,他们都知道轩辕裂空是什么脾气,没想到其竟会主动对张若尘示好。

  一时间,很多人在心中重新审视张若尘,即便不能与张若尘成为朋友,但也最好不要成为敌人。

  百变笑笑生和黑魔界的几人,此刻脸色很难看,他们在这里,完全变成了笑话。

  “两位仙子,审问的结果如何?可曾获取到一些重要情报?”轩辕裂空将目光投向纪梵心和元仙子。

  纪梵心对元仙子微微点头,随即迈步走到张若尘身边。

  元仙子道:“我刚才和百花仙子联手,倒是有所收获,正如镇元道兄所说,死族在仙机山地底建造了一座极为邪恶的死亡祭台,用于汲取北域复苏的力量。”

  “随着时间推移,死亡祭台的力量会越来越强,到时候,北域的复苏力量将被汲取一空,而北域也将陷入一片死寂。”

  “而死族,则可以吸收死亡祭台汲取而来的复苏力量,增强实力,同时酝酿出一个杀手锏,彻底打通死族所在星域与昆仑界的通道,到时候,死族大军就能长驱直下,破灭昆仑界。”

  “主导这件事情的,乃是源魔神子,背后似乎还有着命运神殿的影子。”

  闻言,在场很多人都露出凝重之色,这对他们而言,着实不是什么好消息。

  如果死族所在星域与昆仑界之间的通道,真的被彻底打通,谁还能够阻挡死族大军入侵的步伐?

  尤其还牵扯到命运神殿,无疑是更加麻烦。

  “镇元,你觉得该怎么做?”轩辕裂空看向镇元。

  镇元虽比轩辕裂空年轻很多,可能够成为道家一脉领袖,自然很不简单。所以,轩辕裂空从未小觑过他,这个时候,更是很想听听他的意见。

  镇元微微沉思,道:“既然已经知晓死族的阴谋,那便不能坐以待毙,最好以雷霆之势,摧毁死亡祭台,重新夺回仙机山,由我们来主导功德战场。”

  “嗯,本座也是这个意思。不过仙机山情况复杂,隐藏的死族强者,更是多不胜数,想要攻进去,需要做好充分的准备,不可操之过急。”轩辕裂空道。

  作为北域大营的掌舵者,他自然不会让死族阴谋得逞,否则,他的颜面何存?

  无论如何,北域都不能先失守,他可不想让那些对头看笑话。

  很快,在场大部分人散去,只有镇元、轩辕裂空及另外几位巨头留下,继续商议。

  攻打仙机山,不是一件小事,必须要有详细的计划才行。

  各大世界的领袖人物返回,调集大军,为进攻仙机山做准备。

  哪怕是幽神殿和黑魔界的人,也必须参与进来,这种时候,他们是想抽身,都不可能。

  而当所有人都在紧锣密鼓做着准备时,罗乙悄然离开北域大营。

  距离北域大营三万里之外的一座山峰上,罗乙飘然降下。

  “唰。“

  一名罗刹族强者现身。

  “参见公主殿下。“

  罗刹族强者躬身向罗乙行礼。

  罗乙瞥了一眼身后,淡淡道:“去将后面那只老鼠解决掉。”

  “是,公主殿下。”

  罗刹族强者立刻闪掠而出。

  另一座山峰之上,元仙子屹立在一株参天大树的树枝上,远远观察。

  从见罗乙第一面时,她便觉得罗乙有问题,不太可能是渲蒙大圣的秘传弟子,所以,暗中盯着他。

  当察觉到罗乙独自离开北域大营,元仙子便立刻悄悄跟随,果然是让她发现了罗乙的秘密。

  虽然她未听到罗乙与罗刹族强者说什么话,但罗乙悄悄出来与罗刹族强者接触,便已经说明问题,且此刻罗刹族强者还向她扑来,更加说明罗乙问题极大,很可能其本身也是罗刹族修士。

  元仙子有些摸不清罗乙的底细,所以,毫不迟疑选择退走。

  眨眼间,元仙子和罗刹族强者均是消失在天际,不知去向何方。

  罗乙转过身来,目光看向一个方位,淡淡道:“张若尘,我知道你来了,现身吧!”

  空间泛起道道涟漪,张若尘凭空出现,距离罗乙仅有三丈远。

  看着罗乙,张若尘微微摇头:“罗,罗刹公主,你可真是阴魂不散。”

  “咯咯咯,你是我的命中之人,我自然要来找你。”

  罗乙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并未因为张若尘猜出自己的身份,而感到惊讶。

  下一刻,罗乙身形快速发生变化。

  眨眼间,罗乙便从阴柔男子,化作一位身着浅绿色圣衣的高挑美女,头戴银白色神晶皇冠,一股极其高贵的气质,自然散发而出。

  对于罗乙所化的高挑美女,张若尘是再熟悉不过,正是与他有过诸多交集的罗刹公主罗。

  很早以前,他就在怀疑罗乙的身份,经过一些试探,他更是隐隐猜出了罗乙的真实身份,如今算是真正得到证实。

  “说吧,你处心积虑潜伏到我身边,到底想要做什么?”张若尘冷声喝问道。

  罗翻了一个白眼,有些幽怨的道:“什么叫处心积虑潜伏到你身边?只能说是机缘巧合。”

