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一千八百三十九章 东域之王

  “好厉害的姜云冲,九眼风齐阵竟然奈何不了他。”

  神崖先生暗暗吃惊,在大圣之下,还很少遇到,像姜云冲这么棘手的强者。

  要知道,一般的九步圣王,神崖先生一道眼神,就能将其瞪死。

  “九眼风暴。”

  大量精神力,从神崖先生的眉心涌出,冲入九杆阵旗。顿时,九眼风齐阵再起变化,阵盘变大百倍,将姜云冲笼罩进阵法之中。

  “嗯……云冲……”

  姻若承受不住九眼风齐阵中的精神力冲击,半透明的躯,变得淡了几分,仿佛罡风吹来,就能将她吹得魂飞魄散。

  “姻若,这里太危险,你先进戒法魂瓶。”

  姜云冲的眼中,尽是关切的神色,取出一只暗紫色瓷瓶,将姻若收入进瓶中。

  就是这时,九眼风齐阵中的一道道罡风,汇聚在一起,凝成九条面目狰狞的巨龙,躯蜿蜒,向姜云冲冲击过去。

  每一条巨龙的内部,都有数百万道罡风。

  每一道罡风,都有劈开山岳的力量。

  “**,道、理、乾、坤、望、绝。六门齐出,虚空横断。”

  姜云冲将六道光门,全部打出去,与冲击过来的九龙对碰。

  九龙不断崩碎,光门也变得越来越暗淡。

  随着轰鸣声持续不断响起,九条风暴巨龙和六扇光门,同时碎裂,消失不见。

  有风暴残劲,冲击在姜云冲上,留下十多道血痕,将他劈得飞了出去。

  姜云冲单膝跪地,右手撑在地面,脸颊上,有一道血红的痕迹,滴落下血液,道:“不愧是地师,以我现在的修为与他交手,果然还是很勉强。”

  神崖先生站在九眼风齐阵的中心,俯看下方的姜云冲,道:“你走吧,今,老夫放你一条生路。”

  姜云冲笑了起来,重新站起,扬声道:“不走。”

  神崖先生的眼神,猛然一沉。

  若不是想要腾出手,攻打东域圣王府,神崖先生怎么可能会放姜云冲一条生路?

  现在看来,姜云冲拼死也要牵制他。

  不对……

  神崖先生意识到不合理的地方,姜云冲为何要拼死牵制他?

  就算要阻止他掌控东域圣城,也不至于,拼到不顾自己命的地步吧?

  “你是昆仑界的修士?”

  神崖先生的眼神,变得锋锐。

  神崖先生终于记起在什么地方,看到过关于“**法门”的记载,是一本记录昆仑界的古籍上面。

  **法门,是昆仑界十八古族之一姜族的高阶圣术。

  “看来是瞒下去,不错,在下的确是昆仑修士。”

  姜云冲的上,圣光闪烁了一下,全伤势尽数恢复。

  “那你必须死。”

  神崖先生的眼中,散发出浓烈的杀意,凝成一片血红色的杀气海洋。

  “想要杀我,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姜云冲再次撑起**法门,与神崖先生对峙。

  两人还没有动手,**法门和九眼风齐阵的力量,已经碰撞在一起,发出雷鸣般的的爆响声。

  神崖先生的脸色,突然变得柔和,反而露出笑意:“若是在别处,老夫要杀你,的确是要费一番手脚。但是,在东域圣城,杀你如屠猪狗。”

  神崖先生负责修复东域圣城的上古铭纹,自然是留下了一些手段。

  凭借那些手段,就算没有掌控薪火塔,他也能调动部分上古铭纹,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力量。

  围绕在他旁的九杆阵旗,飞了出去,有的飞入进海域,插进海中;有的飞到金虹大陆,插进险山深谷。

  神崖先生的体内,涌出九条精神力河流,与九杆阵旗连接在一起。

  下一刻,九杆阵旗将上古铭纹引动,使得整个东域圣城的天空和地底,都浮现出一根根蛛网般的光纹,密密麻麻,数之不尽。

  借助上古铭纹,神崖先生引来整个东域圣城的力量,汇聚到手心。

  霎时间,方圆数千里都是风云色变,一股压抑的气息,降临到每一个修士的上,使得他们感觉到窒息。

  “死。”

  神崖先生打出手中的能量光团,将**法门撞得粉碎。

  姜云冲被能量光团击中,如断线的风筝,抛飞了出去,体血模糊,有大量圣血撒入进海中。圣血蕴含强大的能量,让这片海域燃烧起来。

  一位地师,加上上古铭纹,那种力量,已经能够对抗大圣。

  再厉害的高手,去阻拦他,都是螳臂当车。

  神崖先生如同神灵,站在海面上空,扬声道:“从今往后,我就是东域之主。挡我者,杀无赦。”

  ……

  …………

  就是在这个时候,薪火塔最底部的三层,突然浮现出璀璨的亮光。那些光华,化为一道道光丝,冲向四面八方。

  没有使用薪火令催动,也发生如此变化,就是因为,神崖先生使用出特殊手段,激活了部分上古铭纹。

  薪火塔中的薪火,燃烧得越旺,上古铭纹爆发出来的力量也就越强。

  “张若尘,别再犹豫,东域的命运,全都系在你一人上……咳咳……”陈羽化道。

  张若尘释放出精神力,覆盖第六城区。

  闹繁荣的城区,此时变得无比混乱。

  战火暂时还没有蔓延到这里,但,所有修士都惊慌失措,犹如末将至,人心惶惶。

  “轰隆。”

