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一千九百零四章 绝望

  “夏神子,你的灭神十字盾,应该也是一件完整的至尊圣器,为何不能催发出如此强横的威力?”九目天王很是疑惑问道。

  夏问心轻抚灭神十字盾,摇头道:“不成大圣,想要掌握一件完整至尊圣器,是极为困难的事情,我得到灭神十字盾时间尚短,还需要一些时间去磨合,唯有得到器灵认可,方能催发出最强威能。”

  闻言,九目天王不禁叹息道:“血屠还真是好运,早早炼化无间炼狱塔,连不朽大圣都不是他的对手。”

  听到这话,夏问心只是淡淡一笑,并未再说什么。

  此刻,无间炼狱塔飞在半空中,塔身上,飞出一团团炼狱之火,如同火雨一般,坠落在地,发出“轰隆隆”的声音,简直要将这片地狱彻底毁灭。

  张若尘本想动用空间手段带着众人退入剑冢,却发现空间受制,连飞行速度都变慢许多。

  “对付这群土鸡瓦狗,本神子一成力量便足够,你们竟会弄得损兵折将,不死血族的脸,都被你们丢尽了!”

  血屠神子一边出手对付张若尘等人,一边训斥夏问心等人。

  九目天王脸色格外阴沉,恼怒无比,身为神子,他心中亦有傲气,亦要尊严,还从未被人如此训斥过。

  若非夏问心阻止,他一定要与血屠神子理论一番,神子尊严不容践踏。

  “这孙子是谁?装什么大瓣蒜。”

  项楚南极为不爽血屠,摩拳擦掌,很想揍他一顿。

  张若尘回忆在《地狱十族万邪录》上看到的内容,表情凝重,道:“血屠神子是不死血族大圣之下,最顶尖的五大强者之一,曾与不朽境的淳一大圣绝战与星空之中,两人整整战了两天三夜,打得十多颗星辰坠落。”

  “最终,淳一大圣浑身染血退走,血屠胜。”

  “这一战,震惊了天庭界的高层,也就是在那时,其危险指数被评定为十级。”

  闻言,所有人都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心几乎快要凉透。

  就连大圣都能击败……

  大圣,可是圣者中的帝皇,肉身不朽,力压众生。

  与血屠交手,与一位大圣交手,没有什么区别。

  面对这等恐怖的存在,他们还如何去对抗?

  如何能够不绝望?

  “再强也得战。”

  张若尘的目光,瞥向身后,看到史乾坤正拼命往剑冢赶去。无论如何,都要再挡住血屠片刻,为史乾坤退走争取时间。

  况且,突破到九步圣王后,张若尘实力大增,也想试一试这位名震诸天万界的血族至强,到底达到了何等层次。

  只有知己知彼,才知道如何去战胜。

  “管他是谁,项爷爷也不怕。”

  项楚南大吼,全身窍穴打开,涌出一道道魔气云柱,源源不断汇聚向金属魔冠。

  作为结拜兄弟,任何时候,他都会坚定不移站在张若尘身边,生死与共。

  慕容月没有说话,只是默默调动魔气,注入青光钝月斩,随时准备出手。

  “真妙,真妙,与他拼了!”真妙小道人咬着牙齿。

  豹烈自不必说,双手食指合在一起,体内的圣气在经脉中疯狂运转,向眉心凝聚而去,星神之眼随时可以开启。

  纪梵心体内涌现出神圣光芒,明显也是在施展某种厉害手段。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阿弥陀佛。”二司空轻声诵念佛号。

  “啪。”

  大司空一巴掌拍在二司空头上,瞪眼道:“瞎说什么,要下地狱,也该是那什么狗屁神子下地狱。”

  看到张若尘等人挡在前方,血屠神子不禁冷笑,道:“既然你们都急着找死,那就成全你们。”

  话音未落,无间炼狱塔旋转起来,一条条火焰河流涌出,散发出炙热的气浪,极速撞击而出。

  张若尘眼神坚毅,尽全力催动青天浮屠塔,使的塔身变得足有一座山岳那么巨大,撞击向无间炼狱塔。

  虽说青天浮屠塔器灵不在,可现在那道器灵意识愿意全力相助,威能还是不可小觑。

  与此同时,真妙小道人暂时化作紫金八卦镜器灵,将紫金八卦镜威能催发到极致。

  慕容月打出青光钝月斩,项楚南打出金属魔冠,豹烈开启星神之眼,纪梵心体内涌出惊天神芒,大司空和二司空联手,演化天地棋台,神威弥漫。

  这一次,几人均是施展出最强手段,要与血屠神子拼个高下。

  “轰。”

  恐怖至极的力量爆发,方圆数百里大地快速下沉,万里烟云一扫而空。

  如此力量,哪怕只是一点余波冲击,也足以灭杀圣王级别强者。

  “砰。”

  张若尘等人遭受巨大冲击,犹如秋风中的落叶,尽皆抛飞出去。

  另一边,无间炼狱塔停住,不再继续推进。

  血屠立于塔顶,身体轰然爆碎,化作一团血气。

  看到这一幕,趴在血泊中的项楚南站起身来,一边咳血,一边大笑:“哈哈哈,什么五大高手,什么力压大圣,遇到你项爷爷,还不是要烟消云散?”

  真妙小道人也是露出大喜之色,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道:“我们居然击杀了血屠,这一战,贫道岂不是要名动天下?”

  张若尘抹去嘴角血迹,却没有项楚南和真妙小道人他们那么高兴,反而脸色苍白,心臣到了谷底,道:“快走。”

  “走,为什么要走?”