  “什么意思?”张若尘道。

  “那一日,我带领的一支罗刹族圣境修士,遭到天庭界大军的伏击,几乎全军覆没,就连我也受了重伤。就在那时,你的那位兄弟项黑愣子冒了出来,被逼无赖,我只得变化成天庭界修士,没想到真的瞒过了他。”

  “可恨的是,那黑愣子太自来熟,怎么都甩不掉,反而被他带回了天庭界大营,始终没办法脱身。”

  “幸好这个时候,他听到你回昆仑界的消息,于是,我就与他一起到了东域。你说说看,我冤不冤枉?”罗刹公子一双莲藕般白皙的手臂摊开,一副无可奈何的慵懒模样。

  将敌方公主带回己方大营,如此不靠谱的事,发生在别人身上,张若尘是绝对不信。可是,项楚南……

  张若尘道:“刚才,你与那位罗刹族修士会面,是为了什么事?”

  罗盈盈笑道:“将日晷给我,就告诉你。”

  “看来我只能将你擒下,你才会说实话。”

  “那就换一个方式,你跟我回地狱界,做罗刹族的驸马,我的所有秘密,都可以告诉你。”罗妩媚妖娆的一笑。

  那笑容风情万种,魅惑无边,就算是圣境修士估计都会陷入进去,无法自拔。

  张若尘不为之所动,伸手一握,沉渊古剑出现,一剑挥出,无数道刺目的剑罡,破开空气,飞了出去。

  见状,罗不禁摇头叹息,道:“你还真是很绝情,正好我在剑冢得到了一件宝物,可以试试它的威力。”

  “剑冢?”张若尘疑惑。

  罗取出一物,十分古朴,乃是一只剑柄。

  剑柄瞬间吸引了张若尘目光,看上似乎平凡无奇,但是,天地间的剑道规则却已经颤动起来。

  剑柄上,有一股特殊的气机,与剑冢如出一辙。

  剑冢内各种剑无数,罗却偏只带出一个剑柄,必然有特殊原因。

  “哗。”

  罗挥动剑柄,顿时,一道神光,从剑柄中迸发出来,瞬间幻化出一道细长的剑身,无数剑道规则交织其上,浓郁神性力量弥漫开来。

  一时间,天地间的规则,尽皆围绕光剑转动起来。

  更为惊人的是,方圆千里内,所有草木都显露出锋芒,似要化作利剑。

  草木所化利剑,全都指向罗手中的光剑,好似在进行朝拜,这是真正的万剑朝宗。

  沉渊古剑不由自主颤抖起来,犹如在面对剑中君王,那种威压,让其难以对抗。

  “哗。”

  极为突兀的,滔天剑从乾坤界中飞出。

  滔天剑颤动不已,完全不受张若尘控制,径直飞向罗手中的光剑。

  “怎么回事?”

  张若尘心中巨震,如此情况,是他以前从不曾遇到过的。

  一个剑柄而已,竟然能够让沉渊古剑颤抖,让滔天剑不受控制,简直匪夷所思。

  震惊之余,张若尘第一时间出手,将滔天剑抓住,不让其飞向罗。

  与此同时,张若尘动用精神力,与沉渊古剑和滔天剑的剑灵进行沟通,想来它们应该更清楚这一切的缘由。

  让他惊讶的是,滔天剑的剑灵,完全陷入无意识状态,只剩下一种本能,想要飞向罗手中的神秘光剑。

  沉渊古剑的剑灵,亦是受到极大影响,但总算还能保持清醒状态。

  “罗手中那把剑蕴含剑冢的本源之力,很可能,剑冢的形成,与那把剑有极大关系,我之前凝聚道体,曾在剑冢内吸收过一些剑冢的本源力量,但远不及罗手中那把剑所蕴含的强大。”

  “滔天剑剑体内有着一小团神光,被其他材料包裹起来,我怀疑那一小团神光就是罗手中那把剑的碎片,所以滔天剑才会不受控制。”

  “快将滔天剑镇压,不能让内蕴的那一小团神光被收走,不然,滔天剑会废掉。”沉渊剑灵颇为急切的传音。

  闻言,张若尘不敢迟疑,连取出时空秘典,以多元空间将滔天剑收进去,继而全力镇压住。

  这个时候,他也已经发现,滔天剑中的确有着一小团神光显化,显得极不稳定,随时都有可能脱离剑体飞出去。

  “哗啦。”

  罗挥动手中光剑,数之不尽的剑气,向张若尘斩杀而去。

  与此同时,方圆千里那些草木亦是迸发出一道道剑气,同样将张若尘锁定。

  张若尘眼神一凝,再度将时空秘典开启,形成多元空间,将自身笼罩。

  “轰。”

  万千剑气从四面八方斩杀而来,尽皆斩杀在时空秘典形成的多元空间上。

  以张若尘如今的修为实力,催动时空秘典形成的多元空间,可说是坚固无比,很难被破坏。

  可面对剑气洪流的冲击,多元空间仍旧是层层破碎开来,完全被剑气淹没。

  罗并未乘胜追击,刚才那一剑,消耗了大量邪刹之气,俏脸变得颇为苍白。虽然凭借从剑冢得到的剑柄,占尽上风,但是继续斗下去,她必败无疑。

  如今的张若尘,已是今非昔比。

  “张若尘,总有一天,你会来求我的。呵呵!”

  留下这句话,罗发出银铃般的笑声,腾空飞起,瞬息之间,便是消失在天地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