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一千八百五十二章 巡天使者

  魔龙变化成一只硕大的兔子,伸出魔气腾腾的爪子,按在血猎宏东身上,故意露出凶狠的眼神,道:“尘爷,我已经将他拿下,该怎么处置?”

  “咳咳。”

  血猎宏东的五脏六腑,近乎全碎,经脉和圣脉大面积损伤。

  一边咳嗽,一边吐血。

  身体的疼痛,倒是其次,让他极度郁闷和愤恨的是,堂堂战锤宫少宫主,竟然被一只兔子打趴下。要是传出去,他必将成为战锤宫的笑话。

  当然,此时此刻,他更应该想的是,如何保住自己的性命。

  张若尘隔空一抓,将血猎宏东手腕上的储物手镯取走,精神力沉浸进去,探查了一番,里面装着大量珍贵的炼器材料。

  其中一些材料,市面上,根本买不到。

  “杀了他。”张若尘淡漠的道。

  “不,张若尘,你不能杀我,我是战锤宫的少宫主。你若是带着我去战锤宫,必定能够换取到大量圣器,我是战锤宫大长老的曾孙。”血猎宏东道。

  张若尘道:“没兴趣,我就想杀你。”

  神剑圣地的修士,是六师兄陆元植的根基,也是忠于圣明中央帝国的久臣,张若尘得给他们一个交代。

  “不,不……”

  血猎宏东的脸色发紫,大脑空白一片,从未想过他有一天,竟然也要面对死亡。

  “在杀别的修士的时候,就应该有被杀的觉悟。我有,你也应该有。”张若尘淡淡的道。

  “轰隆。”

  浩荡的大圣之威,从天外传来,震得千里之内的云层,全部散裂而开。

  这片大地上,所有圣境修士,脸色皆变,抬头向上空望去。

  在九天之上,站着一位身穿银甲的伟岸身影,他距离昆仑界的地面极远,超过万里,只有圣王的圣目,才能看清他的身形。

  “拜见巡天使者。”

  地面上的圣境修士,纷纷向银甲巡天使者行礼。

  所谓巡天使者,就是天宫派遣出的大圣,在昆仑界的上空,巡视和监管功德战场。

  若是发现,天庭界的修士相互内斗,造成了死伤,巡天使者就要出手制止,与惩罚肇事者。

  当然,若是发现地狱界的大圣,出现在昆仑界,破坏了功德战的规矩,巡天使者也要立即上报,或者出手将其击杀。

  巡天使者不能真身降临昆仑界,但,却可以降下天罚之力。

  张若尘还是第一次见到巡天使者,当他看到,银甲男子的背上,长着三对白色羽翼的时候,脸色微微一沉。

  “天使,又是天堂界派系。”

  银甲巡天使者的声音,传到地面,携带大圣威压:“张若尘,功德战不允许内斗,你竟然敢无视天宫的天条,想要杀死自己的战友。今日,本使便要降下天罚,将你诛杀。”

  张若尘不惧对方的大圣威压,脸上没有一丝敬意,扬声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难道本使冤枉了你?”银甲巡天使者道。

  巡天使者也不能为所欲为,若是被人举报和弹劾,他们将吃不了兜着走。

  毕竟,天宫还有另外几大派系,时刻准备打压天堂界派系,让自己的人顶替上去。

  在场的圣境修士众多,而张若尘又是月神的神使,身份非同一般,银甲巡天使者还真不敢随随便便降下天罚。

  张若尘的心中鄙夷,神剑圣地遭到屠杀的时候,巡天使者在什么地方?东域圣王府被大规模攻击的时候,巡天使者又在什么地方?

  张若尘懒得与他理论,因为,理论了也没用。

  张若尘道:“血猎宏东在东域圣城的神剑圣地,大肆屠杀昆仑界修士,本就该死。神剑圣地的修士,是我师兄的后人,我有理由替他们报仇。别说我现在还没有杀血猎宏东,就算杀了他,也是替天行道。”

  “放肆,就算血猎宏东犯了天条,也只有天宫可以处罚你。你杀他,就是无视天条,也该遭受天罚。”银甲巡天使者怒声说道。

  “天宫的天条,该改一改了!特别是对天宫内部的成员,应该更加严厉一些。”张若尘的眼神锐利。

  “你……”

  天穹上,突然乌云密布,大量雷电在天地间穿梭。

  巡天使者散发出的圣威,变得更加强横霸道,仿佛是要降下毁天灭地的力量,令得地面的圣境修士压力大增,个个胆颤心惊。其中一些圣境修士,甚至跪伏在了地上。

  张若尘唤出青天浮屠塔,托在手掌心,激发出至尊之力,道:“天罚不是随随便便就能降,我还没杀血猎宏东,你就杀我,这不算违背天条吗?”