  “没错,我们应该趁胜追击,让不死血族知道,昆仑界到底谁说了算。”

  ……

  纪梵心望着高悬在半空的无间地狱塔,眼神前所未有的沉凝,道:“刚才,我们只是击碎了血屠的一道分身而已,等到他的真身降临,我们想走都走不掉。”

  “什么……分身……”

  ‘不可能吧!’

  项楚南和真妙小道人皆是倒抽一口凉气,情不自禁后退了数步。

  此刻无人催动无间炼狱塔,空间不再受制约,是退走的最好时机。

  “唰。”

  空间挪移施展,张若尘带着所有人,以最快速度退入剑冢。

  “轰。”

  就在这时,一股磅礴无比的血煞之气从天而降,出现在无间炼狱塔之上。

  血屠身影再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比先前强大了近十倍,宛如一轮血红色的烈日悬浮在天穹,映照万里天地。

  不过,他的脸色,却格外难看。

  一群蝼蚁而已,竟是能够摧毁掉他的一具分身,让他颜面何存?

  要知道,那具分身是他使用大量血气凝聚出来,拥有他全盛状态一成的修为。

  再加上无间地狱塔,大圣不出,谁与争锋?

  “逃吧,看你们能够逃到哪里去。封住镇狱古族的出口,一只苍蝇也别放出去,本神子要一个一个的吸干他们的鲜血。”血屠神子低吼一声。

  无间地狱塔的表面,一道道铭纹犹如千万蝌蚪一般浮现出来,血气直冲天穹,至尊之力涌出犹如是要将空间镇得凝固。

  以真身催动无间地狱塔,威力自是不可同日而语。

  “没想到,血屠也有吃亏的时候,嘿嘿。”九目天王轻笑道。

  血屠神子驾驭着无间炼狱塔,极速闯入剑冢。

  剑冢内只存在剑道规则,除了剑修,其他任何修士闯入,实力都会受到压制。

  可血屠神子闯入剑冢后,仍旧显得极为强势,好似完全不在意剑冢对他的压制。

  哪怕被压制再多力量,也不影响他收拾张若尘等人。

  七颗神座星球突然飞出,瞬间构成一座强大阵法,向着血屠神子镇压而去。

  血屠神子看都没看一眼,很是随意拍出一掌。

  “轰。”

  阵法瞬间被瓦解,七颗神座星球四散纷飞。

  豹烈展现极速,手持黄金战矛刺出。

  七耀圆满力量爆发,黄金光芒凝聚于一点,无坚不摧。

  “铛。”

  血屠神子屈指一弹,将黄金战矛震飞。

  紧接着,他拍出一掌,结结实实印在豹烈的胸口上。

  “噗。”

  豹烈口中鲜血狂喷,如断线风筝倒飞而回。

  他的身上出现许多细微裂痕,鲜血渗出,差点爆碎开来。

  仅仅一掌,豹烈便遭受可怕重创,险些身死。

  同样是临道境修为,实力差距,却不是一般的大。

  就在血屠神子准备再补上一掌的时候,张若尘出手,将青天浮屠塔打出。

  趁着青天浮屠塔抵挡住血屠神子的瞬间,张若尘将豹烈救回,喂其服下大量生命之泉。

  “就凭你们,也想与本神子交手,不知死活。”血屠神子震飞青天浮屠塔,冷酷说道。

  看到豹烈伤得那般重,所有人的心都不禁沉了下去,不知道能拿什么去对抗血屠神子。

  他们之前拼着重伤,也才勉强毁掉血屠神子一具分身,对上其真身,他们根本连一丝还手之力都没有。

  张若尘握紧拳头,心中无比渴望力量,如果,他的修为也能达到道域境,或者临道境,又何惧血屠神子?

  他不缺资源、潜力,所欠缺的仅仅只是时间。

  多给他百年时间,大圣之下,他将无惧任何人。

  血屠神子似乎并不着急杀死张若尘等人,很喜欢看他们恐惧的模样,一步步将他们逼向剑冢深处。

  黑色原野之上,遍布各种剑器,既有完好的,也有残缺的,形态各异,数之不尽。

  越是深入,剑道规则越是活跃,对于其他修士的禁锢力也越强。

  除了张若尘,豹烈、纪梵心等人均是受到极强压制,实力锐减。

  反观血屠神子,依旧气势如虹,有完整至尊圣器在手,剑冢也难对其造成太大压制。

  剑冢一处神秘之地中,罗乙显出身形,皱眉看着张狂无比的血屠神子。

  “我好不容易发现一点东西,不死血族这些白痴就杀进来了,真是可恶。”

  罗乙脸色很难看,很不高兴不死血族来坏他好事。

  强大精神力释放,一尊巨人出现在他身后,手持一柄巨型重剑。

  巨人并非生灵,乃是一具死尸,不知已经死去多少年,被埋葬在剑冢内,尸身不腐,还拥有着强大力量。

  “想释放出冥王,没那么容易,去。”罗乙冷笑,以精神力驱使巨人。

  “轰。”

  巨人猛然跃出,居高临下,挥动巨型重剑,对血屠神子劈砍而下。

  “哼。”

  血屠神子重重哼了一声,一指点杀而出。

  一道血光迸发,划破空间,轰击在巨剑之上。

  “吼。”

  巨人如野兽一般咆哮,连连出剑劈砍,悍不畏死。

  其虽死,可作为剑修,在剑冢内,仍旧能够占据极大优势。

  张若尘往巨人跃出的方向看了一眼,眼中闪过一道精光,若有所思。

  下一刻,他回过神来,毫不迟疑带着豹烈等人,以最快速度向着远处一座被冰雪覆盖的古山赶去。

  血屠神子已经被巨人牵制住,他们可以趁此机会脱身,晚了怕是来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