  有火球,从别的城区飞来,坠落在街道上,形成直径数十丈的巨坑,周围的建筑全部塌陷。

  城区的防御大阵启动,但是,面对圣王境强者的攻击,这种级别的阵法,显得太过脆弱,根本抵挡不住。

  东域圣王府的主城中,东域王陈胤,启动了周天大阵。

  遍布东域圣城的八十一座东域圣王府,一座座阵法运转起来,连接成一个整体。随后,每一座圣王府中,都冲出一道粗大的光柱,击破云层,冲到了天外。

  但,周天大阵还没有完全运转起来,其中一些圣王府中的阵法遭到破坏,光柱消失不见。

  没过多久,周天大阵停止运转,崩溃消散。

  东域圣城的战乱,变得更加激烈,处处都是杀戮的声音。

  张若尘紧捏双手,内心天人交战。

  不愿接薪火令,并不是因为,他不敢与神崖先生等人为敌,也不是害怕,承担责任。

  而是因为,接过薪火令,做了东域之主,就等于是回到了昆仑界,重新成为昆仑界的一员。只要池瑶还是昆仑界的女皇,张若尘就排斥回到昆仑。

  久久之后,张若尘伸出手,接过薪火令:“好,我暂时就来做这个东域王。若是将来,在陈家,遇到合适的人选,我会将薪火令传给他。”

  陈羽化的眼中,露出一道欣然的光芒,道:“就算掌握薪火令,你的精神力,也必须达到五十九阶,才能初步控制薪火塔。”

  “怎么不早说?”

  张若尘一阵无语,很想将薪火令,拍到陈羽化的头上。

  张若尘的精神力强度,刚刚达到五十八阶不久,距离五十九阶,差了十万八千里。也就是说,薪火令现在与一块铁牌子没什么两样。

  陈羽化倒在了地上,仰头看着天穹,即像是在对张若尘说话,又像是自言自语:“老夫就是为了修炼精神力,所以耽误了圣道修行,导致一生都无法达到大圣境界,成为永久的遗憾。若是再有一次机会,老夫绝不会做东域之王……张若尘……今后东域就交给你……了……”

  陈羽化体内的生命之气快速流失,张若尘取出生命之泉给他服下,也没有将他救回来。

  人,终究是要死的。

  修为高一些,只是能够活得更久一点。

  张若尘伸出一只手,将陈羽化的眼睛合上,心中颇为复杂,仿佛肩膀上多了一座山,不得不去扛。

  “当有一天,亿万人的生死都由你来决定的时候,你还能逃避吗?”张若尘的耳中,突然想起曾经某人对他说过的话。

  张若尘苦笑,自言自语:“有的事,真的无法逃避。”

  “五十九阶的精神力,这个时候,去哪里找五十九阶的精神力圣王?”

  张若尘盯向悬浮在半空的镇纹珠,眼中浮现出一道亮光,或许用它,可以制衡神崖先生。

  张若尘将镇纹珠收起,随后使用薪火令,打开薪火塔的塔门,冲入进去。

  双手的手掌心,释放出源源不断的圣气,打入进镇纹珠。

  镇纹珠散发出来的光华,变得越来越强,将薪火塔中的圣气快速吸走。与此同时,塔中的铭纹,被一股玄妙的力量定住。

  顿时,爆出亮光的三层薪火塔,逐渐变得暗淡。

  “怎么回事?”

  神崖先生无法调动上古铭纹,眼中露出惊异的神色,最后,目光远眺第六城区的方向,自言自语的道:“难道解沧海出了意外?”

  姜云冲从血泊中爬起来,笑道:“解沧海多半已经死去,你的谋划,缺失了最重要的一环。谋划东域圣城,我提前宣布,你失败了!”

  “哼!就算解沧海那边出了意外,依旧不会影响大局。老夫一人,可以灭你们全部。第一个死的就是你,姜云冲。”

  神崖先生换回九杆阵旗,再次结成九眼风齐阵,顿时,九个巨大的黑色漩涡凝聚出来,快速旋转,向姜云冲轰击过去。

  姜云冲已经伤得极重,神崖先生相信这一击,必定能够取他命。

  “好大的口气,就凭你,恐怕灭不了我们全部。”

  一道气势磅礴的声音,从云中传来,震得数千里的海水都翻腾起浪花。

  只见,一位形高大魁梧的男子,穿厚厚的铁甲,骑着一头火狮一般的巨兽,跨出云海,隔空一掌轰击出去,与九眼风齐阵对碰在一起。

  “轰隆”一声,九杆阵旗竟是被打得飞出去,七零八落的坠入海中。

  “你又是何人?”神崖先生沉声道。

  骑在火狮巨兽背上的男子,踏着一片片火云,向神崖先生行去,扬声道:“圣明中央帝国太子护卫骑士长,慕容叶枫,前来领教阁下高招。”