  银甲巡天使者微微一凛,意识到,自己有些操之过急。

  万一在场有盘古界派系、万妖界派系的修士,以此为由,向天宫弹劾,先不说自己的位置能不能保住。万一月神杀至天宫,他的性命,估计都保不住。

  更何况,他此次不仅要收拾张若尘,还要救人。

  先将要救的人救出来,再慢慢收拾张若尘也不迟。

  银甲巡天使者收取雷电,凝聚出一道投影,降临到昆仑界,悬空立在离地百丈的地方。

  虽是一道投影,散发出来的气息,依旧极其强大,足以碾杀一般的圣王。

  “你说,血猎宏东在东域圣城,屠杀昆仑界的修士,可有证据?若是没有证据,本使现在就可将你废掉,然后带回天宫严惩。”巡天使者的投影说道。

  “自然有证据。”

  张若尘虽然不惧巡天使者,但是,却并不想与天宫作对。

  于是,他取出一幅卷袖。

  卷袖上,拓印有血猎宏东在神剑圣地大肆杀戮的影像,可谓是证据确凿。

  巡天使者的眼神一凛,“这个血猎宏东,还真是自寻死路,想要夺取《天工齐录》,也不该如此明目张胆。”

  有了这幅卷袖,做为证据,就算将血猎宏东交给天宫处置,多半也是死路一条。

  “张若尘,你是月神的神使,应该明白天条不可违的道理。你就算掌握着证据,杀了血猎宏东,自己也是死路一条。”银甲巡天使者的投影说道。

  张若尘眼神不停变化,思考应对的办法。

  总之,将血猎宏东交给眼前这个巡天使者,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万一战锤宫在背后运作,将血猎宏东救走,张若尘如何向神剑圣地的修士交代?

  半晌后,张若尘道:“多谢使者提醒。”

  银甲巡天使者见张若尘妥协,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又是严厉的道:“本使者收到消息,血战神殿的猩红使者天臣,被你擒获,可有此事?”

  “没有。”

  张若尘又道:“天臣何等强大的修为,我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使者这是在开玩笑吧?”

  “开玩笑?”

  银甲巡天使者的声音,传入张若尘的脑海:“张若尘,你开一个条件,如何才会放了天臣?”

  “竟然让一位巡天使者,与我谈判,天堂界对我还真是够重视。”张若尘暗笑。

  确切的说,天堂界是特别重视天臣。

  毕竟,天臣有很大机会,达到大圣之境。

  张若尘传音道:“将神崖先生绑到我的面前,或者将大曦王送给我。”

  银甲巡天使者的身上,散发出冷寒的气劲,使得方圆数百里的地面,凝出了一层寒冰,“放肆。”

  “你让我开条件,这就是我的条件。”张若尘道。

  银甲巡天使者威胁道:“做为巡天使者,要杀你,我有很多种方法,不一定是要降下天罚。你若是乖乖交出天臣,或许能够活得更久一些。”

  “你们天堂界的手段,我不是没有见过。但是,我现在还不是好好的活着?你去告诉商子烆,想要救天臣,让他来与我一战。他赢了,天臣交给他。他输了,我要他的命。”张若尘道。

  银甲巡天使者眼神一沉:“你这是宣战吗?”

  “没错,就是宣战。我们之间,早该有一次决战。”

  能让张若尘是为同境界大敌的人物,目前只有商子烆。如今,跨入进八步圣王境界,张若尘终于有实力为师兄和师姐报仇,自然是迫切想要与商子烆决战。

  一战定生死。

  张若尘一步步向血猎宏东走了过去。

  银甲巡天使者察觉到张若尘的动机,她的那道投影,立即飞过去,伸手抓向血猎宏东。

  “空间裂缝。”

  张若尘的手指一划,一道空间裂缝飞出去,逼退银甲巡天使者的投影。

  “唰。”

  下一刻,张若尘出现到了血猎宏东的身旁,一掌拍击下去。

  “张若尘,你敢。”

  银甲巡天使者投影怒吼一声,手臂向虚空一伸,一柄白色圣剑,从天外飞来,落入手中。

  剑如流星一般,破空刺向张若尘。

  张若尘打向血猎宏东的那一掌,并没有落下,反而变掌为爪,一把抓住他的右肩,将他提了起来,向身后一挡。

  “噗嗤。”

  银甲巡天使者投影手中的圣剑,刺穿血猎宏东的眉心。

  毕竟是一道投影,不是大圣本尊,反应速度,自然是比不过如今的张若尘。

  看见自己杀了血猎宏东,银甲巡天使者的眼中,闪过一道惊诧之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